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他是你亲生父亲(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礼挺直了脊背,一副老气横秋的小大人模样,慢悠悠的道:“我们南青国宫里有个严酷的刑罚,一些犯错的宫人就会被拿去种植半夜红,因为,这种半夜红它不生长在土壤里,只生长在死去的人肉里。如果你们要拿它入药的话,最好是用患者亲人的新鲜血液每天浇灌。”

“啊!”

夏依依不禁吓了一跳,尖叫了出来,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花呢,简直是恐怖啊,这种花未免也太过妖异了吧?而南青国居然真的用人肉和鲜血去种植这样的花,也是够残忍的。

夏依依这么吓一跳,她那个圆滚滚大肚子也跟着颤抖了一下,看得画眉一阵胆颤心惊,连忙伸手去捧着她的肚子,生怕她肚子里的孩子会因此而蹦出来。

阁主有些不悦的扫了一眼秦礼:“你下次要说这些吓人的事情时,不要当着王妃的面说,当心惊了胎像。”

秦礼冷冷的回嘴道:“本太子之前都已经说了种植方法骇人听闻了,她自己不知道回避一下,还站在这里听,这是她自己的问题,你还来责怪本太子?”

阁主被这个小鬼给气得咬牙切齿,冷哼一声道:“若是你把她吓出个好歹来,你看轩王怎么揍你!”

“那是轩王的事,那也用不着你来操心!”秦礼对阁主毫无惧意,冷冷的回道。

阁主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将一块兵符拿出来在秦礼面前一晃,道:“小子,你是不是不想要南青国的兵符了?”

秦礼眼前一亮,惊讶的抬头看着身材高大的阁主道:“你从哪儿得来了?”

“本阁主刚刚杀了上官云飞,灭了他一半的兵马。这会儿,他带着去攻城的兵马只怕已经被安王给灭了。你若是想要将他剩下的其余的兵马给留下来自己用,你就赶紧拿着这块兵符,亮出你前朝太子的身份,赶紧把兵马带着回南青国夺回皇权,别在这东朔瞎闹了。”

“那好,你赶紧把兵符给本太子。”秦礼急迫的伸出了手就要抢那块兵符。

阁主倏的将兵符给收了回去,冷声道:“那是你们南青国的事情,用不着本阁主来操心,这块兵符,就烧了吧。”

他一甩手,快速的将那块兵符就朝着炕里烧得正旺的火炉子里扔了进去。

秦礼眼眸一缩,飞快的朝着火炉子的方向飞了过去,在兵符离火还差一寸的距离时将兵符一把抓到了手里。

阁主眼眸微眯,“小子,深藏不露嘛,小小年纪,功夫倒是不错。”

秦礼起身,从容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淡淡的道:“虽是不错,但是轩王在本太子这个年纪的时候,武功比本太子高了许多。”

不过,等他长大了,武功一定会比轩王的武功高的。

他心里如此暗暗的想着,却是不敢再将这句话说出来了。

阁主道:“你们两个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南青国那边的旧部也都给你们联络好了,现在正是时机,你们赶紧带着东朔还剩下的那些兵马快点回国去,本阁主会派人帮你们的。”

“那轩王呢?”

“他也会派部队去支援你们,但是,主要还得靠你们自己,我们都已经这么帮你了,你若是没有这个本事夺回皇位,你也就没必要再夺位了,就算你夺回来,也坐不稳。”

夏依依的嘴角不禁抽了抽,这个阁主,嘴巴也挺毒的啊,竟然当面这么讽刺别人坐不稳皇位?

秦礼冷哼一声,望着阁主,眼里闪着坚毅的光芒,在炉火的映衬下,光芒更甚。

他一字一句坚定的道:“本太子一定会夺回皇权,你就看好了!”

这话,像是在跟阁主打赌一样。

阁主微微一震,他似乎在秦礼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幼时的影子,也是这般坚毅、自信,有着雄伟壮大的志向。

阁主微微颔首,道:“原本本阁主是想让夜羽亲自送你去南青国的,但是现在他病了,也没有办法送你去了,只能让本阁主的其他属下陪你一块去了。”

凝香上前对秦礼请求道:“太子,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半夜红?”

