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解救人质(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护国公立即怒斥道:“你怎么能如此没有道德?打战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抓着个女子来威胁我们,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人哈哈一笑,道:“英雄好汉?赢了的人才能被成为是英雄好汉,你若是不想看着你女儿惨遭沦辱,你可以像当初钟达亲手射杀了钟诗彤、钟诗音一样啊。”

当初,志王将他的两个侧妃抓起来去威胁钟达,结果被钟达亲手射杀了,在钟达的眼里,两个孙女而已,哪里有他的皇位重要呢。

可是护国公却不是那样的人,虽然他很讨厌李氏母女的做派,当初因为她们陷害了夏依依,他严惩了她们母女,可是后来,许是因为轩王给她们母女施压的缘故,她们二人再也不敢对夏依依动手了,自己也就不再对她们二人惩戒了。

夏娜娜虽然不怎么讨他的喜,可到底是亲生女儿,又怎么能忍得了她被那些士兵凌辱呢?

护国公咬牙道:“我们可以现在就停战,不攻打你们,你们立即放了我女儿。”

“护国公,我提的要求是要你们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你们赶紧投降拥立安王继位。”

那人没有看出来护国公还是挺在乎他女儿的,就更是拿着人质张狂了起来。

蒋副将上前对护国公道:“公爷,可是现在轩王那边正急着要我们过去救援呢,如果我们去晚了,可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为了东朔的江山,咱们也只能牺牲小我了呀。”

护国公也明白这个道理,在这个当口,若是自己为了保护家人,而错失战局,自己可就对不起轩王,也对不起那些战死的士兵。

别人家的孩子也是生命,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女儿,就妥协了敌人,开门投降呢?他咬了咬牙,只得选择牺牲夏娜娜。

那人见护国公还不答应,当即冷哼一声。唰的一声响,就一把将夏娜娜的外衣给脱了下来,撕了个粉碎,让她只穿着肚兜在寒风中颤抖。

“哈哈哈哈!哎呦,看这雪嫩的皮肤呦!”

“看这前凸后翘的,可真是惹人想入非非啊!”

周边的那些士兵立即哄堂大笑了起来,有人开始伸出了咸猪手朝着夏娜娜的身上摸去,捏着她的肌肤一阵淫笑。

夏娜娜恐惧不已,慌忙的扭动着身子想要逃离这些人的魔掌,却是被那些人给按住了动弹不得,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了下来,朝着城墙上的护国公哭喊着祈求道:“爹,你快答应他啊,快答应他啊。”

在她的心里,可没有什么家国天下,她只想要摆脱这些男人的魔掌,她不想成为这些人的玩物。她在这一刻是真的害怕了起来,她不想毁了清白,更不想丢失了性命。

护国公看得也十分心痛和揪心,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答应那些人,放他们进来,然后自己投降啊。

蒋副将也是见不得那些士兵如此的欺辱一个女子,当即对着那个将军臭骂了一通,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理睬,放下了狠话,除非他们投降,不然就要立即下手。

“爹,爹,你救救我啊。”

城墙下,夏娜娜的哭腔让护国公心里十分难受,片刻后,他悲伤的垂下了眼眸,显得更加苍老,额上的皱纹也越发的深了,他无奈的对蒋副将吩咐道:“动手,杀了他们,冲出去救援轩王。”

“是。”

蒋副将回答道,刚要下命令让士兵们打开城门冲出去厮杀那些人,他的眼眸微微一缩,定定的眺望着城墙下,有些欣喜和紧张的拉了拉护国公的衣袍,压低了他那兴奋的声音:“公爷,你看看,那些士兵里头是不是方参将啊?”

护国公猛然睁眼,看向了那些围在夏娜娜身边动手动脚轻薄她的士兵,果然见到了一个年轻帅气的士兵,穿着一身普通的士兵衣服,可是那双清亮冷厉的眸子却是跟周边那几个猥琐发育着的士兵截然不同。

可不是方敏嘛!

护国公顿即觉得他们又有希望双赢了,有方敏在,就一定能救得了夏娜娜。

只是他心下有些疑惑,方敏不是跟夏子英一起驻守在另一个城池吗?她怎么会来了这里?自己之前明明看到了夏子英所在的城池方向发射了信号弹的,难道他们已经解决了那边的危机?

