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宝宝,踢死他!(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甫走进了房间,将一个小纸条交给上官云飞,道,“大皇子,你看看这是我们的人从热河以北送来的消息,秦礼早就已经被冥日会给劫走了,根本就不在阿木古孜手中了。”

“什么?秦礼已经不在阿木古孜的手中了?”

“是的。”

上官云飞气得一掌捶在了桌子上,恨得咬牙切齿。

“好你个阿木古孜,竟然敢给本皇子玩阴的,没有人质,也敢来威胁本皇子?”

青甫皱了皱眉,道:“大皇子,以阿木古孜的阴险奸诈,他又野心勃勃,只怕,我们根本就分不到城池的。还有可能会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哼!他想要吞了我们南青,只怕他没有这么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

上官云飞有些气恼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在房间内走了两个来回,有些后悔。

若是当初他不答应跟阿木古孜联合杀了赵熙,这还有赵熙压制阿木古孜,他也能分得一些城池。

可是现在,阿木古孜占据了绝大优势,自己很难与之抗衡啊,自己也已经没有任何一方势力可以借助的了。

自己杀了赵熙,北云国是绝无可能跟他合作对付阿木古孜。而安王,也不可能和他联合,自己可是灭了东朔的人呢。

似乎所有的势力里头,只剩下通天阁与他没有仇了。

“青甫,你说我们若是跟通天阁联合,如何?”

青甫眉头一皱,有些不太赞同。

“大皇子,通天阁虽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跟任何一方势力联合。可是,上次我们找阿木古力遗腹子的时候,通天阁也在寻找。属下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暗中跟谁合作了?”

“不会,我跟他们几方势力的接触下来,本皇子觉得他们并没有跟通天阁合作。通天阁参与了我们这些事,他可能是想抢先找到遗腹子之后,高价卖给我们。”

上官云飞很笃定的说道,不禁有些高兴起来,若是能得到通天阁的帮助,他就更有可能夺得更多的城池。

“可是通天阁的要价肯定会十分高。”青甫为难的道。

“没事,这次我们攻占了东朔的皇宫,抢夺了不少钱财,等我们灭了阿木古力,我们以后有的是钱。”

上官云飞再次扬起了斗志,这个世界的霸主一定是他。

通天阁,夜羽恭敬的跪在了阁主的面前。

“阁主,上官云飞找我们了,让我们帮他对付阿木古孜,他开价四百万两黄金。”

“四百万两黄金?!这么多?”

阁主都被这个消息给吓了一跳,以南青国孱弱的经历来说,四百万两黄金可是南青国一年多的国税,他居然用这么多的钱来让通天阁出手?

夜羽补充道:“不过,四百万两黄金不是一次给我们的。先给我们二百万两黄金,让我们杀了阿木古孜,然后帮着他灭了西昌,再给我们二百万两。”

阁主点点头,这样倒是合理的,不然,就光是杀一个阿木古孜,哪里就值四百万两黄金?

他微眯着眼眸,道:“你去跟他说,杀了阿木古孜,要想灭了西昌国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所以,得给三百万两。”

当夜羽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的眼眸里闪烁着一些精光。

“他说,他们手上还有人,会帮着一起杀阿木古孜,他们自己也会动手,所以,只能二百万两。”

“有人?”

阁主迅速就抓到了话语中的重点词汇。

“嗯,属下猜测,他在阿木古孜的身边安插了一个重要的棋子。”

“哈哈哈,那就好办多了!答应他。”

阁主有些开心的大笑了起来,阿木古孜的武功本来就高,现在他又与上官云飞闹僵了,很难将他骗出来设套,若是他身边有内奸,那将他骗出来就容易多了。

夜羽道:“阁主,我们要不要与轩王商量一下?毕竟我们现在是与轩王合作的,我们帮着南青国灭了西昌,会不会与轩王的作战计划冲突?可能会有影响呢?”

夜羽也是个明白人,轩王现在已经解了毒,能力远远高于上官云飞,若是要背靠大树,自然是要抱紧轩王这棵大树了。

上官云飞只能当成是在追随轩王的同时顺便捞一笔钱罢了。

阁主微抬眼眸,有些欣赏夜羽的明理,道:“嗯,你去跟他说一声,不过,本阁主觉得,他一定会同意的。”

“是!”

夜羽点头道,他眉头微微一皱,总觉得阁主似乎越来越信任轩王,也越来越了解轩王,甚至还越来越维护帮衬轩王。

这与阁主以前对轩王的态度越来越不太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阁主现在是为了在这个乱世中找准一个稳靠的大树的原因,才会如此唯轩王马首是瞻呢?

夜羽出了通天阁,就连忙去找轩王谈事,刚下山不久,又想起来自己出门还未跟凝香说一声,让她别做自己的饭菜了,便是再度往山上走去。

刚走到半山腰,便是感觉有人下山,他连忙躲藏起来,只见阁主快速的朝着山下飞去,似乎有些着急,夜羽微微皱眉。

刚刚阁主也并没有说有什么事情要去办啊,为何会这么着急的要下山?

