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亲昵(二更)/权臣闲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离回来的时候又是深夜了,这两天流云会的当家人都聚集到了京城,自然是为了苏梦寒身后的财产以及那批黄金的下落。可惜苏梦寒留下的东西着实是不多,就算是将苏梦寒名下所有的产业都处置了,加起来竟然也不超过两百万,这让那些损失惨重的豪商们怎么能甘心?

原来在他们还不知道的事情,苏梦寒就已经将原本属于自己名下的产业都处理的差不多了。而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卖给了穆家,但是钱却不知道去哪儿。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去年的时候穆家处理产业苏梦寒从中捞了不少好处。这次苏梦寒又将自己的产业卖给给了穆翎。若不是如今苏梦寒“死了”,外人都要以为这俩关系有多好才能这么倒腾来倒腾去。穆翎如今并不在京城,但是穆家的管事拿出来的交易凭证却都是在衙门备注过完全有效的。而且价格虽然不高,但是也绝对不算是亏本卖的,就算是那些豪商想要找穆家的麻烦也找不到借口。

如今知道了是柳浮云和陆离在处理流云会的事情,这些人自然是一股脑的跑到两人跟前喊冤。可惜他们再怎么冤也没法子,无论是柳浮云还是陆离都不可能负担他们这些损失。这些人不知道是有人暗中挑唆还是破罐子破摔,竟然想要从中作梗扯陆离和柳浮云后腿。若不是如今流云会还需要他们稳定,柳浮云只怕早将这些人请到天牢之中一游了。

陆离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走进内室。谢安澜神色恬静的躺在床上,睡得正香。陆离坐在床边,看着她沉静的睡颜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几分,抬手轻轻摩挲着她微红的脸颊,唇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谢安澜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人,“你回来了?”

“吵醒你了么?”陆离歉疚地道。

谢安澜坐起身来,“我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醒了就醒了呗。四少,每天都回来这么晚,我都要怀疑你出去花天酒地去了。”陆离自然知道她是开玩笑,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夫人是想念我了么?”

谢安澜轻哼一声,靠在他肩头上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直说,林珏应该也告诉你了,我身体很好。”

陆离轻声道:“我知道,只是…”只是舍不得罢了,别的女子怀孕的时候都养尊处优,小心翼翼地静养。他怎么忍心让她怀着孩子还要陪着他忙碌操劳?

谢安澜抬手捏捏他的脸蛋笑道:“知道就好,看看你这模样,脸蛋都憔悴了。本大神看着都舍不得呢。”

陆大人自然没有憔悴的那么厉害,虽然面带疲色却也依然还是风华正茂。陆离握着她的手笑道:“好,明天我便陪夫人休息。”

谢安澜满意地一笑,抬头在他脸颊边落下一吻,“这才乖。”

陆离无奈地叹气,“夫人,为夫不是小孩子。”

谢安澜挑眉,“嗯?所以呢?”

“所以,应该这样。”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颚,低头稳住了她的优美的菱唇。

一吻终了,谢安澜脸颊绯红地依靠在他怀中,感觉到自己的气息有些不平。怀孕了之后难不成连肺活量都要降低了?陆离低头看着要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子,面若朝霞,眼如媚丝,唇带水光,慵懒中更添了几分的妩媚,呼吸也不由得一滞。

抬手轻抚着她那刚刚被自己吻过的朱唇,唇边还留着温热的触感。谢安澜轻笑一身,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笑吟吟的看着他,“陆大人,心跳的好快呢。”

陆离突然脸色微变,略带几分强制的扶着谢安澜躺回床上,然后起身快步离去。

被抛下的谢安澜愣了愣,趴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方才醒悟过来。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明快放肆的笑声在深夜的房间里格外的清脆响亮。

里间,听到笑声的陆公子眉心不由得跳了跳,最后却只能露出了一个温暖无奈的淡笑。

第二天一早,在某人怀中醒来的谢安澜慵懒的打了个呵欠坐起身来。

侧首看身边的陆离,这几天确实是没休息好,脸上依然带着难掩的疲惫之色。

丫头端着洗漱的水进来,看到谢安澜正想要说话。谢安澜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们先出去。丫头只好小心翼翼地放下了东西,又无声地退了出去。谢安澜这才回过身一只手撑着床斜靠着打量陆离的脸。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他的脸,陆离依然在沉睡着并没有醒来。

