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舅舅的担心/权臣闲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百里修的帐篷,谢安澜拉着陆离往自己的住处走,一边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他们才走没两天,陆离就赶过来了。说好的要留在肃州处理洛西的事情呢。难道偌大的一个洛西府堆积许久的政务,陆大人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处理完了?

陆离道:“有些事情需要跟睿王殿下当面商议。”

咦?

谢安澜停下了脚步,转了个方向准备拉着他往中军大帐而去。却被陆离拖住了,不解地回头,“怎么了?”

陆离道:“睿王殿下出营巡视去了,不在军中。”

谢安澜耸耸肩,那好吧。

“你不忙么?”谢安澜问道。陆离专注地看着她轻声道:“目前还算不上忙。”

谢安澜笑道:“那就好,我就怕你急匆匆地来,又要急匆匆的走。”

陆离不由一笑,“夫人是想念我了么?”

不,我是担心你的小身板吃不消。

回到帐中,谢安澜无语地望着上方将自己直接扑倒的人。

“陆大人…。”大白天的军中百日宣淫真的不好啊。当年那个她一提那啥就气得俊脸通红的美少年哪儿去了?

陆大人才不在乎,他又不是军中的人。

一双手压着她的双手,轻声道:“夫人,以后离百里修远一点。”

“没问题。”谢安澜答得既快又诚恳,她是三观正直的好青年,对变态没有什么兴趣的好不好?陆离道:“如果百里修真的答应了你的要求,你真的打算与我…离婚?”

谢安澜干笑,这不是很久没有嘴上跑火车,一不小心收不住了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望着上空那张雅致绝伦的容颜,陆公子越年长,原本的那几分稚嫩就越少了。二十岁的男子若是在她前世其实大都也还是不怎么成熟的男孩子。但是在陆离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青涩的感觉了。

“夫人?”看着对着自己发呆的女人,陆离微微扬眉提醒道。

谢安澜手腕轻轻一抖,便挣开了他压制着自己的手。双手轻抚上他的容颜,轻声笑道:“怎么会呢?而且…就算是偷、情,我也只会偷陆公子一个啊。”陆离深邃的眼眸一黯,低声道:“我们这是名正言顺。”说罢,低头噙住了那一抹娇艳的红唇。

中军大帐里,睿王一边看着手中的折子一边皱眉。坐在他下手的冷戎见状,开口问道;“王爷,有什么问题么?”

睿王道:“少雍和无衣怎么还没回来?”

冷戎也是不解,“说不定是百里大人那里有事儿,要不末将去看看?”公子急匆匆带着折子赶过来,说是先去找少夫人再回来议事,这怎么还一去不回了?

睿王点了下头,冷戎便起身去了。

片刻后,冷戎神色怪异的走了回来。睿王见他身后依然空无一人,有些不悦地道:“怎么?百里修那里还有什么要事不成?”

冷戎道:“没有,只是…百里大人说公子和少夫人早就离开了…回少夫人的逐出去了。”

睿王愣了愣,看着冷戎怪异的神色突然反应过来顿时大怒,“混账!”

睿王殿下虽然潇洒豪迈不拘小节,但是身为一个将军,在军中的军纪却是十分严格的。乍然听到陆离在军中还如此肆无忌惮,焉能不怒?最重要的是,这个混账明知道他在等着议事,竟然还敢……

“王爷息怒。”冷戎连忙劝道,“这个…公子和少夫人都不是军中之人,又是少年夫妻,难免…咳咳,更何况,两位感情好,王爷你才好早早抱上孙儿不是么?”虽然不是王爷的亲孙儿。但是看王爷的意思是没打算成婚生子了。外甥孙和孙儿也差不离了,大不了将来少夫人生了孩子过继一个到睿王府就是了。

睿王轻哼一声,怒气倒是少了几分。道:“赶紧让那两个混账给本王过来!”

“是,是。”冷戎连连应声,人却没动。谁知道这个时候公子和少夫人是不是在柔情蜜意呢。打扰别人夫妻恩爱,战场上会被马踩死的。

“下官陆离求见王爷。”正想着,门外传来了陆离的声音。

“滚进来!”睿王没好气地道。

陆离淡定从容的走了进来,衣冠楚楚神清气爽,比起面带怒色的睿王殿下更多了几分潇洒从容。

睿王轻哼了一声,扫了一眼旁边的座位道:“坐下说话。”

陆离谢过走到一边坐下,看着他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睿王殿下觉得心口有点憋闷。忍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忍下了这口气,随手将手中的折子抛了过去道:“你专程跑这一趟,就是为了这么一点破事儿?”

