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怀了几个?(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一听他的话,就立即停止了打闹,一脸紧张。

“怎么了?宝宝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宝宝的心跳有些杂乱啊?似乎是两个心跳一样,宝宝长了两个心脏?”

他抬起头来,望向夏依依,神色焦虑。

“怎么会长了两个心脏啊?你再仔细听听!”

夏依依一把将他的头给按了下去,继续趴在了她的肚皮上,为了方便他听得更清楚,夏依依将外套的敞开,让他只是隔着中衣听。

凌轩假装用手去探胎儿的位置,却是直接将手给探入,贴着皮肤查探,被夏依依给使劲拽了出来,给他一顿狠揍之后,他才苦巴着脸,老老实实的凝聚内力听胎儿的心跳。

夏依依也不再吵闹他了,安静的看着他,他皱着眉头闭着眼,在一处听了以后,又换到了另一处听。

夏依依等了一会儿,这才小声的问道:“凌轩,究竟怎么样啊?要不要让鬼谷子来把脉啊?”

凌轩抬起头来,神色焦虑又担心,看着夏依依,将夏依依吓得更是有些魂不守舍了。

“到底情况怎么样啊?”

夏依依发觉自己的嘴唇都有些哆嗦起来,倘若胎儿出了什么问题,她自己实在是难以接受。

“有三个……三个心脏!”

“啊?”

夏依依尖叫起来,吓得面色都白了。

忽然,他焦虑的脸上绽放除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是三个心脏,不过是三个宝宝!”

“啊?”

夏依依的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惊得张大了眼睛,怎么可能啊?自己家里都没有双胞胎的先例,凌轩家里也没有双胞胎的先例。自己怎么会怀了三胞胎?

“不可能啊!你是不是听错胎心了?”

夏依依连忙打开了医疗系统,取出了听诊器,放在肚子上听,查了好久,才查到了两个胎心,她的心情也不禁激动了起来。

“果真有两个胎心啊,不过,我没有找到第三个胎心啊。”

“第三个胎心有些弱,起初我也没有听到,还是后来仔细听才听到了。可能他的位置比较靠里侧,你用这个听诊器听不到吧,”

夏依依连忙道:“你快去将鬼谷子喊过来给我把脉啊!”

凌轩才不愿意离开了,他要守着她。

把头朝向外头高声喊道:“红菱,去将鬼谷子请过来给王妃把脉!”

回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快速的在她的脸上啵了两口。

“死开!”

夏依依怒道,一掌朝着他的脸上削了过去。

凌轩轻松的攫住了她的手,道:“娘子别动怒啊,当心点,别这么大打出手,当心闪着腰伤了孩子。”

“哼!”依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呵呵!”凌轩谄媚的笑着,又趴在她的肚子上仔细的感受着胎动,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三个宝宝在肚子里打架的情形了。

片刻后,鬼谷子便是走了过来,凌轩连忙抬头,道:“你快给她把把脉。”

鬼谷子有些不悦的撅着嘴:“怎么了?你刚刚惹她了?伤着胎儿了?”

“本王哪里敢惹她、伤着她啊?本王刚刚听胎心,感觉有三个胎儿,你把脉确认一下。”

依依瞪了他一眼,他不敢惹她吗?明明刚刚才惹了她。

鬼谷子有些惊讶,连忙上前给她把脉,仔细的把脉之后,道:“哪有三个?老夫只把到了两个啊。”

凌轩道:“你仔细点,第三个的胎心比较弱。”

鬼谷子再仔仔细细的把了一下脉,仍旧摇了摇头,道:“还是没有把到脉搏,也许现在胎儿还小,还把不到脉搏,过段时间,老夫再把脉看看。”

凌轩微微有些失落,不过,他心里十分相信自己的听力,他觉得应该是有三个胎儿。

夏依依皱眉道:“怎么会怀了两三个啊?”

凌轩骄傲的昂起了头,“那也不看看孩子爹是谁?身体倍儿棒!”

话音一落,红菱不禁脸色一红,悄悄退了出去。

鬼谷子则是抖了抖眉头,道:“明明是丫头的身体好!”

“咳咳!”

夏依依不禁有些无语,连忙狂咳了几声,阻止他们两个说这些个没羞没臊的话。

画眉端着饭菜进来,就听到了鬼谷子这句话,便是接话道:“王妃的身体一向都挺好的。”

夏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你知道他们在说些个什么意思吗?你就接话?

凌轩看了一眼饭菜,不悦的皱眉道:“就这些?”

