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9:阿狸风华记(九.完结)/权臣闲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群情激动的人们竟然因为这个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胆子小的人甚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所有人侧首看向那声音的来处,却见说话的人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老者。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也只有他的一只眼睛应该是看不见的。但是原本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因为他一直低着头跟在自家老爷的身后,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老仆。

直到此刻,他抬起头来用一种阴恻恻地让人背脊发凉的眼神打量着在场的所有人。因为只有一只眼睛会动,越发令人觉得毛骨悚然。这一刻,没有人怀疑方才那两个字不是从他口中吐出来的。

凌清风眼眸微沉,淡淡道:“这位…有什么话说?”

那人阴恻恻一笑,道:“藏宝图,我要了。”

凌清风略带嘲弄地轻笑了一声,目光落在了还搂着个美人端坐着的人身上,“左老爷,您的家仆如此无礼,您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却见那一身富态的晋阳布政使只是抬了下眼皮,道:“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大厅中众人一片哗然。

凌清风道:“这么说,左老爷打算出的价钱比五十万两更多?”

“老夫没钱。”

凌清风也不生气,淡定地笑道:“没钱,也没有藏宝图。”那张看起来十分古朴的绢帛就在他的手里,虽然材料可能不错,但是凌清风这样的人若是想要毁掉会什么东西的话,鲜少有毁不了的。

“凌寨主,你还有这个力气么?”一个有些妖娆却带着几分恶毒的声音跟着响起,那一直被左老爷搂在怀中的美人儿突然抬起了头来。看着凌清风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邪气。凌清风微微蹙眉,不动声色地坐回了椅子里,“你想说什么?”

那美人儿站起身来放声笑了起来,“凌寨主,不用装了,你这会儿或许还能动弹几下,再过一会儿…可是连手指也动不了了。”

凌清风脸色微沉,宾客中突然有人道:“我怎么觉得浑身有些无力?!”

“凌清风,你想干什么?!”

“呵呵,一群蠢货。”那美人儿不屑地笑道。

“来人!”凌清风沉声道。

门外立刻有人涌了进来,只是他们才刚进门宾客中就扑出去几个身影将他们拦了下来,大厅里顿时一片混乱。

冷欢神色淡然地坐在椅子里,手指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扶手,“本将军倒是第一次看到,抢劫都能抢到我面前来了。”

不想那女子掩唇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听说冷将军第一次来宣州,不就被人给劫了么?”

冷欢冷眼看着她,“那你知道,劫我的人去哪儿了么?”

女子脸色一沉,神色恶毒的看着冷欢,“什么宣州将军,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还不是栽在了本姑娘的手里。”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嫉妒和怨毒。冷欢却连看都没有再去看她,而是看向富态的晋阳布政使,“左大人,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晋阳布政使心中一惊,脸色扭曲了一下瞪着冷欢,“你认识老夫?!”

“不认识。”冷欢淡淡道。

“大人,问那么多做什么?反正早晚都是要死的。”那女子阴沉沉地看着冷欢娇声道。晋阳布政使虽然是第一次见冷欢,但是却是知道这位新任宣州将军的来历的,怎么敢不谨慎?

“既然不认识,冷将军又是怎么知道老夫的身份的?”他虽然拿着帖子来参加婚礼,但是这张左老爷的帖子却不是他的,而是他从别处拿来的。

冷欢仿佛对这么无聊的问题不感兴趣,悠闲地斜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晋阳布政使见她这副模样,也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了。更何况现在也不是闲聊的时候,今晚原本就订下了计划,将所有的宾客全部杀死然后嫁祸给清风寨。冷欢既然是朝堂中人就更不能放过了。想到此处,眼神一冷,“杀!”

站在晋阳布政使身后的独眼老者听命,飞身扑向了冷欢。同时手里也多了一把短刀。冷欢豁然睁开眼睛,身子却连动都没动一下,身下的椅子就突然转了个方向避开了这一刀。冷欢对着跟前的独眼老者冷冷一笑道:“龙春水,幸会。”

独眼老者眼神一缩,“你这小辈竟然认识老夫!”