陆离蹙眉,“王爷,这不是破事儿。”

睿王轻哼道:“本王说过,洛西的事情你全权处理即可。你拿着这么一点事情往军中跑什么?”

陆离道:“谁让王爷将青悦一起带走了呢?下官想要找个人商量都找不到,拿不定主意就只好来打扰王爷了。”

睿王殿下顿时被气笑了,“所以说,你还是在不满本王带着无衣的事情?”

陆离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与睿王对视。睿王轻哼一声道:“随军出征,是无衣自己的同意的。你怎么不直接跟她商量?”陆离不语,睿王叹了口气靠着背后的椅子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语重心长地道:“少雍,你到底是想要一个天天陪着你玩耍嬉闹的妻子,还是想要一个与你并肩的女人?在陆家,在泉州那种地方,你能娶到无衣这样的女子为妻是你的运气。她确实是爱玩爱闹又有本事,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做不好的。所以,你可以将她娇养成天天陪在你身边的贵夫人,她也不会反对,反正她也没什么野心。但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么?”

陆离皱眉,神色凝重的望着跟前的睿王。

睿王道:“明珠蒙尘,名剑空藏,你愿意如此么?你可知道你若不是绯儿的儿子,就凭你这些日子的表现,本王也不愿意自己的徒弟跟着你的。”

陆离脸色微沉,道:“我不懂王爷在说什么。”

睿王轻哼一声,道:“本王不信你不知道无衣真正的才能应该用在何处。”

陆离脸色冷漠,“青悦现在就很好,王爷也说了她没有野心。既然如此,王爷为何非要将她拉入这些事情中来?她是我的妻子,她只需要过她喜欢的生活即可。”

睿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陆离,片刻后方才放声大笑起来。陆离冷着脸看着他并不说话。倒是让旁边的冷戎有些不知所措,好好地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等到睿王笑够了,方才看着陆离悠然道:“本王不信你看不出来,无衣的性子飘忽不定却绝不是甘于平淡的人。便是她一时半刻的想要偷懒,早晚有一天她也会烦的。你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想要干什么?她现在又在干什么?这次本王提出让她随军出征,她为什么不拒绝?就是上次…让她去对付洛少麟,她真的认真的拒绝了么?”

并没有,谢安澜那时候甚至骗得睿王以为她怀孕了。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拒绝,她只是不喜欢被人指使,只是想要赢而已。

陆离凝眉,有些不悦地道:“王爷到底想要做什么?”

睿王道:“本王要她继承西北军。”

“你疯了!”陆离厉声道,不仅是陆离,就连冷戎神色都是一震。

睿王道:“本王没疯,本王怕你疯了。少雍,如果有一天无衣离开你你会怎么样?”

“没有那种事。”陆离断然道。

“王爷…”冷戎也忍不住开口,他实在是不明白王爷在干什么。好端端的,谁都能看得出来公子和少夫人感情有多好,王爷这般挑拨人家夫妻关系,实在是有些……

睿王抬手阻止了他想要说的话,淡淡地看着陆离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本本王没打算现在跟你说这些事情,但是今天你的行为让本王非常的失望。”

陆离冷冷地看着他。

睿王道:“无衣才离开肃州两天你就追过来暂且不说,方才你为何迟到这么久?发生了什么原本你并没有预料到的事情?现在看你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无衣却没有跟着来,本王也知道你是如何解决此事的。”

冷戎忍不住抚额,“王爷,你……”

王爷,您今天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竟然管起外甥的夫妻事来了?若不是末将知道您…真的要以为你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啊。

睿王却仿佛没有听到冷戎的话,盯着陆离道:“本王听说,你跟苏梦寒,穆翎的关系都不太好。对了,当初你还很讨厌本王来着。现在,让本王猜猜看,你在想该怎么尽快弄死百里修吧?夫妻之间,一次两次的吃醋是情趣。但是没完没了的吃醋,你以为无衣会忍你一辈子么?甚至,你还因为这一点点的拈酸吃醋,而误了时间。若是方才等着你商议的是关乎生死的大事,你也打算先解决掉你那点破事儿再来见本王?”