画眉道:“王爷,现在是冬天,这山里也没有多少可吃的,除了以前存起来的干菜,新鲜的也就是在山里打的野味,自然是比不得在王府里的生活阔绰了。”

凌轩便是只盛了一点点饭菜,剩余的全都送到了夏依依的面前,满脸堆笑。

“来,多吃点,可别饿着他们三个。”

“三个?”画眉疑惑不已:“哪来的三个?”

“王妃怀了三胞胎!”

凌轩骄傲的道,似乎这全都是他的功劳一样。

“啊?三胞胎?”画眉被这个惊人的消息给给惊得嘴巴长大得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侧头看向夏依依:“王妃,这是真的吗?”

夏依依苦着脸道:“鬼谷子说只把到了两个胎儿,可是凌轩他刚刚在肚子上听到了三个胎儿的心跳,现在我也不太确定,究竟有多少个。”

凌轩见她愁眉苦脸的,道:“你怎么还不高兴吗?咱们又多了两个宝宝!”

依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吼着将他正在吃着的饭碗一把夺过来,气呼呼的怒骂起来。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是啊,你多了两个宝宝,可是我呢?我要承担多大的生产危险啊?”

凌轩开心的脸上顿即就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侧头问道:“谷主,她若是三胞胎,你可有办法让她安全生产?”

鬼谷子扁了扁嘴,道:“若是双胞胎,老夫还有把握确保她的安全,若是三胞胎,老夫可就没有多大的把握了,毕竟,胎儿越多,产妇的危险也就越大。”

凌轩也开始担心起夏依依来了,自己之前就沉浸在了多了两个孩子的喜悦当中,竟是忘了顾虑依依的身体。

他咬了咬唇,皱着眉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这时倒是有些自责自己的身体太好,就不该让她怀三胞胎的。

夏依依哀天怨地的叹息道:“我们两个家里都没有双胞胎的基因,为何会怀里三胞胎啊?”

画眉轻声“咦”了一声,道:“会不会是那次我们在北疆的时候,你去了求子观音寺时,那里有个送子泉,当时那里的和尚说每一个求子的人都只能喝一杯水,结果你让我们把和尚抓住了,你去送子泉里喝了好多泉水。”

“不会吧?那个送子泉水这么灵验?我当时真的只是口渴了,这才多喝了一些,我若是知道如此,我当初就绝不会喝这么多了。”

凌轩顿时就哭笑不得,还以为是他的身体好,才生了三胞胎,结果是因为夏依依贪吃,多喝了送子泉水。

“依依,那个寺庙和那个泉水一直都很灵验,所以我才带你去那儿的。”

“我咋知道灵验到这个境地啊?简直堪比女儿国的猪八戒喝水怀孕的子母河了。”

凌轩虽然并不知道依依说的什么,可也猜到了又是她以前世界里所知的东西了。

凌轩抿了抿唇,宽慰道:“依依,你别担心,我会早点结束战争,一定会在你生产之前把局势稳定,到时候,有御医给你看诊,又有谷主,我再把方敏也叫到宫里陪着你,你一定能安全生产的。”

鬼谷子也劝道:“对,丫头,到时候让方敏陪着你,实在生不下来,就剖腹产嘛。”

“剖腹产太疼了吧,多受罪啊?肚子上剖那么大一个伤口。”凌轩心疼的道。

鬼谷子道:“你以为顺产就不疼了吗?”

说话间,夜羽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山洞内,正打算走进来。

凌轩连忙大步跨了出去,特意将他给带得远一些才跟他商谈事情,现在,他只想让夏依依安心养胎,并不想让外界的事情影响夏依依的心情。

“什么事?”凌轩淡淡的道。

“上官云飞要我们通天阁给他帮忙对付阿木古孜,他想杀了阿木古孜,并且灭了西昌。”

凌轩道:“你们通天阁是怎么想的?”

“我们阁主是觉得可以跟他合作,毕竟,灭了西昌也是你的目的。不过,阁主让我来问一声,会不会和你们的计划有所出入?”

凌轩皱眉思索了一下,道:“原本没有出入,不过,现在,本王希望能加快速度,早一些杀了阿木古孜,灭了西昌。本王要在夏依依生产前就夺回东朔。”

如果再让夏依依在这外头颠沛流离,她又是三胞胎,风险极大,他冒不起这个险。

“好,本座立即跟上官云飞联系,早一些灭了西昌。”

“嗯!”凌轩点点头。

赵熙拄着一根拐杖缓缓的走了过来,道:“本太子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本太子要亲自杀了阿木古孜和上官云飞两个混蛋。”

夜羽看了赵熙一眼,不禁冷笑一声。

赵熙瞪着他那张张狂的脸,咬牙道:“副阁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想杀了他们两个?你确定你拄着拐杖就能杀了他们两个?”

