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浮云归(五)/权臣闲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澜到了大厅的时候,却发现柳浮云恰好也回来了。柳浮云刚进门管事就禀告了高将军来访。柳浮云自然知道高裴所为何来,也不回自己院子,直接去了大厅见高裴,正好遇到过来的谢安澜。

“高将军。”

高裴起身拱手道:“见过王妃。浮云公子,别来无恙?”

柳浮云点头道:“多谢高将军,一切安好。”

谢安澜看看两人,道:“高将军来找浮云公子想必是有事,既然浮云公子回来了,我这就先失陪了。”高裴既然说了是求见浮云公子的,自然是找柳浮云有正事了,谢安澜觉得自己也不好杵在中间打扰别人。

高裴摇摇头道:“王妃不必在意,在下只是有件事情想要请教浮云公子,并不是什么机密要事。”

谢安澜微微挑眉,私事她也不便参与啊。

高裴想了想,“另外还有件事情想请王妃赐教。”

既然高裴都这样说了,谢安澜自然也不能再推辞。宾主各自落座,柳浮云道:“我知道高将军是要问什么,那封信的主人是我回程的时候意外遇到的。她说当初的事情是她做的不妥,反倒是拖累了高将军的名声。她现在过得很好,以后应该也不会回来上雍了。祝高将军早日觅得良缘。”

谢安澜有些诧异,这才知道柳浮云回来的途中竟然遇到过楚秋霜。说起来,楚秋霜在血缘上也算是陆离同父异母的妹妹。当然,这一层关系也没有人认就是了。

柳浮云看着高裴道:“这些,楚姑娘的信里面应该也有写。高将军可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地方?”

高裴道:“浮云公子说,楚姑娘现在过得很好?”

柳浮云微微点头,“楚姑娘是这么说的,就算比不得京城锦衣玉食,但是想来也不差。我看楚姑娘眉宇间神色开朗平淡,应当没什么难处。”

高裴微微出了口气点头道:“如此,在下就放心。还要多谢浮云公子辛苦这一趟。”虽然当初的婚事是景宁侯府自作自受,但是楚秋霜的离家出走确实是为高家解了围。楚秋霜心里清楚,高家不愿意娶她,但是如果她坚持,高家如论如何也是要认下这门亲事的。更何况,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女子独自出门在外,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楚。无论如何,高裴也不可能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谢安澜有些不解,“高将军有什么话要问我?”

高裴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柳浮云,浮云公子很是善解人意,“可是需要在下回避?”

高裴沉默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不知王妃…可知道朱老板眼下在何处?”

闻言,谢安澜心中却是一跳。朱颜这货该不会是什么地方惹了高裴吧?别看高将军英俊挺拔,为人却一派谦谦君子风范好像比陆离苏梦寒几个好对付的多。但人家毕竟是战场上千军万马厮杀出来的。杀过的人说不定比朱颜认识的人都多,真惹急了朱颜那货几条命都不够玩儿的。

谢安澜没有回到高裴的问题,慎重地道:“呃,高将军找朱颜有事儿?”

高裴点头,“确实有点事。”

“……”你倒是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啊。我才好判断到底要不要告诉你朱颜的下落啊。高裴显然不能理解谢安澜的纠结,十分有耐心地坐在一边等着谢安澜的回答。倒是柳浮云笑了笑,问道:“难道是朱老板得罪了高将军?”

高裴摇头,“没有,只是一点私事。”

“哦?”谢安澜扬眉道。

高裴有些为难,“朱老板…拿走了高某一件重要的东西。”

谢安澜有些意外,“朱颜…呃,拿走了高将军什么东西?不如我回头问问她,让她还给将军?”能让高裴亲自上门要的,肯定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

高裴抬眼看了谢安澜一眼,道:“高家,当家主母的信物。”

“噗!”谢安澜一口茶毫不优雅地喷了出来,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险些喘不过气来。

朱颜,你可真是作了大死了!

