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母子相认(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阁主这才开始去寻找上官云飞的踪迹,却是见到上官云飞挟持着太皇太后出来了。

太皇太后许是这些日子里没有条件吃补药吃金丹的原因,身体愈发的不行了,已经完全站不住了,眼睛也快睁不开,完全就是一个将死之人,也就残存了这么一口气吊着性命罢了。

上官云飞对着安王大喊道:“安王,你可看清楚了?本皇子手中之人可是你的皇祖母。你还不速速退兵?”

安王瞧了一眼太皇太后,却是不理睬,继续挥着剑杀着那几个将领。

上官云飞被无视了,心中一恼,立即对着安王就开始道德攻击:“安王,你居然不顾你皇祖母的死活?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安王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忘了当初杜凌志抓着上官琼威胁你的时候了?你的反应是什么,用不着本王来提醒你吧?一尸两命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还好意思来说本王?”

上官云飞没有想到自己当初打赢了阿木古孜之后,从西昌人的手中将太皇太后给抢过来,就是为了在今天能跟安王谈判,结果这个安王根本就不把人质当人啊。

上官云飞一咬牙,将刀子架在了太皇太后的脖子上,对着安王恶狠狠的叫嚣道:“你快些撤兵,不然,本皇子就杀了她。”

这一次,太皇太后竟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向安王求救,似乎对自己的生死已经不在乎了。

阁主微微扬眉,以前太皇太后如此惜命怕死之人,现在竟然像个烈士一样?

太皇太后看着与以前判若两人的安王,心中便是已经有些明白了,知晓安王以前竟然全是做戏给大家看的。

太皇太后看着安王,猛然想起来一些什么事情,她看向安王的目光也冒出了火光来,气喘吁吁的恶狠狠的问了一声,只是她的声音太小,安王隔得又远,上官云飞不得不开口替她当传声筒。

“安王,她问你,先帝的钩吻之毒是不是你下的?轩王的百花虫毒是不是你下的?明安公主是不是你掳走的?”

安王冷笑一声:“你就揣着这些疑问下地狱去吧!”

上官云飞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些“抱歉”的对着太皇太后道:“你关在牢里的时间太久了,什么都不知,本皇子告诉你,安王早就跟冥日会勾结在一起了,明安公主当初是被冥日会掳走的,自然也是安王的主意了。轩王的毒是不是他下的,暂且不说,但是先帝病危之时,只有安王一人在宫里,若说不是他下的毒,谁也不相信啊。”

太皇太后一听到明安公主是被安王指使掳走的,顿时就气得撕心裂肺了起来,朝着安王骂了起来:“你个不孝孙,明安公主可是你的姑姑,你竟然如此对她?”

安王唾弃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水:“你自己养了那么一个没有礼义廉耻的淫妇女儿,你还有脸说?”

太皇太后被他气得一口气上不来,翻了一个白眼,若不是上官云飞掐着她的人中,她定然会晕了过去。

上官云飞也不想跟安王再磨蹭时间了,便是恶狠狠的道:“安王,你究竟救不救人?”

安王嘴角一勾,冷笑一声,那双眸子看向太皇太后之时,散发着阴狠、痛恨、厌恶的情绪,以前太皇太后讨厌他的种种瞬间涌上了心头,这二十几年来所受的耻辱顿时爆发。

他恨太皇太后,他恨所有拿异样的目光看向他丑陋容颜的人,他想把那些人通通杀死。

他抢过一把弓箭来,搭上箭,拉满了弓就朝着太皇太后的心窝射去。

上官云飞一惊,随即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还真的是看低了安王,想不到人家恨不得让自己手中的人质死啊。

既然人质对安王构不成任何的用处,那也就没有必要拖着个人质了,上官云飞也就随着安王射杀了太皇太后。

两个黑影快速的飞过来,阁主拿剑横扫,便是将那支利箭给砍成两截,劈飞了开去。远处,杀天霸急急忙忙的飞了过来,落后了两步才赶到,一看到太皇太后没有被箭射死,缓了口气,感激的看了一眼阁主。

上官云飞饶有兴趣的看着跟太皇太后完全不搭噶的两人,他们怎么急冲冲的赶过来救太皇太后?不禁对他们面具底下的身份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上官云飞顿即觉得原本没有用的人质,又有了极大的用处了,连忙抓着太皇太后就往后退了一丈远。

他兴致勃勃的看着阁主道:“阁主,救太皇太后是他们给你的任务呢,还是你自己想救?”