护国公收到了方敏投射给他的一个眼神暗示,护国公连忙对着那个将军继续谈判,借以拖延时间:“好,我答应你,你现在立即就放了她,我打开城门,跟你们投降。”

那个将军却是大笑一声,“哈哈哈,公爷,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疼爱你的女儿,不过,我并不相信你的话,倘若你们将城门打开,把我们引进去就是为了来个瓮中捉鳖呢?这样,你们将刚刚用来炸我们的武器全都给搬运下来,把你们的武器也全都摆在我们的面前,你们空着手出来,我们再进城如何?”

护国公气得磨牙,恨恨的道:“你这要求未免太过分了。”

“这个怎么是过分呢?既然你们是要受降,自然要交了武器了,除非,你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想要投降。”

“我们没有了武器,若是你们想要杀了我们,我们岂不是没有反抗之力了?”

“你究竟放不放武器?不放武器,我现在就将你女儿给当场办了。”

那人以为护国公是真的很在乎女儿,为了夏娜娜,公爷会真的答应他的任何要求一样。

那人见公爷犹豫了一下,便是立即将手给捏到了娜娜的身上,一把将她的外裤也给撕扯下来,只留下了亵裤。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爹,救我,救我。”

娜娜哭得更加凄惨,浑身吓得瑟瑟发抖,这一刻,她羞愤得想要立即去死。

“公爷,你再不答应,我可是不会再跟你多话了,我真的会下手的。”

他淫笑着怒骂道,手掌摸到了她的肚兜上,正要将她这最后的一点布料给扯下来,脖间传来了一抹凉意,他惊恐的侧头一看,只见一个士兵拿着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嘴角斜斜的弯起,挂上了一丝冷意。

他哆哆嗦嗦的道:“你……你敢造反?当心安王杀了你全家!”

方敏不禁为他感到可悲,都已经被人给架着脖子了,他都还没有发现自己并非是他手下的士兵吗?

夏娜娜也转过头来,看着这个神色冷冽,面容英俊的士兵,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天神下凡来救她一样,连忙对着方敏道:“大哥,你快快救救我,救救我。”

夏娜娜以前虽然曾经从李氏那里听过不少关于方敏的坏话,可是她从未见过方敏,更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小士兵其实是女扮男装的方敏。

此刻的夏娜娜已经完全把方敏给当成了解救她的唯一希望了。

方敏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并没有给她什么太好的脸色,她早就听依依说过夏娜娜以前的恶性劣迹了,若不是看在夏子英和护国公的面子上,她才懒得过来救这个讨人厌的娜娜了。

那将军立即将剑给横在了娜娜的脖子上,恶狠狠的道:“你若是敢杀我,我就杀了她。”

“是吗?只可惜,你手中的这个人质对护国公有用,对我却是没有半点用处。”方敏冷冷的道,语气中不带半点温度和感情。

闻言,夏娜娜刚刚才升起希望的心瞬间又降至了谷底。

那将军额头顷刻间就冒出了细密的冷汗,道:“那你为何要来挟持我?”

“那是因为你跟我有私人恩怨,我要杀了你报仇,至于她,你爱杀不杀,不关我的事。”

那将军眼眸一转,道:“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话就是来诈我的吧,你就是来解救人质的,你想让我信了你的话,而让我不挟持她?”

方敏眉头一扬,不愧是将军嘛,这点小套路都被他看穿了?

不过在这种时候,不仅仅要考验人的心理素质,更要考验演技和能力。

方敏冷笑一声,面上全是不屑和嘲讽,“你可真是执迷不悟啊,我跟她又不认识,我救她做什么?你若是下不了手杀她,我就帮你杀了她。”

音落,她抵着他脖子的右手一晃,手中的剑快速的朝着方敏的脖子砍去,那个将军心里一惊,这人质真的不管用的。

他一见她的剑离开了他的脖子,自以为反败为胜的机会来了,当即就将架在方敏脖子上的剑给抽了回来,对着方敏就砍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他回撤的剑被方敏一剑给挡了开来,同时,方敏左手迅捷的出动,匕首抵上了他的脖子,匕首直接刺进了他的皮肤,将他的脖子给划破了一道浅浅的伤痕,流出了一道殷红的鲜血。

夏娜娜没了那个将军的挟持,便是连忙躲到了方敏的身后。

虽然在她的心里,这个人并不是来救她的,可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跟着这人,才有活下来的希望。

方敏快速的将那将军的剑给卸了下来,对着他阴冷的道:“你还不快些将你的兵马撤退?”

他眸子一眯:“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说你来杀我只是因为私人恩怨吗?你让我撤兵是什么意思?你是护国公的人?”

