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放下仇恨才能快乐(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天霸吸了一口气,对太皇太后道:“我就没有想过要杀启儿,可是你如此偏袒傲天,让我难以接受罢了。”

“你不杀启儿,那就好。母妃去了地底下,也能对你父皇有个交代了。母妃并不是偏袒傲天,你和傲天都是母妃所生的,母妃都很爱你们,可是你们却自相残杀,唉……”

太皇太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皱了皱眉头,看向杀天霸,眼里流出一些伤心:“傲明,母妃没能再亲手做一桌饭菜给你吃,母妃实在愧疚,不过,能在死前,还能再见你一面,母妃也死而无憾了。”

“不,母妃,你不会死的,孩儿才跟你团聚,孩儿不想要你死,以后,孩儿会将你再接进仁寿宫享福的。”

片刻后,杀天霸见她的气息越来越弱,心里也越来越焦急了起来,连忙摇了摇太皇太后的手,焦急的喊了起来。

太皇太后努力微睁着眼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喃喃的劝道:“放下……仇恨,你……才能活得快……乐……”

这最后的一句话,似乎将她全部的气息都给耗尽了,她呼出了这口气后,再也没有吸入第二口气。她渐渐的闭上了那原本就虚浮的眼皮,安详的靠在了杀天霸的怀里死去。

她似乎只是安详的躺在他的怀里睡觉而已,可是她再也没能听得见杀天霸对她的呼唤。

她似乎走了,又似乎没走,她抓着杀天霸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想要将这重聚的一刻,留在永久。

“母妃,母妃!”

杀天霸焦急的唤了两声,摸上了太皇太后的脉搏,已然停止跳动。他不禁流下了两行清泪。

即便他从悬崖掉下,九死一生之时,他也未曾流过泪,这三十年,他受了多少苦,有过多少恨,他只在心里充斥着一个信念,那就是报仇、报仇,除了报仇,再无其他。

他的心中,唯一牵挂的,就是以前一直疼爱他的母妃。

现在,他的母妃亲口要他放下心中的仇恨,他深吸一口气,他以前的那些仇恨也由着杜傲天以及杜傲天所有的子嗣全都死去,而已经烟消云散了。

只是,母妃让他留下杜傲天的一点血脉,他怕是做不到了。

因为随着杜凌志、杜凌安的死,已经没有任何杜傲天的血脉留下来了。

杀天霸将太皇太后又带回城里安王所在的府邸,派了个嬷嬷小心翼翼的将太皇太后体内的箭支取下来,给太皇太后沐浴梳洗一番,洗去了身上的血迹,再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好像年轻时候在王府里时,母妃是那样的慈祥、美貌。

城门外,阁主和上官云飞已经激战了几十个回合了,双方也都受了伤,只是上官云飞受伤的状况更加惨不忍睹。

而安王,则是和冰剑联手对付着那些南青国的将领。

上官云飞渐渐地有些打不动了,无论是体力,还是反应度,都虚耗得跟不上节奏了。他发现面前的这个阁主体力似乎十分好,打了这么久,就像是还仅仅只是个热身而已。

像阁主这样的体力,似乎打上整整一天,都不带喘气的一样。像这样高的武功和耐力,据他所知,就只有战神轩王才能做得到。他便是打消了之前怀疑阁主是天问的念头,天问绝没有这么高的武功。

“你究竟是谁?”他咬牙切齿的对着那个面具下的人问道。

“等你死的时候,本阁主再告诉你。”他冷冷的道,再次对上官云飞发起了攻击。

不一会儿,上官云飞身上就又添了几处伤口,他已经无法再对阁主形成任何威胁了,只得边打边往后退,一边瞅着机会逃离。

阁主见他要逃,冷哼一声,眸光一寒,当即快速的飞了上前挡了他的去路,一阵猛攻之下,直接将上官云飞身上重重的砍了几剑。

阁主见上官云飞即便受到如此严重的伤,依旧死死的撑着,拿命抵抗着,对他倒也生出了一些敬意来。干脆来个狠招直接将他杀了,给他个痛快吧。

他使出一震猛击,便是一剑刺穿了上官云飞的心脏,飞身上前,靠近了他的耳朵,低沉而阴冷的只用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信守承诺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大皇子,你在南青国杀了上官云礼和上官雪的手法,在本阁主看来,并不高明!”