冷欢笑道:“当然认识,你还值一万两白银呢。我都要穷疯了怎么敢不记得?”言下之意,竟然是将这人当成了一笔丰厚的赏金。

“小辈找死!”老者大怒,手中的刀再一次挥向冷欢,却比方才那一刀更加凌厉的数倍不止。冷欢不以为然,从容的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让那老者的刀再一次落了个空。

“你怎么会?!”

冷欢嗤笑一声,“你当我傻么?什么都不准备就跑到山贼头子的宴会上来?”

“冷将军,你这么说我可有点伤心了。”不远处的凌清风幽幽道。

冷欢冷笑一声,随手一直飞镖甩向了凌清风。原本应该坐在椅子里动弹不得的凌清风却微微侧首,伸手轻而易举地接住了那支飞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却让原本已经扑向他了的女子突然停了下来,眼神一闪扭身扑向了坐在一边的东方景曦。

但是她的运气显然并没有因为换了个目标而变得更好一些。东方景曦手中的折扇突然展开,折扇边缘却锋利的犹如利刃扫向了她的心口。虽然及时闪避,却依然被东方景曦补上的一张直接打落到了堂中。

所有人这才发现,这个从一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坐在凌清风侧首的俊美男子,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还等什么?!快杀了他们!”晋阳布政使也知道事情不对,扭头对不远处人群中躲着的中年男子厉声道。那中年男子抬起头来,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近乎刺耳的哨音,一大群黑衣人立刻从门口,从窗外,从房顶上涌了进来。个个凶恶非常的杀向大厅中抵抗的众人。

凌清风一闪身已经落到了晋阳布政使跟前,笑道:“左大人,你好啊。”

晋阳布政使眼神微闪,“你是凌家的什么人?!”

凌清风笑道:“你猜。”手中的剑却已经毫不客气的刺了过来。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上前挡住了凌清风的剑,晋阳布政使已经被那美貌女子拉着退到了安全的地方去了。

大厅里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门窗早就已经被人打破了。院子里也是一边打杀声,但是清风寨的人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以支撑。

凌清风被几个黑衣人围攻着,偶然间眼风扫到了东方景曦竟然一脸悠闲的靠在柱子后面观战。除非有人主动上前送死,否则他绝不会伸一下手。心中顿时郁闷不已,“商公子,你是来看戏的么?!”

东方景曦温和地道:“打打杀杀,不好。”

凌清风险些被气得喷出一口血来,神特么的打打杀杀不好!

正要开口喷某人划水,就听到东方景曦沉声道:“来了。”

什么来了?

外面传来一种带着奇特韵律的声音,并不整齐却让人觉得奇异的和谐。凌清风或许听不出来,但是冷欢却听出来了,那是许多穿着盔甲的士兵快速前进的声音。

“西哥哥!”一个俏丽的少女声音在外面传来。

东方景曦身影一闪已经挡在了护着晋阳布政使的几个人跟前。几人已经,挥刀就砍。却不想眼前方才刚将那美丽女子打出去的男人竟然放声叫道:“阿狸,快来救我!”

“……”冷欢手里的刀差点掉在地上,狼狈的避过了多面的独眼老者砍过来的一刀。心中暗骂:不要脸!

“……”凌清风觉得,比刚才更想吐血了怎么办?他辛辛苦苦筹谋数年的报仇雪恨,在这混蛋眼里其实就只是为了能有个机会被小美人儿救,然后再以身相许赖上人家吧?虽然这家伙帮他报了仇,但是一点也不感激他怎么办?

月色下,一个美丽的红衣少女手握一把古朴优雅的弯刀掠入混战之中。周围的黑衣人见来者不善纷纷朝着她挥刀相向。少女手中的弯刀绽放出慑人的冷芒,每一次挥刀划出的优雅弧度之后,必然都会带起一片暗红的血色。原本清亮的刀锋也染上了几分美丽的绯色。

不远处,一个企图逃跑的宾客拖着疲软的身体逃到了院子里,黑衣人毫不留情地挥刀砍去。红衣少女俏脸含霜,手中的弯刀射出,在空中划出一条雪亮的弧线,悄无声息的割断了那黑衣人的脖子,然后重新回到了少女的手中。

