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一章 师徒生隙(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原本不是本皇子的人,后来才是。”

“他什么时候是你们的人?”

“没多久,也就你们攻入了东朔以后才投奔本皇子的。”

阿木古孜不禁气得牙痒,原来上官云飞早就将手伸进了他的军营里了。若是早知道上官云飞比赵熙还阴狠,他一定会先解决了上官云飞。

阿木古孜冷哼道:“怎么?你还想成为天下霸主不成?”

“你都敢想,本皇子凭什么就不敢想了?”

“哼,你若是杀了本太子,你也当不成皇帝,你别忘了,秦礼可是还活着的,现在还在冥日会的手中,那个杀天霸,可是不好对付的吧?”

阿木古孜知道达努吉既然是上官云飞的人,现在他们又决定将达努吉给曝露出来了,那么他一定会知道秦礼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中了,所以,自己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上官云飞道:“好不好对付就不必你操心了,本皇子自然会将挡路石一个个搬走的。”

他当即拿着剑就朝着阿木古孜刺了过去,夜羽、青甫也在同时朝着阿木古孜飞了过去,三人同时攻击他一个。

阿木古孜打了十几招,身上就已经被刺了几个伤口了,心里知道今天怕是打不过他们三人了,便是将自己身上带着的信号弹全都给点燃放了出来。

他一个虚招,便是立即朝着远处跑,跑了没有多远,又被夜羽给拦住了去路。打了一会儿,也没有见着有任何人过来支援他,阿木古孜心中一悲,不禁仰天长啸。

想来,自己后方军营里已经出了事了。

阿木古孜打了没多久,就招架不住三个高手的同时攻击,只得一边打一边退,身上都已经被刺中了好多道口子,哗啦啦的流着血。

他有些恨,自己玩了一辈子的女人,也有无数的女人死在了他的手中,可是最后,他却是因为女人而死。

以前,阿木古力因为玩女人死了,他可没少在暗地里嘲笑阿木古力,没想到,如今,他也是因为女人而死。

不过不同的是,阿木古力是给别人戴绿帽子,他却是被别人戴了绿帽子。说起来,他更是可怜。

不过两柱香的时间,阿木古孜就被他们三人联合杀死了。

到死,他都不知道他的死,轩王还搀和了一脚。

与此同时,南青国的兵马偷袭了西昌的军营,那些将领全都醉得不醒人事,根本就没法起来带兵打战,那些士兵全都像是无头苍蝇一般。

没有了组织,也没有了作战计划和方法,全都乱成了一盘散沙,只顾着拿着刀剑拼命的阻挡着冲向自己的南青人。

然而,他们并没能阻挡得了多久,就被有着严谨的作战方式的南青士兵给冲杀个干净。

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就将集中在这一处大军营的西昌军队全都给剿杀了。

上官云飞趁胜追击,带着兵马朝着西昌人攻占的城池奋起直追,那些西昌人没了太子,也没有了将领,而且,那些城池里值守的士兵本就少,不过是留着看城池用的。

他们被南青大部队兵马一冲击,几乎全都溃不成军,只得朝着北方跑去,希望能跑回热河以北之后,就能利用热河的得天优势,阻挡住南青国的进攻。

安王的府邸里,杀天霸已经完全不用躲躲藏藏,而直接在府邸与他会面。

安王有些急切的看着杀天霸,道:“师父,之前上官云飞杀了阿木古孜的时候,我就说了要赶紧攻打上官云飞,你拦着不让我动手。可是现在这热河以南的城池基本上都被上官云飞给抢走了,我们若是再不动手,南青国的势力一强大起来,我们可就难以对付他们了。”

杀天霸冷冷的看着他,冷哼一声训斥道:“你急个什么?成大事者,最忌沉不住气!”

安王心里也憋着一股气,虽然杀天霸是他的师父,可他到底是个王爷,杀天霸竟然是半点不给他留面子。

“师父,我怎么没有沉住气?这二十几年里,我在世人面人忍气吞声,忍辱负重,忍了二十几年,我还不够沉得住气吗?”

“你以前是沉得住气,那是因为以前离成功还远着。可现在,离成功越近,你就越沉不住气了。你要知道,越是快要成功,风险就越大。有时候,即便你已经占据了绝大胜利的希望,可是一旦出现任何一个细小的问题,都很有可能会导致整个战局的变化。很有可能会兵败垂成。”

杀天霸有些怒其不争的训斥道。

安王道:“我也知道,任何一个因素都有可能会影响整个战局,可是,现在已经是灭杀上官云飞的最佳时间,若不是现在,更待何时?”