阁主意有所指的道:“本阁主救她,只是为了送别人一个人情罢了。”

杀天霸眉头微微一皱,果然,这个阁主仅仅是上次见了他的真面容之后,便是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这才帮他救下了他的母妃。

上官云飞继续问道:“哦?送谁的人情?是他?”上官云飞拿眼瞥向了刚刚同样急切的飞过来的杀天霸。

阁主并未言语,杀天霸只得开口道:“我们冥日会既然要扶持先帝唯一的皇子继位,也就得救下太皇太后,才能对得起先帝。”

上官云飞冷笑道:“可是你所扶持的安王并不想要她活下来呢!”

杀天霸狠狠的剐了一眼安王,自己之前可是特意嘱咐过他要尽力救下太皇太后的,结果他倒好,不仅不救人,还要亲自射杀了太皇太后。

杀天霸的后槽牙不禁咬了咬,自己这些年来是不是把他培养得太过冷血无情了?

不过倒也是,安王都能在自己的指使下,对轩王和先帝下毒,他还不够冷血无情?自然对太皇太后这种原本就讨厌他的人更是能下得了杀手了。

安王收到了杀天霸的警告目光,愤愤的回望了回去,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现如今,任何一个阻碍他登基的碍脚石,他都要一一清除掉。

安王实在是有些想不通,杀天霸非要救下太皇太后做什么?之前所说的为了让他在东朔人面前表现出一个孝顺的好模样来,可是安王隐隐觉得这个理由并不是那么站得住脚。

杀天霸冷冷的看着上官云飞,道:“说吧,你要如何才肯放了她?”

上官云飞一见峰回路转了,顿即就喜笑颜开了起来:“这样,你让你们的人让开,放我们走。”

上官云飞见今天这局势,若是硬打,是肯定攻不进城了,自己的后路,又被冥日会的人给切断了,只有先行回去,以后再想办法继续攻城了。

不,下一次,他要先跟通天阁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冥日会和安王。

他把这一次战事失利的原因归咎到自己想要省下那笔钱,迟迟不跟通天阁合作的原因。

杀天霸还未说话,安王就立即上前道:“不行,放你回去?哪儿这么简单?依本王看,太皇太后也活不了几天了。”

安王将目光转向了太皇太后,一脸阴险的怂恿道:“皇祖母,你看看这东朔的江山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啦?你若是能舍身取义,让我们毫无顾忌的杀了南青国这些狗贼,将来我们夺回了东朔,把你风风光光的葬在皇陵,你也才有那个颜面去见皇家的列祖列宗,不是吗?”

太皇太后看着一脸奸诈阴险的安王,他倒是挺会打算的,给自己戴上一顶忠贞为国的帽子,就想让自己自杀?

太皇太后对着他咒骂道:“我呸!杜凌安,你这个弑父杀君、毒害弟弟的恶魔,你这样的人不配当东朔的皇帝。”

安王狂笑一声,回嘴道:“太皇太后,你倒是来告诉我,我们东朔的皇室里头,哪个不是为了皇帝之位无所不用其极?”

太皇太后顿时就被他给怼得毫无反驳之力,先帝的皇位是杀了两任太子之后才得的,连一母同胞的亲弟弟都下得了手,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与先帝不和的原因之一。

而杜凌志,背地里跟钟达联合对付轩王,她也不是不知道。

太皇太后哆哆嗦嗦的道:“轩王就没有残害过手足,也没有残害过先帝。”

甚至在先帝最后病危之前,先帝最信任的还是轩王。

安王冷笑道:“所以,轩王已经火化成灰了。”

心慈手软者,如何能活到最后呢?

太皇太后气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心里虽然气极了,却是拿安王没有半点办法,可是若要她自杀,她也是绝对没有这个勇气的。

上官云飞可没有兴趣听他们在这里讲他们东朔皇室里的阴私之事,他心情暴躁的道:“你们究竟同不同意撤兵?”

“不同意!”安王斩钉截铁的道。

杀天霸开口道:“撤兵是不可能的,但是,用她的性命换你一条性命,倒是可以的。”

安王一愣,焦急的道:“怎么可以?他若是跑了,我们下次再想杀死他,可就难了。”

太皇太后有些惊讶的看着杀天霸,这个杀人如麻的杀手组织头目,竟然会在这个当口,为了救她一命,而一直努力的跟上官云飞交涉?

她不记得自己曾经给过杀天霸什么恩情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太皇太后已经完全懵掉了。

上官云飞迅速就找准了自己手中人质的作用方向了,原来自己之前找错了方向。

“杀天霸,若是放了她也可以,只不过,除了本皇子离开以外,本皇子还需要带走一半的兵马,不然,难保你等会儿不会在本皇子放了她之后反悔。”

杀天霸沉思了一下,道:“好,就如你所言。”

就算上官云飞带着一半的兵马走了,他也有那个本事以后再杀得他们个片甲不留。

安王愤怒的对着杀天霸道:“不行,她一个人,就换走了那么多人?我们这次机会难得,绝不能放他走!”