那原本以为自己要死了的宾客被鲜血喷了一脸,吓得惨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边。

“回旋刀?!你是宇文策的徒弟?!”突然有人叫道。

少女脸上刚刚泛起的笑意微僵,“傻叉!”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是胤安摄政王的名声显然还让许多人记忆犹新。其实真说阿狸是宇文策的徒弟也不算完全不通,毕竟刀确实是宇文策的刀,而武功虽然是东方明烈教的,但是刀法也确实是宇文静送给睿王府的宇文策的回旋刀法。只是阿狸年纪还小,虽然天资聪慧但是离宇文策的程度还远的很。

“西哥哥!快出来!”阿狸叫道。

“阿狸……”里面再次传来东方景曦有些焦急地声音。虽然并不怎么相信东方景曦会打不过一群江湖草莽,但是阿狸还是提着回旋刀冲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东方景曦这被一群人围殴,所以方才的呼救也不算是假的。

其实围殴他的人也很郁闷,这货一个劲儿的往左大人跟前冲,他们想不拦都不行啊。

阿狸足下一点,刀锋凌厉的为自己劈开了一条路,轻巧地落在了东方景曦身边。

“阿狸,你终于来了。”东方景曦一边挥动手中的折扇应敌,一边还有空和阿狸说话。

阿狸微微抿唇,不太高兴的一刀拍飞了一个黑衣人,“惜儿姐姐,你要不要紧?”

冷欢没好气地道:“你赶紧把他带走,我就万事大吉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要脸到连命都不要的。可怜她还要一边担心这货玩过了真把自己弄死了。他要不是皇帝,她管他去死啊!

“西哥哥,你是不是太久不练了?我要告诉舅公,让他再给你练练。”阿狸道。

东方景曦道:“不用了吧,阿狸厉害就行了,阿狸可以保护我啊。”

阿狸手里微动了一下,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道:“不行,爹爹他喜欢看到别人保护我,不喜欢我保护别人,他会生气的。”

“没关系。”

阿狸为难地道:“其实…我也喜欢舅公那样的大英雄。”

“哦。”原来搞错了啊。原本划水的东方景曦神色一厉,手中的折扇毫不犹豫地割断了一个人的脖子。阿狸喜欢英雄早说啊,他还以为阿狸跟母亲一样喜欢父亲那种温文尔雅的男子呢。

“阿狸,你到一边歇着,这些跳梁小丑西哥哥来解决就是了!”

“……”打架呢,你们聊个鬼的天啊。能不能给对手一点尊重?

面对对面越发杀气腾腾地黑衣人,东方景曦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招式凌厉,招招致命。让旁边的冷欢这才明了,方才东方景曦划水的比她以为的更厉害。看他这会儿的表现,只怕谁也不会相信这人没有上过战场。

阿狸毫不犹豫地转身去帮冷欢了,被抛下的东方景曦越发忧郁,手下也越发杀气腾腾起来。

天色微亮的时候,别院里已经彻底安静下来了。只是原本张灯结彩的别院此时却飘着浓浓的血腥味。宣州大营的将士正在将那些受了伤但是还侥幸留下一条命的匪徒绑起来。昭武营的将士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撤退了。原本自认为这半年已经练成了精锐的宣州驻军在见识了昭武营的战斗力之后才知道,自家将军平时说的他们还差得远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此时让他们做一些衙役干的活儿也没有人多说什么了。

受伤的宾客已经被另外安置在一边有人帮着包扎伤口,所幸昭武营来的及时并没有什么宾客死亡。至于心理伤害,官府表示他们不负责。

凌清风一只手拎着晋阳布政使,一只手领着晋阳首富离开了。冷欢皱了皱眉,还是追了过去。阿狸也想要跟上去,却被东方景曦拦住了。

经过了半晚上的厮杀,东方景曦都记不得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即便是平时再怎么温文随和的人,经过了这么一遭身上也不可避免的染上了煞气。淡淡地晨曦下,倒是衬得东方景曦年轻的面容更多了几分稳重。

“别去,让他自己解决吧。”东方景曦沉声道。

阿狸挑眉,“你怎么不拦惜儿姐姐?”

东方景曦淡淡一笑道:“她又不关我的事。”惜儿要是还认不出来凌清风的身份,那被他坑了也是活该倒霉。

阿狸鼓着腮帮子瞪着他,“那你就管我?”

