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阁主的身份(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眼眸一眯,暗自思忖,这个李氏,怎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莫不是因为自己要成为皇后了,她就连带着对方敏也巴结了起来?

依依冷淡的道:“李氏,虽然我与方敏是结拜姐妹,可是我不会替她做主她的婚事,这件事情你还是亲自跟她去说吧!”

李氏连忙狗腿的道:“可是方敏跟你如此要好,你若是去劝劝她,她定是会听的。”

依依微微扬眉:“我去劝她也行啊,不过你打算给她什么位份?”

“那自然是少夫人了,正室,哪能委屈了她?”

“倘若她的要求是夏子英这一辈子都不能再纳妾呢?”依依定定的看着她。

李氏一愣,“哪能不纳妾啊?我们护国公府好歹也是个名门望族,自然是妻妾成群了,但是你放心,她这个少夫人的位置是哪个妾室也越不过去的。”

依依斩钉截铁的道,不容半点谈判之意。“不,我们的要求是只有她一个女人,不能再纳妾。”

李氏扑闪了一下眼神,十分为难,她是想要借着方敏跟夏依依关系好的原因,好让夏子英能更得轩王的信任和重用。以夏依依的受宠程度,只要依依在轩王面前吹一点枕头风,夏子英的官位升得比什么都快。

二来,夏娜娜打听到救她的方参将就是方敏,便是也劝自己同意子英和方敏的亲事。

可是,这也不能阻挡了夏子英绵延子嗣啊,光凭方敏一个肚皮,又能生得了几个?

再者,堂堂一个将军连个妾都没有,在同僚面前岂不是会被嘲笑?

李氏立即拉拢太贵妃帮忙:“太贵妃,您说说看,哪有男子不纳妾的?倘若女子不让丈夫纳妾,这不是违了女戒和休黜之条了吗?”

太贵妃神色稍显不自然,她定然是十分赞同李氏的说法,她自己以前也因为夏依依不让凌轩纳妾一事而发火,她不也一直没有办法吗?

不过,等凌轩当了皇上,她就必须得联合大臣劝他纳妃了,哪有后宫就皇后一个女人的?

只是这话不该现在当着依依的面说,万一依依情绪激动流产了可就不好了。

她不禁有些暗恨李氏将她给拉扯进来,她只得讪讪的道:“这事关键得看夏子英的想法,你何不先去问问他?”

李氏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物,看太贵妃面色不好,就知道自己问的不是场合了,便是连忙笑着道:“对,这事妾身还是先跟子英商量一下再做打算。”

依依侧脸问向太贵妃,道:“母妃,咱们东朔的驸马是不是不能再纳妾的?”

太贵妃立即道:“那是自然,公主乃是金枝玉叶,驸马岂能另行纳妾?岂不是毁了皇家的威严?”

太贵妃话刚说完,就立马意识到夏依依问这话的目的了,眉头微微一皱:“你是想给方敏封一个公主?”

依依眉梢一扬,道:“对啊,那些有功的将领,可以升官升爵,方敏也是有功之人,却是只得一个小小的参将之位,她不方便升官升爵,给封个公主之位总行吧?”

只要方敏是个公主身份,她的夫君就一辈子都不能纳妾了。

太贵妃道:“我们东朔还从未封过普通百姓为公主的,即便是以前的皇亲国戚里头,那些得宠的贵女最高的也就封到郡主之位。”

依依垂眸道:“凡事也不是没有先例,那我就等凌轩回来后跟他商量商量吧。”

太贵妃不禁暗暗苦笑了一下,商量?只怕依依刚开口,凌轩就忙不迭的答应了吧?算了,随他们去,方敏就算封为公主对自己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

李氏更是皱起了眉头,她也明白夏依依打得什么算盘。可若是子英娶的是真正的公主,受些委屈那也就罢了。可这封的公主,到底是矮了许多。

不过李氏也不好再多言,以免惹了依依和太贵妃的不快,便是又闲扯到其他的事情上。

依依漫不经心的陪她唠了一刻钟的嗑,便是佯装乏累了,太贵妃心疼子嗣,忙不迭的让丫鬟小心伺候着依依回房歇息。

李氏也只得识趣的告退回去了。

有了子嗣傍身,依依在王府里头的日子倒是过得十分舒坦,每日里就是吃吃喝喝睡睡,身子也快速的膨胀了起来,行动愈发的不便了,也越发的想念起还在西昌打战的凌轩了。

热河以北的地盘也全都收复回来了,不仅西昌占领的地盘收回了,连原本被北云国占领的城池,赵熙也拱手还给了凌轩。

而南青国,秦礼在凌轩和通天阁的帮助下,已经杀了上官家族,夺回了南青国的皇权。

秦礼也是个有野心的人,这刚夺回了南青国,又眼红西昌国的领土,便是派了他舅舅沈铎派兵去西昌国攻打。

三方势力一齐进攻西昌国,西昌国也抵挡不住,连连败退。

某日清晨,依依一睡醒,凝香和画眉就立即走过来轻轻的扶她起来洗漱。

凝香立即到打开门对外头的二等丫鬟吩咐:“快些打热水进来。”