好一会儿,谢安澜总算缓过来了,轻咳一声正色道:“这个…说不定有什么误会。高将军是怎么打算…不如我让人去找朱颜,把东西要回来?”话说回来,高少将军堂堂名将,竟然被朱颜摸走了当家主母的信物?!不是,你到底随身带着当家主母的信物干什么呢?

高裴沉默了一下道:“不敢有劳王妃,在下亲自去找朱老板便是。”

“……”所以,还是要朱颜的下落。朱颜,你自己作死就别怪我出卖你了。谢安澜坐正了身体,优雅地抹了抹唇角道:“朱颜这几天都住在城外的庄子里,说是要亲自监督新的脂粉酿造。”她原本还不明白,明明早就已经成规模的生产,为什么还要朱颜亲自去监督。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

高裴点头,站起身来拱手道:“多谢王妃,末将告辞。”

谢安澜愉快地挥手,“慢走不送。”

送走了高裴,谢安澜坐在大厅里怔怔发呆,有些搞不明白朱颜怎么就招惹上高裴了?朱颜好像当初情伤之后,审美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向钟情那些斯文貌美的美男子。高裴当然也是个美男子,但却是英挺俊美那一类的。

“王妃在担心朱老板?”柳浮云笑道。

谢安澜这才回过神来,想起柳浮云还在场。

“让浮云公子见笑了。”

柳浮云摇头道:“高将军驻守边关,朱老板又常年来往边关,两人会相熟也不奇怪。不过,朱老板竟然能拿到高将军的东西倒是有些奇怪了。”

谢安澜心中暗道:“你不就是在暗示,高裴看上朱颜了么?直说啊。”

柳浮云道:“王妃是在担心高家不同意?”

谢安澜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这事儿还是等八字有一撇了再担心吧。说不定朱颜就是闲的没事儿闹着玩儿。”

柳浮云笑道:“除非朱老板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否则……不过,我觉得王妃倒是不必担心高家,高裴做事一向稳妥,既然他敢来王妃面前说,想来心里已经有数了。”

谢安澜想起当初楚秋霜那档子事儿,对高裴还真没有多少信心。高裴正事上是挺稳妥的,但是在私事上…前世娶了宇文静,今生差点被景宁侯府缠上。或许…高裴确实需要一个强势一些的妻子?

当天晚上,在城外已经住了好几日的朱颜就怒气冲冲地回到了睿王府。

“谢安澜!”

谢安澜正抱着小狸一起逗谢灰毛玩儿。如今六岁的灰毛已经是一只标准的成年狼了。模样也比从前更加的威武霸气,让人望而生畏。整个睿王府中,除了谢安澜和阿狸,西西,几乎没有人会轻易靠近它了。

听到朱颜的声音,灰毛回头看了她一眼。

朱颜立刻闭嘴了,恨恨地瞪着眼前的狼。

别人养狗,谢安澜养狼!简直是丧心病狂!

谢安澜笑眯眯地伸手拍拍灰毛的脑袋,灰毛立刻抖了抖脑袋走到一边的树下卧下了。

“怎么了?朱老板这么大火气?”

“朱姨!”阿狸欢快地对朱颜伸出了小手。看着阿狸可爱的小模样,朱颜心中的怒火顿时消散了大半。上前接过阿狸,瞪了谢安澜一样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竟然把我的下落告诉高裴!”

谢安澜一脸无辜地摊手,“你没说不能告诉高裴啊?”

“我!”朱颜气结。

谢安澜笑嘻嘻的靠近她,“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高将军的事情,所以才躲着他?”

朱颜轻哼一声,“胡说八道,本姑娘能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

谢安澜道:“那人家高将军怎么谁都不找,就找你啊。”

朱颜没好气地道:“我不就是拿了他一块玉佩么,用得着那么小气。”

谢安澜道:“那可是人家当家主母的信物,谁也大方不起来吧。”

朱颜恨恨地磨牙,“你见过有人把当家主母的信物拿出来到处招摇过世的么?而且,他可没说这是……我要是知道,打断我的手也不能拿那玩意儿啊!”谢安澜有些惊讶,“你不知道?”