“现在南青国的兵力全都集中在热河以南,我们要等到他将兵力派到热河以北去攻打西昌攻占的那些城池,到时候,热河以南的兵力就会少了许多。他们在热河以北打战,我们就在热河以南将他的城池全都抢夺过来。”

杀天霸看着他,冷冷的道:“那个时候,才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可是,我觉得我们能想到的计策,上官云飞也一定能想到。从赵熙的死,再到阿木古孜的死,无不是彰显出上官云飞是个奸诈之人。他看着五大三粗的,实则心思极其缜密,诡计多端!”

“我们现在的实力一直都隐藏着,他不会把我们看成是难以对付的敌人,他许是会先夺得那些城池,再来对付我们。”

“你也说了,这是也许。可是万一,他会要先将我们给灭了呢?”安王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防范于万一,也没错。”

杀天霸皱眉思索了一下,道:“那你就让我们的人做好准备,万一上官云飞对付我们,我们也来得及应对。至不过,我们隐藏的人一动起来,对方就知道我们的兵马情况了。”

“那我就先将明里头的兵马调动起来,暗里的那些兵马先不动。”

“嗯!”杀天霸沉声道。

安王拱了拱手,退了出去,心中烦闷不已,便是跟冰剑一通抱怨。

冰剑微微皱眉,有些疑惑的道:“王爷,事到如今,您都已经曝露出了你自己的真正面孔了,世人也都知道你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安王了。冥日会也全都暴露出了要帮着你夺取东朔政权的目的了,可是杀天霸为何到现在都不以真面目示人?难不成他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安王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了冰剑的脸上,道:“你也对杀天霸起疑了?”

“是!王爷,这要夺取天下的人是你,而不是他杀天霸,杀天霸应该以你的命令行事才对,可是他一直都掌握了绝对的权威,要你事事都听从他的。这……让属下不禁想起当初的钟达和志王。”

安王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是说,杀天霸很有可能是为了利用我是皇室唯一留下来的儿子,而扶持我登上皇位,等夺到了天下以后,他就学钟达那一招,先当掌权的摄政王,然后再把我踢下去,他当皇上?”

“王爷,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属下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杀天霸为何偏偏选中你,当你的师父,教你武功,扶植你登帝,甚至不惜蛰伏二十几年。二十几年啊,这么漫长的时间,他竟然能等得下来。”

冰剑缓了缓气,继续说道:“他成为你师父的时候,你不过是一个三岁小儿,那时候,先帝还只是太子,并未登基,他居然就在那时候已经起了扶植你登基的心思。可见,他的心思极不单纯啊。再者,二十几年了,他对你了如指掌,可是你除了知道他的化名是杀天霸以外,你连他的真实姓名和面貌都未曾知道,你不觉得他隐藏得太深了吗?”

安王的眉头锁得更深了,“是啊,小时候,本王曾经好奇,想要揭开他的面具看看,被他一顿狠揍。前段时间,本王再次提出想要看看他的面容,他说还不是时候,要等到以后本王登基了,他才揭开他的面具。本王也很好奇他的真实身份。”

冰剑压低了声音道:“王爷,倘若……杀天霸是第二个钟达,你该如何?”

安王咬了咬牙,眼眸里散发出了冰冷阴狠的气息。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杀了他!”

他决不会让自己成为第二个志王,他隐忍了二十几年,任何人都不能成为阻碍他成为皇帝的挡路石。

哪怕那个人是教会他武功和谋术,帮他夺取天下的师父。

冰剑神色一凛,目光微缩,道:“王爷,要不要去打探一下他的底细?”

“去打探一下,不过,要当心一些,杀天霸这人十分警觉,你让血隐组织的人去查为好。”

“卑职明白。”

安王出去安排了一通事务,调动了一下军队,忙完了后匆匆回到府邸里,想着去书房看看杜偲启的学习情况。

去了书房找了一圈,没有找着杜偲启,便是回到房里气冲冲的教训起安王妃。

“你在家里怎么教育孩子的?本王让他好好的在书房里读书,为何连个人影都没有见着,他上哪儿玩去了?你也不管管?”

安王妃有些怨气的道:“臣妾哪里没有管他了?他在书房里读书,臣妾隔断时间就会去看看的。他现在是被师爷爷带走练武去了。”

“师爷爷?哪来的师爷爷?”

安王不禁疑惑不已,自己是给杜偲启请了一些教武师父,却是从来没有给他请过什么师爷爷啊。

“就是杀天霸。他刚刚到书房里的时候,让启儿叫他师爷爷。”

安王气急败坏的指着安王妃骂道:“你个娘们,你怎么就没有点眼色啊?杀天霸那是什么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怎么能让启儿跟着他走呢?还叫什么师爷爷?”

安王妃有些怨气的道:“你叫他师父,那启儿叫他师爷爷也没什么错。再说了,人还不是你给领到家里头来的?你既然觉得他危险,你为何要与他为伍,还为何带回来?”

