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劝降(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手下动作极快,一人对付那些武功二流的将领,不过小半柱香的时间就将他们全都给杀了。

他立即动手将那四个被夏依依狙击的人的伤口给刺破,抹去了他们真正死亡的原因,又在地上将弹头给捡走,做完这一切,后面那些追兵也跑到了这儿。

凌轩将安王的尸体给揪了起来,对着那些士兵道:“毒杀先帝的人就是安王,他如今已经死了,你们若是现在就放下武器投诚于本王,本王必定会厚待你们,你们若是继续执迷不误,举兵谋逆,就别怪本王对你们下杀手了。”

那些士兵里有一个职位较低的参将,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不禁觉得惊恐不已,抬眼,望向轩王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魔鬼一样。

他结结巴巴的道:“他们都是你一个人杀的?”

凌轩冷冷的望着他们,神色冷冽,身上的阴狠杀气仍未退去,似乎有一股寒冷的风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迎面扑向对面的那些士兵。

参将瞬间觉得面上都被那股冷气给吹得寒毛直竖,他腿上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自然是本王一个人杀的。”凌轩淡淡的撒着谎。

参将的瞳孔猛然睁大,惊愕的望着杀气犹重的轩王,更是觉得轩王的武功深不可测了。

他们不过是比安王等人晚了一刻钟赶到这里的,轩王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杀了他们。毕竟现在安王的武功可是很高的,居然这么快就败了?

可见这些日子以来,轩王的武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凌轩再次威严阴狠的将所有的士兵扫了一眼,冷冷的道:“放下武器,投诚于本王。即便你们现在不投降,本王的兵马也能将你们全都给灭了,将来,本王可是会登基为皇的。你们若是成为叛军,可曾替你们的家人想过?要知道,按照东朔的律法,叛军的家人最同叛军,一样要处斩的。”

最后这么一句话直接击中了那些士兵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们开始害怕,他们可全都是有家人的啊,倘若他们继续当叛军,等轩王当了皇上以后,可是会逮捕他们的家人的。

一些士兵咬了咬唇,高声问道:“轩王,如果我们投降了,你真的会放过我们和我们的家人吗?”

“会,本王一言九鼎。”他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敲击在那些士兵的心里,他的眼里闪烁着威严、诚信、包容的光芒,那些人顿时就感觉跟着轩王才是跟着一个真正的明君。

一个、两个人放下了手中的剑,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将手中的刀剑放了下来,很快,就有超过一半人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那个参将一见这形势,也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在不投降,他就要去地下陪轩王了。

那个参将倒是个十分有眼力见的,立即高高举起右手,振臂高呼:“拥立轩王、拥立轩王!”

那些士兵也连忙高喊了起来:“拥立轩王、拥立轩王!”

凌轩高昂着头颅,接受着这五万士兵的呐喊拥立。

高亢的喊声震惊了远处山谷里正组织着士兵埋伏的夜影和天问,他们两人面面相觑,各自用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相同的疑惑。

“怎么?王爷一个人就摆平了那五万兵马?”夜影道。

天问迷茫的摇了摇头,“不知啊,不过看样子好像是的。但是我猜想,应该是王妃和王爷共同解决了那些敌人。”

夜影微微皱眉沉思了一会儿,之前他见着王爷将王妃给抱走了,还以为是要将王妃给换个地方藏起来,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想要王妃帮个忙,可是夜影实在想不通大腹便便的王妃究竟能帮什么忙。

天问侧头问道:“上次,钟达被人远距离射杀的时候,你们谎称是我用箭杀死他们的。然而那人却是方敏。会不会王妃跟方敏也有同样的本事,能在远距离射杀敌人?”

夜影上次可是亲眼目睹钟达和那个侍卫在一瞬间相继死去,他们之间的时间间隔极短,几乎只在眨眼间,而且,他都没有来得及看得清楚他们是怎么死的,就被王爷一掌击碎了他们的头颅。

倘若王妃也有这样的本事,那么也难怪王爷要冒险将王妃带出去帮忙了。

片刻后,凌轩便带着那五万已经投降的兵马回来了,一问夏依依还没有回来,便是将这五万兵马交给夜影管着,他赶紧往之前送夏依依去狙击地的方向走去。

走到半路,便是见到夏依依由红菱和画眉搀扶着,小心翼翼的在崎岖的山路里慢慢的走着,即便有两个人扶着,画眉依旧是一脸紧张的神色,生怕将王妃给摔着了。

夏依依则是一只手捧着个大肚子,一只手紧紧的抓着画眉,走个十丈远就要停下喘一会儿气。

凌轩见她安然无恙,放下心来,原本冷冰冰的脸色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他连忙飞了过去,缓缓落地,快步走过去扶着她。

夏依依笑着望向他,嘲讽道:“刚刚那拥立的呼声可真是响亮啊!看来,你当皇帝的日子不远了啊。”

凌轩笑道:“我的江山可有你一半的功劳,你当皇帝的日子也不远了。”

“凌轩,你真的打算让我也当皇帝啊?”