东方景曦伸手戳了下她的脸颊,笑道:“不管你管谁?”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阿狸挑起下巴,斜睨着他道。

东方景曦笑道:“恭听昭武郡主训示。”

阿狸无语,“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和凌清风弄出这个什么婚礼还有拍卖会。明明可以不这样,我要告诉娘亲!东方景曦,你完了!”

“阿狸,大人是不告状的。”东方景曦无奈地道。

阿狸笑眯眯地道:“我还没及笄了,还是小孩子。”

“小孩子不能上战场。”

“我还有一个多月就及笄了,明天就回去告状。”

东方景曦无奈地扶额,“阿狸……”

阿狸轻哼一声,看着眼前的温柔男子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西哥哥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么?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东方景曦轻叹了口气看着她,“阿狸担心我,是因为我的身份,还是因为我是你的西哥哥?”

“当…当然都是啊。”

东方景曦摇头,“阿狸仔细想想。”

阿狸漂亮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看着她一脸纠结的小模样东方景曦叹息更深了几分。伸手抚平了她的眉头道:“想不出来就算了,阿狸既然担心我,以后上战场也要小心,因为我也会担心你的。”

阿狸眼眸微亮,“西哥哥,你同意我上战场?”

东方景曦微笑道:“不同意为何还答应冷将军封你为昭武将军?”

“西哥哥,你真好!”阿狸欢快地抱住了东方景曦。东方景曦低头看着他,笑道:“哦?现在才觉得西哥哥好?”

阿狸呆了呆,小脸上不由飞起一抹红霞。西哥哥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凌清风,你找死!”不远处,突然传来冷欢夹带怒意的声音打破了突然有些怀疑的气氛。阿狸连忙放开东方景曦,“我去看看惜儿姐姐!”飞快的转身施展轻功朝着外面飞奔而去。

东方景曦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几分。罢了,还是个小姑娘呢,至少在阿狸心中他是除了她爹爹以外最亲近的男子了吧?

将来如何,来日方长吧。《东陵,昭武大将军传》

大将军者,睿穆王与王妃长女,其名宁曦。大将军生而早慧,师承太子太傅恒国公柳穆、睿成王东方明烈。早年入临风书院、安澜书院求学。年方十四屡立战功封昭武将军。建宁十八年,从大将军冷戎出征西戎,进二品昭武将军。建宁十九年,册封为中宫皇后。建宁二十二年,诞皇长子、皇长女。建宁二十四年,平定西戎,执掌西北军兵权,晋一品昭武大将军。建宁三十一年,晋东陵镇国大将军……元献二十五年,大将军与帝同日而陨,年七十五岁。谥“昭武大将军”、“昭明圣庄神武皇后”。

大将军与帝相伴一生,夫妻情长,帝为皇后亲修皇室律令:皇室子弟,年过三十无子方可纳妾。嫡妻求去不得强留退还两倍嫁妆作为补偿,自身不愿亦不得强求。

帝后一生育有三子三女。皇长子元献帝东方长桓,长女东方长欢,封靖国公主,外务部第一任女尚书。次子东方长槿,封英王。迎娶莫罗王女苏伊丽。三子东方长极,封凌王,东陵第一才子,师从柳暮,师生二人共同完善和撰写影响东陵后世的《东陵新律》。东陵新朝律法的奠基人与完善者。次女东方长乐,封安国公主,自幼体弱,嫁东陵首富穆氏。小女东方长珺,封懿国公主,著有《列国游记》、《海国图志》等。组建东陵第一支船队,名震海外。世人皆称为“青衣龙王”。

------题外话------

么么哒,到这里,番外就完结了哈。可能有一些觉得还不太圆满的地方,不过就酱紫啦。写着写着就容易冒出一些新东西来,写最后一段的时候差点有点想写……o(* ̄︶ ̄*)o就酱紫吧。感谢亲爱的们一直的陪伴包容和支持,爱你们~

ps:从明天开始因为要去外地参加年会一周,医妃和谋臣的番外从十二号开始更新,之前说好的,先医妃,后谋臣。这个星期就木有啦。带着笔笔,有时间码一些,说不定回来就可以很快更新完了。实在不想在体验去年年会被十万字更新支配的恐惧感鸟~┭┮﹏┭┮(*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