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杀天霸的真面容(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天霸一个跳跃飞离了原地,在空中翻了个筋斗,立即一掌回击了过去。

两股强大的内力在中间汇合,阁主缓缓增加了内力,杀天霸也渐渐的增加了内力抵抗着,他感受到阁主浑厚的内力,不禁惊讶,原本,他以为曾经输给轩王的阁主,武功应该是比自己低的,可是没曾想,他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渐渐的,阁主将内力几乎要达到了顶端似的,杀天霸有些承受不住他强大的内力。

若是再硬拼下去,必定会受严重的内伤,而他现在还不想受内伤。

杀天霸连忙收了手,往旁边躲开来,拔剑就朝着阁主杀了过去!

阁主连忙收了内力,拔剑就与杀天霸对打了起来。

山林间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剑与剑之间的强烈碰撞声,强大的剑气将周边的树木都给砍断了。他们二人在半空中翻腾跳跃,打得那叫一个水深火热。

打了一会儿,两人依旧没有分出个胜负来。

杀天霸有些不想跟他打下去,便道:“不如这样,我们今天到此为止,等到以后本会首干完了大事,再与你比武如何?”

可是阁主好像是一根筋一样,非得现在就分出来一个胜负,上前就拦住了杀天霸想要撤退的路,攻击得也越发的凶猛了起来。

杀天霸心下一狠,咬咬牙,心道,本会首今天若是不将你打趴下,你就不会罢休了是不是?

当即,杀天霸就使出了自己极为厉害的杀招,剑尖耍的又快又凌厉,在一片混沌之中,他的剑尖直接朝着阁主的心口刺了过去。

若是反应慢的人,必定会被他那虚化的剑影而所骗,去挡另外一个位置,可是这阁主的反应极快,能在一片虚化的剑影里迅速的找到了真正的剑的位置,拿剑迅速挡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并加注了内力在剑上,抵挡着杀天霸的剑。

杀天霸似乎想要在此将他一击毙命一样,杀天霸也注入了内力在剑尖上。

“噌!”

强大的内力以及剑尖的锋利,两人的剑都受不住两股强大内力的碰撞,一声巨响,两人的剑都在瞬间被冲击成碎片,瞬间飞散开来。

阁主拿着手中的半截剑柄,对着杀天霸的心脏就飞了过去,同时,左手凝聚了一股内力将剑身碎片朝着阁主的身上击了过去。

杀天霸心中一震,额头冒出一股冷汗来,这简直就相当于无数的暗器朝着他飞了过来。

连忙凝聚了内力去挡那些碎裂的剑片,只是这些剑片太多,只得着重护住了自己的头部和胸部这些重要的位置。

除了护住的重要部位没有受到剑片的攻击,他的四肢不同程度的都被没入了碎裂的剑片。

阁主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飞身上前攻击他。

此时,杀天霸的手中就只剩下半截剑柄了,便是只得用这剑柄对付他的匕首,又因刚才受了伤,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杀天霸见了他几个招式,觉得有些眼熟,心中一惊,冷声问道:“你是轩王?你没死?”

阁主的身形一顿,笑道:“本阁主怎么可能是轩王?轩王早就已经死了!”

“那你怎么会他的招术?”

“因为本阁主天性聪明,别人用过的招术,本阁主看一遍就会了。以前跟轩王比过武,就偷学了他的招术。你若不信,本阁主现在已经偷学了你的招术了呢。”

阁主话音一落,手中的匕首便是耍的一个快,变化出了许多的幻影,匕首尖快速的朝着杀天霸的心窝刺了过去。

杀天霸心中一惊,这不正是自己刚刚拿剑刺向阁主心口的那一招吗?这可是自己引以为傲的绝杀之招,只用了一次,竟然就被他给学会了?

杀天霸深知自己这一招的破绽所在,现在他拿着一个剑柄,又受了伤,根本就没有办法像刚刚阁主用的方法用内力去抵抗这一招。他只得将这一招的破绽的破解之法泄露出来,一个快速的翻身,从腰间摸出一把飞镖就对着阁主的心口飞了过去。

阁主眼眸一眯,身形快闪,手中匕首也连忙调转了方向,对着杀天霸的左手砍了过去。

杀天霸已经,连忙缩手,同时用右手中的剑柄去挡。所幸还来得及,保住了左手没被砍掉,只不过戴在左手上的手套已经被匕首给削落下去,手上也划出了一道伤口。

阁主瞳孔一缩,杀天霸的左手手心全是伤疤,阁主心中似乎升腾起一股火气来,匕首攻击得也越来越狠。招招都朝着杀天霸的面部攻了过去。

一个猛挑,杀天霸的面具被挑了下来,那张脸上,整个左边半张脸都是深深的疤痕,右半张脸倒是还好。

面容沧桑,那双眼眸阴冷狠历,从面相上看,跟太上皇倒是十分相像。

杀天霸愤怒不已,怒道:“你掀了本会首的面具,你就别想着活着回去!”

