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解散冥日会(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哈哈!原来,阴谋从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我竟然是你们两个的孩子,哈哈!”

安王有些丧心病狂的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大哭了起来,他的眸子通红,接着,他的眸光里泛着极强的愤怒和恨意,对着杀天霸大吼了起来。

“你就算要实施这个阴谋,你就不能找个漂亮点的女人吗?找上她这么一个丑八怪?害得我这一辈子都因为这副丑容貌而抬不起头来?”

太妃痛苦的侧脸低下了头,她知道,安王素来都讨厌她,没想到已经讨厌到这个地步,都不想认她为母妃了。

杀天霸道:“她虽然丑陋,可是心地善良,若不是她救了我,我早就死了。”

“所以,你就以身相许娶了她?”

安王怒气冲冲的道,望着杀天霸的目光也越发充满了恨意。

“你既然要报仇,那天他喝醉了酒,你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杀天霸道:“我要的不仅仅是他的命,我要的是整个江山。如果他死了,父皇就会将皇位给别的皇子。所以,我还要借他的手除了别的皇子,等他当了皇帝以后,我再培植势力从他手中夺回皇位。可是如今我已经老了,我便是想着让你当皇帝,反正即便是我当,这皇位终究要传给你的。”

“那你以前为何不告诉本王你的真实身份?”

“我是担心消息泄露,那些人若是得知你不是先帝的儿子,他们是不会拥戴你登基的。所以才决定等你登基以后再告诉你真相,可是你却不理解我的苦心!”

杀天霸后悔不已,若是早知道安王如此心狠手辣,对他起了疑心就会立即下杀手,半点不顾师徒之意。

倘若时光倒流,他是绝对不会将安王教得如此狠辣绝情,他也宁愿早些告知安王自己的身份。否则,自己也不会经营策划了一辈子,却死在了自己亲儿子手里!

安王妃十分震惊这个炸雷一样的消息,身子震了震,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同床共枕的夫君,用愚蠢的外表怯懦的性格欺骗了她九年,他竟然从小就跟杀天霸勾结在一起了。

而且,他居然是杀天霸的儿子。

安王妃咬了咬牙道:“既然误会解开了,你就赶紧给他解毒啊。总不能亲手杀了你父亲吧?”

安王剐了她一眼:“钩吻之毒,无药可解,本王没有解药。”

“钩吻?你怎么会有钩吻?”

安王妃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仿若看着一个恐怖的怪物一样看着安王,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一个不防,便是踩着了启儿的脚。

安王妃连忙将启儿给护在了怀里,生怕安王会害启儿,她望着安王的眼神都闪烁着畏惧的光芒,她哆嗦着苍白的嘴唇指控道:“先帝是被你毒死的?”

安王冷哼一声:“是!”

事到如今,他已经无所畏惧了,让他们知道又何妨,反正现在这天下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敌人能阻挡得了他了,能阻挡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安王妃顿觉呼吸一滞,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手指不自觉的紧了紧,咬牙道:“你怎么下得了手?”

“先帝又不是本王的亲生父亲!”安王大言不惭道。

安王妃立即戳破了他的假面目:“可是你今天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以前你对先帝动手的时候,你以为你就是先帝的亲生儿子啊,你当时居然能对你自己的‘生父’下手,你的心可真够狠的。”

安王昂着脖子,双眸泛着嗜血的红光,咬牙狰狞道:“就算是生父又如何,先帝压根就没有正眼瞧过本王,他也根本不喜欢本王,他从没想过要将皇位传给本王,他就该死!该死!”

启儿不禁害怕的发抖,缩在安王妃的怀里害怕的看着安王,他觉得眼前的父王真的很可怕、很陌生,就像是一个杀人狂魔一样。

启儿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向敬重的父亲竟然是这么的阴狠歹毒,六亲不认。

杀天霸疼得十分难受,微微扬手,招启儿过去。

启儿咬了咬唇,有些害怕毒发的杀天霸,安王妃见状,便是将启儿给送了过去。

杀天霸将自己身上的那把剑颤抖着交给了启儿,道:“师爷爷没有办法再教你武功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学武,好好念书,做个贤明圣君。”

“好。”启儿含泪接过了那把剑。

太妃泪流满面的将启儿的手放在杀天霸的手心,道:“启儿,快叫祖父。”

启儿脆生生的喊了一声:“祖父”。

“好!好!”

杀天霸痛苦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笑道:“好,真好。”

杀天霸仰头看着安王,极其虚弱的道:“你能不能离开一会儿?我临死前不想看见你,我只想跟我的妻子和孙子呆上一会儿!”

