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护国公出兵(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会这样?南青国的人呢?他们都被护国公他们杀了?没这么快就结束战役吧?”

安王惊讶的站了起来,看着来报信的副将,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此刻的震惊心情了。

“王爷,看起来,他们之间并没有打战,而是那些南青人主动带兵撤退了,他们把所占领的那些城池主动让给了护国公了。”

副将拱手道,那些正在燃烧着的纸钱的火光照射在他那张焦急的脸上,他看了一眼大厅里的棺木,微微皱眉,怎么会有两个棺木?

往里头一瞅,一个是太皇太后,另一个,他不认识,半边脸都是伤疤,再往神龛上一瞅,看到那个新做的灵位上那个名字时,他心里一个激灵,前太子怎么会躺在这里,不是三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安王见到他疑惑的目光,便是将杀天霸的身份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随即对他道:“快带兵往南边去阻拦,那些南青人估计是跟护国公他们商谈好了的,他们打不过护国公,他们就将城池拱手送给他们,然后护国公放他们回南青。只是,他们想要回南青,我们偏偏要将他们全都给杀死在东朔。”

副将有些迟疑道:“可是,现在护国公他们的兵马那么多,我们的兵马若是派去阻杀南青人,我们可是会损失兵马的啊。那将来,我们还拿什么兵马去杀护国公他们?”

安王道:“现在南青国的兵马被围困在我们东朔,正是孤军之时,若是不把他们给灭了,等他们回到南青国以后,我们以后再攻打南青,就要难上许多了。”

副将微微皱眉,现在东朔的江山都还没有夺回来,安王就想着要霸占南青国的土地了?是不是胃口太大了,步骤太快了?

“可是,王爷,现在我们在东朔的城池都还没有抢占过来,就想着要抢占南青国的城池,会不会忙不过来?不如我们先将护国公他们的兵马打退以后,我们再去抢占南青国的城池?”

安王冷哼一声,道:“护国公他们的兵马那才有多少?再说了,他不过是一个臣子罢了,他想要谋夺东朔的江山,东朔的子民是不会支持他的。护国公的人,本王要杀,这南青国的兵马,本王也要杀。”

他斗志昂扬的抬起了头颅,看着远方,双眸微眯,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他誓要成为天下的霸主。

“快,兵分两路,赶紧去拦截那些南青人的兵马,至于护国公这边的人,哼,也是时候让他见见他的女儿了。一个臣子,还想篡位当皇帝?做梦!”

他恶狠狠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转身,就带着副将出了城。

山谷里,夜影听闻夜羽中毒昏迷的事情,立即赶到了山谷看望夜羽。

凝香坐在那里守着夜羽许久了,双眸有些微红,见夜影过来,她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垂首站立一旁。

夜影看了一眼紧闭双目的夜羽,双唇还有些发黑,他微微皱眉,冷冷道:“夜羽怎么样了?”

凝香咬了咬唇,低头道:“不太好,谷主和王妃给他医治了,减轻了一些毒,阁主也拿了一颗解药过来,但是缺少一个药引子半夜红,所以,现在也没法给他解毒。”

“半夜红?我去找。”

“我已经让秦礼回到南青国之后帮我找这种药引子了,这种花只有南青国才有。”

“他带着兵马这么走,时间上肯定会慢很多,还是我去找,也快一些。”

“可是这种花民间几乎没有,只有皇宫里才养殖这种花,因为这种花需要死去的人肉培植。”

夜影道:“人肉倒是不成问题,这东朔正打战呢,死人那么多,要多少就有多少。”

鬼谷子坐在炕头上烤着火,对夜影挑眉道:“秦礼还说了,若是要入药的话,最好是用病患亲属的新鲜血液每日浇灌这些花,才能有更好的药效。”

夜影没有任何迟疑的道:“那就用我的血,他也只有我这么一个亲属。”

凝香抬眸,微微皱眉,咬了咬唇角道:“会不会损伤你的身体?”

“不会,流点血不碍事,只要能救活他就好了。”

鬼谷子煽风点火道:“夜影,夜羽以前那么对你,你还想着救他?老夫若是你啊,都恨不得现在就趁着他昏迷,直接一掌拍死他。”

凝香嗔怪的看了一眼鬼谷子,“谷主,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不把兄弟俩往和里劝,你还唆使他闹事?”

夜影道:“他是我弟弟。”

“可是你们素来都不和。”

“他是因为心中有怨念有执念,倘若他解了那个心结,他也就不会如此了。我们小时候感情很好。”夜影垂下了眼,神情稍显落寞。

鬼谷子道:“说来听听,兴许老夫能帮助他解开这个心结呢。”

夜影苦笑的摇了摇头,面上带着谢意道:“多谢谷主,只不过你虽然医术高,却是医不了他的心结,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鬼谷子却是不依不饶了起来:“谁说老夫医不了心病啊?老夫也能医!你只管将你们的心结说出来,老夫就能医。”

夜影哂笑一声,摇摇头,并未回话。

凝香轻吸了一口气,道:“夜影,可是为了当初你被王爷选走带入王府,而夜羽没能被王爷选走继续流落街头的事情?”