杀天霸看向安王,一脸怒气道:“怎么,你现在连你师父的话也不听了?”

在场的人皆是一惊,师父?原来杀天霸竟然是安王的师父。

安王昂首,怒气回嘴道:“虽然你是本王师父,但是这打战之事关系到本王的江山,还是得本王亲自做主,难不成以后本王当了皇上以后,还得事事听从你这个师父的吗?”

“倘若本会首非要保下她一命呢?”

“你要保她可以,但是上官云飞的命必须得留下。”

他们几人全都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杀天霸和安王争执。

争到最后,安王气呼呼的道:“那本王就先杀了上官云飞再说。”

便是完全不管上官云飞的手中抓着太皇太后,便是直接朝着上官云飞刺了过去,上官云飞抓着太皇太后就往自己身前一挡,杀天霸见状,连忙上前去挑开安王刺向太皇太后的剑。

杀天霸怒道:“杜凌安,你好大的胆子!”

安王似乎根本就不听他的劝告,只管拿着剑要杀上官云飞,一边进攻,一边挡着杀天霸的剑。

打了一会儿,安王哪里是杀天霸的对手,竟是被杀天霸给阻挡了开来,完全近不了上官云飞的身。安王便是对站在一旁看戏的阁主急匆匆的道:“阁主,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杀了上官云飞?”

阁主双手环胸,耸耸肩道:“我们通天阁素来是收了谁的钱,就听谁的命令。我们可是没有收你安王半文钱啊!”

安王气得七窍生烟,便是对自己身后的冰剑和将士命令道:“快,射箭、射箭!”

“不许射箭!”杀天霸大喊道。

那些人可都是听从安王的命令行事的,在他们的眼里,虽然安王跟冥日会勾结在一起了,然而,安王才是他们的主子,而杀天霸只是跟他们一样,是替安王这个主子办事的。

那些人便是连忙搭弓就朝着上官云飞射箭射了过去,上官云飞见状,也连忙命令自己这方的将士朝着安王射箭。

这下,安王和杀天霸不得不停下了打斗,各自格挡着飞过来的箭支保命。

上官云飞知道安王是绝不会放他走的了,干脆就拿着太皇太后当人肉盾牌,不过瞬间,太皇太后身上就被射中了好几支箭。

杀天霸连忙朝着太皇太后飞了过去,帮她挡着那些箭,阁主眉心一皱,便是夺过一把弓箭,同时搭上了五支箭,朝着上官云飞直直的射了过去。

上官云飞一惊,正欲拿太皇太后挡箭,却是被杀天霸一剑朝着他的手劈过来,他不得不松开了手,下一瞬间,太皇太后被杀天霸一把揪走,上官云飞躲闪不及,肩上中了阁主一箭。

杀天霸抱着太皇太后就飞走,对阁主道:“杀了上官云飞!”

阁主悠悠的道:“你放心去,本阁主既然收了你的钱,就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上官云飞对着杀天霸大喊道:“杀天霸,他刚刚能一次射出五支箭,这可是暗夜组织里的天问才能射出来的,杀天霸,天问可是你们冥日会的叛徒啊!你快杀了他!”

杀天霸的身子一顿,看了一眼阁主,皱了皱眉,再看了一眼怀里流血不止的太皇太后,他咬咬牙,不理会上官云飞,点了太皇太后的穴道,减少血液流失,抱着太皇太后就跑了。

即便阁主真的是天问,他也不能现在就杀了阁主,这样,只会中了上官云飞的计。

杀天霸连忙抱着太皇太后就飞进了城池里,赶紧找到军医给太皇太后医治。那些军医一见太皇太后的伤势,只得连连摇头。

“会首,太皇太后的伤治不好了,她好几处都伤在胸口的要害之处,给她医治多有不便。”

毕竟太皇太后是女子,若是要拔箭,再缝合伤口,可是要解衣的。

杀天霸焦急的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忌这些?赶紧给她医治保命要紧。”

“会首,真的医不好了,若是只中了一箭,那还好说,可是中了这么多支箭,我们还没有拔出箭来,她就已经流血过多而死了,而且,也会痛死。”

他们只有普通的麻沸散,根本就没有像夏依依那样高效果的麻药,拔这么多支箭,太皇太后哪里承受得了那样的剧痛?

太皇太后身上哗啦啦的留着血,嘴角也呼呼的往外冒血,她十分疑惑的看着那个冰冷的面具,道:“不用救了,不过,你能不能让哀家死个明白,你为何要救哀家?”

杀天霸看向那些军医,最后一次问道:“真的救不了?”