“是啊,咱们轮班如何?单号我当皇帝,双号你当皇帝。”凌轩笑得开心,弯起了双眼。

夏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你当是交通呢?还单双号限行?要当皇帝,我就一个人全当了。”

“也可以啊!”凌轩笑道。

依依冷哼一声:“切,我在朝堂上忙得脚不沾地的,你就好有空天天在后宫里撩美女了是不是?”

“我不敢,我哪敢啊?你不得削死我啊?”

凌轩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运用轻功,沉稳的飞着,将她安全送回了山洞里,把她扶到炕上坐好,道:“你先在这里休息,等我把外面的事情结束了,我就立即回来接你出去,回王府里好好养胎。”

“嗯。”依依点点头。

凌轩见她的脸和手都冻得乌青,便是连忙吩咐画眉去倒热水过来给王妃洗脸,这才往外走。

“凌轩!”依依叫住了他。

“嗯?”凌轩回头,静候她的下一句吩咐。

依依咬了咬唇,道:“凌轩,罪不及妻儿,安王虽然有错,但是安王妃和太妃人都挺好、挺和善的,启儿又小,也单纯,我希望你放过他们孤儿寡母。”

凌轩皱了皱眉,道:“太妃和安王妃是女人,我可以放过他们,可是启儿是男子,虽然他才几岁,可是他终究会长大的,长大以后,一定会找我们两个报仇的,毕竟,是我们杀了他的父王。”

依依沉思了一会儿,“那你将他关押一辈子,只求你留他一条性命可行?”

凌轩微微摇头,“依依,我知道你跟启儿的关系好,可是这真的不是我们仁慈的时候,如果放了他,就等于放虎归山必留后患啊。”

“我知道,只是,那只是你防患于未然的猜想而已,所以,你想要斩草除根,可是,启儿他还这么小,他真的是无辜的,如果我们将他好好的抚养长大,教他仁善,他也许就不会找我们报仇了。你只要将他关起来,不要教他武功,又让人严加看守,他也闹不了事啊。”

依依祈求道,眼眸里泛着晶莹。

“依依……”凌轩为难的道。

“求你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她真的很难做到没有一丝人情味,她只想救启儿一条性命,哪怕凌轩将启儿关押在宗人府一辈子都行。

凌轩深吸一口气,皱眉道:“好吧,我答应你,我留他们几条性命,将启儿关押在宗人府里,将太妃和安王妃关押在皇觉寺。”末了,又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头,道:“你别激动,别担心,你安心养胎,我忙去了。”

“嗯,好的,谢谢你。”依依满怀感激的点点头。

“嗯,乖,你好好睡一觉休息。”凌轩在她的额头落下了一个轻吻,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从东面过来的另外一支五万人的兵马也赶到了山脚下,他们看了一眼山脚下驻守的士兵,不禁疑惑不已。

怎么不是他们预料当中的战火朝天、厮杀声漫天的场景?竟然是这么一副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场面?

“怎么回事?”那方的将军高声问道,看这些驻守的士兵的服饰很像安王的人啊。

刚刚才投降的参将道:“将军,安王他们已经死了,现在,我们已经投诚到轩王的手下了,你们也赶紧投诚吧,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出路了。”

“什么?安王已经被轩王给杀死了?”那个将军惊讶不已。

“是。”

“怎么可能,我们只是比你们晚了两柱香的时间到达这里而已,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可是,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见你们这里的厮杀声啊。”那个将军十分疑惑不解。

“轩王把安王和那几个将领给诱骗到远处,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将他们几个人全都给杀了。将军,现在轩王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无人匹及了,你们打不过他的。你们还是早些投降吧,轩王已经答应我们,只要我们投降,会厚待我们,还不会牵连我们家人。”

那个将军有些犹豫了起来,正当这时,凌轩快速的飞到了山下,高高的站在了树尖上,看着那个将军道:“你放心,本王当了皇上以后,你仍旧是将军之位,仍旧享有原先的俸禄,你的家人仍旧可以住在将军府里享受优厚的生活条件。反之,你若是继续跟本王作对,本王登基后,将会对你和你的家人按照叛军乱党之罪抄家处斩!”

