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对付凌轩的利器(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看了一眼那个布包的花色,皱眉道:“似乎不是东朔的东西,倒像是南青国特色的布包。”

依依低头想了一会儿,忽然,她抬头猛地敲了敲桌子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个东西就是以前我们一起去南青国皇宫的时候,南青皇后让花匠给我送了一些种子,说是他们南青国的特色花卉,我又不喜欢种花花草草的,我不是看你喜欢花草药材吗?我就将这个布包给你了。你还说要拿回药王谷种的呢。”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老夫就拿了一些种子出来种在了药王谷,还剩了一些没有种。”

“那你快看看,有没有半夜红的种子?”依依急急的催促道。

鬼谷子扁了扁嘴,道:“丫头,老夫也不认识半夜红的种子啊,老夫并没有见过那种花和种子。”

“那么,我们就将那些种子拿出来,你先识别一下那些不是半夜红的种子,然后将剩下的那些种子给每一种类拿一粒出来放在人肉盆栽里,看看会不会有长出植物出来。”

“行,就这么办,老夫这就让夜影去弄尸体来。”

鬼谷子连忙将他的东西拿个大包袱一装,便是背着就出了帘子。

画眉正要阻拦鬼谷子,却是被王妃的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他一走,画眉就气得跳脚:“王妃,你刚刚怎么还阻拦奴婢呢?刚刚奴婢可还是看得真真的,鬼谷子他刚刚拿东西的时候,顺手就顺走了你的手镯。”

依依笑道:“他喜欢拿,就让他拿走好了,也不值什么钱。”

画眉叹气道:“王妃,你也太好说话了一些,由着鬼谷子占了好些便宜。”

依依浅笑道:“你换个思维想问题就不会这么憋屈了,你想想,鬼谷子要去给夜羽种植半夜红,要给他医病吧,就当是给他的诊费了。”

画眉撇撇嘴:“你以为鬼谷子能吃亏?等夜羽醒来了,他肯定要敲诈一大笔钱财的。”

夏依依笑笑,不置是否,只不过她认为只有包容了鬼谷子的一些缺点,才能跟鬼谷子相处得来而已。

很快,鬼谷子就眉开眼笑的回来了,高兴得道:“找到了,果真有个种子很快就开始发芽了,生长的速度可真快啊。”

依依挑眉道:“夜影抽血养花了?”

“是啊,不过那种花邪门得很,刚浇灌下去的血,没多久就被吸干了。”

“你就别让夜影总用自己的血浇灌了,用别人的血吧。”

“老夫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说用他的血药效好一些,非不同意。老夫可劝不了他,不听拉倒,老夫才没有那个耐性总去劝他了。”

依依点头道:“算了,随他去吧,也许,他们兄弟俩还能因为这事而和好如初呢。”

“老夫看,怕是不大可能,夜羽这人倔得很,根本就不会领这个情。”

鬼谷子扁扁嘴,不以为然。

两人聊了一会儿,夜已深,夏依依也已经犯困了,便是不再与他闲聊,独自睡去。

他们这里睡得安逸,外头却是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的。

安王带兵攻到了城墙下,对着城墙上的护国公大喊道:“乱臣贼子,你好大的胆子。当初从热河撤兵的时候,你居然不将兵马带回京城,反倒是藏起来,现在,你就带着兵马出来谋夺东朔的江山?”

护国公道:“安王,你说笑了,老夫怎么是乱臣贼子呢?老夫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存东朔的实力而已,当初三国兵力临京,他们的兵马那么多,即便是我们留在京城,那也是一个死。”

“既然是为了保存东朔的实力,那你现在就应该将你手中的这些兵交给本王,这些城池也交给本王,拥戴本王登基才是正理。”

护国公高声斥责道:“拥戴你登基?你若是个正人君子那也就罢了,可是你这个弑父杀君、残害手足的恶魔,你不配当皇上!”

安王不禁皱眉,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做过的事?

安王只得咬牙矢口否认:“你在胡说八道一些什么?本王何曾做过那样的事?他们两个的死与本王何干?你个乱臣贼子,你别想着污蔑本王好怂恿将士造反谋逆!这东朔再怎么也轮不到你一个乱臣贼子当皇帝,你没有资格,本王乃先帝唯一的儿子,可你只是个臣子罢了。本王登帝,乃是顺应天命!”

护国公道:“老夫没有资格登基,自有人有资格当。”

安王一愣,随即便是以为阁主将杀天霸的身份告诉给了护国公,他便是变得得意忘形了起来。

“还有谁?哈哈!你想说杜傲明吗?他刚刚已经死了,哈哈!”

护国公也是一愣,他都还不知道杀天霸是杜傲明的事情呢,听安王说杜傲明刚刚才死,心下难免一惊。

“杜傲明?他不是三十年前就死了?”