那些军医无奈的摇了摇头,杀天霸苦涩难过的闭上了眼,片刻后,他抱起了太皇太后,就飞速的朝着外面跑去,跑了一会儿,跑到了一个安静的小林子,确保了周围没有人了,这才飞了下来,缓缓落地。

他恢复了自己的原音,低沉的道:“母妃,孩儿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

按照太皇太后现在的身份来说,应该称呼她为母后,可是杀天霸以前还在王府之时,太皇太后也不过就是一个妃子而已,并不是皇后。

因此,以前杀天霸在年轻时称呼她为母妃。这么多年了,他心里默默念的也是母妃。

太皇太后的身子一震,惊讶的看着面前的杀天霸,这声音,似乎有那么一些耳熟。

她喃喃的道:“你,你是?明儿?”

“是!”

杀天霸将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一半伤疤一半好的脸庞来,看着像是一个阴阳人。

虽然年岁过去,岁月在他的脸上镌刻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鬓角的头发也已经掺夹着白发,可是他那副相貌早已刻在了太皇太后的心里,她一眼就认出了他。

太皇太后顿时喜出望外,高兴的道:“明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母妃这么些年来,一直在祈祷,希望你还活在人世间,那时候,没有在悬崖下找到你,母妃好希望你不是被野兽拖走了,而是你还活着。”

杀天霸哽咽不已,泣不成声,他的脸上,没有了平常的阴狠,却是有了昔日少时的温情。

“孩儿知道,母妃之后生了明安妹妹,你给她取名为‘明安’,孩儿就已经知晓了母妃的心意了。”

“是,母妃在次年生下了明安,母妃心里总是幻想着她就是你转世投胎,再来当母妃的孩子,所以,母妃对她格外宠爱。可是母妃一边又总是渴望你没有死,母妃的心也很矛盾。明儿,你既然活着,你为何不来跟母妃见一面?”

“如果杜傲天知道我还活着,他会放过我吗?当初,可是他亲手将我给推下悬崖的。我凭着最后一口气逃出了那个悬崖,后来,我再回到京城时,母妃和外公已经在全力支持杜傲天了。我若是回来,又有什么用呢?父皇会让我这个毁了容的丑八怪当太子吗?绝对不会!而且,杜傲天这么心狠手辣,他一定还会对我再次下杀手的。”

“傲天的钩吻之毒,是你下的?”太皇太后有些心痛的问道。

“是,钩吻之毒是我指使安王下的,是安王亲手下到了杜傲天的茶杯里。”

太皇太后难过不已,再次问道:“那轩王的百花虫毒呢?也是你指使安王下的毒?”

“是!”

“那时候,轩王不过七八岁,你们怎么下得了手?你和杜傲天的恩怨,何苦要报复到一个孩子身上?”

杀天霸恶狠狠的道:“怪只怪轩王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武术天赋和权谋之术,我看得出来,轩王将来必定是个帝王之才,所以,只得杀了他。否则,他长大以后,我再去对付他,肯定对付不了他。”

“那明安呢?她是个女子,不会挡了你当上帝王的道,你为何不看在母妃的面上,放了她,你还掳走了她?她当时,可是身怀六甲啊。”

太皇太后心痛得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杀天霸道:“我没有杀她,我把她和孩子安全的送到了西昌国皇后那里,皇后膝下已经没有子嗣了,只有这么一个孙子了,她为了她的地位,一定会保护好明安孩子的安全的。”

不过,他并没有说现在西昌国的人对于孩子是不是真的太子遗腹子的身份争论不休,也是怕太皇太后担心罢了。

太皇太后宽慰道:“那就好,那就好。母妃心里也放心了一些。”

太皇太后的血流的越来越快,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她虚弱的道:“明儿,母妃最后求你一件事。”

“你说。”

“当年的事,是傲天对不起你,可是跟他的子孙无关。安王他参与了杀弟弑父的事情,你若是要杀他,母妃也不好阻拦。可是启儿还小,他并没有参与任何事情,你能不能放过启儿。算是给傲天留下一个唯一的血脉?”

太皇太后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她强打起精神,恳切的看着他,“就当母妃求你了,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了。”

杀天霸的眼眸眯了一下,心中有些忿忿的看着太皇太后,“你即便知道当初是他害了我,你到此刻,还想着要维护他吗?”

“明儿,傲天他是有错,母妃当年以为你死了,这才扶持他当上皇上的,母妃也怀疑是他杀了你,可是你人都没了,母妃只得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所以,你为了你的太后之位,为了钟家的势力,你选择了隐忍,选择了不告发他,还扶持他登帝?”

“是母妃错了,母妃知错了。可是你和他,都是母妃的亲生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两个无论谁死了,母妃都会心痛。可是,母妃不希望你带着仇恨过一辈子,他已经死了,他的儿子也死了,你就不能给他留个孙子吗?”

太皇太后伤心的道,沉思了一会儿,又降低了点要求,“哪怕你将启儿关一辈子都行,只求你留下傲天的一点点血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