不过夜羽并没有打算要跟踪阁主,以阁主的武功,绝对会察觉自己在跟踪他。

夜羽折转上山,跟凝香告知了一声要出门办事,便是下了山去找轩王,得知轩王又去找夏依依了,微微摇了摇头,这个轩王,还真是对轩王妃宠的很啊。

山谷里,夜影和天问、南艺已经在这里干了一天的苦力活了,他们叫苦不迭,这个轩王,竟然让他们三个武林高手在这里砌砖头。

凌轩从外头飞了进来,走进夏依依所住的山洞里,看着正在当泥瓦匠的三人,有些满意的点点头,他们以后不当杀手,转行当泥工也不错啊。

“王爷!”

三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站起来跟王爷打招呼。

“嗯!什么时候能建好这个炕?”

“还有一个时辰就建好了,砖块快砌好了。”

“拿火烧一烧,烧干点,她也能早一些用上。”凌轩说道。

“好。”夜影答道。

“王妃呢?”

“哦,这里太脏了,王妃她去鬼谷子那儿了。”

凌轩点点头,抬脚就往鬼谷子那儿走去。

还未走到洞口,就听到了里头传来了他们三人的欢声笑语,凌轩脸上冰冷僵硬的线条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王妃,小世子出生了,奴婢就要在小世子的摇篮旁边摆个小榻,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看着他。”画眉欢声雀跃道。

鬼谷子乐呵呵的接话道:“丫头,老夫也要在摇篮旁边摆个小榻,偶尔逗逗小孙子?”

依依朗笑几声:“好啊,就怕你们到时候烦他拉屎拉尿又哭闹不休,扰得你们瞌睡不成。”

“不会,奴婢很喜欢小世子,一定会好好照顾小世子的。”

凌轩在洞口听了片刻,这才抬脚朝里面走去,弯着双眼笑道:“我也要在摇篮旁边安一个小榻。”

“滚!”

依依瞪了他一眼,笑声也戛然而止,屋内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了起来。

画眉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站起身来,对凌轩屈膝行了一礼,恭敬的垂手站立在一旁,也显得有些拘谨。

平时她跟王妃相处的时候,也渐渐的没有那么注重规矩了,相处得更像是家人、朋友。

王爷一来,她立马又意识到自己在王爷王妃的面前,是没有资格坐着的。

凌轩微微点头,抿了抿唇,有些委屈的看着她,走过去就要往刚刚才空出来的那个小板凳上坐。

依依一把将那个小板凳给抽开,对画眉道:“你站那么远做什么?快过来坐着缝衣服啊,你不是总嚷嚷时间不够了吗?在不做,宝宝出生了可就没有衣服穿了。”

画眉有些胆怯的偷觑了王爷一眼,王爷也微微侧脸回望了她一眼。

她眼皮一跳,王爷这分明是嫌弃她在这里碍眼碍事了嘛,哪里还敢坐啊。

她连忙笑着道:“王妃,这也到了吃饭的时辰了,奴婢这就去做饭菜。”

“多做点,本王要用膳。”他冷冷的道。

“是。”画眉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

身后,响起了夏依依的咆哮声:“你要吃饭你不会自己去做啊,你凭什么使唤我的丫鬟?我们两个又不是你轩王府的人。”

一个切诺的低沉音响起:“我许久没有陪你一起吃饭了。”

画眉捂着嘴偷笑了起来,赶紧去做饭菜了。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将那个小板凳给放在自己脚下踩着搭脚,也不把板凳给他坐。

凌轩也不生气,笑着上前将夏依依刚刚放在篮子里的那条小棉裤拿了起来,眉心微微一皱,觉得有些小了。

看着那个小小的裤腰,他有些脑抽的将手从裤腰里伸进去,却是连裤腿都伸不过去。

他皱着眉头扁了扁嘴:“这个会不会太小了?”

夏依依恼怒的将小棉裤夺了过来,将被他撑大的裤腿给揉了揉,怒吼道:“你别把我做的裤子给撑坏了,坏了你赔啊?”

“我赔,一定赔!”

他忙不迭讨好的笑着,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烈,只觉得现在的他幸福不已。脚步也不自觉的朝着夏依依的身边走了过去,一边拿眼给鬼谷子使眼色,要他赶紧走。

鬼谷子当做没有看见他的眼色一样,坐在那里仿若一尊大佛。

在收到了王爷的第二道眼色时,他撅了撅嘴巴,“外边太冷了,这里有火炉子。晚上睡觉有火炉子也不管用,还是要炕才暖和。”

凌轩咬了咬牙,居然敢威胁他,凶狠的瞪了一眼鬼谷子:“你去跟夜影说一声,就说本王说的,让他们给你也做砌一个炕!”