安王定定的站在了那里,有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杀天霸,安王妃皱了皱眉,低声劝道:“王爷,你就圆了他最后这么一点心愿吧。”

“哼!”

安王冷哼一声,一甩袖就离开了房间,冰剑也紧随其后离开了,安王妃瞧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杀天霸,便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关上了书房门,转身离去。

杀天霸屏气感知了一下,确定安王他们已经离开了,这才从怀里抖抖索索的的拿出来一个令牌,交给了启儿,道:“这是冥日会的令牌,从今往后,你就是冥日会的会首,你要记着,一定要收好令牌,绝不能让你父亲将令牌抢了去。”

启儿皱了皱眉:“为什么?”

“你要防着他,他这人心狠手辣,能对自己的父兄、师父下手,也绝对会在某个时候,他觉得你挡了他的路时,他就会对你下手。所以,冥日会,是祖父留给你在关键时刻保命用的。”

启儿咬了咬唇,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启儿,你把令牌先藏起来,现在先不要用,你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对付你父王,将来等你大了,或者你有这个能力了,你就拿着这块令牌,到连城的聚宝当铺里找掌柜的,暗号是:‘掌柜的,这里能当鱼吗?’他答:‘真鱼不当,真金当。’你答:‘没有真金,只有假鱼。’然后你把甲鱼交给他,他就会带你去后堂,你再把令牌给他看。他自会带你找到冥日会其他的属下了。这个就连你父王都不知道,你一定要保密。”

“好。”启儿接过了令牌,从窗户翻了出去,将令牌放在书房外面的一颗树下藏了起来,又再从窗户翻进来,关了窗户。等到哪天安王不在府上的时候,再将令牌另外藏一个地方。

“启儿,祖父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祖父,你说。”

“放下仇恨,你才能活得快乐。”杀天霸将太皇太后临终前告诉他的话又教给了启儿,“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冥日会的势力,祖父希望你能快乐成长。”

启儿点点头,“嗯,启儿明白了。”

“将我扶到外面去。”杀天霸虚弱的道。

“好。”

太妃和启儿两人费力的将杀天霸给抬到了外面,杀天霸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信号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点燃了信号弹。

彩色的信号弹在夜空中“啪”的一声绽放开来,就像是一朵巨大的绚烂开放的七彩之花一样,将整个夜空都给照亮了。

安王一见到这个信号弹,眸子一缩,身子一震,紧接着,便是气愤的冲了过来,怒气冲冲的对着杀天霸吼道:“你居然放信号弹解散了冥日会?”

杀天霸开心的大笑了一声:“安王,我扶植了你二十几年,最后你却杀了我,我又岂会甘心将我毕生培养起来的势力交给你?我宁愿解散了冥日会,也不愿意交给你!”

安王咬牙切齿的道:“这就是你将本王支开的原因?”

杀天霸得逞的连着笑了好几声:“不错,你不让我活,我就不让你好过。”

“混蛋!”

安王气呼呼的冲了上去,一脚就踢在了杀天霸的身上,连带着还抱着杀天霸的太妃和启儿也被震开出去。

安王还指望着杀了杀天霸以后,他就直接接手了冥日会,利用冥日会的势力抢回东朔的江山,以后再抢夺别的国家的地盘。

结果,杀天霸倒好,竟然直接将冥日会给解散了。

好在自己还有个血隐组织,只不过,血隐组织的人数规模没有冥日会的人多而已。

又经过了从杜凌志手里抢过来,也跑了许多人,现在人数就更少了,武功高的人也少。可是好歹也还能起一些作用啊。

杀天霸本就毒发没有力气了,被他这么使劲的踹了一脚,顿时狂吐了一口鲜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份了。

安王拿剑一下劈开了杀天霸的面具,他那半边好脸,半边伤疤脸便是展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安王仔细抽了他一眼,扁了扁嘴,冷笑着嘲讽道:“你毁容成这样,你娶了她这样的丑八怪,你们俩人还真是配!”

“你!……”

杀天霸再次狂吐了一口血,他有些后悔,当初怎么生下了这么一个没有任何仁义之心的儿子来。他气得捂住了自己原本越来越衰弱的心脏在刚刚被他气得激烈跳动的胸口,心脏经受不起这般刺激,嘎然骤停。

他双目圆睁,怒瞪着安王,久久不愿闭目。

“太子、太子!”

