第一百零七章 利用遗腹子(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与阿木古孜闹僵的消息一传开,可乐坏了安王,他连忙找到了杀天霸商谈事情。

如今他反正已经暴露出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像以前一样偷偷摸摸的了,干脆光明正大的去找杀天霸了。

“师父,现在已经到了将阿木古力的孩子推出来的时候了。”

“嗯,也是时候了!”杀天霸点点头。

安王道:“师父,既然孩子都已经生出来了,那明安公主……”

杀天霸微眯着双眼看着他,冷声道:“你自己觉得呢?”

光是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安王眼里闪过一丝阴狠:“既然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那就杀了!”

“可是孩子还小,还需要哺乳。”

“给小孩找个奶娘就行了,把她留着做什么?反正她跟小孩不久之后也会在阴间见面的。”

杀天霸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怒意:“她可是你姑姑!”

安王抬头看着带着面具的杀天霸,微露疑惑:“师父,当初可是你教我的,在皇室中要想存活下来,就不能心慈手软。你当初让我对轩王下百花虫毒,又让我给父皇下钩吻之毒,又对杜凌志的江山下黑手,怎么如今却是让我对一个姑姑手下留情?”

“因为轩王和你父皇、杜凌志他们是阻碍你登上皇位的人,可是明安公主是一个女流之辈,没有这个能力阻碍你登上皇位。你只需将她寻个地方关起来就行,留她一条性命。”

“那太皇太后呢?”安王眼里全是冷意。

“她更不能杀!”

杀天霸上前两步,靠近了安王,怒声道,浑身都散发出来一股极强的警告意味,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让安王不得不后退了一步。

“为何?”

他有些不死心和不解,他恨不得将那个曾经用鄙夷的目光看他,还对他冷嘲热讽的老太婆给千刀万剐了。

自己和杜凌志同样是太皇太后的孙子,可是太皇太后素来都只是将杜凌志当成她的孙子,何曾将自己看在眼里了?

甚至还将他视作不祥之物一般,每次看见他,太皇太后就连吃都吃得少一些了,似乎是看见他就倒胃口一样。

他等了片刻,都没有等到杀天霸的回应,他更是不解和不忿。

“现在太皇太后在阿木古孜的手上,难道当他们拿着太皇太后来威胁我的时候,我还要听从他们的胁迫?”

杀天霸定定的看着安王,深吸一口气,道:“尽力救她!”

“还救她?”

安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眉头都拧成了两条弯弯曲曲的黑色毛毛虫一样,整张脸就更是丑陋了。

杀天霸看他那丑陋的面容,也觉得看着他有些倒胃口,只是得努力压下自己胃里的不适。

“她毕竟是你的祖母,你救下她,也能在东朔百姓面前展示出一个孝顺的好名声。”

“是。”

安王点头答应下来,可心里的疑虑也越发的上升,总觉得杀天霸要留下太皇太后和明安公主的性命,似乎有些私情的存在。可是自己又说不上是什么原因。

安王看了一眼戴着面具的杀天霸,对他的身份也越发的好奇。

“师父,你为何一直戴着面具,如今就我们两个人在这,你能不能把面具摘下来?二十多年了,我还从未见过你的模样。”

杀天霸冷冷的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登基为皇之后才行。”

“为何?”

疑问越来越大,有一种极大的冲动充斥着他的头脑,他很想现在就上前揭了面具,但是他并没有杀天霸的武功高,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杀天霸。

杀天霸瞥了他一眼,心里有些小愧疚。

“到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是为何了。”

安王只得压下心里的疑惑,点了点头,退下。

很快,阿木古力还有个遗腹子的事情就传到了西昌国皇后的耳朵里,皇后娘家一派的大臣原本以为西昌的一下个太子就非阿木古孜莫属了,现在听得这个消息,不禁喜出望外。

皇后一派的大臣连忙在朝堂上启奏皇上,要立阿木古力的遗腹子为太孙,将来直接将皇位传给太孙。

当然,此话一出,就遭遇了阿木古孜一派的人极力反对,那些人再次奏请皇上立阿木古孜为太子。

理由是素来传位都是传给儿子的,没有直接传位给孙子的道理。

而皇后一方则认为原本皇位就是传给阿木古力的,阿木古力死了,自然就传位给他儿子了,也是理所应当的。

一时之间,朝堂上吵得沸沸扬扬的,而皇上的态度则是晦暗不明,左右摇摆,更是将两方势力给撕扯得凶猛异常。

阿木古孜气得一把将桌上的东西给扫落在地,咬牙切齿的道:“父皇,你对太子的偏心就到了这个地步吗?他死了,你都还想着将皇位传给太子的儿子?儿臣出征东朔,占领了这么多的领土,如此大的功劳,你竟然视而不见?还想传位给太孙?”