“你懂个屁!”安王愤怒的打了她一个耳光,警告道:“你听好了,以后,一定要将启儿牢牢的拴在身边,不能让他被杀天霸带走。如果,将来他跟本王闹掰了,他一定会将启儿当成人质的,明白了吗?”

安王妃捂着肿痛的脸颊,点点头,“知道了。”

“哼!”

安王气呼呼的走了,其实,他的心里并不在乎杀天霸拿启儿当成。人质威胁他,即便杀天霸杀了启儿,他也无所谓,只要他当上了皇上,他大可以再生一些儿子出来。

他真正担心的是杀天霸已经意识到控制不了他了,所以,杀天霸想要将他杀了,然后打着启儿是先帝唯一的皇孙,也是唯一皇室血脉的旗号,扶持启儿登基,自己当幕后皇帝,最后,再篡位夺权。

后院里,启儿正拿着一把才削好的全新木剑,在杀天霸的指导下,一招一式学得有模有样。

启儿见到安王过来了,连忙将木剑收了起来,藏在了背后,畏缩的躲闪着目光:“父王!”

“嗯,你今天的课业还没有学完吧?还不赶紧回去温习课业?”

安王冷冷的训斥道。

启儿拿余光瞟了一眼杀天霸,在杀天霸的暗示下,启儿恭敬的对着安王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杀天霸看着启儿走了,便是悠悠的说道:“看着他,就想起了你小时候,也是这般懂礼貌。”

安王冷冷的道:“启儿自有教武师父,就不劳师父教他了。”

“哼,那些教武师父的武功有本会首的武功高吗?由他们教,启儿的武功简直就是二流子。”

“我自然会亲自教他武功的,就不劳烦师父了。”安王淡淡的道。

杀天霸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怎么?你怕本会首加害于他不成?”

安王连忙恭声道:“自然不是,我只是怕师父事务繁多,抽不开身,启儿又愚笨不堪,怕是没有学武的天分,只怕是会气着你。”

杀天霸冷声道:“往后,启儿的武功就由本会首亲自教导。”

“这……”

“不必多说了,就这么定了。”

杀天霸微怒的一甩衣袖,大步跨了出去。

安王气得青筋暴起,眼眸冒火,在外头抢权夺势的事情上,他没有半点做主资格那也就算了,可是启儿该由谁来教导武功,这可是他这个父亲来做主的吧,杀天霸凭什么来插上一脚?

杀天霸靠近启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不成真的是要杀了自己,然后利用启儿?

安王气呼呼的回了书房,见到启儿还拿着那把新得的木剑喜滋滋的在书房里舞弄着,气得上前一把将那把木剑给抢了过来,一把折断成两截就扔在了启儿的面前,随即一巴掌挥在了启儿脸上。

“你将本王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本王让你回来好好学习功课,你竟然还在玩耍?”

启儿的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抽抽搭搭的捡起了地上折断的木剑。

“父王,这是师爷爷亲手给孩儿做的木剑。”

“你还拿是不是?”

安王一把从启儿的手中夺过来半截木剑,朝着启儿的双颊上就使命的抽了过去。

他抽得极用力,不过打了五六下,启儿的双颊就已经红肿了起来,他有些受不住这样的痛,大声哭了起来。

安王一听见他哭,心里就更是烦躁,用木剑抽得更加用力了。

安王妃和太妃听见了启儿的哭声,连忙走了进来,焦急的道:“这是怎么了?”

安王妃一见到启儿的脸都被打成了猪头一样,嘴角都流出血来了,气得冲了上去就将启儿的脸给藏在了自己的肚皮上,顿时就崩溃的哭了起来。

“你这是在发什么疯?好端端的把他给打成了这个样子?”

太妃连忙将安王手中的木剑抢了过去,道:“孩子有什么错,你好好教导就是了,怎么能拿着这么硬的木头打脸呢?可别把孩子打坏了!”

“你们就这么宠坏他吧,本王让他好好的温习课业,他倒是在这里舞刀弄枪的玩耍,不好好教训他怎么行?”

“所以,你就把本会首亲手做的剑给折断?”

一声冷气十足而又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将屋里吵闹的一众人给吓了一跳。

------题外话------

《娱乐猛回头:安少霸妻忙》木子楠

这是一个傲娇任性自恋的流量小生和演技爆表爱宅在家的影后的恋爱故事。

杜若:录制真人秀的男嘉宾是自己老公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安子其:老婆越来越难追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安小爷再次遇到杜若之后,杜若的节目插一脚,杜若拍戏插一脚,杜若度假插一脚,杜若宅在家也插一脚,只要是有杜若在的地方那就必须有他,最后一脚插进了杜若的生活中。

对此,杜若表示,安子其就是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