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借力打力(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羽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坐在洞口小板凳上缝着衣服的凝香,他不禁有些生气,冷冷的道:“你在通天阁好好的当副阁主夫人不好吗?来这里被赶在洞口吹冷风?”

凝香立即站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走过去将夜羽身上的落叶拍了下去,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笑道:“不是,王妃对我很好,我和画眉平时都是在里头坐在炕上的,暖和得很。这是王爷刚刚才来了,所以,我们就出来一下而已。”

夜羽微微皱眉:“王爷是刚刚才来的?”

“嗯,才来了不过一刻钟。”

夜羽眉头微微,这么巧?

“你们都进来烤火吧。”里头传来了轩王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他们三人便是撩开帘子进来,夜羽看了一眼夏依依圆滚滚的肚子,视线便是落到了凌轩的脸上,道:“王爷,我们阁主让本座来转告你,他今天跟杀天霸比武的时候,掀开了杀天霸的面具,发现杀天霸就是你的五皇叔。先帝的亲弟弟五王爷。”

凌轩似乎并没有太过惊讶,眸子微微一眯:“果真是他!”

夜羽脊背一直,疑惑道:“王爷早就猜到了?”

凌轩道:“之前有这个猜测,不过到底是猜测,并没有证实罢了。说起来,这个杀天霸跟本王还有不共戴天之仇。”

“你指的是他以前追杀你的事情?”

“不,本王年幼时说中的百花虫毒,就是杀天霸所下。”

“你如何得知?”夜羽惊讶不已。

“当年,制造百花虫毒的人乃是南艺的师父,据南艺所说,当年那个买百花虫毒的人,手心有严重的伤疤,似是坠崖而形成的,这一点与杀天霸的特点完全符合。而且,本王怀疑,先皇的钩吻之毒,也是杀天霸所下的。”

凌轩咬牙切齿的道,一想起当初自己所受百花虫毒的痛苦,他对杀天霸的怒意就翻腾不已。

夜羽微微点头若有所思的道:“如此说来,也是说得通的。只有他,才会对先皇及先皇的子嗣有如此大的仇恨,想要回来报复了。”

“现在既然阁主已经证实了这个消息,那我们也就更能把握好之后的计划了。”

“阁主说我们现在最好封锁杀天霸就是前太子的消息?”

“是,现在还不宜让安王知道杀天霸的身份,等过些时间再将消息传递给他。”

“好!”

“现在,我们要关注一下上官云飞那边的动静,如果他们跟安王他们打起来了,我们就出手帮一下安王。”

“帮他?为何?”

凌轩的眼眸朝着夏依依那儿瞟了一眼,眼底尽是柔情,“因为轩王妃月份大了,本王要尽快结束战争。”

夜羽垂首道:“是。”

凌轩看了一眼夜羽,见他依旧像是以前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凌轩眉心微微一皱,抿了抿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忍下了。

算了,等到以后再说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安王一直等着上官云飞过河去北方后,他好在后方掀了上官云飞的窝。

然而,上官云飞浩浩荡荡的带着兵马去了热河河岸的城镇驻扎了以后,不过时不时的朝着对岸射一两箭,就又回来歇歇的那种,半点没有打算真正的要带着兵马来一次猛烈的进攻攻入热河以北的意思。

也不知道上官云飞是没有这个本事打过去,还是他有其他的什么计划。

如此等了一阵子,也没有听到上官云飞打过河去的消息。上官云飞的兵马不过河,安王根本就不敢动手。

安王焦虑的在书房里踱来踱去,他已经等了够长的时间了,若是再等下去,他的那些兵马可就要养不起了。

毕竟他们被困在这么几个小小的城镇里头,粮草都快要吃完了,比不得上官云飞有那么辽阔的疆土可以养那么多的兵马。

他隐隐觉得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自己最近眼皮跳得厉害,心里也堵得慌,似乎有一场大阴谋正围绕着他而来。

“冰剑,你带人去查探一下,上官云飞究竟在搞什么鬼?”

“是!”

一天之后,安王见到冰剑有些神色慌张的打探回来了,安王的心也给提到了嗓子眼里了,连忙问道:“情况怎样?”