上次他们兄弟二人打架,凝香听得他们的对话,依稀猜出来一些。

夜影轻轻点头,不置可否。

鬼谷子忿忿的啐了一声,“这个轩王也真是的,偌大个轩王府,又不是养不起你们兄弟两,明明知道你们兄弟俩是孤儿,他就不能都给收进王府吗?小气死了。”

“当时我也求过王爷,但是王爷并不肯将夜羽收进王府,我提出跟夜羽换一下,他们两人都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只是一个下属,那时刚进王府,我在王爷面前也说不上话。”

“这事,非得让王爷出来给你们一个说法不可,你们兄弟不和全是他造成的,他不负责,谁负责啊?”鬼谷子翘了翘嘴巴,哼唧一声,从炕上滑了下来,“你们等着,老夫去找丫头,只要丫头肯出面,嘿嘿,轩王老老实实的过来给你们兄弟俩道歉。”

夜影和凝香连忙阻止道:“别,不能麻烦王妃,她还有孕。”

“没事,老夫有分寸。”

鬼谷子一双小短腿倒腾得挺快,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

“丫头,老夫看夜羽挺可怜的,你就帮帮他们,让王爷出面跟夜羽道个歉,说不定夜羽心里顿时开阔了,就放下这个心结了,不是皆大欢喜吗?”

夏依依轻飘飘的瞟了一眼兴奋的鬼谷子,懒懒的道:“我才不想因为这些事而让凌轩觉得我欠他一个人情,到时候他拿这个要求我跟他复婚怎么办?我可不想跟他复婚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他们兄弟两人的命,就是十四级浮屠啊!”鬼谷子眨着一双小眼睛道。

“鬼谷子,你平时漠不关事的,怎么今天这么热心肠了起来?”夏依依窃笑一声,斜眼瞟了他一眼。

鬼谷子呵呵讪笑一声,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把屁股往夏依依的炕上挤了上去坐着,道:“老夫刚刚在夜影面前夸下了海口,说老夫不仅能治好身体上的病,还能治好心病,这不找你来了吗?”

“……”

夏依依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你有这个本事吹牛,你倒是有这个本事去治好人家的心病啊,你跑我这儿让我出手做什么?

鬼谷子厚脸皮的又往夏依依那儿挤了挤,在炕上的炕头桌上的碟子里随手拿了一个点心就往嘴里塞,责怪的瞪了夏依依道:“你这儿怎么会有点心啊?谁做的?”

夏依依拿眼望天,假装没有听见鬼谷子的花。

画眉则是欢喜雀跃得眉眼都弯了起来:“刚刚夜影来过这里,说是王爷托他送上来给王妃的。在外头买的点心,我们这里条件艰苦,哪里能做得出点心来啊?王爷虽然在外头忙,心里可是惦记着王妃的。”

鬼谷子当即就不悦了起来,“丫头,你就一个人吃独食,也不给老夫送一些过来?”

夏依依的嘴角抽了抽,她就知道鬼谷子会炸毛的吧。

“他才送过来,我以为他会跟你说这里有点心的,我们也就没必要跑一趟了。刚刚你过来,我还以为是他告诉了你这里有点信,你才过来的呢。”

夏依依睁着一双真诚的眼睛,尽量表现出自己的无辜来。

鬼谷子吃了几口点心,又觉得有些噎得慌,连忙倒了一杯茶喝,语重心长的劝了起来。

“丫头,你看啊,王爷这么关心你,再说了,你都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了,你不复婚,还想咋滴?”

依依扁了扁嘴:“谁叫他当初……”

“那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他那是迫不得已的。行了,你就乖乖的复婚,别瞎想了。还有,下次他要是再来,你得留他过夜。”

依依顿即掐了鬼谷子的手臂一下:“嘿,你个鬼谷子,你究竟是哪头的啊?你这么帮着他说话?”

“哎呦,丫头,疼,疼。”

“……”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哪里疼啊?穿着这么厚的棉衣,还疼?都没有掐到你的肉。”

鬼谷子扁扁嘴道:“我这是为了你好啊,像他这样的好男人,你若是不抓紧了,等他以后当了皇上,万千的女子可是都想爬上他的龙床了,你若是现在把他往外推,以后他有了别的女人,你就后悔去吧。”

依依一愣,歪着头皱眉道:“鬼谷子,有没有办法让他以后不纳妃子?”