门外的冷风一吹进来,冷得凝香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接着,她觉得自己的胃似乎一阵难受得紧,不禁干呕了一声。结果干呕了一声后,竟是紧接着干呕了一阵才缓过劲来。

夏依依听到这个动静,微微皱眉,关切的问道:“凝香,你多久没有来癸水了?”

凝香面色一惊,回过头来望着王妃,她咬唇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似乎在山洞里的时候就没来过癸水了,她连忙将自己的手腕伸到王妃的面前,急迫不已。

“王妃,你快给我把把脉,我会不会是有喜了?”

“我又不会把脉,还是让鬼谷子给你把脉吧。”

“他怕是不会给我看诊吧?我还是找其他大夫给我看诊好了。”

“你开口的话,她也许不会给你看诊,但是我开口好使啊。等会儿让嬷嬷给我弄些好吃的点心来,再去叫鬼谷子过来吃点心,不就把他给哄过来了?这府上就有名医了,还出去找大夫,也费事。”

夏依依不禁又顾自得意了起来,眉飞色舞的抖了抖眉毛,为自己的聪明劲而感到骄傲不已。

画眉笑道:“还是王妃的方法好使,谷主就喜欢来你这里蹭吃蹭喝的。”

依依瞥了她一眼,捂嘴笑道:“你呀,这话若是让他听见了,那还得了,我可是没有这个能力哄得了他哦。”

两刻钟后,鬼谷子果然在听说夏依依这里有好吃的东西事,便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脚刚跨进门槛,就乐呵呵的道:“老夫就知道,你这里是断断少不了美食的。”

他一坐下来,两手就朝着桌上的点心伸了过去,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不禁赞叹不已:“真好吃,依依,你就该早些回王府的,你看看,你怀孕以后,你的待遇可是极速提高啊。”

“我对你好不好?这些点心刚刚出炉,我就立马喊你过来吃了。”依依弯着眼眸问道。

“好,老夫就知道丫头对我最好了。”

“那,等你吃了以后,动动您老的金手指,给把个脉如何?”

“行啊。”

鬼谷子毫不在意的回答道,等吃完以后净手了发现夏依依将凝香的手腕抓过来的时候,他不禁翻了个白眼,不悦的扁嘴道:“原来你这丫头还藏了这样的心思,得了,老夫气量大,绕了你这回,下回,你有事求老夫就直接说,不必绕这么一个大圈子。”

“呵呵!”夏依依无语的干笑了两声,也回了个白眼,她还能不知道鬼谷子?不这么绕一个圈子,直接开口求他,不知道要磨破多少嘴皮子呢。

鬼谷子切了一声,在她的脑袋上嘎嘣敲了一下,惊得一旁站立的嬷嬷惊呼了起来,“谷主,你可不能打王妃啊,当心……”

“当心什么?老夫还能把她的孩子给打没了?”鬼谷子冷哼一声,瞪了嬷嬷一眼。

嬷嬷看了王妃一眼,见王妃居然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不禁有些疑惑,这王妃怎么连半点架子都没有,被鬼谷子欺负了还不还手?嬷嬷也只得忍气不吭声。

鬼谷子给凝香把了脉,点头道:“确实是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

凝香不禁喜不自禁,夏依依连忙拉着凝香坐下,道:“你快些好好休息吧,往后你也别在我跟前伺候了,我拨几个丫鬟伺候你。”

凝香连忙摆手,道:“那怎么行?这些人都是太贵妃拨给你使唤的,你身边可是不能少了人,我哪能使唤丫鬟?我自己就能照顾好自己。”

“我哪里使唤得了这么多的人啊?先借你几个人使唤,你若是过意不去,等夜羽回来了,我就跟夜羽要银子就是了,他也该付钱照顾你。”

“我既然没法照顾你了,那我搬出去吧?”