谢安澜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在打扰他睡觉了。

等到陆离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床铺已经空了。只有怀中还存留者淡淡的余温。陆离只觉得心中一空,连忙抬头望去就看到那正坐在梳妆台前的纤细身影。

谢安澜穿着一身浅蓝色仙鹤织金绸缎做成的衣衫,一头青丝挽成一个简单的发髻。发间簪着一朵金丝宫花和两只珍珠发簪,便再无任何佩服。看上去清雅柔美,全然不同于平常明艳夺目。不过这般装扮,倒是凭空让人觉得年纪又小了不少。谢安澜如今本就不过十八九岁,平时总是喜欢将自己当做二十多岁的“老人家”一般自诩老成持重。在外人面前即便是飞扬肆意,也是属于成年人的张扬洒脱。如今换了一个装扮,依然美丽如此,却让人觉得这完全是一个不经世事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谢安澜扭头对他笑道:“我好看么?”

陆离微微点头,道:“好看。”

朝他眨了眨眼睛,谢安澜愉悦地笑出声来。她一笑,原本天真娇俏的容颜顿时变得光彩夺目,眼光逼人。原本那种属于少女的俏丽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却是陆离熟悉的洒脱大气,光华夺目的绝艳女子。

只是一个笑容,一瞬间即便是陆离这样的人也会有判若两人的感觉。这边是青狐大神的天赋和能力,她当初若是没有被抓去狐狸窝,就算当不成黑道女大佬说不定也能混个影后当当。

陆离起身走到她身边,抬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谢安澜眨了眨眼睛任由他看,陆离从旁边拿起画眉的笔道:“为夫替夫人上妆。”

“好呀。”陆离的手艺谢安澜是领教过的,还是让她十分满意的。

宁疏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一做一站在梳妆台前,谢安澜正仰着头任由陆离在自己脸上图画。感觉到两人之间那种仿佛外人无法介入的气氛,宁疏不由得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羡慕。正要悄悄退出去,陆离已经侧首问道:“何事?”

宁疏连忙轻咳一声,恭声道:“少夫人,公子,时间差不多了。”

陆离道:“知道了。”

宁疏微微俯身,快步走了出去。

“好了。”陆离放下手中的笔,仔细打量了谢安澜片刻方才道。

谢安澜回头看向跟前的铜镜,铜镜中的女子虽然面上不施脂粉,却依然是眉如远山含黛,目若寒星,朱唇轻点艳而不妖。谢安澜觉得陆离很有成为化妆大师的天赋,经过他的手画出来的装总是显得格外的美丽动人。抬手轻抚了一下她眼角下方,那里被人描画出了一朵妖娆的花朵,更显得整个人明艳妩媚,不可方物。

不过…她不能装天真少女了!

即便是天赋百变,妆容却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一个明艳妩媚的模样,即便是谢安澜的眼神和表情再无辜,看上去也带着三分狡黠和妩媚。无语地瞪了他一眼,陆四少好像对她方才的伪装十分的不满啊,为嘛?

陆离从身后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夫人可还满意?”

谢安澜道:“满意极了。”没有女人不爱漂亮,虽然她本来就很漂亮但是陆离让她变得更美丽了。真的很想聘他当专属化妆师啊。不对,他本来就是她的!

“这样…会不会太惹眼了?”谢安澜有些迟疑地道。

陆离早有准备,从旁边挑出一块浅蓝色薄纱,遮住了她明艳动人的容颜,只露出一双清澈如秋水的眼眸。

陆离仔细看着她,轻叹道:“我后悔了。”

谢安澜莞尔一笑,“不然再换一个。”

陆离轻抚着她的容颜,道:“脂粉俗物如何能遮得住夫人的绝色容颜?为夫又如何忍心掩盖住夫人如此风华?”

面纱,不过聊以自慰罢了。

------题外话------

咳咳,没有实质内容,就是忍不住想写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