冰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焦急而紧张,狠狠的啐了一口:“王爷,上官云飞那个骗子,他本人根本就没有在热河河岸了,那里只是一些小部队而已,他已经悄悄的将大部队兵马化整为零朝着我们这边移了,现在,我们周边已经埋藏了很多兵马了,只怕,等他的兵马全都转移过来时,我们没有防备,会被他们打个措手不及的。”

安王吓得心脏都停跳了两个节奏,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快,快调集兵马,赶紧做好反击的准备。”

“是。”

冰剑连忙出去联络了东朔以前剩下来的大臣,将东朔的那些零零散散的士兵给集中了起来。

可是,他们的兵马都还没有调动好,上官云飞带着兵马突袭了安王所在的那个城池。

“不好,他们估计是有所察觉,这才提早发起了进攻。”

安王大惊,听着城门口传来的箭雨声音,他的手心有些出汗,赶紧骑着马亲自到城门口督战。

冰剑看着城墙外凶猛如野兽,浩浩荡荡如潮水的敌军,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十分担忧的侧脸看向安王。

“王爷,若是我们自己这么抵挡,怕是抵挡不住,还是得需要冥日会的帮忙啊。”

安王皱眉,自从上次跟杀天霸闹了一场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安王对杀天霸既敬畏,又防备。

他思考了一下,咬了咬牙:“去找杀天霸来帮忙吧。”

现在,也就只有杀天霸才能帮他抵挡住南青国了,只不过,他需要防着杀天霸在最后对他不利。

“是。”

半个时辰后,冰剑再次回来了,拱手道:“王爷,杀天霸已经同意帮你退敌,他已经动用了暗中的势力前往南青部队的后方,我们来个前后夹击。”

“好!这样就最好不过了。”安王心下顿即缓了一口气。

另一厢,杀天霸听到了探子传来的消息,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以现在上官云飞的势力,光是他和安王的势力,怕是很难对付吧。

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原本,他是想着让上官云飞和阿木古孜的势力再互相削弱一点之后,他也就好对付上官云飞了。

可是没曾想,这个上官云飞的手腕如此强悍,竟然联合了通天阁快速的将阿木古孜给杀了,他保存了绝大的实力。

一想到通天阁,杀天霸的眼眸就眯了起来。

上次阁主来找他,不是还表现出了跟他们冥日会示好的信号吗?现在若是去找他,让他们出手帮忙,自己的赢面也就更大了。

“呦!稀客嘛!”

夜羽看着面前带着面具的杀天霸,即便知道他的身份是前朝太子,他也完全没有半点的敬畏之心。

夜羽咧开嘴夸张的笑着,眯缝着双眼看着他,整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玩世不恭的态度。

杀天霸冷冷的看着面前依旧画着红妆的夜羽,嘴角不禁抽了抽,这个阁主的口味还真是特别啊,竟然重用这样的人,若是他的手下有人敢化妆成这个鬼样子,天天穿得大红大紫的,他非得一巴掌拍死不可。

杀天霸冷声道:“本会首是来找你们阁主的。”

“有生意要让我们通天阁做吗?你跟本座说就是了,本座现在依旧是能做得了主的。”

杀天霸眼眸微眯,挑拨起来:“以前你们阁主受伤闭关了,这才让你完全做主,现在你们阁主都已经恢复了身体,怎么?你还想霸占着位置不撒手了?”

夜羽道:“你先说来听听,一般的事情,本座都能做得了主。”

“本会首要说的事情,能是一般的事情吗?你快点去叫你们阁主来,本会首可没有这么多时间跟你磨蹭。”

杀天霸怒道,一身的肃杀之气让周围站立着的那些分舵主都有些害怕的抖了一下。

夜羽却是不以为意的撇撇嘴:“你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就是想要借我们通天阁的势力打压南青国的兵马罢了。难道不是吗?”

杀天霸的眉头一皱,这个夜羽,倒是真的越发的让自己厌恶了。可是却是拿他没有半点办法,不过,夜羽能猜到他的来意,还真的有一点意外。

“本会首还真是有此意,怎么,你还能做得了主不成?”

夜羽满不在乎的扬眉道:“自然能,你开个价,我们就接了这个生意。”

“二百万两黄金,如何?”

夜羽道:“二百万两黄金,只够杀上官云飞一人的。还不够将他们的兵马击退的。”

“二百万两黄金,已经够多的了。”

“如今,本座也可以告诉你,当初阿木古孜的性命也是这个价。我们从上官云飞拿了二百万两黄金,本来还想赚上第二笔钱,可是他一直都没有过河去攻打西昌兵马,我们第二笔钱一直都没有赚到。”

“那就三百万两黄金,杀了上官云飞,再将他们的兵马削掉一半就可以了。”

只要上官云飞的兵马削掉一半,上官云飞一死,杀天霸就有十足的把握将剩下的南青国士兵给杀死。

“好!成交!”夜羽道。

虽然谈成了事情,可是杀天霸却有些不乐意,他好歹也是冥日会的会首啊,从等级上来说,可是和通天阁阁主一个等级的。

没想到来了通天阁,竟然连通天阁的面都没有见着,只能见着一个副阁主?