太妃抱着杀天霸的尸体痛哭流涕了起来,双手抚上了他的眼睛,将他的眼睛闭上,刚闭上,手一拿开,他的眼睛又睁开了,死不瞑目。

太妃只得抽泣的道:“太子,你安心的去,我一定会好好抚养启儿长大成人的。”

话落,杀天霸的眼睛这才缓缓的闭上了。

启儿连忙跪在地上对着杀天霸磕头,哭着喊着“祖父”。

安王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悲痛之情,依旧愤怒的咬牙瞪着杀天霸,上前在杀天霸的身上一顿搜,没有搜到令牌,他一把将启儿给揪了起来,恶狠狠的道:“刚刚杀天霸将你留在屋里都说了些什么?还有,冥日会的令牌呢?是不是交给你了?”

启儿惶恐的睁大了眼睛,害怕的看着安王,畏畏缩缩的道:“父王,祖父他没有给我任何东西,他只是跟我说放下仇恨,你才能活得快乐,要我健康快乐成长,好好练武,好好念书啊。”

安王将剑直接架在了启儿的脖子上,双眸充满了肃杀之气:“你敢撒谎?”

启儿不禁抖了一个激灵,顿时就吓得大哭了起来,太妃连忙冲上去就抱着启儿,哭道:“你这是做什么?别吓坏了孩子,杀天霸根本就没有提及什么令牌啊。”

安王又将剑尖指向了太妃,“那就是你拿了令牌?”

安王妃连忙冲了过来,抓着安王的剑,哭着劝道:“王爷,你不能这样,启儿还小,不会撒谎骗你的。母妃一个女人,要那个令牌做什么?”

安王恼怒的一把将安王妃给推倒在地,一剑又架在了安王妃的脖子上,“那就是你将令牌给拿走了?”

一股阴狠绝杀之气铺面而来,安王妃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顿时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哭喊道:“王爷,你这是魔症了吗?妾身跟你一块儿离开书房的,令牌怎么可能会在妾身的身上?”

“肯定在你们三个的手里,你们若是不交出来,休怪本王杀了你们!”

安王狠历的扫了他们一眼,将剑一一朝着他们指了过去。

冰剑皱了皱眉,见安王此刻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便是连忙上前沉声道:“王爷,现在前院里还有许多大臣在吊唁太皇太后,你若是此刻杀了他们,怕是不好,再说了,他们可是您的亲人,若是他们手中真的没有令牌,那……”

安王收了剑,上前在他们身上一顿搜,没有搜出来令牌,又立即进了书房搜,也是没有搜出令牌来,这才作罢。

带着杀天霸的尸体出去,对前来吊唁的众人告之了杀天霸的真实身份,乃是前太子杜傲明,不过,他隐瞒了自己跟杜傲明的真实身份,只说杀天霸意图要杀了他篡夺皇位,被他给杀了而已。

那些人里有的是老臣,原先见过杜傲明的,这时一见杀天霸的尸体,便是也信了安王的话。

众人皆是一阵唏嘘,心中对杀天霸也顿生了几分怜意,当年的事情,他们自己心中也曾猜测是杜傲天害了杜傲明,不过是众人没有证据不敢揭露罢了。

杜傲明能暗中组织了冥日会想要夺取东朔的皇权,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这江山原本是要传给他的。

安王亦是假情假意的说了一些怜悯杀天霸的话,让众人将杀天霸和太皇太后一起办丧事,先用冰棺装起来,等到以后回了京城,再将他们两个葬入皇陵。

原本安王并不想在众臣面前揭露杀天霸的真实身份的,是太妃、安王妃和启儿三人乞求他,希望能将杀天霸给葬入皇陵,也能让他在死后认祖归宗。

安王也只得看在杀天霸是自己的生父,这么多年来,也确实对他好的份上,这才同意将杀天霸的身份揭露出来。

最最关键的是,杀天霸的身份除了他们几人,通天阁也是知道的,倘若通天阁哪天想要揭晓这个秘密,这些大臣岂不是全都明白了今日杀天霸的死因了?

还不如自己抢在通天阁的前面将消息揭露出来,也免得自己将来处于被动局面。

丧事还在举行当中,安王也装成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跪在太皇太后的棺木跟前大哭着,一边哭一边烧纸钱。

这时,有一个副将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焦急的禀告道:“王爷,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带着兵马去攻打那些以前上官云飞带兵驻守的那些城镇,没想到,那些城镇里驻守的根本就没有一个南青人了,全是护国公父子和王将军、丁大力的兵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