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登基可好(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小心翼翼的扶着依依到炕上坐着,道:“你别生气啊,别激动,你好好养胎,我让鬼谷子给我处理伤口就行了。”

“那你还不快滚?”她怒道。

“好好,我这就走,别激动啊。”

凌轩连忙道,起身,临走之前又轻轻的拍了一下夏依依鼓鼓的肚子,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画眉进来有些嗔怪的道:“王妃,鬼谷子不是都劝你留王爷过夜的吗?你怎么还将他往外赶啊。”

依依狠狠的剐了她一眼,怒道:“他一来,你就立马跑了是不是?把你家主子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王妃,他不是别人呀,他是王爷。”

“那也不行,没这么容易饶了他!哼!”

依依哼唧着扁了扁嘴,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道:“外面怎么了?似乎来了很多人?”

“是的,王爷带了许多士兵过来搬运武器。”

“哦。”

依依点点头,这些日子里,这里一直在加班加点的制造武器,制造了许多武器,不知道自己和天问联手改良的武器会不会发挥大作用呢?

依依想要继续躺下睡觉,可是外头嘈杂的声音却是扰得她没法安睡,只得干脆坐着与画眉聊天。

那些人折腾了一天,似乎搬走了很多军需,渐渐的天色暗了,这个山谷才安静了下来。

依依听着外头的动静,很久都没有再出现嘈杂声了,似乎所有来搬运军需的人全都走了。依依平静的容颜上不禁挂上了几分失落。凌轩也跟着他们走了?临走前都不再进来看看她?看看宝宝?

依依面上的失落渐渐的升级成了不悦和忿忿。

她气恼的指着桌上那些点心道:“画眉,都给扔了。”

“为什么扔了?”

“我不爱吃,下次你再见着凌轩,就跟他说不要再给我送任何东西来了。”

画眉掩嘴一笑,道:“可是你昨儿才吃得好好的呢,奴婢看你就很爱吃啊。”

“我今天不爱吃了。”

“你爱吃什么?为夫给你亲自做如何?”

门外响起了凌轩欢快的声音,音落,他撩开帘子,大步走了过来。

夏依依的眼角闪过一丝甜蜜的得意,却是故意冷着脸道:“你不是跟着那些士兵走了吗?还回来做什么?”

凌轩讨好伸过脸来,“我这不是听说爱妃胃口不好,就想着过来给爱妃亲手做一些吃食啊。画眉,饭菜都已经做好了,你去端过来。”

“是。”画眉欢喜的屈身退了出去。

依依瞥了他一眼,闻着他身上的药味,淡淡的道:“你找鬼谷子给你包扎了伤口?”

“是啊,找他包扎,他又讹了我好多银子,本来是想让你给我医治,这银子就能省下来给孩子买好多东西了。”

凌轩撅嘴道,对于自己被她赶出去的事情依旧耿耿于怀。

依依悠悠的叹道:“既然你养孩子都养不起,那就别养了。往后,我自己养,你也别给我屋里送什么小孩要吃、用的任何物件。”

“别啊,我养得起,我刚刚就是开玩笑的,我连天下人都养得起,还能养不起你们母子四人?”凌轩玩笑道。

依依闻言微微皱眉,正色盯着他,面露不悦,威严冷冽之气陡生。

凌轩不禁心虚的抖了抖,连忙收起了不正经的脸色,急急的道:“你真生气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我那么有钱,哪里还能没钱养你们啊?别生气好不好?你这副样子我害怕。”

依依定定的盯着他,冷声问道,“你刚刚说你养得起天下人?”

凌轩闻言,不禁夹紧了屁股,摸了摸自己的头,她怎么问的是后半段话啊?

“是,是啊,等我当了皇上,不就养得起天下人了吗?”

夏依依看着凌轩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轻叹了一声,盯着他的眼睛郑重的说道:“凌轩,你给我仔仔细细的听好了,你当了皇帝,不是你养着天下人,而是天下人养着你,你明白了吗?”

