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结局/重生之悠然田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年后,除夕。

婧娘穿着一身水红色的衣裳从她和萧煜的寝室里面出来,看着萧煜笑着说道:“可是等了很长时间?”年份越久,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情感愈发的浓烈。

萧煜走上前将婧娘轻轻的揽入怀中,说道:“没有。”

“爹爹,娘亲,我们快点过去吧!”安康和阿欢过来了,不过,娇滴滴的声音是属于阿欢的。

两个孩子都是已经长大了,安康越发的老成,尤其是现在他在皇宫中给大皇子当伴读,见识了皇宫中的一些事情之后这个孩子已经变的成熟稳重了。

阿欢一直养在婧娘的身边,平时婧娘并不会拘束她的个性,只要能够将礼仪学好各方面都不错婧娘就是不会多说什么,所以现在的阿欢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

婧娘并没有从萧煜的怀中出来,笑着对两个孩子说道:“嗯,我们这就过去。你们两个课时收拾好了。”

“父亲,母亲已经好了。”安康说道,声音里面没有什么起伏,但是眼中的濡慕却是一点都不少,显然在父母的身边安康觉得很是高兴,只是已经不习惯过多的表露出来而已。

阿欢却是已经搂住了婧娘的胳膊,说道:“娘亲,都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快点过去吧,我想和大姐姐她们玩呢!”

萧煜看着母子女三个人之间互动,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脸上淡淡的笑容却是一点都没有消失过。

到了萧府,孙氏已经是等在了那里,看着婧娘过来了,还没有走上前,身边的两个孩子却是已经跑过去拉着阿欢跑出去了。

萧煜也对婧娘说道:“我带着安康却祖父那里看看。”

婧娘点点头,没有说话。

孙氏这个时候才朝着婧娘走了过来,说道:“就想着你这个时候要过来了,梦姐儿要过来所以我就带着她们两个过来看看了。”

如今的孙氏身上已经是有了主母的气质,虽然看着婧娘脸上带着笑容,可是身上还是能够露出来淡淡的威严。

婧娘笑着对孙氏说道:“你忙,何必过来呢!”主持着整个萧家的中馈,每每到了过节的时候就是孙氏最忙的事情,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就是孙氏做惯了所以能够应付过来,婧娘觉得要是自己一直这样做的话肯定是不耐烦的。

孙氏就说道:“这个功夫还是有的,而且总是在屋子里面也觉得闷得慌,想着出来透透气呢!”

婧娘拉着孙氏的手:“你想着透气,我可是不想的,觉得冷呢,今年雪大,偏偏今天听了,化雪可是冷呢!”

孙氏步子快了一点,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快点进来,有热热的杏仁茶,你进去吃上一点就不会觉得冷了。”

半路上却是遇到了一个小男孩,看着两个人畏畏缩缩的,这个男孩一出现孙氏脸上的笑容一僵,之后很快就是恢复过来了,然后有个嬷嬷急匆匆的过来了,拉着小男孩说道:“八郎君,我们快点进去吧!”

说完之后有忐忑的给婧娘和孙氏行了一个礼。

婧娘淡淡的点头,孙氏说道:“男孩子们都在老太爷那里,你带着他过去吧!”

嬷嬷惊喜的答应下来了,可是那个男孩子却是胆小的不敢走路。

这样孙氏眼中多了一些不耐烦,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到底是二房的孩子,如今却是这个样子,幸亏不是养在她身边的,要不然还不知道外人会说些什么呢!

孙氏最终只是说道:“好了,随他吧!”

这个孩子就是当初王姨娘的孩子,婧娘不禁在想幸亏当初萧荣不是样子萧二夫人身边的,要不然恐怕是现在也是这个样子吧,只是婧娘到底算是一个外人,并没有说什么。

有了这样一个插曲,孙氏明显是不像一开始见到婧娘那样高兴了,婧娘推了推孙氏,说道:“你身子也是已经养好了,可是想过再要一个孩子,终归还是需要嫡子的,他现在这个样子以后恐怕是不能封侯拜相的。”封侯拜相算是一个客气的词语,婧娘很是明白现在这个孩子的样子,又有萧二夫人担心孙氏会做些什么事情,所以恐怕是以后真的不会有多么大的成就的。