鬼谷子这才懒洋洋的起身,抱着一个暖水袋慢吞吞的往外走。

“好心”的指了指自己的凳子,道:“来我这儿坐”。

“快走!”

凌轩气得嘴角抽了抽,用眼神的无声赶他走。

依依也赶紧起身,道:“我也去看看那个炕做得怎么样了。”

她才不想在这儿跟他单独呆在一起了。

凌轩连忙将她按在了凳子上,道:“我刚刚才去看过,还要一个时辰才能做好了。而且,把炕烧干也需要一些时间,你就在这好好的坐着,哪儿也别去。”

凌轩长臂一伸,将鬼谷子的那个凳子从火炉子对面拿了过来坐下,便是将手往她圆滚滚的肚子上摸。

夏依依连忙抬手就把他的手给抓住,狠狠的瞪着他:“我们已经离了,我现在可不是你的妻子,男女授受不亲。”

“依依,我想摸摸我们的宝宝!”

凌轩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一边用手晃着他的手,嘴巴撅着,眉心皱着,一副被皇上抛弃了的后宫冷妃的模样。

这撒娇撒的夏依依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嫌恶的甩开了他的手,道:“我说过,是我一个人的宝宝,你不许碰她。”

“让我摸摸宝宝,好不好?”

凌轩说着,就势就往她的肚子上再度摸去。

夏依依恼怒的双手上前,把他的手抓住:“怎么?你还开始耍流氓,耍无赖了?”

就夏依依那种小力气,凌轩还看不在眼里,不过是担心把她弄伤了,因此,他手上不敢用力,由着她抓着他。

可他却是耍赖的将头直接就枕在了她的肚子上。

夏依依愤怒的松开了一只手,猛的拍在了他的脑袋上,几乎将他给拍晕了过去,脑袋都快颅内出血了。

“杜凌轩,你个混蛋,你给我死开!”

夏依依揪着他的耳朵就使劲的往外拉,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可是他一听见她久违的直呼其名,当初的甜蜜感觉再度裹上了他的心。

他脸上笑着,嘴上哎呦的叫唤着,却是依旧死皮赖脸的把头趴在圆滚滚的肚子上,伸出左手,环过了她的肚子,死死的抓着她身下那侧的凳子脚,将自己死死的固定在凳子上。

就像一个八爪鱼一样,任凭夏依依怎么掰扯,都掰不开他。

他忍着耳朵上的剧痛,屏气凝聚了内力仔细听着她肚子里胎儿的心跳声,满脸笑容和惊喜道:“我听到宝宝的心跳了!我听到了。”

“不许听,你给我死开!”

夏依依愤怒的撕扯着他的耳朵,掰扯他的脑袋,凌轩一边喊疼,一边继续死皮赖脸的趴着听。

他微微闭着眼,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嘴角一直都是呈现上扬姿态的笑着,即便被夏依依给扯得脸都快变形了,他依旧笑着。

“哈哈,宝宝打了个嗝!打得好响啊!”

他兴奋的笑了起来,笑得像个孩子。

“砰!”

里头的宝宝似乎有些不乐意他的嘲笑,一脚朝外踢了一脚,即便是隔着肚皮,又隔着衣服,凌轩依旧觉得自己的脸被狠狠的踹了一脚。

他笑着朝着刚刚被踹过来的方向低头就亲了一口,笑道:“小家伙,跟你娘一样的凶,说你一句还敢踹人。”

夏依依掰扯他也掰得累得不行,感觉到自己肚子里的宝宝刚刚踢了一脚,便是气喘吁吁的命令起来。

“宝宝,踢死他!”

肚子里的宝宝似乎真的听懂了她的话一样,有狠狠的朝着凌轩的脸趴着的位置踢了过去。

“啊!”

这一脚踢得极重,夏依依都不禁疼得尖声叫了起来,凌轩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抬头,焦急的看着她。

“是不是把你踢疼了?”

“嗯!”

夏依依点头道,声音一出,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有些撒娇的黏软味道?

她连忙冷着脸吼道:“你赶紧走,你不走,他又要踢人了!”

凌轩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道:“你放心,我跟宝宝好好交谈一下,他就不会踢你了。”

凌轩说罢又趴在了肚皮上,道:“宝宝乖,不要踢你母妃了好不好?”

依依翻了个白眼道:“他是想踢你,好不好?”

“宝宝,你要是想踢我,等你出来,为父就教你武功……啊!疼!”

“杜凌轩,我说了,他是我一个人的宝宝,你再敢自称‘为父’试试?”

夏依依揪着他的耳朵狂骂道。

凌轩忍着疼,继续听着肚子里的心跳,突然,他的眼眸微缩,神色一肃,面色也变得焦虑不已。

“咦?不对劲啊!宝宝有些不对劲啊!”

------题外话------

《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这几天精品,收藏新文《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好评的宝宝们,有奖励啦。

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QQ群:539388175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