“怎么?你们通天阁看不起人吗?本会首来了,你们阁主都不出来见个面?”

夜羽道:“我们阁主一般不来这儿,都是寻个没人的地方练功去了的,本座有时候都找不到他。”

杀天霸对阁主的身份也十分好奇,便是挑拨离间道:“副阁主,你跟了你们阁主这么多年了,可曾想过你们阁主是什么身份吗?也许,他的身份可能会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呢,不然,他为何要一直戴着面具,就像本会首一样?”

夜羽的眉头微微一皱,心里不禁一震,杀天霸带着面具,是为了隐藏他是前太子的身份,可是阁主带着面具,又是为了隐藏什么秘密呢?难不成也是东朔前朝第一个太子?

可是据说第一个太子同样掉下悬崖以后,却是被崖下的野兽吃掉了的,只剩下一些破碎的衣服、首饰、还有血迹在崖下,照理说不可能存活下来的。

难不成,那只是第一个太子为了糊弄众人,而使的一个障眼法?

一想到这,夜羽不禁惊得浑身一个激灵,倘若真的如此,那么阁主岂不是和杀天霸是同样的一类人,也是对东朔皇室充满了敌意,想要夺取东朔的皇权。

那现在阁主跟轩王走到一处,其实就是为了利用轩王,就像现在杀天霸利用安王一样?

杀天霸见到夜羽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便是知道已经说中了夜羽的心坎。

杀天霸见这里头还有别的人,他便是用内力传音给夜羽道:“就连安王前些日子都派人偷偷的来打探本会首的底细。夜羽,你也该去打探一下你们阁主的身份。”

夜羽听言,心中虽然也升起了这个想法,面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只得冷冷的剐了他一眼。

杀天霸哈哈大笑了一声,道:“副阁主,黄金本会首今天只带来了二百万两的银票,剩下的一百万两,等你们办成了事再给。所以,你们为了能把事办成,最好是让你们阁主出面,才有更大的把握嘛。”

夜羽冷冷的道:“我通天阁怎么安排人员出任务,那是我们通天阁的事情。”

“这可不是一般的任务,万一失败了,可就不是三百万两黄金能赔偿得了的。”

杀天霸冷哼一声,一甩袖,将手背在了身后。

夜羽眯着眼睛看着他,也警告道:“我们通天阁从未失手过,你们冥日会若是不放心,大可以现在将钱带走,另找人去。”

杀天霸被他这么一怼,咬牙切齿的瞪着夜羽半晌,却是没有那个骨气带着钱走人。现在只能忍气吞声一回,毕竟还得依靠通天阁的势力呢。

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道:“你们最好现在就出发,上官云飞已经发起进攻了。”

杀天霸一走,夜羽就立即起身走到了密室,拱手道:“阁主,杀天霸果然来了。”

“嗯,接了生意吗?”

“接了。”

“那好,我们现在立即着人去帮他。”

夜羽有些疑惑的问道:“阁主,你既然已经料到了杀天霸会来找我们,你为何特意要属下去挡着他?你为何不肯当面跟他商谈?”

“杀天霸上次输给本阁主了,他心里必然是不爽快的。本阁主若是跟他直接商谈,说不定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了。”

夜羽并不太相信阁主的这一番说辞,他其实更加相信阁主是怕杀天霸会记面具被揭开的仇,也想要揭开阁主的面具,所以,阁主为了面具没有被揭掉,便是躲着杀天霸了。

夜羽想起了杀天霸的话,他便是斗着胆子道:“阁主,为何你一直带着面具?你能不能让属下看一眼?”

阁主冷冷的瞧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你被杀天霸说动了?”

夜羽身形一顿,他和杀天霸谈话的时候,阁主可没有在那个山洞里,绝无可能会听到,没有想到,阁主竟然能猜得到他们之间谈了一些什么。

夜羽咬了咬唇,道:“阁主,属下这些年来,也确实很想知道阁主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你只需知道本阁主是通天阁阁主这个身份就行了,其他的,你不必知道。”

“那阁主当初为何要将我带入通天阁来,可是跟夜影被轩王带走有关?”

换而言之,阁主是不是想要利用他和夜影的兄弟关系,而让他从轩王府打听消息?只可惜,他和夜影的关系势同水火。

阁主的气息变得更冷,阴冷的目光刺向了他,深吸一口气冷冷的道:“你若是真想知道,等轩王当了皇帝以后,本阁主再告诉你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