杀天霸从衣服上随手扯了一块布,将他的面部裹起来,朝着阁主攻了过去,也是招招都朝着阁主的面部攻了过去。

他也很想知道,阁主究竟长什么模样。

打了十几招,杀天霸有些打不过他,心下一狠,干脆放了一个信号弹。

阁主冷哼一声,耻笑道:“杀天霸,说好的比武,你怎么能找帮手呢?”

杀天霸咬牙道:“本会首武功不如你,现在还不想死,本会首还有大业要完成。再者,你今天必需得把命留在这儿。”

阁主见着远处飞奔过来的黑衣人,心道不好,连忙跑了,远远的送给杀天霸一句:“改日再来跟你比武。”

杀天霸想要上前去追,可是身上受了伤,看着快跑来的手下,他咬了咬牙,上前捡起了面具,戴在了脸上,命人将地上两个捆绑着的黑衣人带回冥日会审问。

安王府邸,冰剑焦急的走进了安王的房间,道:“王爷,不好了,我们血隐组织派去调查杀天霸底细的人没有回来。”

“啊?”

安王惊得一下子就从凳子上弹跳了起来。焦急的训斥道:“你究竟是怎么办事的?让你安排些人去打探,你安排的人这么弱?竟然被人给掳走了?是谁给掳走了?”

冰剑焦急的道:“属下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谁给掳走的,属下就是担心会被杀天霸给发现,还特意挑了两个武功最高的人去打探。而且,还是杀天霸在我们府上的时候,他们出去打探的。按理说,他们跟杀天霸应该碰不上才是啊。”

“那一定是他们在外打探的时候,忘了时辰,杀天霸从我们这边离开的时候,可能正好遇上了。”

“那也不会这么巧吧?”

“可是不管如何,现在人不见了!”

安王焦虑不已,也后悔不迭,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该派人去打探,现在,他还不是时候跟杀天霸分道扬镳。

“你们是在找这两人吗?”

一声冷冷的声音从外头传来,与此同时,两个黑衣人被丢了进来,他们已经不成。人形了,想来已经经过了严刑拷打。

杀天霸铁青着脸从外头走了进来,阴狠的看着安王。浑身都充满了肃杀之气,整个室内都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安王浑身抖了一下,看着地上两人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心知怕是已经全都招了。以杀天霸的手段,没有什么是打探不出来的。

“这就是你报答师父的方式吗?”杀天霸再次冷冷的问道。

安王咬了咬唇,道:“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谁?你从来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你为何在我小时候就开始培养我,做好了夺取东朔皇位的打算?你为何要帮我?”

他说出了多少年来心中的疑惑和不解。

“本会首说过,等到你夺取了东朔的皇朝之时,本会首就会告诉你原因,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现在就说,不行吗?”安王逼问道。

“不行!”

杀天霸凶狠的瞪着他,眸光全是警告意味。

“这是第一次,本会首就饶了你,若是再有下一次,本会首绝不轻饶。”

抬手,将这两个倒地的黑衣人当着安王的面一剑杀死。

再凶狠的瞪了安王一眼,拂袖而去。

安王看着地上两具尸体,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禁有些惋惜,这么两个高手,就这么死了,他手底下能用的人就更少了。

安王的目光暗沉翻涌,小声道:“冰剑,把他们两个带出去埋了。暂时别去找杀天霸的底细了,不过,还是要防着他一点。特别是,要注意别让他将启儿带走。”

“是。”冰剑垂首道,将地上的尸体一手拎一个拖了出去。

阁主脚步匆忙的跑了回去,唤了夜羽过来道:“本阁主已经知道了杀天霸的真实身份了。”

夜羽上下瞧了一眼阁主,似乎刚刚才跟人大打出手,道:“阁主刚刚跟杀天霸过招了?”

“是,本阁主刚刚跟他比武去了,还没比完,他居然就找了帮手来,本阁主只好跑回来了。”

夜羽不禁哭笑不得,阁主这喜欢找人比武的性子,怎么上次吃了一次亏了,这次还不长记性啊?

夜羽道:“阁主,你下次若是再去找人比武,你将属下带着,若是再有个什么意外,属下也好上来帮你。”

“嗯。你去告诉轩王一声,杀天霸的真实身份是先帝的亲弟弟,轩王的五皇叔。”

“就是以前被太祖皇封为太子的那个五王爷?”

夜羽惊讶道。虽然前朝的事情都被先帝瞒得很紧,但是素来以卖消息为营生的通天阁,自然是知道一些以前的内幕的。

“是。”阁主郑重的点点头。

夜羽恍然大悟,“难怪杀天霸要扶植安王继位,这么说来,杀天霸其实是想要借安王是先帝唯一的皇子的名号,来扶持安王登基以后,再将安王杀了,以他是前朝太子的名义登基?”

