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回轩王府(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羽服了药之后,悠悠醒了过来,看了一眼身旁紧张的凝香,微微皱眉,沙哑的道:“我昏迷了多少天了?”

凝香见他醒过来,顿时就喜极而泣了,捂嘴抽泣道:“你醒来就好了,都七八天了。”

“这么久了?”夜羽一惊,连忙坐了起来,穿着鞋子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凝香焦急的问道。

“我要回通天阁,帮阁主的忙。”

“夜羽,不着急,你先吃饭了再去,阁主他已经发布了命令,让通天阁的人去南青国帮秦礼登基了。王爷带着暗夜组织和赵熙 一起去热河以北攻打西昌去了。王爷让我们跟王妃一起回京城去。”

“王爷去热河以北了?那安王呢?”

“安王已经被王爷杀了,现在这热河以南都是王爷的了。”

“夜影也跟着王爷去了?”

“是的。”

夜羽微微皱了皱眉,抿了抿唇道:“凝香,我护送王妃回了京城之后,我就回通天阁找阁主。你要跟我一块儿回去吗?”

凝香咬了咬唇,沉声道:“虽然现在热河以南收复了,但是局势还是有些不稳,我等王爷回来登基之后再回通天阁吧。”

夜羽望着她道:“你是有些舍不得离开轩王妃?”

“嗯。”凝香点点头,夜羽沉思了一下,并未再语。

因着依依怀孕了,为防颠簸,路上并未坐马车,而是坐着抬轿,一路走得极为缓慢,又在天还未黑之前早早的进入驿站休息,就怕她的身体疲累。

原本只需要三天的路程,硬生生的花了九天的时间才回到了京城。

原本依依是有些生凌轩休了她的气,想要回护国公府养胎的,但是又担心夏娜娜搞什么幺蛾子害了胎儿,还是决定回到轩王府养胎,安全为上。

一入了京城城门,随行的护卫就派了一个快马加鞭的赶去了轩王府报信。

轩王府,太贵妃和太贵嫔、两个小公主早就已经被接回了轩王府,轩王府也全都打扫干净了,贴上了红彤彤喜庆的福字。

太贵妃和太贵嫔这些日子以来,两人一起被夜影给安排在了一处民宅里避难,经历了一番同甘共苦,两人倒是生出了一些姐妹情分来了。此时正坐在花厅里相谈甚欢着呢。

马管家急冲冲的带着那个护卫小跑着进了花厅,脸上带着喜气的欢笑,一张老脸都笑出了褶子来了。

也不记得施礼和规矩了,边小跑着边高兴的喊道:“太贵妃、太贵嫔,王妃回来了,刚进了城门,很快就要到了。”

太贵妃眉头一弯,左手微微一阵,激动的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来,也不计较他的失礼,立马站了起来,向前迎向了马管家,急急的吩咐道:“快,准备鞭炮、柚子叶、火盆,快,快。”

马管家欢喜的道:“太贵妃,您今天都已经吩咐了十几遍了,老奴可是记得牢牢的,这些东西早就已经备好了就放在门边呢。另外,还特意嘱咐了伙房一直烧着热水,等王妃回来好沐浴更衣呢。”

“好,好。”太贵妃高兴的点点头,有些满意马管家做事稳妥。

张嬷嬷上前道:“马管家,这天寒地冻的,你准备的那盆水怕是早就冷了,这么洒在王妃身上,可别把王妃给冻感冒了,伤了小世子,快快去换一盆温热水来。”

马管家道:“这个老奴也已经考虑到了,就怕王妃来了,端出来的温热水又凉了,已经特意安排了一个小厮在街角等着,看到王妃回来了,就立马过来报信,老奴再去换热水来。”

太贵嫔走过来道:“放鞭炮会不会惊着胎儿?”

太贵妃点点头:“对,对,可不能惊着了小世子,马管家,等会儿早一些放鞭炮,隔三丈远的时候就放,派人去嘱咐一声,等鞭炮放完了再过来。”

“行。”马管家侧头跟那个骑马来报信的护卫交代了几句,护卫对着太贵妃拱了拱手,便是立即骑马回去转达。

“张嬷嬷,快,打水来给哀家净手,哀家要亲自到府门口迎接王妃和小世子。”

净手,是为了表示对对方的敬重。当然,夏依依本身还达不到让太贵妃如此看重,一切都是因为依依怀了三胞胎的缘故。

张嬷嬷也笑得十分开心,“好嘞。不过,现在就去,会不会太早了些?外头可冷着呢!”