夜羽的眼里全是不屑。

赵熙咬了咬牙,却是无法反驳他。

“太子,本座还有一个消息要送给你。”夜羽浓妆艳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张扬的笑容,补充道:“免费送给你。”

要知道,他们通天阁卖消息可是很贵的,送一个消息给他,他不知道要省下多少钱。

“什么?”

“你们北云国的二王爷从北云国出发,准备到热河以北那些你以前攻占下来的城池里接手城池,结果,被阿木古孜的人给杀了。”

“二弟死了?”赵熙惊讶不已,瞬间,脸上的惊讶也就散去,转而升起了愤怒。

他忿忿的道:“当初,阿木古孜他们唆使那些犯了死罪的将士联名上书给皇上,二弟也在朝廷上积极的鼓动那些大臣,让父皇废了本太子的太子之位。这次更是跟阿木古孜他们联合害本太子,在本太子‘死’后,立即登上太子之位。他被阿木古孜杀死,也是咎由自取!”

夜羽微微扬眉,果然赵熙的反应与他自己意料当中的反应一样。

夜羽拱手道:“本座还有事要忙,就不在此多留了。”

夜羽刚刚走到外面,鬼谷子就哼哧哼哧的从后面追上了他,“夜羽,你等等老夫。”

夜羽停下了脚步,看着还在喘着粗气的鬼谷子道:“有事?”

“哦,老夫想赚点银子花花。”鬼谷子笑得一脸奸诈。

夜羽狭长的眸子微眯,顿即就来了兴趣,“哦?谷主想从通天阁这里赚银子?”

似乎从来就只有通天阁从别人手里赚钱的,还没有人从通天阁手里赚钱的。

当然,被杀天霸利用卖假药一事除外。

“老夫说的是跟你,不是跟通天阁。”

“哦?本座就更是想听了。”

“是这样啊,凝香上次不是因为你而削掉了一个…那个嘛,老夫可是易容高手,可以制作一个仿真的那个部位……”

夜羽的脸色顿即就垮了下来,抬脚就往外走,冷冷的道:“不需要。”

“你是不需要,可是凝香需要啊,你这样,让她怎么方便出门嘛?怎么忍受得了别人异样的目光?”

夜羽顿住了脚步,微微皱眉道:“是谁让你来找本座的?”

鬼谷子眨巴了几下眼睛,稍显无辜的撅着嘴,“没有谁啊,就是老夫自己想赚点钱。”

“是夜影?”他的语气极冷。

“怎么可能?他都不怎么跟老夫说话的。”

“那就是轩王妃了?”

鬼谷子神色一顿,笑道:“不是她。”

“那就是轩王妃了。”夜羽瞟了一眼他的神色,冷冷的道:“不需要她来假惺惺的……”

鬼谷子跳脚骂了起来:“你够了啊!夜羽,她又不欠你的,你给老夫记住了,是你欠她的,你有什么资格摆谱?”

夜羽额头青筋跳了跳,除了阁主,还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这么大喊大叫的,当即捏紧了拳头就想转身给鬼谷子一拳。咬了咬牙,又忍住了。

“做一个假体,多少钱?”

“给你个优惠,二百两银子。”

“唰!”两张银票出现在鬼谷子的面前。

“什么时候可以给货?”

“你等着,老夫现在就回去拿!”鬼谷子接过了银票乐呵呵的跑走了。

“呵呵,合着早就已经做好了?”夜羽不禁气得发抖,怎么觉得自己被他给宰了呢?

凝香见着这个假体,脸色有些尴尬,咬了咬唇,低头问道:“你是嫌弃我少了一个吗?”

夜羽道:“不是,我没有嫌弃你,我不过是担心你会因此不敢出门,这才给你做了一个。再说了,是我将你的削掉的,我怎么会嫌弃你?”

“哦。”凝香将假体塞进衣服里,确实对称了,心下也开心了不少。

她这些人躲在通天阁都没有出过门,就连去厨房都有些害怕被通天阁其他人瞧见了。现在有了这个假体,她也不再那么自卑了。

“谢谢!”她满怀感激。

夜羽神色暗了暗,沉声道:“并不是我的主意,这是轩王妃的主意,她让鬼谷子做好了卖给我的。我没有她想得那么周到。”

“是她?我都害得她差点流产了,她还在为我考虑?”凝香依旧有些自责,现在的她,有些不敢再去面对夏依依。

“告诉你个消息,轩王妃怀了双胞胎,也有可能是三胞胎。”

“那岂不是更要注意安全了?她那儿人手够不够?”