凌轩有些不太明白她的话,自古以来,说的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作为皇上,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那就是所有人应该敬仰的人,自己说的也并没有错啊,那些百姓就是因为有了他这个皇帝,他们才能有这片土地可以赖以生存。

夏依依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她就知道在他的心里头,那些封建王朝的思想,好像普天下的百姓都是因为沾了皇上的福泽,才有那么一口饭吃一样。

夏依依语重心长的道:“凌轩,我知道,你从小生活在帝王之家,你所接受的思想就是这样的,但是我想要跟你说的是,在我们那里,则不是这样的。我们所奉行的思想是:我们没有皇帝,只有百姓的公仆。最高统治者所要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谋事,而是为了天下的福祉谋事。”

“是这样吗?”凌轩侧头问道。

“嗯,我们那边的最高统治者不是世袭制,更不是家族传承,他们只能在位几年,而几年之后,就要由百姓来做出选择下一个最高统治者是谁,一切都由百姓来做主,如果这个统治者在位期间做得不好,百姓是可以将他给直接推下位的。”

凌轩十分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简直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依依道:“你们的统治者竟然不是家族传承,而是百姓选举,只能在位几年?那还有什么专制可言?那皇家的权势和地位又如何保证?”

“凌轩,我说了,最高的统治者,他在其位时所思考的不是如何巩固自己的利益,而是如何保证百姓的利益。因为,你在那个位置,不是上天给你的,也不是家族给你的,而是百姓给你的,你要为百姓谋利益才是正确的选择。”

夏依依继续说道:“你刚刚说是你养着天下的百姓,其实完全相反,是天下的百姓在养着你,你明白吗?若是没有百姓种田纺纱,你吃什么?穿什么?你国库里的那些银两是从哪儿来的?那可都是从百姓的血汗钱里搜刮而来的,你拿着那些钱,应该感恩百姓,是他们在养着你的皇朝,你的大臣,以及你的妻儿子女。我不希望你成为皇上以后,就变得跟以前的皇上一样,将百姓的生命视如蝼蚁,只顾自己。要知道,百姓如水,君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凌轩的眉头皱的更深,认真的思索着夏依依所说的这句话。

夏依依端正了自己的身子,正视着凌轩,双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双肩。

“凌轩,我以前其实并不希望你当皇上的,因为你们这个皇朝的制度,我很清楚,你们的皇上是不可能只有皇后一个人的,需要纳很多的妃子,一来,是为了满足皇上个人的私欲,二来,是为了利用后宫的女子来制衡前朝的臣子。但是现在经过这么久的战争,我深知百姓在战争中所遭受的巨大痛苦,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食不果腹,路有冻死骨。凌轩,我希望你能当皇上,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成为一代明君,你有这个能力在你的有生之年保护好你的黎民百姓,让他们不再遭受战火之灾!”

凌轩点点头,认真的回望着她的眼,他深邃的眼眸里全是夏依依专注认真的神情,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也抓上了夏依依的肩膀,道:“好,依依,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做一个明君,然东朔的百姓不再遭受战火之灾。”

“嗯。”依依认真的点头。

凌轩严肃的脸上忽然绽放开了一个邪魅的笑容,“依依,你刚刚说你知道我们这个朝代的皇上都是要纳妃的,你又同意我当皇上了,是不是……”

依依剐了他一眼,扁扁嘴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当皇上,也可以纳妃,我都不会阻止,但是我不会跟你回皇宫,我是不会跟别的女人共享你一个夫君的。”

凌轩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捏了捏她的脸蛋,“我就说了嘛,你怎么可能会同意当了我的皇后之后,又看着我纳妃子呢?你放心,我不会纳妃子的。我只要你一个皇后,我就足够了。而且,我也有了三个宝宝,我觉得我很幸福,很满足了。”

依依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切,你也就是现在说得好听,到时候你当了皇上,还不知道会怎么大肆选秀女入宫呢。”

凌轩重重的拍了拍胸脯道:“你放心,我登基之时就诏告天下,此生只有皇后你一人,如何?我诏书一下,可是不能反悔的,不然,我这皇上的威信何在啊?”

依依有些摇摆了起来,若是凌轩仍旧只是一个王爷,她倒是还会相信他不会纳妾,可是成为皇帝以后,不光是个人的思想会膨胀,就连前朝的那些臣子也不是吃素的,肯定会给皇上施压纳妃的啊。

凌轩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忧些什么,但是我可不是以前的那些皇帝,我有这个能力护得你周全,还有,我们的宝宝,如果我纳了别的女人,不仅是对你的一种伤害,也是对宝宝的一种伤害。依依,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是真的想要跟你共度一生的。”

依依咬了咬唇,抚上了自己的肚子,感受到里面宝宝的微小动作,她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她也是真的很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有父有母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依依抬头望着凌轩,眼眸里含着一些热泪,闪闪发光,抽泣了一声道:“凌轩,可是你以前伤了我那么多次,我还能再信任你吗?”