“早些去,哀家心里已经期盼许久,有些等不及了。”

“好,老奴等会儿给您拿个披风披着。”

“嗯。还有,让府里所有的人全都到门口迎接王妃,就留两个人在伙房里看着火就行了。”

“是。”

片刻后,一行人便是守在了轩王府门口,翘首期盼着街角,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个小厮立马就跑了过来,禀告道:“太贵妃,王妃快到街角了。”

“好,好。马管家,快去吩咐伙房端温热水过来。”太贵妃道。

“老奴立即就去。”

稍刻,就见到夏依依的抬脚缓缓的走到了街口,刚刚走到三丈远的地方,抬轿便是停了下来,画眉掀开了轿帘,亲手扶着夏依依走下了轿。

太贵妃一瞧见夏依依那大得出奇的,圆滚滚的肚子,心下更是一喜,连忙对马管家微微点头示意。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王府门口顿时就燃放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点燃了十几个大花炮。一串接着一串的鞭炮点燃,好似燃得再多,都无法表示对夏依依的热烈欢迎一样。

街上的百姓一听见鞭炮声,全都拥挤了过来,围在王府门外看热闹。

正红色的鞭炮纸被炸开来,将王府门口都给撒上了一层厚厚的红纸地毯一般。鞭炮一燃尽,太贵妃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亲自扶着夏依依往王府走去。

张嬷嬷拿着柚子叶沾了温水在夏依依的身上洒了一些柚子水,一边念念有词。洒了柚子水,又将火盆摆正,太贵妃亲自扶着夏依依跨过了火盆。

除了霉运,辟了邪气,一行人这才兴高采烈的往屋里头走。

张嬷嬷在前头引路,道:“王妃,你当心着点台阶,画眉,你可得扶稳了。”

虽然太贵妃也扶着夏依依,可张嬷嬷自然是不敢去嘱咐太贵妃了,只能使唤使唤画眉了。

入了花厅,太贵妃竟是直接将夏依依给扶至主位的副位上坐着,也就是之前太贵嫔所坐的位置,太贵嫔也不介意,她与夏依依本就是好友,见依依怀孕了,打心眼里为依依高兴。

太贵妃高兴的再次打量了一下依依的大肚子,又用手在她的大肚子上摸了摸,喜笑颜开的道:“依依,你需要什么就尽管开口,母妃自会替你张罗,你只管安安心心的养胎便是。”

夏依依微微垂眸道:“多谢母妃,让母妃操心了。”

太贵妃经过这些日子的一重又一重的打击,人也变得更加消瘦了,头发也白了许多,可是一听说轩王还活着,夏依依怀孕了,她的精神头也好了许多,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

太贵妃弯着眼眸笑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母妃替你们母子张罗着,母妃心里高兴,以前本以为母妃这辈子也就是只能跟太贵嫔姐妹相依,孤苦伶仃的渡过余生了,没曾想轩儿还活着,你又有喜了,还是三胞胎,母妃听到消息以后,就高兴得整夜都睡不着觉,就盼着你回来呢。”

夏依依浅笑一声,扬手让凝香将衣服篓子拿过来,从里头拿出了几样婴儿衣物,道:“母妃,我们这些日子自己亲手缝制了一些婴儿衣服,原本只是做了一套,没曾想竟然怀了三个,我们也来不及做三套衣服了,还请母妃费心找些绣娘缝制一些衣物。”

太贵妃笑着接过了那些小衣物,欢喜得很,连连称赞道:“做得可真好,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母妃一听说你怀了三胞胎,心里高兴极了,已经找了许多绣娘缝制衣服了,男孩女孩的衣服都做,保准不会亏待了哀家的孙子孙女。另外,母妃已经着手派人出去打探着奶娘和稳婆了,咱们家里一下子添了三个孩子,到时候就怕忙不过来,母妃可得多找一些人来帮忙。还有,母妃又给你添了几十个丫鬟、婆子、小厮伺候你,光是画眉和凝香两个人也伺候不过来。”

太贵妃唠唠叨叨了许久,说到凝香的时候,她眼眸中闪过了一丝防备。

依依连忙道:“我跟凝香之前有些小误会,现在也已经没事了。母妃,儿臣一路舟车劳顿,先行回去歇息了。”

太贵妃见她的脸上确实显得十分疲惫,便是立即道:“好,你先沐浴更衣小憩一会儿,睡醒来后来花厅,母妃给你亲手熬一些膳食补补身子。张嬷嬷,你亲自送王妃回房。”

“是。”张嬷嬷喜庆的道,恭恭敬敬的送夏依依回房。

回到房中,整个房间里都已经燃了很久的炉火了,屋里暖暖的,她一进屋,一众丫鬟嬷嬷立即鱼贯而入,进去倒了温热的沐浴水,又在浴桶里侧和外侧都放了小木梯,木梯上还包裹了毛毯防滑。

