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收复东朔准备登基(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我不敢告诉你我的身份,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做事一向谨小慎微,我是阁主的身份还未到公布之时,就不能公布,我就不会跟任何人提起,就连夜羽跟了我这么多年,我都未曾跟他提起过。他曾问过我,我告诉他,等轩王登基之后再告之他我的身份。”

“夜羽是外人,可是我是你的妻子,你连我都隐瞒。”夏依依撇开脸,一脸不悦。

凌轩搂着她的肩膀,宽慰道:“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会瞒你任何事情了,好不好?”

依依昂头看着他,瞪眼道:“是吗?那么为何我问他们关于启儿的事情,他们一个个的都缄口不言?还不是你下了封口的命令?你告诉我,启儿究竟是死是活?你不是答应了我,要留启儿一条性命的吗?”

凌轩的眉头深深的皱起,道:“他还活着。”

“那你把他关在了哪里?”依依急切的问道。

“太妃、安王妃为了让启儿逃走,被安王的那些士兵给杀了,他们后来将启儿给抓回来了,关在了柴房里,派了两个士兵在门外看守着的。后来,柴房起火了,有两大一小的尸体,已经被烧得只剩下骨架了。我在小的骨架身上找到了这两样东西。”

凌轩将那个烧得漆黑的小玉笛和烧裂的玉佩拿出来交给了依依,依依眼眸一缩,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小玉笛,再将自己的那个小玉笛给拿了出来,仔细一对比,确实是以前启儿送给她的那个小玉笛。

她依旧还记得以前启儿对她眨着一双小小的天真纯洁的眼睛说:“皇婶,你以后想我的时候就吹响这个小玉笛,你若是想我了,也可以来南方找我玩。”

依依皱眉道:“你刚刚说启儿还活着,可是你又说被烧死在了柴房里?这些东西确实是启儿的贴身之物。”

凌轩摇了摇头,神色凝重:“我虽然对外宣称启儿已经死了,但是我在柴房里发现柴房里有油的味道,而且那三具骨架全都是安静的状态,并不是活活的烧死,说明这三具尸体全都是先被人杀死,然后被拖进这柴房里烧死的。”

依依瞬间明白了,眸子立即睁开,眼里一片清明,“你的意思是启儿杀了一个跟他个子差不多的人,诈死逃跑了?”

“嗯。”凌轩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于夏依依能这么快的分析出事情,对她十分的赞赏。

依依不禁有些害怕了起来,如果启儿逃跑了的话,难保启儿不会因为他全家都死了,而心生怨恨,届时,很有可能会在他长大以后卷土重来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依依不无担忧的看着凌轩道。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我先将东朔的皇朝稳定了以后,再派暗夜组织和通天阁暗地里去打探一下启儿的下落,将他活抓回来。如果,他拒捕的话,我也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了。”

依依神色暗了暗,她有些不愿意看到最后那一步的结局,可是二者相争,要么一方屈服,要么总有一方受伤。

她微微咬唇,最后一次乞求道:“如果发现他的踪迹,我希望你能尽量网开一面,把他抓回来关在宗人府里,不要杀了他。”

“我答应你,不到迫不得已,我不会害了他的性命。”凌轩郑重的承诺道。拿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肚子,轻声道:“暂且替我保密我的双重身份,我目前还需要利用通天阁主的身份,等我结束了西昌的战事,回来后也就能给必要的人公布我的身份了。”

“好。”

“西昌那边的事还很紧,我必须要赶紧回去,不然容易被别人发现的。你在家安心养胎,等我回来。”

“好的。”

事情说清楚了,依依也不再纠缠他,凌轩让鬼谷子给他重新将人皮面具戴上,便是打开了房门极速飞了出去。

凝香和画眉走了进来,十分上道的并不问阁主跟他们刚刚在屋里都说了一些什么。

依依一见到凝香,猛然想起来刚刚居然忘了让阁主给夜羽传凝香已经怀孕的消息。算了,反正他们也差不多半个月就要回来的,到时候再给夜羽一个惊喜也好。

连城,一个胖乎乎的小个子男孩戴着一个大大的斗笠,将自己的面部给遮挡了起来,背上背着一把跟他的身高都差不多的黑色剑鞘的剑,手上拿着一个网兜,里面装着一只甲鱼,走进了聚宝当铺,站在柜台下,里面的伙计只是看得见他那个斗笠顶部罢了。

“掌柜的,你这里能当鱼吗?”他的声音有些不符合年龄的老成。

那个伙计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这人,怒骂道:“小孩子去别处玩去,我们这里是当铺,只当值钱的东西,不当你这些什么鱼。”

“叫你们掌柜的出来,他肯定收。”

“滚滚,我们掌柜的只接见重要的客户,你这个小孩,哪里有这个资格让我们掌柜的亲自接见?”