“本王第一次见到无衣,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你若是真的为了她好就不要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似得缠着她。让她整天为了你那一点事情费心费力,那些事情你真的需要她帮你么?”睿王眼神平静地看着他淡淡道。

陆离豁然抬起头来,看向睿王的目光锋利如刀。

饶是睿王这样曾经身经百战的人,乍然对上这样的目光也不由得心惊了一下。只听陆离冷声道:“舅舅觉得青悦是什么样的人?”

睿王道:“虽然本王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但是事实上本王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她天生便是适合战场和腥风血雨的人,虽然对掌控全局略有些不足,但是她很聪明而且还很年轻。也因为她年轻,纵然是一时的沉静,却也不可能让她永远安安静静的留在你身边。少雍,她甚至不可能做一个贤内助,哪怕,她能够做得很好。如果她是一只鸟,那么先前的沉静只是飞累了想要休息,却不可能让她永远停留不再冲入云霄。就如同,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有点聪慧狡黠,却永远都只会将目光停留在你身边的女子。少雍,早晚有一天,你会抛弃她的。”

“我不会。”陆离冷声道。

睿王笑道:“那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是那样的女子。你想想,若是换一个女人,跟她一般的聪明美丽,却如你所愿的只停留在你身边,没有穆翎,没有苏梦寒,也没有拜我为师。不会去弄什么经略肃州的计划,不会去莫罗参加女王祭,也不会上战场。只是每天陪着你,替你做那些其实你随手就可以做完的小事,为你生儿育女。少雍,你想要么?”

陆离沉默不语。

睿王看着眼前神色凝重的外甥,无声的摇了摇头。他从来不相信什么狗屁的缘分天定,一见钟情。喜欢一个人必然是有某种条件或者某些优点符合他的喜好的,哪怕只是因为容貌呢。他也不知道陆离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是在睿王看来陆离和谢安澜所谓的夫妻情深,是不怎么正常的。

陆离很聪明,所以一直表现的很淡定从容。他并没有将谢安澜困在后院,不许她做这做那,事实上谢安澜想要做的事情他都会积极的支持。因为他清楚他困不住谢安澜。但是同样的,他也在不着痕迹的限制谢安澜的发展。如果不是在陆离身边,即便是没有睿王这个师父,谢安澜的成就也不仅于此。

睿王原本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是看着外甥这样他确实是有些担心。陆离的打算谢安澜真的不知道吗?就算现在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或者夫妻情深愿意陪着他顺着他。但是谢安澜的性情是会愿意挨一辈子的么?而陆离又能保证他永远都这么有分寸的限制谢安澜么?如果有一天超过了对方的底线,结果绝不是陆离能够承受的。

睿王站起身来,走到陆离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若是喜欢一只翱翔九天的凤凰,就不要企望将她养成一只孔雀。你若是喜欢能让你捧在手心的画眉,就不要去妄想去驯服一只猎鹰。否则到头来,伤人伤己。”

“什么画眉,猎鹰啊?”门外,传来谢安澜含笑的声音。陆离神色微变,飞快的转身看向门口。

谢安澜掀开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看帐中都站着的三个人不解地道:“师父,你们在干什么呢?”

睿王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没什么,跟少雍聊几句闲话。”

谢安澜走到陆离身边,将他拉倒自己身边,笑嘻嘻地道:“师父,你可别欺负我们家小四啊。”

睿王轻哼一声,“欺负他?”

谢安澜伸手比划了一下两人道:“徒儿不是看您老人家气势如虹有点害怕嘛。我们家陆公子可是个文人,被您的气势伤到了怎么办?”

睿王有些气乐了,“感情是本王多管闲事?”他就不相信谢安澜没听到方才他们的对话。谢安澜靠着陆离的肩膀,笑吟吟地道:“这个么…有些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更何况,你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都还是孤家寡人的,您这样外行指导内行,会出大乱子的。有些事情,孤家寡人是不会懂的啦。”其实她想说的是,单身狗就乖乖等着人喂狗粮好了,竟然妄图指点恩爱汪的生活态度。

睿王冷哼一声,道:“行,本王懒得管你。但是你给本王听好了,这次攻打上阳关的事情由你负责。若是出了什么乱子,军法从事!”

谢安澜脆声应道,“是,师父!那,师父…我们能走了么?”

“滚!”