“不,他坠落悬崖后并没有死,他只是用另一个身份活下来罢了,他就是杀天霸。”

护国公更是一惊:“是你杀了他?”

“是本王杀了他又如何?他意图行刺本王,被本王给杀了。”

“呵呵,依老夫看,你是知晓了他的身份以后,就下了杀手,生怕他抢了你的皇位吧?不过,即便如此,皇位也不会是你的。”

安王冷哼一声:“难不成还是你的?你可没有资格!”

“本王有资格!”

一声冰冷而又威严的声音从城墙上传下来,声音低沉浑厚,几乎穿透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安王浑身一震,仰头望去,只见轩王一袭黑衣站在了城墙上,一脸严肃,在冬天阴寒的月光之下,他好似一匹劫后重生的战狼一样,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阴冷的肃杀之气,那双狼一般阴狠冰寒的尖锐目光射向安王之时,几乎将安王惊吓得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安王浑身寒毛直竖,只觉得自己脊背发寒,脖颈发冷,整个人不寒而栗,全身就没有一处自在的了。

他哆哆嗦嗦着嘴唇道:“轩王?你不是已经被火化成灰了吗?本王亲眼目睹你被火化的。”

“以前躺在灵堂里的人‘尸体’确实是本王,可是后来盖上棺木被送去火化的只不过是一个替代的尸体罢了。本王从来就没有死,一直都活着。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轩王阴狠的看着他,嘴角渐渐的勾抹起一丝瘆人的阴笑,看得安王打了一个激灵。

安王努力稳住自己嘎嘣乱跳的心脏,恢复了自己紊乱的呼吸,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从刚刚的震惊中回复神志。

安王冷哼一声,怒骂道:“护国公,你想要篡位,就找了这么一个易容的假货来糊弄这些将士和东朔的百姓吗?本王告诉你,你的诡计不会得逞的!”

凌轩冷冷的道:“易容?就算易容术再高,也只能模仿得了容貌,却是模仿不了本王的武功。”

“那还不简单?找一个武功高强的杀手易容就行了!”

安王故意道,意图迷惑众将士。

凌轩冷哼一声,道:“这天底下怕是没有谁有本王这么高的武功了!”

安王思索了一下,胡口瞎扯道:“本王知道了,你是不是通天阁阁主假扮的?”

凌轩闻言,微微一震,这个安王,胡扯还能瞎猫碰着死耗子?

凌轩冷哼一声:“若是按照你的这个逻辑,你还是杀天霸易容的了。这么说起来更像,以前众所周知,你的武功并不高,突然之间就高了这么多,说不定,还真是杀天霸易容的呢!”

“放屁,杀天霸都已经躺在棺木里了。”安王恼羞成怒。

“也许,躺着的是个假的呢?”

凌轩轻飘飘的说道,他越是这么不经意,安王就越是气恼不已。

安王咬咬牙,扬剑一挥:“放箭!”

箭支唰唰的朝着城墙上飞来,凌轩眼眸微眯,轻抬右手,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箭支就朝着安王他们凶猛的射了过去。

攻势之猛,让安王他们根本就无法前进半步,僵持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安王不得不带着士兵后撤,再这么互相射箭射下去,他们所带的箭支就要消耗光了。

安王暗暗抹了一把汗,这个轩王最近这些时间也不知道躲在哪里偷偷制造武器,竟然造了这么多的箭支。

以前,护国公他们还因为杜凌志没有给他们送去军需武器,而不得不撤退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居然就已经造了这么多的武器?

安王眉头一皱,看来,要想赢了轩王,还得先将他的武器给夺过来,不然,就凭自己的本事,要想跟轩王这么硬碰硬,根本就打不过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切断他的军需,自己就能胜得不费吹灰之力了。

安王如是想着,便是连忙带着兵马就撤回了自己的城池,再做打算。

护国公身旁站着的蒋副将狠狠的啐了一口,不悦的道:“他娘的,老子还想好好的打一场呢,他倒好,这么快就龟缩回去了?王爷,我们要不要打开城门追过去?打他个屁滚尿流。”

凌轩眯着眼睛眺望着快速逃窜的安王等人,沉思了一下,淡淡的道:“不必,我们今天刚刚才接手了这些城池,现在守城的人并不多,我们也只是带了少量的箭支和军需,刚刚本王让你们只管猛烈的射箭,只是为了造成他们的错觉,误以为我们有很多的武器。实则,我们并没有。若是跟他们继续打下去,我们会吃了没有武器的亏。”

护国公点点头,上前道:“蒋副将,王爷说得有理,目前我们不急着灭了安王的部队,我们得先将我们占领的这些城池给占稳了。我们还有很多部队没有来得及带出来,武器也没有运过来,现在就去攻打安王,还为时尚早。”

蒋副将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的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道:“对对,末将刚刚一时糊涂,就想着冲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了,倒是忘了我们今天赶到这里也是仓促得很,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好呢。得,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去运武器?末将随时都可以待命。”

凌轩道:“现在就可以去运武器了。”

“好,我们现在就运武器,末将听说这次制造了一些好的武器,末将早就想见识一下了。”

依依睡觉正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的山洞里进来了一人,便是连忙睁眼望去,一见到来人是凌轩,她的脸色顿即就不好了起来,在往周边一看,画眉居然早就已经跑出去了?