“依依,我以前是因为毒没有解,时刻都有性命之危,我不希望你守寡一辈子,也不希望你为了我而抽血损害身子,才将你休了的。我那是迫不得已,依依,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会做那样的傻事了。而且,我当了皇帝以后,我有了更大的权势和能力,才能护得你周全,不然,我们依旧会像以前一样,被敌人给四处追杀、飘零。以前,我们只有两个人,走到哪里藏身都行,可是我们现在有了宝宝,我希望给宝宝一个安稳的家。”

“家……”

依依咬了咬唇角,眼泪瞬间就喷涌而出,她一头就扎进了凌轩的怀里,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家的感觉了,即便在外头有鬼谷子宠着她,有画眉和凝香保护她,可是她的心灵从来都是锁着的,她总觉得自己是孤独的。

只有她和凌轩还有宝宝在一起时,哪怕是在这个寒冷的山洞里,她都觉得是温暖的,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么久一来所受的孤寂在这一瞬间有了寄托。

她的肚子很大,已经顶着了凌轩的肚子,导致她的肩膀根本就靠不到凌轩的肩膀,她的头也就只是勉勉强强的搭在了凌轩的肩膀一角而已。

凌轩宽大的手掌抚上了她的后脑勺,轻轻的摩挲着,感受到她哭泣时微微颤抖的身子,凌轩也觉得自己的鼻子发酸了起来。

他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响起:“依依,哪怕我成为皇帝,心里装着国家,我也会留很大一个位置给你们母子,给我们共同的小家,我此生此世,绝不会辜负你,否则,我宁愿遭受天打雷劈之惩罚。”

夏依依哭泣的身子微微一震,他居然敢发毒誓,在他们这个朝代的人,应该是很信奉这些毒誓的灵验的,依依抬头,眼眸缩了缩,看着他坚毅凛然的线条硬朗的脸庞,依依抿了抿唇,道:“你若不负我,我也绝不会负你。”

凌轩硬朗的脸部线条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弯起眼眉笑道:“不负我?那你现在就补偿我这么几个月来的相思之苦如何?”

说话间他就欺身而上,夏依依连忙往后缩,惊恐的睁着个大眼睛看着他,伸出了食指戳了戳他的额头,斥责道:“你想干嘛?”

“想……”凌轩老实的回答,声音里带着糯糯的、浓浓的情欲之味。

依依翻了一个大白眼,“我怀着孕呢,不行的,而且,我都已经被你休了,哪里还能跟你那个啊?你休想,除非你再把我娶回去。”

凌轩笑得十分灿烂,“好,娶,我一定娶,届时,我拉着你的手,跟我一起登基,如何?”

只要她肯嫁,自己就巴不得娶她,否则,过期不候的话,自己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依依挑眉,“一起登基?难道让我跟你一起坐在龙椅上,跟你一起处理朝政?”

“好啊,可以啊,你若是想要上朝,那我们就一起上朝处理朝政,就像我们以前在北疆的时候,你也在军帐里,跟我一起商量作战方案一样。倘若哪天我生病了,或者要出京城有事忙,你还可以坐在皇座上帮我上朝呢,我岂不是乐得轻松和开心?”

“你们不是奉行‘后宫不得干政’的吗?若是我坐在龙椅上处理朝政,可是会被大臣辱骂的,到时候,说不定连你也一起骂呢。”

“他们若是敢骂,我就直接将皇位传给你,让你当皇帝,看他们如何。哼!”

依依笑道:“我当皇帝?那你是什么?”

凌轩抿唇一笑,“你若是想当皇帝,那我可以屈尊当你的皇夫啊。”

“噗哧,真的啊?”依依瞬间就开怀大笑了起来,自己岂不是比武则天更加厉害了?武则天毕竟是夫君死了以后才当上皇帝的。

“那当然了,我说话算话得很。”

“那我是不是可以纳很多皇夫妃呢?是不是这样的称谓?”夏依依笑得灿烂。

某人脸色一沉,狠狠的咬牙切齿道:“你敢!我就把他们全都给杀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