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夜羽中毒(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羽心中虽然有些不太满意阁主的这个回答,但是他却是不敢再多言,只得垂首应是。

不过,夜羽在心里却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想法,他有些害怕阁主真的是前朝第一个太子,那么不就意味着他们要与轩王真正的为敌了?

这可与以前接生意刺杀轩王完全不一样啊。

夜羽突然之间有些难受,他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想要杀了轩王,至少,在他看来,轩王是个不错的明君。

“阁主要与我们一起去做这个任务吗?”

阁主垂首想了片刻,点点头,他还是亲自去一趟吧,确保能在这一次就将上官云飞给灭了。

那一厢,安王有些抵挡不住上官云飞的攻击了,他不禁暗暗思忖,杀天霸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帮他了?

“冰剑,为何杀天霸到现在都没有来?”

冰剑道:“王爷,之前他说的是带兵去后方拦截,他会不会是在后方等着啊?”

安王顿即气得直跺脚:“我们这里都抵挡不住了,上官云飞又不会往后跑,要他在后面一直躲着做什么?他就不能早些动手吗?冰剑,你立即去跟他说一声,让他们现在就动手。”

“是。”

安王有些忿忿的道:“本王就知道这个杀天霸没有什么好心,他肯定是想要我们跟上官云飞打得差不多了,他好出来坐收渔利!”

话音刚落,安王就见到了城墙下远远的出现了一支黑衣人,心下高兴至极,可算是盼到了援兵,可是定睛一看,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那群黑衣人里头,那一抹艳红色未免太过扎眼了吧?

“冰剑,你看看,远处那个红色身形是不是夜羽?”

冰剑朝远处眺望过去,看了一会儿,惊讶不已:“王爷,果真是夜羽。”

安王疑惑的看着冰剑:“是你找的通天阁?”

“属下没有。”

“那他们怎么来了?他们可是无利不起早的,我们没有出钱给他们,他们能出手?”

“王爷,会不会是杀天霸花钱请的通天阁?”冰剑皱眉道。

安王深吸了一口气,目前看来,也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可能的了。

可是杀天霸找通天阁帮忙,为何都不跟他先商量?还是说,杀天霸发现自己跟他不是一条心了,杀天霸就另外找了一个合作伙伴?

这么一想,安王内心的怀疑就更加加重了。

看来,这个杀天霸是真的想要当皇帝啊。

安王心道,等利用完杀天霸,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早点杀了他。

片刻后,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出现在了城墙外,安王的眸子一缩,锁定在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身上。

“冰剑,杀天霸可真是下了大价钱了啊,居然连一向不会亲自出任务的阁主都给请出来了。”

安王的嘴角满是嘲讽的意味,这个杀天霸,看来比他更迫切的想要赢下这一场战役啊。

冰剑这一看,可不是吗?连阁主都亲自出动了,想来杀天霸真是出了相当大的一笔佣金啊。

冰剑抿了抿唇,只得从好处劝道:“王爷,这个至少从目前看来,是对我们有利的。”

有了阁主亲自出面,他们肯定能赢下这场战役的。

安王眸光微微一暗,点了点头,道:“等会儿若是杀天霸也出手对付上官云飞,我们就立即下去动手。”

总不能把杀死上官云飞的功劳全都让杀天霸一个人领了。

“是!”

城墙下,上官云飞一见通天阁跑来杀他们的人,顿时就气得七窍生烟,前阵子他们还是合作无间,快乐交易呢,怎么眨眼之间就成了对立面了?

想来通天阁又接了冥日会和安王的生意了。

果然世间最奸滑的莫过于生意人了。

上官云飞跳脚道:“阁主,你跟我们谈的生意还没有做完了,你怎么能接了别人的生意来对付本皇子呢?你们未免也太不讲信用了吧?”

阁主道:“你们跟我们谈的第一个生意,杀了阿木古孜,我们已经帮你办完了。可是第二个生意,你们只是跟我们谈了,却并未付过一文钱,那个生意就是还未生效,怎么能说我们不讲信用呢?”

“我们很快就会把钱给你们的,你快些停手。”

“大皇子,你一直拖拖拉拉的不给钱,也没有再派人过来跟我们商洽,难不成,我们通天阁要一直被你们这么拖着不接生意了?”

上官云飞见这个势头,若是通天阁不停手,只怕他今天会葬身在此。

他咬咬牙道:“安王给了你多少钱?本皇子双倍给你,你立即帮本皇子对付他们如何?”

阁主眉头一弯:“这……”

夜羽飞了过来,咧着红唇笑道:“阁主,有多的钱赚,何乐而不为呢?”

上官云飞正高兴事情有转机呢,阁主接下来的话直接将他给泼了一大盆冷水。

阁主冷冷的瞥了夜羽一眼:“无论何时,我们还是要有契约精神。”

夜羽有些哀怨的看着阁主,你就没有看到我眼里开玩笑的意思吗?