“你想回去伺候她?”夜羽微微皱眉,“你现在已经是副阁主夫人了,你若是想要有人伺候,我可以给你买些丫鬟回来伺候你,你没有必要再去伺候别人了。你只需伺候我一个就行了。”

凝香抿了抿唇,道:“我的意思不是伺候她一辈子,而是现在局势未稳,她又怀孕,在山洞里住着挺危险。我再去保护她一阵子时间,等到以后轩王当了皇上,她成了皇后,住进了皇宫,就再也不需要我保护她了。我也就回来了。”

“只是,她可能不会再信任你了。若是我,我的属下若是曾害过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再用他,还会亲手杀了他。”夜羽冷冷的道。

凝香垂眸,沉声道:“她跟你不一样,她有一颗宽容的心。不然,她也不会做个假体给我了。”

夜羽望着她,深吸了一口气,不错,他确实是没有一颗宽容的心,他素来是睚眦必报的。

在他的认知里,没有什么宽容不宽容的,有的,只是让辜负他的人付出代价罢了。

凝香道:“也许,你也该学会宽容。”

“你想说些什么?”

夜羽的神情瞬间变得可怕,长眸一眯,散发出了危险的信号,声音陡然拔高,一股肃杀之气直扑凝香的面庞。

凝香抿了抿嘴,刚要开口。

“你若是心里还想着他,那你就去找他!”

“夜羽,你误会我了。”

“那你要我宽容什么?宽容谁?”他向前跨了一步,狠狠的道。

凝香咬了咬唇,违心的道:“我说的是宽容你的属下。”

她转身,去收拾夜羽的衣服,将他的衣服全都整整齐齐的叠进了衣柜里。

不得不说,凝香原本是个丫鬟,做这些家务活,确实做得很好,嫁给了夜羽之后,夜羽的起居生活也变得更好了。

“我明天就动身去保护王妃,今天晚上,我会把你所有该洗的衣物都洗了,明天早晨给你做个早饭,我再走。之后一段时间里,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她依旧改变不了往日的啰嗦,只是脸上的笑容不再,每日里都有些郁郁寡欢一样,并不像以前一样乐观开朗了。

“嗯。我接下来的日子里也有事要忙,不会在这里了。”

他恢复了冷淡的情绪,一坐下,她就立即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极有伺候的眼色。

她并不会问他究竟要忙些什么,就像以前,她不会问王爷要忙些什么一样。她对夜羽,总是保持着一股极强的敬畏之心。

翌日,凝香背着一个小小的背囊,腰间挂了一把利剑,来到了大山洞口。

“你来做什么?”红菱冷冷的道,将她给拦在了大山洞口。

凝香神色变了变,有些愧疚的低着头,果然,当过一次叛徒,就会被他们所不耻。

她低低的道:“我是来赎罪的,我过来保护王妃,我怕你们这人手不够。”

“我们人手再不够,也不缺你一个!”

“王妃现在怀孕了,还是得要女子贴身保护才行。”

“有我和画眉就足够了。”

凝香咬了咬唇,抬头看着冷冰冰的红菱,道:“你让我见一见王妃,若是她赶我走,那我就走。”

“王妃不方便见你,谁知道你会不会又耍什么阴招?王妃的肚子可经不起你这么害她。”

凝香将身上的剑一把拔了出来,将剑柄交给了红菱。

她正气凛然,“你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若是我有任何异动,你就杀了我,可行?”

红菱微微皱眉,带了她进去。

------题外话------

推荐友文《褪红妆:权谋君心》三鱼/著

“萧儿,为你成魔,不过一念之间。”——冥绝

出生十六载,厌世嫉俗,掩却心性,化身为凡,甘心沦为人人堪笑的对象。

执政数十年,如履薄冰,扮猪吃虎,步步惊心,只求有朝一日风云便化龙。

且看gay里gay气小摄政王,碰上看似草包无用的新帝,会撞出怎么样的“基情”?

【剧场:】

夜深人静,某摄政王在呼呼大睡,却是被某重物突袭。

“谁!”她跳身而起,看到一双明灭的眸。

“是孤!”某摄政王大骇,立马便是揪住了薄被。

“你干嘛?大半夜擅闯本公子的房间,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某摄政王理直气壮。

“哦,那孤可能成了断袖!”某男咬牙切齿。却盯着某摄政王微隆的胸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