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启儿的转变(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敏将夏娜娜带至了军营,随手拿了一套士兵衣服让她先沐浴更衣,夏娜娜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那套灰不溜秋的士兵服,扁着嘴道:“我穿不惯,这样怎么出去见人?”

方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好歹也是套衣服,比起她之前被当众剥得只剩肚兜亵裤要好得多了!

“能不能给我找套女子的衣服?”

真是麻烦,方敏扁扁嘴,这军中哪有什么女子的衣服?“你先穿这个凑合着,饭菜给你放屋里,等会儿我去外面买两套衣服。”

“好。”

待方敏出去寻了个铺子买了两套女子衣服回来时,夏娜娜已经沐浴更衣吃过饭了。她把衣服放在了桌上,冷冷的道:“我还有事要忙,你自己换好衣服睡觉休息。”

“嗯,好。”

夏娜娜关上门,一看那两套衣服,脸色不禁微微一红,不仅仅买了外套,连贴身的肚兜和亵裤都给买了,似乎还挺合身的呢。没想到这个冷冰冰的方参将竟然如此细心、热心、贴心。

另一个城池的府邸里,探子已经快速的回来将安王已经被轩王杀死的消息禀告给众人。

太妃不禁暗自伤神,落下泪来。安王妃的身子颤了颤,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了凳子上,不禁掩面痛哭了起来。

虽然她并不喜欢安王,当初嫁给他也是迫于皇家的权势威压,可是素来都是夫荣妻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安王一死,他们这些家眷也难免遭难了。

轩王是不会放过他们的,特别是启儿。安王妃立即站了起来,冲过去就将呆愣的站着的启儿一把拉了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喃喃的道:“不行,母妃不会让你被轩王抓到杀死的。”

“母妃,皇叔会杀了我吗?”启儿抬头,有些害怕和难过的问道,眼里充满了泪花。

安王妃颤抖的道:“他和你父王争夺皇位,都已经能狠的下心杀了你父王了,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你?毕竟现在明面上来看,你可是也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只有杀了你,他才是唯一一个可以继承皇位的人。”

“可是皇叔和皇婶以前对我们很好!”启儿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双眼。

“启儿,以前他们对你好,是因为你对他们没有威胁。可是当你对他们构成威胁时,他们就会杀了你,就像杀了你父王一样。启儿,帝王家是没有什么亲情的,先帝迫害了你祖父,如今轩王杀了你父王,还有你父王自己做下的那些事,都是六亲不认的。”

启儿有些听明白了,昂首,稚嫩的声音里带着阴狠:“我知道了,要想成为皇帝,就要心狠手辣,不顾一切的杀掉拦路的任何人。”

安王妃见他脸上的狠辣神色颇似安王,她不禁抖了一下,虽然不太赞同启儿如此认为。可是事实却是如此,她垂眸默认了他的话。

安王妃连忙在屋里收拾了一下行李,便是立即拉着启儿对太妃道:“母妃,我们也该快点走了。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了。轩王应该很快就过来了,我们赶紧逃命去吧。”

“好!”

他们三人连忙背着包袱就朝着后门跑去。

“安王妃,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后门堵着十来个士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阴恻恻的道。

安王妃身子一震,怒目圆睁:“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们要抓你们去交给轩王,好让他们放我们一命!”

“你们想活就尽管逃命去好了,抓我们做什么?”

“逃?万一被轩王给抓了,不就是死路一条?还是抓着你们去换命保险一些。”

“你们敢!我可是安王妃,尔等岂敢放肆?”安王妃疾言厉色的怒斥道。

“安王都死了,等轩王登基,你们就是乱党家属,可是会被问斩的,你还端着个安王妃的架子吓唬谁呢?兄弟们,把他们抓起来!”

那些士兵凶狠的道,一窝蜂的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安王妃连忙拉着启儿就朝着后门跑去,她一把抽开后门的门栓,急忙的将启儿给推了出去。

那些人一见,连忙就去抓启儿,启儿才是这三人中份量最重的人。

“快跑!”

安王妃焦急的对着启儿大喊道,她双手立即将大门给关了起来,用身体拼命的堵住大门。

太妃见她堵不住,便是也冲了过去用身体堵住大门。士兵死命的想要掰开她们,她们却是倾尽全力抓得门板,手指关节都泛青了。竟是一时难以将她们给拉开。

“这是你们自己找死!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他们狠狠的啐了一口,举起刀子朝着她们两个砍去,鲜血四溅,顿时倒下两具尸体。

后门猛地被打开,他们连忙朝着跑出去三百米开外的启儿追了过去,一个士兵牵了马来,没多时就将启儿给抓了回来。

“母妃!祖母!”

启儿一瞧见门口的两具尸体,撕心裂肺的痛喊了起来,可是她们已经听不到他的呼喊了。

“母妃,母妃!”

他看着母妃倒在血泊之中,她临死前,目光仍旧望着门外,望着之前他跑出去的方向,她多么希望他能跑出升天,可是如今,她再也没有这个能力保护好他了。

“是你们杀了我母妃,我要杀了你们!”