现在来跟我说教要有契约精神,以前钟达花钱买轩王命的时候,阁主怎么就不讲究契约精神了,要他给了赔偿金,不接这个生意了。

青甫连忙挡在了上官云飞的面前,对阁主道:“阁主就不能手下留情吗?我们大皇子可从来未曾得罪过你们通天阁。”

阁主毫无表情道:“我们通天阁杀的那么多人里头,没有几个是因为得罪过通天阁才死的。”

上官云飞眼眸一眯,冷声道:“那就是没得谈了?”

“不错!”

上官云飞听罢,当即就举着剑对着阁主刺了过去,青甫也连忙举剑上前,夜羽嘴角一勾,飞身过去拿剑一挑,轻松的将青甫挡了开去。

青甫连暗夜组织里排行第二的天问都打不过,更别提能打得过暗夜组织里武功第一的夜影了。

夜羽自诩武功比夜影高,又怎会将青甫放在眼里?对付青甫之时,他几乎都只是用了七成功力而已,就将青甫给打得近身不得。

上官云飞咬牙独自一人对付阁主,打了十几招,一直都处于下乘,见自己武功不如他,若是再打下去,怕是会吃亏。连忙叫了一个将军和一个副将共同对付阁主。

阁主微微扬眉,笑道:“大皇子,你们三个人对付本阁主一个,未免也太看得起本阁主了吧?”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道:“战场上,谁赢了才是真英雄!谁还会管你是几个打一个?”

阁主掂量了一下局势,虽然自己武功高,可是上官云飞的武功也不弱,若是再加一个将军和副将,自己怕是打得吃力,甚至还会打不过了。

阁主瞟了一眼还在玩猫逗老鼠的游戏的夜羽,压下了想要叫他帮忙的冲动,对着上官云飞轻哼一声,淡淡的道:“那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他们三人也不多说废话,当即就挥剑朝着阁主齐齐的攻了过来,阁主轻喝一声,手中的剑一阵快速的翻飞,主要阻挡着上官云飞的攻势,而对于另外两人,他便是花了三分的精力对付他们。

几番打斗下来,阁主便是有些应付得力不从心了。

夜羽一见,连忙收起了玩耍的心思,集中精力对付青甫。

不过几招,青甫就被刺中了好几剑,他心中一惊,这个画着彩妆的男人好可怕。

正经的男人不正经起来很可怕,可是不正经的男人正经起来就更加可怕了。

夜羽身上的杀气也渐渐升腾起来,招招狠厉,每一剑都毫不浪费的在青甫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记。

不过一会儿,青甫身上就已经被划得好像地球仪上的经纬线了。

不,经纬线好歹还是平平整整的。他身上却是纵横交错,没有一点规整可言。

青甫因着需要使出全部的功力,他的脸也憋得青紫,青筋暴起。

饶是如此,他依旧抵挡不住夜羽猛烈的进攻,不过三两下,他就被打得顾东不顾西了,下一刻,夜羽给一掌劈向了他的面门,他心里一惊,连忙双掌运足了内力去抵挡夜羽的那一掌。

他的内力弱,若是用一掌去抵挡,势必挡不住。

就在他双手都全力抵挡着夜羽那一掌的时候,夜羽另一只空闲的手快速的飞出了一支飞镖,精准而狠历的对着青甫的心脏飞去。

青甫瞳孔一缩,慌忙腾出一只左手来,抵挡那支飞镖。

“轰!”

右手传来一阵剧痛,他一只右手抵挡不住夜羽强大的内力,已经被震得掌心粉碎,他凝聚在右手手心的内力也瞬间被击得荡然无存。

下一刻,夜羽的内力直直的劈向了青甫的面门,他还来不及做反应,脑袋便是已经四分五裂了。就连那飞出来的眼珠子里都带着巨大的惊恐。

夜羽收了内力,缓缓的落在地上,掏出一块洁白的手绢,扁着嘴巴有些洁癖的仔细的擦拭着他洁白修长手指上那些喷溅上的血迹。

擦了片刻,这才将染污了的手帕扔在了青甫已然破碎的脑袋上,转身飞向了上官云飞,加入了混战。

这一下,原本一对三的局面瞬间就变成了二对三,阁主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一个副将急匆匆的从后方骑马过来,焦急的禀告道:“大皇子,不好啦,杀天霸在后方袭击了我们的军营。”

“什么?”

上官云飞大惊失色,他们这次过来,只是派了三分之二的兵力,还剩下三分之一的兵力守在军营里的,原本他是做了前方必胜的打算的,即便是前方打不过了,还能让后方的部队过来救援。

可是现在,冥日会就相当于将他的退路给完全切断了。如果他前方兵败,后退就是一个死!