依依自是不习惯这么多人伺候,便将她们都赶去了外间,只让画眉和凝香留在内间扶着她进入浴桶中沐浴。

休憩了半个时辰,夏依依起床去了花厅,太贵妃连忙吩咐传了膳食,每一道膳食都让鬼谷子亲自验过了没有毒了,这才让夏依依吃。

太贵妃客气的道:“谷主,往后轩王妃的膳食、茶水还需要你多多费心了,我们轩王府自然会给你诊金的。”

鬼谷子捋着花白胡子笑道:“你且放心了,老夫自然会让夏依依平平安安的的生下健康的孩子的,毕竟,他们可也是老夫的孙子、孙女呢。”

太贵妃闻言,面上稍有些不悦,自己的孙子还没叫自己一声祖母呢,却让鬼谷子给抢先了认孙子去了。

可她到底没有过多的表露出来,脸上的不悦稍纵即逝,现在可是要拉拢鬼谷子的时候呢。再者,轩儿能活下来,也要多亏了鬼谷子,她也不好得罪他。

便是暗暗咬牙,面上带着微笑道:“多谢谷主了,谷主,你一路劳累,多吃点。”

“好好,老夫往后自是会把轩王府当成自己家,该吃吃,该喝喝。”鬼谷子笑道,喝了一口上好的酒,就朝着这桌上最珍贵的一道菜品里夹去。

太贵妃的嘴角不禁抽了抽,鬼谷子若是把这当他自己的家,往后,可就省不得被占了多少便宜去了。

夏依依抿嘴偷笑一声,直接夹了一块肉到鬼谷子的碗里,给了他莫大的面子,道:“多吃点。”

“还是丫头最孝顺老夫了。”鬼谷子欢喜不已,吃得更加放肆了起来。

饭毕,张嬷嬷送上了温热的茶水,特意先倒了一点到自己的杯子尝试了一下温度,再将茶水交给鬼谷子查验一番后,再给轩王妃斟茶。

夏依依不禁微微皱眉,如此小心谨慎,倒是真的没有自己在山洞里过日子舒心了。

太贵妃笑眯眯的道:“依依,你大概什么时候临盆啊?母妃也好早些做准备。”

“大概明年三月份春末的时候。”

“那也快了,就三四个月了。现在也快过年了,这年一过,日子也就快了。看来,很多东西得加紧了,母妃命人再做三个摇篮,打造一些纯金的洗脸盆,再打造三个长命锁,什么东西可都得按三份准备呢。改明儿,母妃将要准备的东西都列个清单出来,你看一看,若是缺了什么,你再写个清单出来,母妃再命人去准备就是。”

太贵妃说了一大堆的东西,听得夏依依的脑袋都快要被炸了,只得笑着道:“凡事都听母妃的安排就是了。”

一屋子人说得欢声笑语的,马管家走了进来,恭敬的跪下启禀道:“太贵妃,王妃,护国公夫人带着一家人过来了,说是探望轩王妃来的。”

太贵妃的脸色顿即冷了下来,她自是知道那李氏是个什么人了,不过是见着现在皇位已经铁定是轩王的了,夏依依也必定是皇后了,李氏就上赶着过来攀亲认故、阿谀奉承来了。

她却是不好赶人走,毕竟是夏依依的娘家人,太贵妃便是拿眼瞧着夏依依道:“依依,你看……”

夏依依内心鄙视了一下李氏,眉头微微一抖,稍稍带着一些笑意道:“母妃,虽然儿臣以前跟李氏母女有过一些过节,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次王爷能得胜,也多亏了护国公和夏子英,我们也该将他们请进来招待一番,也算是给了护国公府的面子。假如李氏母女真心悔过了,儿臣也能大度容人,跟他们和平共处,这样一来,我父亲夹在中间也不会太为难。”

太贵妃笑道:“好,你能如此开明,母妃也替你高兴。”

片刻后,李氏带着一家人走了进来,先是送上了一大堆的补品对夏依依表示了慰问,夏依依也都微笑着接了过来。

依依瞧了一眼子墨,招他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道:“半年不见,子墨当真是长高了不少呢。”

“姐姐,我最近长身体,吃得也多,力气也大了不小。”

“嗯,多吃点,你除了好好念书以外,有空的时候就多练练武,将来也跟你大哥一样,成为对东朔有用的栋梁之材。”

夏依依摸着他的头,语重心长的道。

“好,子墨一定听姐姐的话。”子墨认真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李氏连忙笑着道:“轩王妃,夏子英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呢,长得一表人才,又颇有将领之风,他跟方敏又是情投意合的,妾身有心想替子英跟方敏求亲。你跟方敏可是结拜姐妹,你能不能去跟方敏替我求求情?还请她原谅妾身以前的过错,答应这门亲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