“你现在才明白是不是太晚了一些?你手中已经没有人质了。”方敏淡淡一笑,眼眸一弯,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

那将军咬了咬牙,道:“不行,不能撤兵。”

“撤不撤?”

方敏冷哼一声,将匕首又往肉里送了送,她作为一个优秀的大夫,十分清楚颈动脉在哪里,很小心的避开了颈动脉的位置,不至于让他立即毙命。

脖子间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和哗啦啦流着的鲜血,让他不由得脊背一寒,咬牙挥手命令那些士兵撤退。

直到撤出了五里地以外,护国公便是立即带着兵马朝着轩王之前所在的山谷跑去救援。

方敏点了那个将军的穴道,匕首仍旧抵在他的脖子上,快速的将将军身上穿着的外套给脱了下来,将夏娜娜给裹上了,夏娜娜立即对她投射过来一道感激的神色。

半个时辰后,护国公跟轩王一起回来了,那将军一见轩王竟然这么快就赶到了这里,心下一惊,按照这个速度,绝对不可能是护国公跑到了那边去将轩王给出来的。应该是轩王原本就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跑过来,而是轩王来救护国公。

再看轩王身后的士兵和那几个参将,他心里更是明白了,一定是安王已经兵败了,这些士兵全都已经投降了。

方敏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确定来人是轩王没错,看来自己和夏子英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了,轩王能解决好那边的困难啊。方敏这才解了那将军的穴道。

不待轩王开口,那将军立即就跪了下去,道:“轩王,我愿意投诚到你的麾下。”

凌轩眉心微微一皱,像这样的软骨头,他还真的不想要,再看一眼披着一件外套,光着脚杆的夏娜娜,心里便是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了,心里对那个将军更是升起一股厌恶来。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稳定局势,夺取东朔的皇权,先稳住这些敌人再说,等到以后自己当了皇上,像这种不入眼的将军就趁早卸甲归田去吧。

凌轩冷冷的道:“安王已经死了,只要你们投降,本王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我们都愿意投降,我们投降。”

有了这个将军带头,那些士兵便是连忙都跪下投降了。

夏娜娜见状,赶紧裹着那人的外套就慌忙逃跑到了护国公的身边,撇下了方敏一人站在敌人堆里。

方敏撇了撇嘴,她也并不奢求夏娜娜这种人还能跟她患难与共。

蒋副将立即过来将敌方的几个重要的将领给绑了起来,让自己的士兵将他们押走,又命人将那些士兵给分批带走。

方敏将带血的匕首给收进了腰间,上前对护国公拱拱手道:“公爷。”

护国公十分感激的对她拱了拱手,“方才多谢方参将了。”

“应当的,公爷不必客气。”方敏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夏娜娜立即上前对着方敏盈盈一拜,软糯糯的道:“多谢方参将。”

听着她这嗲嗲的声音,方敏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嘴角不自觉的抖了抖,冷冷的道:“无事,这是夏子英特意委托我来救你的。”

凌轩立即问道:“夏子英呢?”

方敏沉声道:“他攻退了敌人之后,就带着部队迅速去山林里救你去了,许是跟你走的不是一条道,所以你们没有遇上。他之前就担心敌人会用夏娜娜来威胁公爷,所以让我过来帮忙。”

凌轩淡淡的点点头,对蒋副将道:“你留下来妥善安排这些降兵,本王与护国公再去支援其他的城镇,平息叛乱。”

“好,王爷尽管放心,末将一定会办好这件差事。”

凌轩微微颔首,护国公便是对方敏再次拱手,道:“方参将,小女就暂且交由你照顾一下了。”

“好。”

“多谢。”

“公爷客气了。”

公爷也不再跟她多寒暄,便是跟轩王带着兵马快速的离去,二人一出了城,就分道扬镳,分头去其他的城镇平息叛乱。

方敏瞥了夏娜娜一眼,见她好不凌乱,寒风中,倒是显得尤为楚楚可怜了起来。方敏并未对她表现出多怜悯,只是淡淡的开口道:“你跟我进城吧,先沐浴换身衣服,再吃个饭,你好早些歇息。过些天,你就能跟你母亲团聚了。”

“好,多谢方参将。”

夏娜娜道,现在她的身份不过是一个亡故皇上的遗孀罢了,说不上什么尊贵了,对她有救命之恩的方参将还算是客气的有加的。

“嗯。”

方敏淡漠的点点头,大步朝着前头跨步而去,将她给留在了后头。

夏娜娜微微皱眉,这个方参将可真是冷酷不已啊,她连忙裹紧了外套,紧紧的跟在了方参将的身后走进了城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