“好。”秦礼点点头,跟着他舅舅沈铎一块下山去了。

依依看了一眼阁主身上的剑伤,道:“你受伤了,不如现在就让谷主给你医治一下伤口好了。”

阁主连忙拒绝道:“不必了,都是些皮外伤,本阁主随便找个大夫医治就行了。”

“这里有现成的大夫给你医治,你还舍近求远?再说了,那些大夫的医术也没有鬼谷子的医术好啊。”

“不必了。”他再次拒绝道。

“你若是不放心鬼谷子的医术,那就让我亲自出手如何?”依依眯着眼睛道。

鬼谷子当即就跳起脚来,指着依依的鼻子骂道:“丫头,你说什么呢?什么叫做不放心老夫的医术,你就出手啊?老夫的医术怎么就不放心了?”

夏依依的眉头跳了跳,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生怕暴跳的鬼谷子会不小心撞到她的肚子,而且鬼谷子的个子矮,万一伸出来的手戳着她的肚子了呢?

呃……也没有这么矮啦,不然不就成了白雪公主里的小矮人了?

她咽了咽口水道:“你别激动,别激动啊,我不过就是觉得我在处理外科比里好,而你呢,内科好。咱们扬长避短嘛!”

鬼谷子白了她一眼,对着阁主道:“你当真不用我们帮你处理伤口?”

“不必了。”

阁主冷冷的道,转身往外走,走到洞口,又偷偷的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夏依依的肚子,似乎又大了一些。

夏依依侧头回望了他一眼,他连忙转头赶紧朝着外头走去。

依依撇了撇嘴:“要看我的肚子就大大方方的看嘛,还偷偷摸摸的打量做什么?”

画眉道:“王妃,他一个男子盯着你肚子看,那多无礼啊,自然是偷偷打量了。”

依依耸耸肩,他好奇而已,看个肚子又没什么,哪里用得着如此?

依依宽慰了凝香一阵,便是在画眉的掺扶下回了自己洞里,独留了凝香照顾夜羽。

杀天霸正忙着太皇太后的丧事,神情悲痛,冰剑缓缓的朝他走了过来,面带敬意的拱手道:“会首,安王有事跟你相商,让你去书房找他。”

杀天霸点点头,朝着火盆里再扔了一些纸钱烧了,这才起身朝着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他看了一下,安王并没有在书房里,只有启儿一个人坐在书桌那里温课。

杀天霸走了过去,看了看安王在温课的书,道:“你的课温习得如何了?”

“回师爷爷的话,我已经温习好了,本来要走了,父王刚刚有事被别人叫走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你来,他说他等会儿就会来的。”

“嗯,好,那我等他一会儿。”杀天霸点点头,对启儿道:“你把你刚刚背的这篇文章背给我听,我看看你温习得好不好。”

“行,我背给你听。”

启儿将书本交给了杀天霸,杀天霸微微一笑,将书本合上了,这篇文章在他幼时也早就背过了,直到现在都还记在脑海里了,根本就不需要看书。

他的功课一向都很好,所以父皇当初十分欣赏他,才封了他的太子之位。

启儿递上了一杯茶,脆生生的道:“师爷爷请喝茶,边喝茶边听启儿背书。”

“好,好。”

杀天霸笑眯眯的接过了茶盏,一边听着启儿背书,一边喝茶。

等听完启儿背的书,他的那杯茶也喝完了。他满意的点点头,将茶杯放下,抚着启儿的头道:“好,好,你背书背得不错,将来必成大器!”

他真心觉得启儿是挺聪明的,只不过,启儿这个相貌也太随他那个丑陋的祖母了,若是启儿长了一副英俊的容貌,那就再好不过了。

“多谢师爷爷的夸赞!”

启儿昂起了那张高兴的笑脸,他的那双细细弯弯的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父王很少夸赞他,甚至总是批评他,只有母妃和祖母才会夸赞他,现在,又多了一个师爷爷夸赞他,他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杀天霸见他高兴,心里也更加高兴了,抚着他的头道:“好,以后师爷爷再教你武功,你一定会文武双全的。”

“好,多谢师爷爷。”启儿笑道。

安王此时走了进来,挥了挥手,让启儿出去,启儿便是对着杀天霸点了点头,朝着门口走去。

“啊!啊!”

杀天霸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狰狞难看,他温柔的眸光突然变得冰冷绝情,直接朝着正走到门口的启儿袭击过去。

安王上前挡住了杀天霸的袭击,一把将杀天霸给推到了书桌那头去。

启儿吓了一跳,回头看向杀天霸。

杀天霸难受的捂着肚子,恶狠狠的看向启儿,用手指着他,咬牙切齿的道:“启儿,你居然敢在茶里下毒害我?”