“不必,王府这么大,还不至于容不下你,你先在这里住着,等夜羽回来了,自然会接你回去好生养胎的。再说了,你呆在这里,他怕是还不放心了呢,呵呵。”

依依打趣道,凝香脸色一红,娇羞的低下了头。

说话间,一个黑衣人从屋檐上飞了下来,王府里的侍卫不禁大惊失色,连忙就要上前去攻打,红菱抬手制止了那些侍卫,黑衣人直接跨进了夏依依的房间,双眸率先就落在了夏依依的肚子上。

夏依依抬头,见来人居然是阁主,依依皱眉道:“阁主,你怎么来了?”

阁主冷冷的道:“本阁主是过来跟你们传个信的,西昌那边快要打完了,再过半个月也就能结束了,轩王说他会在年底之前回来,会在年底前登基,好让百姓能安心过年。”

夏依依点点头,道:“好,多谢阁主,只是,怎么阁主亲自过来传信呢?”

“本阁主不过是过来有事,顺道过来给你传个信罢了。本阁主还有事,就先走了。”

阁主冷声道,似乎对于夏依依的这点感谢之意并不放在眼里,转身就走。

“慢着!”

鬼谷子眯着双眼,背着双手就朝着阁主走了过去,围着阁主转了两圈像是一条狗一样在他的身上嗅了嗅。

阁主十分警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冷声道:“你要做什么?”

鬼谷子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对阁主道:“阁主,老夫有话要跟你单独聊聊,还请你再呆片刻。画眉,凝香,你们都出去,依依留下。”

大家看不到面具下阁主的表情,却是能感觉到阁主有那么一瞬间的心慌。

夏依依见鬼谷子眼神里闪着一些奸诈狡猾,心下隐隐觉得谷主可能发现了阁主的身份,便是挥手让众人退下。

门一关,鬼谷子就摇晃着脑袋得意的道:“王爷,你整天带个面具不闷得慌吗?”

阁主跟夏依依的身子不禁都抖了一下,夏依依惊讶不已,眸子瞬间投向了阁主。她试探性的问道:“你真的是凌轩?”

阁主轻哼一声,对谷主笑道:“谷主莫要开玩笑了,本阁主怎么可能是轩王?本阁主去年可是跟轩王比武重伤在家半年多呢。”

鬼谷子那双小眼睛不停的打量着阁主,一副精到的模样:“你对外一直说的是你跟轩王比武被伤,夜羽还因此多次找了轩王的麻烦,可是,你跟轩王比武有谁看见了吗?没有,一切都是阁主你和轩王各自对外放出了消息罢了。所以,后来阁主在家养伤,而轩王则是在轩王府残疾养病,两人都不再出江湖,后来,轩王的腿疾好了,阁主也跟着出了江湖。你们两个的武功又不相上下。”

“这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阁主不以为然的道。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你使的障眼法罢了,你想要让世人以为你们是两个人,其实,你们就是一个人。所以这么多年来,阁主你才一直用腹语,来掩盖你原本的声音。”

“这都是你的猜想罢了,并没有证据。”

“阁主,你那天被杀天霸所伤,来到山洞以后拒绝让老夫和凝香给你治伤,当时,我们两个就已经怀疑阁主其实是我们所认识的人,甚至我们曾经给你医过伤,所以,你担心我们从伤口上看出你的身份。就在那天,你走了以后,轩王之后又过来了,说是被安王给伤了,老夫给你医治的时候,发现你的伤口位置跟阁主的伤口位置一样。老夫有些怀疑,便是给你包扎伤口的时候混杂了一种特殊的药物,那种药物的特殊气味混入你的伤口里,能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散,你闻不到这种气味,可是老夫能闻到。”

很显然,鬼谷子刚刚在阁主身旁闻味道,就是闻到了这种味道。

阁主的身子不禁抖了一下,咬牙切齿的道:“鬼谷子,你居然敢阴本王?”

夏依依恼怒不已,猛地一拍桌子,就要大声斥责他,居然敢骗了她这么久。

阁主见她要骂他,便是连忙飞了过去,捂住了依依的嘴巴,发出了凌轩原本的声音道:“你别张扬,我这次是偷偷的回来看你的,不能让别人知道。”

夏依依听出是他的声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掀了他的面具。

面具下,露出了一个陌生人的脸。

依依微微皱眉,伸手在他的脖颈下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人皮面具的贴合口,她抬手就揭开了他的面具,咬牙切齿的道:“果然是你。”

“是我,因为西昌那边现在还很关键,如果我离开了西昌,很有可能就会被他们两个国家分了,就没有我们的份了。轩王的身份不能离开西昌,可是阁主能离开西昌。我很想你,就赶回来看你一眼,就要立即赶回西昌的。”

依依愤怒的道:“那你以前为何不告诉我你的身份呢?你为何要隐瞒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