上官云飞咬咬牙,命令道:“快,本皇子拖住通天阁,你们赶紧攻城,杀了安王,一定要在杀天霸杀了后方的人赶来之前。”

“大皇子,我们不派兵去救援后方队伍吗?”那个副将大喊道,“若不是去救,肯定会被灭光的,冥日会带了很多人啊。”

可以说,这次冥日会将他隐藏多年的势力全都给暴露了出来,他将此次战役看成了胜利前的最后一击。

上官云飞大喊道:“不救了,我们若是派兵回去,这里就攻不下了,现在只能咬牙朝着前方走。快攻城!”

“是!”

那个副将大声应答道,连忙跑开了去跟其他的将军和副将传达命令,立即发起了猛烈的攻城攻势。

安王看了一眼下面那几个将领的武功,虽然武功比己方的将领武功高,却是比起他来,武功就要弱了一大截了。

他之前不敢下去打,那是因为他怕打不过上官云飞和那么的将领联合攻打他和冰剑,现在有通天阁拖住了上官云飞,他也就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

安王冷哼一声,对冰剑道:“走,下去帮忙。”

“是!”

两人立即飞了下去,赶紧朝着那几个敌方将领攻打起来。

安王招招狠历,每一招一式都像极了杀天霸,手起刀落之间,充满了肃杀之气,哪里还有他以前那副愚蠢、懦弱的影子?

不过片刻中,他就杀死了两个参将,集中精力对付那几个高级将领。

在远处跟上官云飞打斗当中的阁主看了一眼安王,冷笑一声,以安王运用那些招式的熟练程度,绝非是近期才会的,应该是自小就是学的这些招式。

难不成安王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跟杀天霸熟识了,杀天霸还亲自教他的武功?

一个念头不禁上升到了阁主的脑海里,若是安王从小就已经被杀天霸给利用了,那轩王中的毒,会不会就是安王给下的呢?毕竟安王要下手,比杀天霸下手方便得多。

上官云飞见阁主走神了,便是一个狠招朝着阁主刺了过去,阁主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袭来,便是飞快的闪开,利剑横扫,反攻了回去。

阁主暗暗惊出了一身冷汗,上官云飞这人还真是不可小觑,自己可是不能再分心了,便是跟夜羽交换了一个神色。

让夜羽先尽全力抵挡着上官云飞,他则是将那两个帮衬上官云飞的将领给故意引开来,单独攻打他们两个。

上官云飞见势不妙,便是要飞过去帮忙,可是却被夜羽给纠缠住了。

虽然夜羽杀不了上官云飞,但是拖延时间还是足够的。

不过十几招,阁主就将那两个将领轻松解决了。再度飞回来时,夜羽身上已经被中了几剑,当然,上官云飞身上也添了两处剑伤。

上官云飞一见阁主朝他飞过来,暗道不妙,他们二对一,自己必死无疑。

他当即从怀了掏出了一个烟雾弹,朝着夜羽砸了过去,趁着这阵烟雾便是快速逃跑了,又朝着夜羽撒了一阵暗器。

夜羽连忙一边用剑抵挡着暗器,一边快速的从烟雾里飞了出来,捂着肩头,对着已经跑远的上官云飞怒骂道:“你个狗贼,居然在暗器里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法你也用?”

若是堂堂正正的武林侠士,自是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了,会被江湖人所不耻。这也就是为何南艺的武功和毒术极高,却被江湖人唾弃的原因。

但是在这战场上,活下来才是王道,上官云飞自然是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来了。

夜羽快速的点了自己肩头上的穴道,防止毒液扩散,阁主飞快的跑了过来,正欲去追单独一人的上官云飞,若是此时追上他,他没有帮手,杀他也就容易多了。

阁主看了一眼夜羽的伤势,微微皱眉,停下了脚步,从怀里掏出了一粒解药。

“吃了,虽然不能将全部的毒解了,定然能缓解一些。”

夜羽接过来一看,眼眸一缩,解百毒丹?阁主怎么会有解百毒丹?

夜羽心中虽有疑惑,却是没有多嘴问,接过来一口吞下,头晕眼花的症状瞬间减少,不过这毒却是没法完全解掉。

“你先回去找鬼谷子解毒,这里交给本阁主就行了。”

“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上官云飞那贼子可是会使阴招的。”

“本阁主能行,这不是还有其他属下吗?你先走。”阁主命令道,看了一眼夜羽身上的毒伤,有些担忧和焦虑,语气也更加急切:“你快走,不然,你会死在半路。”

夜羽见阁主竟然如此关心他,心里一暖,鼻子一酸,一股久违的亲情感瞬间涌上了心头。

他咬了咬牙,说了句“当心”就快速的离去。

------题外话------

求收藏新文: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