孙氏想了一下,说道:“我会好好想想的。”当年的事情到现在在她的心中还是有一点介意,但是,孙氏也明白,不能够再拖下去了,不为别的,她要为两个女儿考虑,至于萧荣,想一想这五年来萧荣做的,孙氏心中其实是有波澜的,可是,到底还是不能够完完全全的放下,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孙氏不知道,但是,她想无论是什么样子,她都能够好好的过下去的。

婧娘和孙氏去了正房,除夕没有什么事情,所以萧家的女眷都是在那里,五年的时间里,萧家又多了两个奶奶,一个是三房的庶出萧七爷的妻子萧七奶奶,萧三夫人不是那种刻薄的性子,所以给这个庶出的孩子选择的是一个七品官的嫡出女儿,虽然是这样,可是这个萧七奶奶行事仍然是有些小家气子,也许是觉得自卑,平时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萧八爷是萧四夫人最小的儿子,所以选择的妻子也是名门中的女子,性格很是活泼,平时见人都是笑盈盈的,但是婧冷眼看着萧六奶奶和萧八奶奶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五年的事情,让萧大奶奶脸上的法令纹更加的深刻的,平时见谁都是冷着一张脸,幸亏环哥儿有萧国舅安排的先生教授,倒是现在也是看得出来一些出息了,至于萧二奶奶在萧家仍然是透明的存在,就算是自己的丈夫如今已经开始接受萧家生意上面的事情,但是萧二奶奶却是改变不了了自己的性子,可是对于那个过继的儿子还是很好就是了。

“三嫂,四嫂你们可算是过来了,再不过来我可是就要被她们这些嫂子们欺负死了!”说话的是萧八奶奶,平时就是一个很是活泼的性子,每一次见到婧娘都是极为热情的。

可是,认真的说起来婧娘并不是很喜欢萧八奶奶这样的热情,因为萧八奶奶的热情里面总是带着一些精明和讨好,不像是萧六奶奶,就是坦坦荡荡的热情,只是平时见面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所以婧娘也不是很在乎就是了。

孙氏就笑着说道:“就你这一张利嘴你不去欺负别人就是谢天谢地了,别人又怎么敢去欺负你呢!”

听着孙氏这样说萧八奶奶也不介意,脸上仍然是笑眯眯的,问婧娘:“怎么不见安康和阿欢?”

“阿欢跟着梦姐儿走了呢,安康去了祖父那里。”婧娘说道,然后又问怀有身孕的萧五奶奶和萧六奶奶感觉身子怎么样。

萧五奶奶和萧六奶奶一向关系比较不错,两个的丈夫同时考上进士,名次差不多,如今都在六部中当一个从六品的小官,这不怀孕都是同时怀孕的。

萧五奶奶笑着说好,萧六奶奶则是吩咐人给婧娘端上来一杯杏仁茶:“外面喝一点驱驱寒气。”

婧娘就顺势坐在了两个人的身边说话,孙氏还要去安排年夜饭的事情自然就是先离开了。

萧八奶奶原本并没有和萧五奶奶萧六奶奶坐在一起,但是看着婧娘坐在了那里,眼珠子一转也是到了婧娘这里,笑道:“三位嫂子说什么悄悄话呢!”

萧六奶奶微微冷笑不在说话,萧五奶奶就笑着说道:“不过随意说些话而已。”

婧娘则是在心中叹气,一家人相处总归是有磕磕绊绊的时候,这不就是已经体现出来了,只是萧八奶奶也不过精明大了不让人喜欢而已,别的倒是没有什么,在一起总归还是能够说上几句话的。

萧二夫人几个人并没有在这里,一直等着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过来,中午吃的是锅子,却不是一个大铜锅摆在桌子中央,而是每个人的面前都是有一个小铜锅,然后里面有两种汤底,一个辣的一种不辣的,这是京城这几年刚刚流行起来的吃饭,一家人这样吃着锅子很是不错。

婧娘夹了几片羊肉放在面前的锅子中,看着身旁的阿欢总是吃辣的,就夹了几样蔬菜放在了阿欢的不辣的那一边中,说道:“多吃菜,还有辣的不能够吃了,吃过了上火。”

阿欢笑着说道:“娘亲,青兰准备了金银花茶,等着过一会儿喝一杯就可以了。”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接下来还是按照婧娘说的多吃了清淡的蔬菜,阿欢虽然性子有些活泼,但是该明白的事情都是明白的,同时也是知道应该怎么做。

婧娘看着阿欢听话就不再多说什么,其实自己平时并不怎么去约束阿欢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阿欢很听话,而且心中有一杆秤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