杀天霸点点头,眸光微闪:“应该是如此。听说他是坠崖而亡,不过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原来,他是以杀天霸的名号暗地里培植势力了。想来,当初应该是先帝害了他,谋夺了他的皇位,他对先帝既然恨之入骨,势必也会对先帝的子嗣恨之入骨,他绝无可能会这么好心的帮着先帝的子嗣登基。”

“那……我们要不要将杀天霸的身份告诉安王,让他和杀天霸决裂?这样,我们也能更好的对付安王了。”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我们还得利用安王和杀天霸的联合势力一起对付上官云飞。”

“好,属下这就将消息传过去。”

“这件事情极为隐秘,你最好亲自去一趟。”

“是,属下明白。”

夜羽朝着山下飞去,跑到了轩王的秘密隐居点,再一次被告知轩王去了轩王妃那里。

夜羽不禁气得直跺脚,这个轩王,真是太过分了,他就不能呆在一个地方好好的别动吗?每次都要自己绕一个大圈找他?看来,下一次,自己若是再找他,就得先去轩王妃那里找了。

山谷,夏依依冷冷的看着凌轩,没有什么好脸色,道:“你来我这做什么?”

凌轩谄媚着笑脸道:“我来看看你和宝宝啊。”

说着就朝炕上坐,夏依依一脚就将他给蹬了下去,恶狠狠的瞪着他道:“你给我滚下去,别想着爬上我的床。”

“我冷!”

他哆嗦着嘴唇,拿冰冷的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气,将手伸过去摸了一下依依的脸蛋。

“你看,我没有骗你吧?我真的很冷。”

“你给我死开,冷死我了!”

夏依依的脸瞬间就被冻得颤抖了一下,牙齿都冷得打颤。恼怒的看着凌轩,拿手将死皮赖脸凑过来的凌轩给往外推。

凌轩给画眉他们一使眼色,她们二人眉梢一抖,连忙端着手中的针线篓子,搬了个小板凳退了出去,候在帘外。

她们一走,凌轩就更是没有个正行了,当即就快速的滚上了热炕头,一把将她给拥在了怀里,一手摸着她圆滚滚的大肚子。

一阵子没见,只觉得这个肚子又大了好多。现在一只手都摸不到肚子另一侧了。

隔着衣服,依依都感觉到一股冷气穿透了衣服,刺激得她的肚皮收缩了一下。

“冷,你离远点。”依依恼怒的瞪着他。

凌轩吐了吐舌头,将手收了回来,直接将冰冷的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肚皮焐热。他嘴角笑得十分开心:“等我焐热了手,我就摸摸我们的宝宝。”

“你走,不准你摸。”依依板着脸道。

“呵呵!”他傻笑道。

等手一焐热,他就立即将手又摸上了她圆滚滚的肚子,饶是夏依依怎么掰扯,他都不肯松开了。

他将耳朵贴在了肚子上,再次感受着里面的胎动和胎心。

这一次,他听得十分的专注,片刻后,他抬起头来,认真的道:“嗯,不会有错了,真的是三个心跳,现在第三个心跳已经跳得比较有力了,宝宝可能长大一些了,所以,心跳更加清晰了。”

夏依依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哼道:“还用你来说?鬼谷子都已经再次给我把过脉,确定了有三个了。这不,画眉和凝香都已经在加班加点的赶工,多做两套衣服了。”

若不是凝香回来了,就光是靠着画眉一个人,还真的是要忙不过来了。

“让她们只用做前两个月的衣服就行了,等我们回了皇宫,我就让尚衣局给宝宝多做一些衣服,宝宝以后的衣服绝对会够的。”

依依摸着在肚子里头闹腾的孩子的部位,她想要换个姿势坐着,却是有些难以动弹,肚子实在是太沉重了。

凌轩连忙将她轻轻的抱起,换了一个姿势坐着。

“孩子没有多久就要生了,还来得及吗?”她问道。

他的眼眸弯起,内心一喜,知道她这是同意跟他回宫了。

“放心,我会加快速度的。一定给你们母子一个安定的环境。”

洞口,响起了一串脚步声,他听出来是夜羽的脚步声,便是连忙从炕上下来,站着等候夜羽。

------题外话------

推荐好友紫七文文

《萌妻十八:影帝,深深爱》

一张快递来的结婚证和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

结束了他25年的单身生涯。

居心叵测——

是他对从天而降的十八岁小娇妻的第一印象。

一场冲动的车祸,

将初次回国的她撞上了病床。

冷心冷肺——是她对开车撞她的影帝老公的评价。

嫁给他以前,

他是高冷影帝,寒气逼人;

嫁给他以后,

他是护妻忠犬,憨傻卖萌。

夏语冰表示,她这个童养媳当得有点儿委屈,老公分明是头披着羊皮的狼!不行,得退货!

江影帝表示:退货?看来还不满意?嗯,宠!接着宠!

夏雨冰:……

江影帝挑眉:还不服?吻!接着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