伙计更加不耐烦探出了头来,看了一眼,仍旧看不见小孩的脸,他便是伸出手来想要将小孩的斗笠给掀开赶他走。

“唰!”

一把长长的剑瞬间抵上了那个伙计的脖子,小孩的声音没有孩童的单纯和稚嫩,只有压抑着仇恨的愤怒和阴狠。

“叫你家掌柜的出来,否则,你会立即人头落地,本公子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陪你玩。”

那伙计吓得额头冒出了一震冷汗,连忙跟另一个伙计道:“快去叫掌柜的过来,快。少侠,您稍候,掌柜的很快就来了,您小心手中的剑,别伤着小的了。”

伙计立马就变了一副嘴脸,恭敬而又讨好。

小孩冷哼一声,见到掌柜的出来,便是再次问了一遍,掌柜的神色变了变,见来人只是个小孩,上下打量了一番,便是冷冷的道:“我们这里是当铺,只当真金不当假鱼。”

“没有真金,只有甲鱼!”小孩道,语气生硬而冰冷。

掌柜的身子一震,不禁更加狐疑,再见那小孩手中的剑,心中也顿时明白了几分,连忙拱手恭敬的道:“少侠,请跟在下到里间详谈。”

小孩收了剑,那伙计这才觉得脖间上的凉意散去,长呼了一口气,他只觉得这个小孩小小年纪,却是阴狠不已啊。

里间,小孩拿出了怀中冥日会的令牌,道:“本公子要你立即暗地里召集冥日会,本公子要重振冥日会,以待将来报仇雪恨!”

“少侠可是会首的什么人?会首为何会将冥日会交给你?”

“这个你不必知道,你只需知道,现在冥日会的会首是本公子就足够了。”

小孩冷冷的道,自始自终都未露出他的面容来。

掌柜的深吸了一口气,如果面前的小孩只是拿着杀天霸的剑和令牌的话,他还会有疑虑,可是他竟然连口令都知道,那就只能是杀天霸亲口告诉这小孩的了。

掌柜的十分疑惑,杀天霸为何会将冥日会传给一个几岁的孩童?

他只得垂首跪了下去,恭敬的道:“在下飞豹拜见会首。”

“好,你只要忠心跟着本会首,本会首绝不会亏待你。”小孩沉声道,“你立即安排一个隐蔽的地方,本公子需要躲个十年再出江湖。”

“是。”

这连城里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时间飞逝,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西昌国已经被三国给灭了,而三国坐下来商谈之后,也将西昌国给瓜分了,当然,南青国分得最少,东朔与北云国将大部分的西昌领土给平分了。各国各自派了兵马将夺过来的城池给驻守了之后,凌轩这才留下了一些将领在西昌的城池,他赶紧朝着京城赶回来。

很快,轩王不仅收复了东朔原本的领土,还扩充了东朔江山的消息瞬间传遍了东朔的各个角落,那些百姓不禁欢呼雀跃,特别是那些曾经被西昌士兵给欺凌过的百姓,更是对轩王感激不尽,他们恨不得将所有的西昌人全都给灭了。

只不过轩王只是杀了那些西昌的士兵,并没有杀那些愿意归降的西昌百姓。他想要以仁治天下。

凌轩一回到京城,那些百姓便是高高兴兴的夹道迎接,几乎将整个街道都给挤得水泄不通,百姓们高呼着:“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震天响,几乎将凌轩的耳膜都给震破了,凌轩微笑着对百姓们点头致意。

太贵妃则是亲自到了凯旋门迎接,喜气洋洋的用同样的迎接方式迎接着凌轩,不过,比起以前迎接夏依依来说,太贵妃更加觉得整个人的脸上都倍有面子。

她的儿子,才是整个东朔最为高贵的男人,她的儿子,打下了这东朔的江山。

她,也因为她的儿子,自己将要成为东朔的太后,这一切的荣耀,都是因为她生了一个最有能力的儿子。

夏依依也在丫鬟的搀扶下来到了王府门口迎接,凌轩连忙下马上前扶住了他,道:“依依,你怀着身孕,还出来做什么?”