吃过午饭之后婧娘带着阿欢去休息,男人们还是在萧国舅的屋子里面,萧国舅年纪已经很大了,可是这些年因为操心的事情少,反而是身子更加的好了。

萧国舅考校几个曾孙辈的孩子们学问,其实环哥儿和安康回答的最好,如今安康是大皇子的伴读,在宫中本来就是有名师教导,又加上董家江不时的知道,所以安康的学问真的很好,要不是安康不想过于出头和家中的兄弟们生分了的话其实安康要比环哥儿厉害的。

只是,安康觉得争执这些实在是没有必要,没看到自己表现的和环哥儿不相上下环哥儿都是有些不满意吗?这一点安康是很是看不上的觉得环哥儿这样还不如下面的几个兄弟,人要是不心胸豁达的话其实走不远的。

萧国舅怎么会看不出来安康的藏私呢?可是就是因为这样萧国舅对于安康更加的看重。

萧煜几个兄弟说这话,无非就是朝廷上面的事情,如今皇上愈发的将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偏偏这个皇上又是那种任人唯才的,所以只要你有才能就不会发挥不出来自己的作用。

总而言之,也是因为皇上这样的手段,所以整个大夏是越发的富强起来了,而且有才能的人总能够找到自己的位子来实现自己的抱负,总而言之,现在的大夏是国泰民安。

萧荣看着那几个活泼的孩子,可是偏偏没有自己的儿子,对于这个儿子他是真的期待过的,可是期待之后却是更多的失望,慢慢的也就不再怎么期待了,这样之后,萧荣更加想要和自己妻子生下来一个孩子,一个聪明的男孩。

只是想着孙氏对于自己的不冷不淡的态度,萧荣就是觉得心口闷闷的疼。可是也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所以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的弥补,希望有一天他的妻子能够原谅他。

除夕夜,一家人分为了三个桌子热热闹闹的聚集在一起,婧娘笑着看着坐在男人桌子那里的萧煜,这个男人,他从福建回来之后就是一直和她一起度过每个节日。

似乎是有所察觉一样,萧煜看向了婧娘,嘴角微微翘起。

婧娘朝着萧煜微微一笑,然后低下头,孙氏则是促狭的朝着婧娘笑:“你们两个,都是已经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样腻歪。”

婧娘也不矫情,对孙氏说道:“就是酒一样,年份越久,越是醇香。”

孙氏给婧娘加了一筷子油焖笋,说道:“快点吃吧,再让你这样说下去恐怕是我饭都是吃不下去了。”虽然是嫌弃的语气,可是孙氏知道自己是羡慕的,这些年,其实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想着能够有一个人陪着她,她不敢去想象若是以后漫长的几十年都是她一个人的话日子是多么的艰难。

婧娘能够察觉到孙氏心中的苦涩,也给孙氏夹了一筷子菜,说道:“若是真放不下的话,就勇敢的接受吧,其实,看得出来,他也是有心。”

孙氏轻轻的点头,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心中却像是已经有了决定一样。

见此婧娘不再说什么,专心的吃起来的饭菜。

饭后,萧七爷萧八爷带着家中的男孩子们到外面放鞭炮,但但是男孩子,对于鞭炮这样的东西都是极为喜欢的,就是稳重如安康,现在眼中也是有着跃跃欲试。

婧娘还是叮嘱了安康小心然后护着底下的弟弟们就不再理会了。

这个时候男人们和女人们都是在大堂里面,这里放置了四个炭盆,还有地龙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冷,萧国舅习惯的早睡,所以已经去睡觉了,可是其他的人还是留在这里说笑着。

婧娘站在窗户前,刚刚多喝了两杯果子酒,所以现在觉得脸热热的,在窗户面前会让人舒服一点。

萧煜看到了婧娘,就从萧六爷那里拿过来了一个烤地瓜然后去了婧娘这里,说道:“要不要吃。”

喝了一点酒的婧娘脸色酡红,又是不同于平时的娇媚,让萧煜看着只觉得口干舌燥的。

婧娘笑着点头:“只吃两口就好,剩下的你来吃。”

地瓜烤的橙红冒油,甜甜的,婧娘说是吃两口,可是最后就着萧煜的手吃了三四口才停下来。

见此,萧煜也就不再逼迫婧娘继续吃,自己将剩下的吃了,婧娘笑着说道:“你记得吗,有碑廓镇有一年的中秋节,你也带着的烤地瓜来的,那个时候我吃下了一个呢!”