“有啊。”鬼谷子咧嘴道。

“什么?快说。”

鬼谷子干咳一声,“就是给他喝点汤药,让他不举,他就不会纳妃子了。”

“……”

那自己岂不是跟嫁了个太监也没有两样了?他能不出这些馊主意吗?

鬼谷子忽而又想起了一些什么来,“说起吃药,丫头,老夫倒是想起了一桩事情来。老夫的解百毒丹只给过轩王,可是这次夜羽中毒,老夫给他把脉的时候,发现他在中毒之时吃了解百毒丹,你说这解百毒丹他是从何而来?”

“难不成是凌轩之前给过夜羽?”

鬼谷子连连摇头:“不太可能,轩王这种小气鬼,怎么可能会将这种丹药给夜羽,只怕就连夜影都没有。”

夏依依的嘴角抽得更加厉害了,他一口一个轩王小气,他就不怕轩王听到了削死他?

依依歪头道:“那就是凌轩给过阁主?”

“他才不给给阁主了,最多卖药给阁主,也不知道他卖多少钱,说不定比老夫当初卖给他是还要贵。哼,他又赚了一笔。”

鬼谷子皱恨恨的说道,接着又眉道:“丫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今天说要给阁主医治剑伤时,他似乎有些不想让我们看他身上的伤?这有没有可能,阁主怕我们看到他身上的伤以后识破他的身份?就像我们看到赵熙的伤口时,能根据他身上的旧伤猜出他以前的假身份一样?”

依依回想了一下今天的场景,阁主似乎真的有些顾虑被他们看了身子。

依依面带稍许狐疑:“你是说,阁主的真正身份很有可能是我们所认识的人,而且,我们以前还给他治过伤,所以,他担心我们因伤识人?”

鬼谷子点点头表示赞同:“不错,老夫也是如此想的。可是我们医治过的熟人当中,像阁主武功那么高强的人,似乎并没有啊。画眉,你可知道还有谁有那么高的武功?”

鬼谷子将破解线索的希望放在了画眉身上。

画眉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没有了啊,阁主的武功比夜羽的要高许多。夜羽和夜影的武功差不多,比夜影的武功高的人,除了轩王、杀天霸,再没有其他人了。不过,听说安王隐藏了他的实力,不知道他的武功会不会比夜影的高。但是即便伪装,安王也绝不可能伪装得了像阁主那般高大颀长的身材了。”

当然,那些死去的阿木古孜等人就不算了。

夏依依想了想,这些人里头,她抬头道:“难不成,阁主是轩王或者是杀天霸伪装的?”

接着她又摇了摇头:“都不像啊,阁主不是才跟杀天霸比过武吗?而且,阁主去年也跟凌轩比过武,还重伤闭关了快一年,这才出来了。不太可能是他们两个当中的一个啊。”

鬼谷子抚额道:“不知道,老夫想不通,不过,老夫总觉得这个阁主应该是我们两个认识的人。要不,下次阁主过来,老夫就在他身上偷偷下一点药,他自己闻不出来味道,但是老夫这鼻子灵啊,下次,若是在别的人身上闻到那种药的味道,老夫可就知道阁主究竟是谁了。”

依依点点头,又不无担心的道:“可是,万一他发现了你的意图,他对你动了杀心怎么办?”

鬼谷子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胸脯:“你放心好了,老夫其他的本事没有,可是这下药的本事,哼,老夫若是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

你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以前说大话,差点让南艺给比了下去了。

鬼谷子兴冲冲的道:“丫头,快些将你的储物空间打开,老夫以前还放了好些药在你的储物空间里了,打开来,老夫也好挑拣一些能用得上的药。”

“好吧。”

依依道,佯装去摸手腕上的玉镯子,实则摸了一下手腕里头的芯片,打开了储物空间,鬼谷子便是立即在里头欢乐的翻找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是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都给拿了出来,全都给摆在了炕头桌上。

画眉连忙道:“谷主,你当心些,别是拿出一些毒药,伤了王妃和胎儿。”

“放心好了,老夫会当心的。”

他的眸光聚焦到了一个小布包里,翻了出来,奇怪的道:“咦,这个是哪儿来的?这个布包不像是老夫的东西啊。”

------题外话------

推荐文《蜜恋之国民男神狂宠妻》/苏晓晨

突如其来的一张照片,刷爆各大网站:国民男神深陷包养门。

一时间,舆论爆发到极致!

安悦:“皇甫司,你个王八蛋,我一辈子的清誉全毁了,我还怎么嫁人?”

皇甫司:“谁敢抢我媳妇儿,我抄了他家!”

一份声明,昔日国民男神转身今日商业奇才。

她腹黑,他更腹黑!

她耍赖,他耍流氓!

且看腹黑二人组,如何在商场联手虐渣渣,在娱乐圈甜蜜撒狗粮,快快点击搜索+收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