依依笑道:“我原本也想着要去凯旋门迎接你的,只不过,我怀着身孕,母妃担心胎儿的安全,不让我出王府,我也就只好在门口迎接你了。”

“这外头风大,你在花厅里等着就好了,跑大门口做什么?”凌轩微微责怪道,一边又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依依原本就已经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的肩膀上。

夏依依抬头,十分享受凌轩的这般宠爱,笑道:“你也太过紧张了一些,我这不是刚刚才出来吗?门外候着小厮的,看见你往这边过来,才叫我出来的。”

“走,我们去花厅说话。”凌轩道,亲自搀扶着她进了花厅。

走在后面被无视的太贵妃神色稍稍有些变了变,却是依旧满脸欢喜的吩咐张嬷嬷快些去沏茶。

一行人走进花厅坐下后,依依问道:“方敏呢?”

凌轩淡淡的道,“西昌那边现在还不能放松,我让她和夏子英一起驻守在那边,护国公则是留在了热河那边驻守,订大力已经回了北疆了。肖潇和蒋副将则是去了南边。有他们在那边驻守,我们这边才能安安稳稳的登基,我们的百姓才能安稳的过个好年。”

依依点点头,她对此深表赞同,每天一个百姓的平安幸福可不是边疆千千万万的将士们牺牲了自己的团圆来守护的吗?

依依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求宠的笑容,道:“凌轩,等你登基了了以后,我能不能跟你求个赏啊?”

凌轩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道:“你想要什么赏?我一定会答应你的。你是要金山还是银山?”

“我想让你封方敏一个公主之位,可行?她毕竟是对我们东朔有功之人,她求个赏赐,不为过吧?”

凌轩立即道:“她啊,现在已经被升为副将了,不过,你既然想要让她当公主,那我就赐她一个公主之位就是了,这样,她也尊贵一些。”

凌轩自然是十分了解夏依依的,夏依依从来就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更不是一个以权谋私的人,她给方敏封一个公主之位,只怕是为了保障方敏的亲事吧。

一旁的太贵妃微微垂眸,暗自扁扁嘴,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已经被夏依依给吃得死死的了,夏依依这一开口,凌轩立马就答应了,这感觉好像是夏依依赏了凌轩一样高兴。

凌轩对夜影和夜羽道:“你们兄弟俩等会儿就留在王府一起吃饭吧,本王设宴犒劳你们两人,对你们两人聊表心意,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你们二人的帮忙,本王才能夺得这东朔的江山。”

夜羽对凌轩拱了拱手,冷冷的道:“本座就多谢王爷的好意了,不过,本座跟他坐在一起,可是吃不下饭,本座今天跟着你一道回轩王府,只是为了过来接我夫人回去,并不是为了过来跟王爷讨赏的。”

凌轩不禁面上有些尴尬,夜影立即对夜羽道:“王爷这也是一片好意,你怎么能不领情呢?”

“王爷只是你的主子,并不是本座的主子,你拍马屁就拍好了,犯不着拉上本座一起讨好他。王爷,当初我们的约定现在也已经完成了,我们通天阁已经帮你夺回了东朔的江山了,我们也可以跟你们结束那个契约了。本座这就告辞了,往后,你再来找我们通天阁办事的时候,请带好佣金!”

夜羽对夜影没有什么好脸色,对轩王更是同样冷着脸,半点不把这个即将登基为新皇的王爷看在眼里。

夜影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道:“夜羽,你怎么说话的呢?”

“我该怎么说话,犯不着你来教。”夜羽针锋相对道。

夜影怒极,正要训斥他,夜羽却是比他更加激动,上前一步道:“怎么,你想教训我?那我们出去打一架,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

凝香连忙上前劝架道:“夜羽,你别吵架,今天王爷刚刚回府,你别伤了和气,坏了王府的兴致。”

夜羽冷冷的剐了她一眼,想起凝香以前喜欢过夜影,他心里顿时就蹿起了一股火:“怎么?我教训他几句,你还心疼他了?那你再嫁给他好了!”

凝香顿时委屈,又羞又愤,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依依连忙劝道:“夜羽,凝香她已经怀了你的骨肉了,你可别欺负她,不然,我可是不会饶了你的。”

夜羽一愣,语气顿时就柔和了下来,“凝香,真的?”

“嗯。”凝香微笑着点点头。

“还有,夜影,夜羽,王爷还有话要单独跟你们两个说说。王爷是不是啊?”依依侧脸,微笑的看着凌轩。

凌轩咳了一声,道:“是,你们两个跟本王出来一趟。”

------题外话------

就要大结局啦!激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