朱颜翻了白眼道:“我跟人打了个赌,拿到他的玉佩就算赢。”

谢安澜微微挑眉,思索了片刻才有些同情地看着朱颜。

朱颜不解地看着她,“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谢安澜淡定地摇头,“没,你自认倒霉吧,谁让你不小心点?高裴要玉佩你换给她不就行了。”叫你到处浪,被人套路了吧,活该!

朱颜咬牙切齿,“他不要!”

“嗯?”

“他说我把玉佩弄坏了!”

谢安澜好心情地问道,“你把玉佩弄坏了么?”

朱颜顿时黑了脸,“是他自己没拿稳好不好?摔了一个角。”

“那,现在怎么办?”

朱颜道:“他说没有信物他娶不了媳妇,要我赔他一个当家夫人!”

谢安澜险些笑出声来,好容易忍不住了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自己嫁过去?

朱颜将手指掰得咔咔作响,狞笑道:“容易得很,本姑娘手下什么都不多,就姑娘多。琴棋书画,经商习武,环肥燕瘦应有尽有。我还可以再去花街挑几个淸倌送给他当侍妾。保证他满意!”

谢安澜有些失望地耸耸肩,好吧,是她想得太天真了。朱颜哪儿那么好套路啊。

眼珠子一转,谢安澜笑得越发越快起来,“这个可以有!母亲天天觉得无聊,回头我请母亲去跟高夫人聊聊,保证给高将军一个才貌双全的好媳妇。”朱颜对此很是感动,“果然是好姐妹,我就知道你不会吃里扒外的。”

“……”就冲你这声赞美,本大神一定送你一个风光大嫁!

柳浮云觉得这两天睿王府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儿,琢磨着是不是该搬出去了。虽然他的府邸如今还没有完全弄好,但是住个人还是没什么问题。毕竟他孤家寡人的,母亲又不肯回来,就不必太过苛求了。

“浮云公子,郡主有请。”

听到管事的禀告,柳浮云有些不解。

这府中,如今能成为郡主的只有安德郡主一位。至于阿狸,大多数人不是称呼小小姐就是小郡主。

想了想,柳浮云还是应邀去了。

安德郡主这几年保养调理得当,又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越发显得光彩照人了。柳浮云过去的时候安德郡主正对着一堆画像仔细看着。一看到那堆画像,柳浮云就觉得背脊一凉,想要转身溜走。

“浮云公子,快进来。”可惜安德郡主先一步发现了她。

“见过郡主。”

安德郡主笑道:“是这样的,这几日澜澜跟我说打算半个花卉。正巧高夫人也托了我一些事儿,还有上次出城上香的时候,正巧遇到了柳夫人,她也跟我聊了聊。我想着啊,既然这样不如就一道办了。你快过来看看,可有觉得哪位千金合意一些,回头我替你留意着。”

柳浮云无奈,“郡主,我过两天有事要出城……”

“到时候,柳夫人也会来哟。”安德郡笑容十分的慈爱温和。

“……”

柳浮云无奈,安德郡主也很无奈,“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孩子是怎么想的,一个两个的要你们成亲跟要你们的命一样。不过你放心,这次是高夫人的请托,另外也就是大家聚聚热闹热闹。你们不肯,我难道还能强逼着你们不成?”

柳浮云暗中松了口气,“如此,就有劳郡主了。”

安德郡主轻叹了口气道:“虽说如此,公子也还是上上心。你母亲这个年纪,一个人住在城外只怕也孤单得很。”

“是,多谢郡主教诲。”想起母亲,柳浮云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愧疚。轻叹了口气,这事儿确实需要好好解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