上官云飞的眸子瞬间睁大,难怪之前在南青国点了上官云礼穴道,让上官云礼没有办法躲避上官雪刺过来的剑时,觉得远处有一道阴狠的目光看着自己,原来,那道目光真的是他。

“你没死?……”

他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阁主,他瞬间知晓了阁主的身份,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心脏就已经被阁主给搅碎了,一下子就断了气。

阁主在上官云飞的身上掏了一下,抢夺了一些东西揣进自己的怀里,便是快速的拔出了剑,闪到一边,躲开了那喷射而出的鲜血,上官云飞的尸体轰然倒地。

安王一见上官云飞死了,立即对着南青国的将士喊道:“你们的大皇子已经死了,你们还不快快投降?”

那南青国的将军大喊一声:“别听他的,投降也是个死,赶紧杀,杀光他们,我们才能活。”

那将军凶狠的朝着安王攻击了过去,安王见阁主空闲下来了,便是立即喊道:“阁主,快来帮忙啊。”

阁主淡淡的看了一眼城墙外南青国是士兵的尸体,差不多已经死了一半了,自己跟杀天霸签订的契约已经完成了。

阁主冷冷的道:“本阁主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从不做亏本生意,现在就得撤退了,安王,你自己慢慢打吧。”

安王看了一眼这战场上的格局,即便阁主带人撤退了,他也能赢下这场战役了,便是只得咬了咬牙,由着阁主带人走了。

阁主当下放了一个信号弹,那些通天阁的黑衣人便是像一阵黑旋风似得,迅速的将地上死去的黑衣人同伴背着就离开了战场。

地上再也没有一个黑衣人的影子,就好像他们从未来过一般。

阁主刚刚离开不久,冰剑就从后面追了上了,阁主嘴角微扬,停了下来,等着他。

冰剑恭敬的对着阁主的背影拱了拱手,道:“阁主,安王有个话要问你。”

阁主冷冷的道:“是不是想跟本阁主打听杀天霸的身份?”

“阁主料事如神,在下佩服。”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通天阁的规矩,我们不送消息,只卖消息。”

“我们自然知道,在下已经带了银票过来。”

冰剑将厚厚的一沓银票送上,阁主转过身来,瞟了一眼这个厚度,满意的点了点头,接了过来。

阁主直接用内力传音给他道:“太祖皇亲封的第二个太子杜傲明!”

冰剑瞳孔一缩,好似一道惊雷劈中了他一样,他瞬间了然,为何杀天霸要拼死救下太皇太后的原因了,原来是他的母妃。

那这么说来,杀天霸并不是为了让安王继位,而是杀天霸想要重新夺回东朔的皇位,这一切,都是杀天霸的阴谋,安王只是从小被杀天霸给利用的一颗棋子。

冰剑脊背一直,对着阁主拱手道:“多谢阁主。”

说罢,带着这个消息快速的折转身子回去了。

杀天霸命人将太皇太后梳妆打扮后,就放在床上躺着,命人看守着,便是出去继续打战,只能打了战回来再给太皇太后筹备后事了。

有了杀天霸的加入,那些南青国的将领几乎没有挣扎太长的时间,就被杀天霸给杀死了,这一场战役,也在天黑之前结束了。

他们二人这才收了兵回去,草草的给太皇太后准备后事,一边又带着兵马继续派人去追剿那些南青国的残余势力。

另一厢,夜羽跌跌撞撞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飞上了山谷,因为用了轻功,他的毒液扩散得极快,刚到了大洞口,他就晕了过去。

站在洞口值守的红菱一惊,立即将夜羽给背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喊道:“谷主、王妃、凝香,你们快出来,夜羽中毒了。”

第一个从屋里冲出来的人便是凝香,她一见到夜羽整个脸都因为中毒而乌黑了,她瞬间就被吓得手忙脚乱了起来,连忙跑过来搭把手,扶着夜羽快速的朝着鬼谷子的洞口走去。一边大声喊道:“夜羽,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夏依依皱了皱眉,扶着自己那个大肚子从炕上慢慢的挪了下来,在画眉的搀扶下,紧随其后的朝着鬼谷子那儿赶去。

凝香和红菱七手八脚的将夜羽给放在了鬼谷子的洞里铺在地上的床铺上。

鬼谷子自从有了炕以后,就将通天阁赔给他的那套新床褥垫在了炕上。

因着总是有伤患往鬼谷子的洞里送,鬼谷子便是将原先那套旧的床褥铺在了地上,以免再有伤患送过来时会弄脏了他的新床铺。

凝香焦急的将鬼谷子拉过来,恳求道:“谷主,夜羽中毒了,你快救救他。”

“老夫知道他中毒了,还用得着你来说?”