萧煜将婧娘的一缕发挽到了耳后,说道:“是不是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对我上心了?”

婧娘摇头,笑道:“不,是上一世就开始上心了。”

萧煜觉得心无比的火热,靠着婧娘的耳朵小声的说道:“我们回去吧。”

守夜的事情可以守夜,也可以不守,看着萧煜的样子婧娘怎么会不知道萧煜心中的想法呢?但是拒绝的话她说不出来,所以点点头,带着羞涩跟着萧煜离开了。

大堂里面热闹无比,根本就是没有注意到婧娘和萧煜的离开,一直等着说书的先生过来了孙氏抬起头来找婧娘,然后发现没有了婧娘的踪影,又看着萧煜也是不在这里,心中了然。

萧荣这个时候看向孙氏,孙氏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朝着萧荣一笑,转过头,听起来了说书。

这一笑让萧荣心中充满的喜悦,他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还是没有走到山穷水尽。

第二天婧娘一脸春意,想着今天早上要去进宫拜年,所以萧煜到底是没有狠狠地折腾婧娘,只是要了两次就不再多要了,然后带着婧娘睡觉。

所以早上起来的时候婧娘并没有觉得很是不适。

吃过了早饭,婧娘将准备好的压岁钱给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是高高兴兴的,其实阿欢更高兴的是今天能够见到大皇子。

宫中的萧太后越发的喜欢孩子,平时隔上五六天就会让阿欢或者是和家中的其他女孩进宫,今天过年,萧太后直接说了让萧家的孩子们都进宫她看看,而这个时候大皇子必然会在萧太后的宫中等着。

过了一年阿欢已经九岁了,婧娘隐隐的能够明白大皇子的心思,所以其实并不是很同意让阿欢和大皇子走的很近,私心里,婧娘不愿意让阿欢加入皇宫的,但是看着阿欢兴高采烈的样子,婧娘一时之间竟然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阿欢说。

萧煜就握了握婧娘的手,对婧娘说道:“不用担心,阿欢也是明白的。”

想着阿欢的懂事,婧娘点点头,将心放下。

最终萧家的女眷们是在二门集合的,见到了都是笑着说“过年好”,若是孩子们上前的话则是会给孩子们红包,里面装着的银子是多是少先不说,终归孩子们受到这些红包会觉得高兴。

进宫婧娘一行人并没有在皇宫外面等着,而是在素锦的引导下去了萧太后那里,过去的时候不单单是大皇子在那里,就是宁娘也是在的,五年的时间,宁娘调理好了身子,现在看着脸色很是红润,虽然不能够有孩子了,但是这五年的时间皇上一直都在在宁娘那里再也没有宠幸过其他的女子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是让别人刮目相看了。

宁娘拉拉婧娘的手:“过会儿你到我哪里我们说说话吧。”

婧娘点头答应下来了,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是很不错,这个时候人多倒是不适合多说什么。

萧太后笑眯眯的和几个孩子说话,好一会儿才让孩子们离开。

大皇子去了阿欢这里,笑着说道:“阿欢,我准备了好东西,跟我来,你一定喜欢。”

“嗯,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吧!”阿欢笑着说道,在大皇子面前阿欢甚至是觉得比在自己的哥哥面前还让她觉得自在。

萧太后看着两个孩子陷入沉思,最终微微摇头,她终归是老了,所以何必去考虑这些事情呢!孩子们最终怎么样就看孩子们的便是。

这样想着萧太后豁达起来了,开始和萧二夫人说几句话,这些年来,她坐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慢慢的心态平和起来了,以前的时候是极为看不起这个二嫂的,可是现在倒是也能够说上几句话了。

凤华宫中,皇后脸色有些难看,她已经很瘦了,穿着皇后的衣裳看起来极为的不协调,婧娘甚至是觉得她头上戴着的东西能够将她的脖子压断。

皇后脸色很是难看,带着难以排解的郁气在里面,也就是这个郁气让她的身子愈发的不好,原本今天她是不能够从床上下来了,毕竟她实在是病的厉害,只是到现在她还是享受着别人朝着她下跪的那种痛感觉,所以她还是过来了。

因为命妇们的朝贺,皇后觉得很是愉悦,脸上出现的潮红,只是这样的潮红到底是病态的,让人觉得有些难看,但是皇后并不介意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够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她很是享受,到现在,她还是不后悔当皇后,她本来就是已经母仪天下的。

郑国公夫人看着明显已经魔怔的女儿,心中觉得苦涩,眼睛酸酸的,努力忍住了,五年来,皇上从来都是没有待见过自己的女儿,也没有待见过郑国公府,到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就算是她的女儿成为的皇后也是不能够改变郑国公府的没落,所以到现在郑国公府真的是已经不行了,他们不禁在想要是当初郑月娥没有成为皇后是不是就不会成为这个样子呢?