那将军皱眉,现如今,若是不拥立轩王,他们还能拥立谁去呢?也没有人可拥立了啊,难不成拥立启儿?可是启儿还那么小,根本就不是轩王的对手啊。

他咬了咬牙,道:“行,我们投降,拥立你登基。”

“好。现在,你们立即跟着本王去劝降其他部队。”

“是。”那将军垂首道。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城池的方向走去,刚走出去半个时辰,迎面就碰见了赵熙正带着北云国的兵马回来救援本应该处于垂死挣扎中的轩王。

赵熙惊讶的看着轩王,难以置信,怎么安王的十万兵马竟然原封不动的到了轩王的手中。

凌轩看了他一眼,见他果然信守承诺带兵过来支援他,心下依旧感激不已,将自己已经杀死安王,劝降了十万兵马的事情长话短说的告之,又道:“虽然这些人已经被本王劝降了,但是安王之前还派了很多兵马在其他的地方攻城,不知太子可否愿意助本王一臂之力将那些叛军收服?”

“自然。”赵熙回报了一个笑容。

另一厢,护国公所在的城池所包围的敌人是最多的,护国公若不是因为有了刚刚搬运过来的新式武器扭转了战局,只怕,单从人数上来说,护国公也会被敌人打得很惨。

蒋副将得了这些新武器,兴奋不已,将所有的武器全都给试了个遍,他觉得最为厉害的武器莫过于那些土炸弹了。

虽然夏依依为了避免别人偷制武器,已经特意将土炸弹的火药份量减少了很多,造成的杀伤力跟现代的炸药相比,完全就是弱到不堪一击。可是在这些古人的眼里,这些土炸弹一个炸弹下去,就能炸死周边十来个人,简直就是战斗神器啊。

蒋副将再次拿出了一个土炸弹,冲着下面密密麻麻的敌人扔了下去,看着被土炸弹炸翻的敌人,他兴奋的咧嘴拍手大笑道:“公爷,你看看,王爷这次制造出来的这些武器多厉害啊,若是早些制造出来给我们,我们早就赢了,哪里还有志王登基这回事啊?”

护国公道:“志王登基那会儿,轩王的毒还没有解,那时候轩王也没有要当皇上的想法。”

蒋副将道:“公爷,你看看,按我们现在的攻势,没多久就能打退他们了。”

护国公担忧的摇了摇头,道:“敌人在我们这里是占不了什么好处的,但是之前轩王那边发射了紧急信号,那边也就留了一万兵马,而且,王妃也在那里,只怕,王爷那边扛不住,如果王爷在那边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这边赢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蒋副将不禁也担忧了起来,自己怎么就只顾着在这边打战打得热火朝天的打得开心了,却是忘记了轩王在那边举步维艰呢。

“那,我们就加快攻击力度,将他们给击退了,我们也就能冲出去救王爷了。”

“嗯。”护国公点点头,蒋副将连忙又去拿土炸弹,一阵连环炸弹丢下去,直接丢得那些敌人不敢靠过来。

敌方的将领连忙带着兵马后退,咬了咬牙,恨恨的看着城墙上得意忘形的蒋副将,他狠狠的道:“你们别得意忘形,我们手里可有人质。”

幸好安王之前就交代了他,若是打不过护国公,就将人质揪出来对付护国公,尽量拖延时间,只要能拖延一个时辰,安王就能将轩王给灭了。

片刻后,他的手下便是将灰头土脸的夏娜娜给推了出来。

那个将军朝着护国公叫嚣道:“公爷,你好好看看,我手上的这个人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若是现在就打开城门投降,我就将你的女儿给放了。不然,我就当场将你的女儿赏给这些精壮的士兵享用,直到将她给玩死。”

夏娜娜吓得脸色惨白,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算计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嫁给了杜凌志,成为了妃子。甚至一度害了夏依依,又在最后故意引着杜凌志去害上官琼。

可是最后,却在三国给灭了杜凌志的皇朝之时,她成了敌人的俘虏,几经辗转,从兵败者换到了胜者手中,最后落到了安王的手里。

她哭得梨花带雨,嘶声力竭的大喊道:“爹,爹,你救我,救救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