启儿怒吼道,朝着那些士兵扑了过去,想要替他母妃报仇,此刻他的心里也瞬间被仇恨填满。

“啪!”

一个响亮和而狠历的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那些人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你也活不过明天了,还怎么给你母妃报仇?要怪,你就怪轩王杀了你父王,让你没有机会当太子!”

启儿愤怒的看着他们,这些人平时对他阿谀奉承、巴结不已,却是没有想到在父王死后,他们竟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居然敢杀了他的母妃、祖母,还敢打他。他通红着双眸挥着拳头就朝他们打过去,却被他们给合力制住了。

他们七手八脚的将启儿给捆绑了起来,直接扔进了柴房里。留下两个人在门口守着,便是等着轩王过来后交了启儿,自己投诚于轩王保命。

启儿被扔在了地上,他蠕动着往前爬去,爬到了一堆柴后面,将那些柴给扒开,从里头翻出来他藏在这里的杀天霸送给他的那把剑,用剑割开了身上的绳索,将冥日会的令牌揣进了怀里。

他悄悄走到门口,猛地拉开了门,趁着那两个士兵不备,狠狠的一剑砍了过去,将他们两人给杀了,连呼叫声都没有发出来。

虽然启儿还小,可是自小也有教武先生教他练武,他的武功打不过刚刚十来个士兵,可在趁人不备时杀掉两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将那两个士兵给拖进了柴房,又绕到了厨房拿了油和打火石,又顺道杀了一个跟自己身材高矮差不多的小厮,将小厮也拖进了柴房,跟小厮换了一身衣服,把脖子上戴着的一个小小的玉笛取了下来,挂在了那个小厮的身上,身上的配饰也全都放在了小厮身上。浇了油,立马奔出了柴房。

他快速的牵了一匹马,从后门逃窜了出去,迅速朝着连城的方向跑去。

柴房里本就堆满了干燥的柴火,这一浇了油,就立即往上迅速的蹿起了大火,很快就将整个柴房都给湮没在了熊熊大火之中。

那些士兵这才发现这边起火了,赶紧冲过来救火,却是已经来不及了。根本就没法救火了,想来里面的人已经都被烧死了,救出来也没有什么用。

轩王远远的瞧见这里着了火,眸光微微一眯,加快了马鞭,快速的朝着府邸赶了过去。

那些士兵一见轩王带着这么多兵马过来,一秒认怂,立即跪在了地上投降,恭迎轩王。

“怎么回事?”轩王冷声问道。

一个士兵抖索着站了出来,道:“回禀轩王,小的刚刚将小世子给绑起来关在了柴房里,想着将他交给您处置,可是没曾想柴房着火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大到救不了火了。”

“那安王妃和太妃呢?也在柴房里?”他冷冷的瞥向了那个士兵。

“不在柴房。她们……她们被人给杀死了。”士兵颤抖的说道,却是在轩王的威严之下,不敢说出是他们动手杀的。

“被谁杀了?”凌轩的声音陡然升高。

“小的,小的不知!”他支支吾吾的道。

“嗯?”

头上响起了一声不悦的冷哼声,尾音上扬,一股阴寒之气扑向他的头顶,他觉得自己那股冷气几乎要削了他的头一样,连忙磕头哆哆嗦嗦的道:“小的该死,他们几个人要逃跑,小的们拦不住,冲突之下不小心杀了太妃和安王妃。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杀小世子,我们也不知道那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凌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策马往前走去,那士兵暗自呼了一口气,后背已经是湿透了。

凌轩命人灭了火,这柴房已然烧得只剩下几根大房柱了。屋内,躺着三具焦黑的骨架,两大一小,那个子矮的骨架上,还残留了两块烧裂的玉佩,以及一个烧得漆黑的小玉笛。

单从这表面上来看,这个小骨架似乎就是启儿的。

凌轩在柴房内查探了一番,再度回来仔细看了一眼这三具尸骨,将那个小玉笛和玉佩给捡了起来,用手巾包了揣进了怀里。

转身,面向那些士兵,神情略显悲凉:“小世子已经被火烧死了,你们将他和安王妃、太妃的尸体好生用棺木装着,连同太皇太后和五皇叔的棺木一同运回京城,本王要给他们好生安葬。”

“是!”

随着安王一家人的死去,那些安王一派的人也全都歇了心思,全都改为支持轩王,热河以南的城池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便全都收回到了轩王的手中。

凌轩也没怎么休息,跟赵熙联手朝着热河以北攻打过去,他发誓,一定要将西昌国给灭了。

山谷里,画眉欢天喜地的收拾着行李,道:“王妃,我们可算是能够回京了,太好了,离了这里,你也就能好好的安胎了。等王爷从热河以北回来,就可以安心的等着小世子出生了。”

鬼谷子哼哧哼哧的将他的东西全都给搬到了夏依依的山洞里,道:“来,把老夫的东西放进你的储物空间里。”

依依道:“鬼谷子,没必要啊,现在外头有那么多的马车和士兵,让他们帮你把东西运回京城不就行了?”