婧娘想明明现在的皇后只有二十多岁而已,可是看着却是已经三十多岁的样子,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傲气,剩下的只有刻薄和尖酸,婧娘努力回想自己第一次见到皇后的时候皇后的样子,却是发现那个时候的郑月娥已经模糊了。

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婧娘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的,其实,只要郑月娥不成为皇后她的日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堪的,但是,到现在郑月娥也是没有看明白这件事情吧!

只是,无论如何,这些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感叹一声,之后就是没有过多的情绪了。

拜年之后,萧家的人都是回去了,婧娘则是和宁娘去了瑞和宫,如今的瑞和宫里面摆放的东西看着很是舒适,而婧娘知道这些东西个个都是价值不菲,现在宁娘手中还是有着凤印,所有宫中上下都是巴结着宁娘,有什么好东西都是想送到宁娘这里用。

宁娘笑着对婧娘说道:“一直想着找你好好说话,总算是今天才有空。”她掌握着凤印,后宫中的事情她都是要知道的,所以年前她就是想着婧娘也是没有空让婧娘过来的。

婧娘笑着说道:“能者多劳,你现在啊看着浑身上下都有气势呢!”

虽然说这些年宁娘身上的气势越发的足,可是婧娘和宁娘之间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变化,相反,两个人更加的亲密起来了。

宁娘说道:“其实,我现在根本就是不愿意管那些破事,倒是你,明明也是要管理一个府中的事情,怎么看着还是那样悠闲呢?”手中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宁娘是真的不耐烦去理会的,但是她想为他空出来一片安宁的地方,能够让他在处理完一天的事情之后好好的歇息一下,所以后宫的事情就算是她怎么不耐烦也是想着好好的去做。只为他空闲的时候不必因为后宫的时候烦恼。

婧娘就说道:“其实也简单,我就是把府中的事情详细的分工了,然后让指定的管事管着,平时若是出现什么差错的话就去找那个管事就好,同时也会有一定的奖励措施,所以这样我手中的事情倒是不多了,其实,这些你应该更加明白才是。”

宁娘眼睛一亮,懊恼的拍着自己的头,说道:“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常理,我倒是已经将现代的时候忘了,可是,我倒是可以参照现代的管理模式呢!”

看着宁娘的样子婧娘就是知道宁娘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婧娘留在宁娘这里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带着安康和阿欢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大皇子有些舍不得,对阿欢说道:“别忘了。”

阿欢对着大皇子甜甜一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忘了的!”

看着两个孩子亲密的样子,婧娘叹了一口气,说不定她还真的阻止不了啊,想一想就是觉得烦恼。

坐在马车里面,阿欢抱着婧娘的胳膊,说道:“娘亲,正月十五的时候大皇子哥哥要带着我看花灯。”

婧娘还没有说什么,坐在旁边的安康就是周围眉头说道:“阿欢,你现在已经大了不能够和大皇子这样亲密了。”

听到这话阿欢有些不高兴,可是也是明白这样的道理,低头没有说话,其实,她知道不应该和大皇子这样亲近了,但是她忍不住。

婧娘摸摸阿欢头上的花苞髻,说道:“阿欢,一切你心中有数就好,等着你十岁之后就真的不能够这样亲密了。”

阿欢点点头:“娘亲,我明白的,你放心吧。”

婧娘心中稍稍放心不再多说什么。

第二天年初二,婧娘和萧煜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董家到现在再也不会有人说是底蕴不够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五年,但是因为有董家江父子三个人,所以董家现在真的是蒸蒸日上,不仅仅是这些,兴哥儿,曦哥儿昭哥儿三个孩子如今也是京城中有名的后辈,再加上一个在宫中受宠不断的珍贵妃又有谁能够小瞧呢?