谢安澜立刻拉着陆离圆润的滚了。

大帐里,冷戎这才开口道:“王爷,您何必如此?末将看,陆公子和少夫人……”

睿王摇了摇头,皱眉道:“少雍若是资质普通,或者他自己甘于平淡的话,本王也不必去管他。但是他既然有心上进,这样的性子便是他最大的弱点。如今他们夫妻情深,无衣也是个随意的性子,自然浑不在意。但是…你要知道人不可能一辈子不变的。即便是无衣能迁就他一辈子,本王只怕少雍也忍不了一辈子。今天他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将本王还等着他议事的事情抛在脑后,明日他就能因为一点误会或者哪个男子对无衣有好感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本王也相信他不会伤害无衣,但是他若是暗地里对别人做了什么,只怕一时半刻身边的人也察觉不了。这才是最可怕的,到时候错已铸成,再无挽回的可能。”

冷戎凝眉道:“王爷明知公子将少夫人看的如此重要,为何还要将少夫人带入军中呢?”冷戎纵然算得上是西北军智囊,但是想法还是与这世间绝大多数男子并无太大的区别。所以他也看不出来陆离有什么不对。如果少夫人一直跟在公子身边,恪守闺训,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不是么?

睿王摇了摇头道:“少雍困不住无衣,从一开始他自己就知道。所以他才会用如此迂回的方式。正如你所说,只怕无衣早就已经弃他而去了。”

冷戎沉吟了片刻,也不得不承认,王爷说得确实不错。即便是他也很难想象少夫人那样的女子做一个循规蹈矩的后宅女眷的模样。

“王爷对公子的好意,只怕公子不能体悟。”聪明人都是非常固执的。

睿王道:“如今本王将事情揭开,他们俩能好好谈谈便是最好。许多事情不能脱更不能含糊了事。夫妻之间更是如此。”

陆离被谢安澜拽回了帐篷里,谢安澜方才仔细打量着陆离有些阴郁的脸色道:“怎么了?师父欺负你了?”

陆离摇摇头,低头看着谢安澜。谢安澜被他深邃的眼眸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道:“到底怎么了?”陆离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问道:“比起留在肃州,夫人是不是更喜欢留在军中?”

谢安澜一怔,想了想道:“这个么…都还好吧。到了军中我也会很想念你还有西西和惜儿啊。”

陆离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与自己对视,道:“但是,夫人还是更想留在军中。是么?”

谢安澜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拦住他的腰道:“偶尔会觉得无聊么,我其实不太擅长做那些精细的事情啊。你知道的,我是个比较粗暴的人嘛。”当初之所以会开胭脂作坊,会找穆翎合作,真的只是因为想要赚钱而已。她喜欢的是钱,而不是赚钱。如果天上能直接掉下来一座金山,她才不辛辛苦苦的干活呢。用前世某些部门的话来说,她们狐狸窝从来都是只出不进。最好的装备,最好的资源,最好的渠道随便用。国家每年在每个人身上投入超过千万,但是从来没见她们带回来过一毛钱。

当然,她们做的那些事情对国家的好处也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跟在陆离身边其实不无聊,毕竟陆四少身边的麻烦足够多了,即便只是看戏也不会无聊。更何况她又这么喜欢他,谢安澜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但是方才在帐外听到睿王的话,谢安澜还是稍微动脑筋想了一下的。

她并不怎么在意,但是陆离呢?

陆离前世经历了什么睿王并不知道,但是谢安澜却是知道的。睿王的那些担心,到底会不会发生?谢安澜仔细思考过,确实有可能会发生。她并不是个脾气性格温柔如水的人,陆离也不是什么软绵的性格。如百里修今天这样的玩笑,陆离会直接表现出来倒是没什么。但是总有陆离不愿意直接说出来的时候,那他就会直接动手。让谢安澜从此与所有的男性生物保持距离?那绝对是违背生物本性的事情。青狐大神肆意张扬了半辈子,最后却变成了一个安分守己的闺中女子?这简直就像是要陆公子从此不沾权势,退隐山林一样的强人所难。

这比当年看小说的时候,看到蓉儿变成了郭夫人还让人痛心疾首。

更何况,若是陆离始终不能放心,无论怎么避讳都是没用的。因为谢安澜不可能一辈子都不接触任何男子。

“对不起。”

正在谢安澜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陆离轻缓低沉的声音。

------题外话------

陆小四吃醋确实是很萌,但是并不是在所有人眼中都很萌的。

一辈子的感情也不可能靠萌来度过。真要是有一个见天儿喝醋的老公…人生简直不能好了。而且陆小四这种人表现出来的醋其实是不那么严重的,只是类似于某种对男性生物的天生敌意而已。他要是真发现某个男人喜欢澜澜,澜澜跟他关系还不错的话,绝对不会表现出来,而是暗戳戳的弄死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