鬼谷子瞪眼道:“那可不行,老夫的这些东西可贵重着呢,万一路上丢了,或者损坏了,都没人能赔偿得了。还是放在你这儿比较稳妥。”

依依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由着他将东西给搬进去。

“慢着,鬼谷子,你这个是什么东西?这么包着,奇奇怪怪的?”

夏依依说着就要拿手去揭开鬼谷子放在炕桌上那个包裹得严实的布包。

鬼谷子一脸慌张的拍落了她的手,道:“你别碰,这个就是那个半夜红的盆栽,是救夜羽性命的东西,可不能乱动。”

夏依依顿即觉得毛骨悚然,连连摆手道:“不行啊,这个植物这么怪异,放在了我的储物空间里,我们又看不见它在里面的情况,万一它在里面把我们的东西全都损坏了怎么办?你可是有那么多的东西在里头呢。”

鬼谷子一想,也是啊,若是把这么怪异的植物放在储物空间里,也确实不太合适。

“可是,外头这么天寒地冻的,我们就这么端着它出去,很有可能会被大雪给冻死的。”

“那怎么办啊?”依依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要不,我们晚几天再走,等它开了花再走?”

画眉苦着一张脸道:“王妃,王爷之前来信特意交代了奴婢要早些将你给送回王府安胎的,你若是再留下来,肚子越来越大了,路上可就更不好走了啊。”

“没事,不急在这么几天,这花应该也快开花了吧。”依依道,半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盆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画眉突然变得警觉了起来,将夏依依连忙往前拉,惊慌的指着那个包裹着的盆栽道:“王妃,这里头有动静。”

夏依依和鬼谷子连忙看向了那个盆栽,果然见到那个包裹着的布在动来动去的,看不清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依依连忙护着肚子就往后退了几步,“鬼谷子,你快些把布包解开啊。”

结果鬼谷子逃得比夏依依还快,慌忙的躲在了夏依依的身后,整个矮小的身子藏在了夏依依圆滚滚的肚子后面,探出了一头白发来,害怕的道:“画眉,你快些将布包解开啊。”

“……”

画眉不禁苦着一张苦瓜脸,扁扁嘴,他们这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啊,最后这苦差事毫无疑问的落在了她的头上,可是她也害怕啊。

她倒是不怕人也不怕鬼,就是这怪异的植物,让她没由得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她吸了一口气,道:“王妃,你快去谷主的洞里躲避一些,我再打开布包,免得出了意外伤了孩子。”

“好。你当心点安全。”

夏依依连忙往外走,鬼谷子也忙不迭的跑了出去,跑了两步,想了想,又回来掺着夏依依一块走。

夏依依看了一眼仍旧昏迷着的夜羽,道:“凝香,他一次都没有醒来过吗?”

“还没有,不过有谷主医治,他的毒控制住了。”凝香的眸子有些红,这些天彻夜不眠的照顾夜羽,整个人也显得十分的疲惫。

鬼谷子道:“你别担心,只要等半夜红开花了,就能入了药救他了。”

“可是等了这么多天,也没有见花开啊。”

依依侧头问道:“是不是人肉不够?”

鬼谷子摇摇头,“人肉是够的,夜影临走前也留了一些血液,老夫每日里都浇灌着呢,看着长势挺好的,应该这两天就能开花了的。”

说话间,画眉兴冲冲的跑了过来,道:“谷主,开花了,半夜红开花了。”

鬼谷子惊讶不已,难不成刚刚那动静是半夜红开花的动静?“可是现在是大白天啊,它不是半夜才会开花的吗?”

依依柔软的右手捏着自己已然圆润的下巴思忖了一下,道:“会不会是你把它包起来,它所处的局部环境是漆黑的,它就以为是晚上,就开花了?而且,你刚刚放在了炕头桌上,温度也高,就开得更加快了。”

鬼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对,应该是如此。太好了,老夫这就去将花采摘了入药,夜羽也就能立马醒来了。我们也能动身回京了。”

------题外话------

推荐轻轻子衿《无良公主要出嫁》

络轻纱没有什么大爱好,一活着,二美食,三美男。

被络轻纱调戏过的公子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她一向不以为意,只看长相不管身份,长的好就扑上去是了,除了……苏清吟。

要说大齐国最俊朗的男人,保证谁都说荣华世子苏清吟,可惜这男人是个黑心肝的,络轻纱招惹不起!

只是,有些人,你不去招惹就是一种招惹,特别是调戏谁都不愿意调戏他的时候!

*

苏清吟打小就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妻,心心念念的养大了,自然是要带回家的。

偏偏某个小未婚妻一点自觉也没有,还事事躲着他,于是某世子怒了。

ps:青梅竹马文,欢喜冤家类型,喜欢的妞们可以前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