鬼谷子扁了一下嘴巴,看了一眼夜羽的伤势,把了一下脉,不禁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连忙翻了个锦囊出来,拿了一粒药出来给夜羽吃下,又快速的在夜羽身上扎了下针。

凝香见鬼谷子神色紧张,凝香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里,道:“谷主,夜羽他怎样了?”

鬼谷子皱眉道:“情况不太妙啊,他中的可是南青国的毒,有些狠毒。”

“你没有解药吗?”

“这个解药,老夫倒是能炼制得出来,只不过,炼药的药材十分难得,有些药材只有南青国才有,而且即便是炼出解药来,还需要一个药引子。”

“药引子?什么药引子?”

“一种南青国的花,名为‘半夜红’,这种花极难得成活,我们东朔可是没有这种花,只有南青国才有,而且,听说培养这种花还需要特殊的培养方法才能培养得出来。如果你们想要这种花,只能去南青国找了,不过,夜羽怕是等不了这么久的时间。”

凝香立即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恳求道:“阁主,求求你救救夜羽,救救他好不好?”

鬼谷子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夫也无能为力啊,老夫现在只能用药物暂且控制他的毒,除非你们将药材给老夫,老夫才能炼出解药来,不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而且,他事先吃了解百毒丹,这才活到这个时候,不然,他早就死在路上了。”

“难道,就没有办法救他了吗?”凝香立即又对着夏依依跪了下去,焦急的道:“王妃,求求你,救救夜羽,他上次害你的事情,我跟你道歉,求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出手救救他。”

依依让画眉将凝香扶了起来,道:“上次的事情,我都说了不计较了,你以后就别再提了。只是我对解毒并不懂,没法帮你啊。”

“可是上次我中了蛇毒,你帮我解了毒啊。”

“那是因为我有抗蛇毒血清,这是专门治蛇毒的药,至于其他的毒,我也不会解毒啊。”依依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道:“要不,给他换血?”

“换血?”

“是啊,现在若是想要快速的消除他体内的毒素,最快的办法就是换血了。把他的毒血抽出来,然后再输一些相同血型的血液进去。”

“好,那就先用这个办法缓解一下他的症状。”凝香道。

依依点点头道:“那行,我就试试看。”

依依将夜羽的毒血抽出来,又给他输了新鲜的血液,如此输了两次,便是停下来了。道:“先这样吧,也不能把他体内的血全都换一遍,以免有排斥的现象。现在中毒症状已经减缓了很多,让鬼谷子先用他的丹药给夜羽解毒,现在,缺一些什么药材,我们也可以赶紧去搜集。”

鬼谷子上前把了一下脉,捋着花白的胡子道:“嗯,现在他的中毒状况已经减了很多,这样,老夫写一个药材清单,你们按照这个单子去备药。”

“好。”依依道。

鬼谷子的药材清单还没有写完,阁主就从外头走了进来,从怀里掏出了几个锦囊,交给了鬼谷子道:“你看看这些里头可有解药?”

这些锦囊正是阁主之前从上官云飞的身上搜出来的。

阁主在锦囊里一顿翻,掏出了一粒丹药来,兴奋的道:“这个就是解药了。”这也就好了,不用炼解药了。瞬间,他又哀叹了一声,只是可惜没有药引子,得有药引子才能给他治病。

阁主不以为然,那有什么困难的:“什么药引子?本阁主立即让通天阁去找药引子就行了。”

“这个可不好找啊,半夜红,花如其名,它的花期只有半夜而已,所以,极难找到这种花。而且,只在南青国才有,又需要特殊的培育方法才行。”鬼谷子道。

“没事,本阁主立即派人去找,一定能找得到的。”

凝香道:“秦礼不是也在这儿吗?找他问一问,他一定知道南青国哪儿有的。”

片刻后,秦礼甥舅便是被凝香带了过来,秦礼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夜羽,淡淡的道:“半夜红,本太子知道,这种花别的地方很少,甚至没有,不过,我们南青国皇宫里头就有这种花,只是偶尔皇室里的人为了夜里赏花,才会临时种这种花。平时不会种这种花的,因为这种花的种养方法太过骇人听闻。”

“老夫以前就听说过这种花的种养方法十分特别,却是不知道究竟如何特别,你倒是快点说说看啊。”

鬼谷子瞬间就来了兴趣,立即催促着秦礼继续说下去。

秦礼不禁白了他一眼,对鬼谷子这种老了还不沉稳的性子有些无语。

鬼谷子当作没有看见这道白眼,对面前这个老气横秋的小少年继续催促道:“快点讲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