夏依依不禁咬了咬牙,她又背叛了自己是不是?

夏依依冷着脸道:“凌晨了,你来做什么?”

凌轩委屈的撅着嘴巴,轩眉一皱,“刚刚安王他们来攻城了,本王受伤了,过来找你医治的。”

“安王的武功这么高?还能伤得了你?”依依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安王,呵呵,我可真是小瞧了他,他的武功很高,不过没有我的武功高。而且,我刚刚从安王的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杀天霸被安王给杀了。”

依依更是惊讶不已,“啊?安王的武功有这么高?竟然能杀得了杀天霸?”

“不,我并不觉得安王的武功比杀天霸的武功还要高,我怀疑因为杀天霸与安王相熟,倘若安王暗地里动了什么手脚,比如先给杀天霸下了毒,那么他也能胜之不武!”

依依点点头,安王这种人倒是很有可能会耍阴招的。

“而且,安王已经知道了杀天霸的真实身份是前太子,我们的五皇叔,所以安王才会先下手为强杀了他。”

依依眯着双眼上下打量了凌轩一眼,奸笑道:“安王怎么会知道杀天霸的真实身份是五皇叔?是不是你故意泄露给他的?你好借刀杀人吧?”

凌轩瞬间就扬起了一个欢喜的笑脸,上前就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脸蛋:“我就知道我的爱妃是最聪明的了。”

夏依依使劲的拍开了他的手,翻了一个白眼道:“你是不是想死啊,居然敢动不动的就对我动手动脚?”

凌轩哎呦的叫唤了起来,“爱妃,你把我给打疼了,我身上还有伤呢。”

“哼,疼死你活该,我才懒得给你治伤了,你去找鬼谷子治伤去。”

“不行,我就要你给我治伤!”

凌轩不禁撒起娇来,说着就朝着夏依依身上死皮赖脸的靠了过来。

“死开,别想着占我便宜。”依依一把将他给推开来,也不管他的身上有没有伤。

凌轩干脆就朝着炕上挤,夏依依怒目瞪着他道:“你一身血污污的,还想把我的床褥子给弄脏?这种天气,水都结冰了,洗了也不好干啊,我睡什么去?”

“没关系,我到时候给你铺一床新的床褥子。”凌轩的脸上几乎都要笑出了褶子来,继续往床上挤。

夏依依眼眸一眯,泛起了一抹冷意,当即搂着自己圆滚滚的大肚子就朝着凌轩的身上撞过去,凌轩连忙跳了开来,慌张不已。

“依依,别拿肚子来撞我啊,当心伤着孩子。”

夏依依冷哼一声,昂首,得意的抖了抖眉头,“你欺负我,我奈何不了你,我就让我的宝宝来对付你咯!”

夏依依从炕上慢慢的滑了下来,搂着自己的肚子就朝着凌轩撞过去,凌轩连忙躲闪开来,一边扶着她,连连求饶告罪道:“依依,别撞,别撞,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错在哪里了?”

依依喘着粗气问道,怀孕后自己的体力真是差到极点了,稍微活动一下就气喘吁吁的了,而且,这三个宝宝将她的五脏六腑都已经挤开移位了,将她的胃和心脏都给顶上去了,平时都没法平躺着睡,总会觉得呼吸窒息,只得侧卧。

凌轩抹了一把汗水,再也不敢对死皮赖脸的对她动手动脚了。

她居然把宝宝当成对付他的利器,自己还不得不承认,她的这个利器是真的很管用,自己只得心甘情愿的妥协了。

------题外话------

好友文文正在PK,求收藏^3^

《权爷撩宠侯门毒妻》by叶染衣

(种田+宅斗+先婚后爱+宠溺无极限)

一句话简介:

她急需强大后台对付各方牛鬼蛇神不得已和他协议成婚,殊不知却钻进了某人早早为她设下的情网圈套里。

正经简介:

一个是因出身不祥被调包至乡下的侯府正牌嫡出千金。

一个是苏家手握权柄却有四柱纯阳克妻命的国公爷。

当他遇到她——

一纸契约,她上了他的花轿。

说好的联手虐渣渣,他却先将她吃得只剩渣。

她暴怒:“婚前协议不是说好了同房不同床的么?”

他挑唇,邪笑,“嗯,不同床,浴池,书桌均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