如今董书博和霍吉文还是在福建,据说今年年末的时候就是能够回来了,而明哥儿也是已经从福建回到了家中开始启蒙,值得一提的时候霍吉文又连续生下来两个儿子,现在霍吉文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女儿。

林氏带着家中的孩子还有妯娌在这里等着,二房的人还是住在董家,大房的孩子们也是在董家,倒是现在的董家很事儿热闹。

二房的人如今在董家江和董书凯的压制下小动作不断,可是出格的事情却是没有做过,董家海如今就是一个混不吝的,想着接着自己女儿贵妃的名头做些事情,可是宁娘却是并没有打算将这样的名头来给自己的父亲用,所以到底董家海也是没有翻出来多大的浪花。

林氏看着婧娘过来了,笑着说道:“母亲说你这个时候应该就要过来了,果然你们就来了。”

和林氏寒暄了一下,婧娘就是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秦氏那里,秦氏看着婧娘过来了很是高兴,拿出来了早就准备好的红包给安康和阿欢,同样的又给了婧娘一个。

婧娘哭笑不得的接了下来,心中却是想着如今给自己红包的人也就只有秦氏。

婧娘和秦氏说着亲密话儿,孩子们则是出去玩耍。

秦氏对婧娘说道:“兴哥儿,媛姐儿还有英姐儿的婚事都是已经定下来了,人家也是不错,就是娇姐儿的婚事倒现在也是没有一个着落。”

婧娘想着自己刚刚进门的时候一瞥而过娇姐儿的样子,可不是一个弱柳扶风,现在娇姐儿已经十四岁了,并不是没有人家求娶,相反,求娶的人家实在是太多了,一来是看中的娇姐儿的姑母就是珍贵妃,还有就是娇姐儿的容貌了,这些都不算是正经的人家,董家这里又怎么会原意呢?

婧娘看得出来秦氏是真的是觉得忧愁,就说道:“这是娇姐儿的缘分还没有到呢,等着到了就好了,娘亲,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了,有道是儿孙自有儿孙福,对于,兴哥儿的成亲的日子就要定下来了吧!”

婧娘转移话题,秦氏也就跟着转移了,说道:“嗯,成亲的日子是今年的三月份,到时候董家大房的热都是会过来了,郭家的人也过来,杏娘现在还好,倒是桃娘也是不顺,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再也没有音信,听说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宋家的二爷已经纳了一房妾室了,如今也是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也是不知道以后桃娘怎么办!”

桃娘终归还是和上一世一样的命运,婧娘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说道:“娘亲你也不用担心,等着桃娘过来的时候让进城的大夫看看给桃娘调理一下身子,到时候一定会没有事的。”

“对,还有一个叶太医,让叶太医帮忙看看。”秦氏急忙说道,毕竟是自己的侄女,秦氏总归是希望桃娘能够好的。

如今叶言已经是太医院的医正了,寻常人家根本就是难以请来叶言看病,但是叶言和萧煜还有婧娘的交情在当年婧娘和萧煜下江南的时候就是已经有了,所以还是能够请来的。

听着婧娘劝解,秦氏心中总算是不觉得担心了,觉得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是能够好的,就笑着和婧娘说起来了小孩子们。心中想着还是小孩子好,就在眼前看着,根本不用担心他们的婚事的事情。

吃午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董家江笑眯眯的,在京城的五六年的时间他觉得自己想要的都有了,如今董家再也不会被人家小看了,每每想到这些董家江做梦都能够笑醒。

董家江喝了一杯酒笑眯眯的,觉得自己不算是辜负了董家列祖列宗的期望,董书凯看着父亲的样子,想父亲将董家做到了这样的程度,他会让董家越来越好。

回去的时候,萧煜抱着婧娘说道:“等着兴哥儿成亲之后我们就出去看看吧。”

他口中有些酒味,让婧娘也有些微醺,她真的期待能够和他出去看看,说道:“好,不过我想先去碑廓镇看看,那里有着我们两个最初的记忆呢,我想去看那绣针河畔的栀子花。”

那个时候是他和她的初见了,萧煜含住了婧娘的唇,含糊不清的说道:“好。”

春,扶柳依依,婧娘和萧煜站在船上向过来送的人摆手,她们要启程去碑廓镇,看看那一树在清晨沾着露珠颤颤巍巍开放的栀子花。

------题外话------

写到这里,正文已经完了,接下来的正文我会准备在考研结束之后写,定下来的有宁娘和皇上,孙氏和萧荣,大皇子和阿欢,顾景然和静荣郡主,大哥,大哥和凌二,二哥和霍吉文,桃娘,霍吉柔,叶言,郭家(郭怡房和郭大奶奶)。

暂时就是以上这些,亲们若是还有想看的的和我说哦,总而言之,珞珞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