东西噼里啪啦的撒了一地,将正要进门的达奚玲珑都给吓了一跳,几乎将手上端着的汤都要洒了。

“怎么了?这是?”

阿木古孜冷哼一声,“怎么了?西昌的皇位快要传给别人了。”

达奚玲珑笑着走上前,将汤放置在桌上,上前就要去拉阿木古孜。

“夫君,怎么会呢?现在几个皇子里头,可就只有你最有本事了,皇上不将皇位传给你,还能传给谁去?现在整个西昌,还有谁敢跟你作对啊?”

阿木古孜恼怒的一把将她的手甩开,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还能有谁敢跟本皇子作对?除了皇后一派,还能有谁?”

达奚玲珑讪讪的将手收回来,绞着手帕,再次扬起笑容道:“皇后?太子都死了,她还能扶持谁?”

“扶持她孙子!那个阿木古力当初跟明安公主苟合,留下了一个遗腹子,现在都已经出生了。”

“不过是一个婴儿罢了,杀了他不就成了?”

“杀他?谈何容易,他现在已经被送到皇后宫里,由皇后亲自抚养看着了,谁还能下得了手?”

阿木古孜气得瞪了她一眼,有些嫌她蠢笨不堪。

达奚玲珑抿了抿唇,道:“谁送他去的?”

“冥日会,不过,现在冥日会是安王的人。”

达奚玲珑笑道:“我们灭了东朔,安王还能这么好心的将阿木古力的孩子送回去?”

“他当然没有这么好心了,他是想削弱本皇子的势力,引起西昌动荡,他好攻打本皇子。”

“夫君,你想想,皇上最怕的是什么?”她莞尔一笑,上前邀功似的道。

阿木古孜不耐烦的冷哼一声,“不知道,你有屁快放,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

笑容在她脸上一僵,便是正色道:“如果这个孩子不是阿木古力的孩子,而是安王调包的东朔人,那么皇上则绝对不会将皇位传给那个‘东朔’婴儿了。”

阿木古孜眼前一亮,自己一直想着的是如何阻止皇上将皇位传位给太孙,却忘了在太孙的身份上动手脚。

他伸出手来,将达奚玲珑给拉了过来,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你呀,可真是聪明。”

“还是夫君调。教得好。”

达奚玲珑娇羞一笑,便是将头给枕在了阿木古孜的胸口上。

他将桌上的汤碗拿过来一看,里头依旧是日复一日的鹿鞭,不禁眼眸一暗,她每天总少不了给他炖一些鹿鞭、虎鞭的,若不是他的身体素质好,只怕是要被吃得喷鼻血了。

他冷冷的道:“本皇子不是跟你说过要换一种汤了吗?”

“换了啊,昨天是虎鞭,今天换成鹿鞭了。”

“本皇子说的是你能不能不要炖这些鞭了?本皇子的肾好得很!”

“可是,你一直都没有子嗣,你若是有个子嗣,皇上也一定会考虑将皇位传位你的。”

要说阿木古孜给西昌国做了这么大的贡献,皇上也早该将太子之位传位给阿木古孜了,也许是皇上看着阿木古孜有过那么多的女人,却是一个子嗣都没有,自是已经怀疑阿木古孜有生理问题了。

皇上是绝不会将皇位传位给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皇子的。

达奚玲珑的话音刚落,就被阿木古孜一把从他身上给甩了出去,直接摔倒在地,他恼怒的扬起汤碗,将整个汤碗朝着她的脸上摔了过去。

“贱女人,你自己生不出孩子来,倒是来怪本皇子?要喝补汤,你自己喝个够。”

抬脚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帐篷,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那碗将她的额头给砸出了血,所幸那碗汤是她特意放温了,可以趁热喝的温度,不然,她今天这张脸可是要被烫得起泡了。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汤水,将鹿鞭给狠狠的甩到老远,暗暗咬牙啐了一口。

“跟个太监也没有两样了!”

阿木古孜肯定是玩女人太多了,看着强悍,其实内里早已被掏虚了,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了,自己嫁给他也真是倒了大霉了,若是没有孩子,皇位是绝无可能落在阿木古孜的手上的,那她哪里还能当皇后啊?

偏偏阿木古孜还不肯正视他自己的问题,即不肯问诊,也不肯喝补汤调理,居然还敢责怪她没能力生小孩?

难道那后院里的女人全都有问题不成?