启儿慌忙的摆了摆手,脸色吓得苍白,解释道:“不是我,我没有下毒,我没有下毒。是父王说让我等你来后就给你送杯茶喝。”

启儿说到这儿,眼眸突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父王,他连连摇头,似乎有些不认识眼前的安王一样:“是你?你为何要利用我毒害师爷爷?”

杀天霸气得指着安王咬牙切齿道:“安王,为师教了你二十几年,你居然利用启儿来毒害我?你为何要毒害我?我自问并没有亏待过你!”

安王冷哼一声,他的脸上泛起了阴险的笑意:“因为本王从未给你斟过茶,如果本王给你斟茶,你必定会心生疑虑,也不会喝茶,只有让启儿来给你斟茶,你才会毫无戒备的喝下去。”

“你为何要毒害我?”杀天霸气得发抖,咬牙质问道,双眼恨恨的盯着他,伸出了一只手讨药:“你给我解药!”

“解药?没有解药,你中的可是这世界上的剧毒,钩吻。说起来,这钩吻可还是你去寻了这个毒药给本王的呢,本王上次并没有全都用在杜傲天的身上,还留了一些,让你们兄弟俩以同样的方式死去,也是一种缘分呢。”

安王开心的笑着,脸上那些横肉也放肆的抖动着,就好像是一大摊猪肉在案板上油腻腻的晃着一样恶心。

杀天霸的瞳孔一缩,兄弟俩?

“你何时知道我的身份?”

“今天才知道。本王就说呢,你跟太皇太后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怎么会拼死拼活的要去救太皇太后,本王对你的身份早先就已经起疑了,今天就更加起疑了,便是找了通天阁阁主买到了你身份的消息,这才知道,原来你就是太子杜傲明。”

“我是杜傲明没错,可是我也跟你说过,等你登上皇位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的,你为何等不及?”杀天霸悲痛的训斥道。

“等到那个时候?你别以为本王猜不透你的目的,你不就是想要先利用本王的身份,拉拢东朔的大臣和将士来帮本王夺回东朔的皇位,然后,你就好杀了我,公开你是前朝太子的身份,你就好当皇上了,是不是?而且,你还觉得我已经不受控了,你就想要杀了我,然后假装扶持启儿登基,你掌权后再杀了启儿,是不是?”

安王愤怒的咆哮着,看向杀天霸的眼光中充满了恨意和怒意。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信任的师父,竟然是想要利用他夺得皇位的敌人。

杀天霸连连摇头,忍受着剧痛,痛苦的道:“不,你误会我了,我是前太子不错,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当皇上,我是真心的想要扶持你当皇上的,我没有想过要杀了你,更没有想过要杀了启儿。”

“是吗?五皇叔?你策划了这么多年,你利用本王毒杀了父皇和轩王,又推翻了杜凌志的皇朝,你做这一切,不就是为了重新夺权吗?你那么恨杜傲天,还能让我活着?”

安王冷哼一声,上前对着杀天霸就是一脚,将他狠狠的踹翻在地,“你想杀本王,本王也就只好先下手为强了。反正现在上官云飞已经被杀了,本王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对手了。”

“这是怎么了?”

太妃和安王妃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屋里头的情况,有些狐疑的问道。

太妃见杀天霸中了毒,疼得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连忙冲了过去,将他扶起来,对着安王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安王有些厌恶他这个母亲,有些嫌恶的瞪了她一眼,道:“你搂着他作甚?男女授受不亲。本王给他下毒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杜傲明,你夫君的亲弟弟。他是回来报仇的,本王若是不杀了他,他一定会杀了本王和启儿。”

太妃十分震惊的望着安王,瞳孔一缩, 怒不可遏、痛心疾首的吼道:“你怎么能杀他,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一句话,震惊了一屋子的人。

安王肥胖的身子抖了抖,往后连连退了两步,他一直都认为他是杜傲天的儿子,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的父亲竟然是杀天霸!

他惊恐的看着太妃,脸上的神色变了变,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是本王的父亲?”

杀天霸的毒发得很快,浑身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他气若游丝的将事情娓娓道来。

“当初,我被杜傲天刺了一剑给推下悬崖之后,我凭着最后一点毅力跑出了那个悬崖,后来,被你母妃给救了。之后,我就故意安排了你母妃去王府里倒夜香。那天,杜傲天喝醉了酒,又被下了媚药,我就将他给拖到了茅厕,伪装成是他跟你母妃欢好的样子。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碰过你母妃。再后来,你母妃生下了我的孩子,我让她抱着孩子去王府认杜傲天为父。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