达努吉走进军帐来,看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达奚玲珑以及那一碗汤,便是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上前将达奚玲珑扶起,叹了一口气,道:“皇妃,真是委屈你了。”

达奚玲珑对脸上有一道长长刀疤的男子有些反感,总觉得他太丑了,将自己的手就往回缩,却是被他给拽得死死的。

“你?放肆!”她怒道,却怕帐外的守卫听见,只得压低了声音。

达努吉就知道她不敢声张,以阿木古孜的性格,若是听到了风声,哪怕她没有错,也会被打入冷宫的。

达努吉揉搓着她的手,眼眸微眯,低低的奸笑道:“你若是想要怀上孩子,何必这么费功夫?天天炖这些补汤也无意于事啊。我有更快捷的方法,你要不要试试?”

达奚玲珑自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就又羞又愤,咬牙道:“达努吉,你就不怕我告诉二皇子,让他杀了你吗?”

达努吉却是不怕她,反倒得寸进尺,手也不安分的捏到了她的腰上去了。

“玲珑,我早就喜欢你了,我天天这么看着你,又得不到你,我心里痒痒得很,若是我们俩好上了,你怀了孩子,你的地位也稳固了,不是吗?”

“可是他没有生育能力的,这点大家都清楚得很。”

“那还不简单?就说是吃补汤见效了,届时,我再买通一个太医来给二皇子把脉,就说二皇子已经恢复了生育能力,不就行了?”

“可他之后又生不出孩子呢?”达奚玲珑有些害怕的道。

“那就是他的身子又亏空了,再说了,他这人好面子,绝不会将他性无能的事情对外张扬。”

“可是……”

达奚玲珑皱眉,若是被二皇子知道她红杏出墙,她可就活不成了。

“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们母子有事的。”

达奚玲珑咬了咬牙,为了自己的皇后之位,也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

“可是这军中人多口杂的,咱们也成不了事啊。”

“你只管出去逛街就是,我会在外头安排好,跟你汇合。”

“好。”

达奚玲珑甩开了他,有些狼狈的用手绢捂着湿答答的脸走出了帐篷。

身后,达努吉抚上了自己脸颊上那道长长的深深的伤疤,眼眸里闪烁着复仇的快感光芒。

阿木古孜,当初你为了玩女人,多次刁难我,还将你玩女人而丢城误事的责任推卸到我的头上,将我砍伤。

今天,我就要好好玩玩你的妻子,让你尝尝戴绿帽子的滋味。

之后,在阿木古孜和达奚狄的全力反击下,闹得沸沸扬扬的西昌朝廷也终于因为那个婴儿的血脉存疑而歇了下来,大多数朝臣都支持功劳正大的阿木古孜当选太子。

而皇上,也迫于阿木古孜手中攥着的东朔城池,也不得不立即将阿木古孜给立为太子。

因为阿木古孜竟敢直接威胁皇上,若是不让他当太子,他就直接在东朔自立为皇。

说起来,现在阿木古孜手中的疆土可比西昌皇帝手中持有的疆土要大得多了。西昌皇帝哪里还有跟他谈条件的资格?

夜影叹息了一声,道:“没想到,大家费心费力去抢夺阿木古力的遗腹子,最后这个遗腹子也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也是,就凭现在阿木古孜的实力,就是那些已经成年的皇子,都不是阿木古孜的对手,更何况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呢?

凌轩拿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茶,对他的话并不苟同。

“虽然没能掰倒阿木古孜,但是安王也趁着阿木古孜全心都在争夺太子之位的这些时间里筹集到了一些军需,而上官云飞也在这个时间里,将南青国的兵马给调到了东朔来,这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一个更好的局面。”

夜影微微皱眉,有些不解,“安王和上官云飞的实力变强了,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啊?”

他怎么觉得只是更加难以对付了呢?

凌轩轻瞟了他一眼,轻轻的将茶杯放置在桌上,神色严肃:“凡事不能看现在这个局面,应该放远一点,放宽一点。上官云飞将南青国的兵马全都给调到了东朔,他是为了争夺热河以北那些北云国值守的城镇,他也有更大的能力跟阿木古孜对抗。只要他们一打起来,我们也就轻松一些了。另外,南青国内部兵马空虚,也正好方便我们帮秦礼夺回南青国的政权。”

夜影脊背一直,对王爷睿智的分析而肃然起敬。

“那,我现在就可以将秦礼已经不在阿木古孜手中的消息散发出去了?”

“嗯。”

凌轩点点头,再次端起茶杯缓缓的喝了起来,夜影拱了拱手,退出去办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