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定计/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后,苏宅来报,凌虚子苏醒了。

这几天,秦绾将执剑和荆蓝也派到了女儿身边去,还拜托了慕容流雪照应,身边只留下了秦姝和喻明秋两人。毕竟,就算有人想对李昭不利,可秦绾也不想因此就把女儿拘束在王府里,那不是因噎废食么?只要不是去什么太冷僻的地方,小郡主依旧是闲不下来的,反正她身边的护卫不是一般的强大。

于是,得到报信后,秦绾也只带着两人,一身便服,悄无声息地去了苏宅。

“多谢王妃救命之恩。”凌虚子躺在床上道谢。

“道长不必客气。”秦绾叹了口气,也有些心酸。

当年见过的凌虚子何等风采,可如今的模样却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

“有什么话快说,他撑不了多久。”苏青崖走进来,顺手关了门。

“撑不了多久是什么意思?”喻明秋急道。

“伤得太重,需要好好调养,最近还是让他昏睡比较好,少说话。”苏青崖冷冷清清地答了一句,在床沿坐下,手一抬,几根银针扎了上去,才继续说道,“半个时辰,问完赶紧走人。”

“知道了。”秦绾点点头,也不浪费时间,直接问道,“道长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惹来杀身之祸?”

“原本不知道,不过……”凌虚子闭了闭眼,缓缓地道,“和官家脱不了干系吧……若非是明秋的保证,加上王妃毕竟是……贫道也是不信的。”

“官家?”秦绾惊讶道,“莫非是大理寺的人动的手?”

然而,就算这么问,她直觉还是不可能。就像是元仲春说的,大理寺的狱卒不能单独行动,又是每日随机组队,时候也没有少人或者异常,收买或者混入的难度太高了,可能比杀手直接潜入进去还难。

“是药。”凌虚子沉声道,“送来的茶水中混入了软筋散,贫道和徒儿正在逼毒的紧要关头被暗算的。”

秦绾和喻明秋对望了一眼,算是明白了凌虚子师徒怎么会在大牢里练功。不过,在茶水中下药的难度虽然也不低,但外人却没办法知道什么东西会送到哪间牢房,怪不得凌虚子会怀疑官家。

“师叔你看清楚偷袭你们的人了吗?”喻明秋忍不住问道。

“他易过容,很粗糙,一眼就能看出来,似乎是不怕被人知道他易容,只要不暴露真面目即可的意思。”凌虚子的眼神沉凝下来,缓缓地道,“不过,他虽然用的是掌,可腰间插着一把短剑……”

“泣雪剑?”喻明秋脱口道。

“不错。”凌虚子舒了口气。

“用掌……隔空掌?”秦绾一挑眉。

“不错。他没有进牢房。”凌虚子点头。

“那掌印就不太可能是毒了。”苏青崖淡淡地道,“穿着几层衣服,隔空把毒印到胸口,衣服上却不沾毒,这不可能有人做到。”

“真是摧心掌?”秦绾摸了摸下巴,有些诧异,“可摧心掌也要直接打在人身上才行,隔空摧心掌——别说霍绍齐那一辈儿的弟子,就算凌天堡的现任堡主霍鹞,大概也做不到吧?”

“绝对做不到。”喻明秋肯定道。

“你怎么知道?”秦姝插了一句。

“前几天不是去抓那个行刺王爷的刺客吗?”喻明秋解释道,“路上遇见霍堡主,有点误会,交手了几招,要说内力深厚……也就和我半斤八两?”

“什么?”凌虚子惊讶地看过来,“你下山这才三年,竟然就突破瓶颈了?”

“啊……”喻明秋摸了摸鼻子,眼神有点尴尬。

“他自幼修习的是道家的正宗心法,根基深厚稳固,所以……有灵药帮一把的话,突破很方便的。”秦绾倒是很无所谓地说道。

“灵药?”凌虚子还是很震惊。

话是没错,可能帮人突破内力瓶颈的灵药是那么好找的吗?要是有,掌门怎么可能不给自己最疼爱最看好的关门弟子。

“凤凰花。”秦绾挑眉。

“呃……”凌虚子无言以对。

好吧,三年前,因为墨临渊和唐默一战太过轰动,摄政王妃得了凤凰花的消息相比起来就黯然失色了,但该知道的还是知道,那段时间,摄政王府可抓了无数大盗小贼的,直到苏青崖发话说,他给人治病,让人把花全吃了,这才慢慢消停下来。毕竟,不管苏青崖这话是真是假,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凤凰花就不会再公开现世,至少不可能再被人找到了。

然而,那是号称活死人肉白骨的凤凰花,关键时刻能救命的,给属下用来破瓶颈——实在是太奢侈了!就算得益的是自己的师侄,凌虚子都觉得心疼。

“那药是真没了,不然道长也不会现在还伤那么重。”秦绾叹了口气。

凤凰花主体全用来治疗沈醉疏了,不过枝叶残瓣也是难得的良药,当初苏青崖配置了一瓶,陆续都被秦绾用在了朋友属下身上,自己还真没留下。用她的话说,如果她这个摄政王妃都会需要用灵药救命,身边的人早该死绝了。

“贫道已过天命之年,死不足惜,只可惜小徒年纪轻轻……”凌虚子叹了口气。

“师叔放心,玄玉师弟已经被保护起来,不会有事。”喻明秋道。

“身为青城观弟子……丢人!”凌虚子嘀咕了一句,但脸上却明显是放松了。

秦绾也不禁笑了,不说他嘴硬心软,只转过了话题:“道长确定看见的是泣雪剑?是那个叛徒凌丹子吗?”

“二十年啦。”凌虚子一声长叹,“二十年过去,一个人的体型完全可以变得大相径庭,实在不好辨认,但泣雪剑不会错。”

“明白了。”秦绾点点头。

无论如何,大理寺里肯定有问题,也许元仲春也只是个表面上的靶子而已。

“王妃,我们怎么办?”喻明秋问道。

“一边等霍绍齐来,然后……”秦绾想了想道,“你回头给庆郡王世子下个帖子,就说本妃宴请藩王世子。”

“合适吗?”喻明秋迟疑道。

王妃毕竟是女眷,何况,青城观的事,王妃已经帮了他很多了。

“这不止是青城观的家事了。”秦绾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再说,合不合适的,本妃虽是女眷,可却是世子的奶奶辈的,有什么忌讳!”

喻明秋楞了一下,也不禁莞尔失笑。

摄政王辈分太高有时候确实是个优势,哪怕年纪相仿,秦绾宴请各藩王世子也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避讳!

“至于玄玉,让他在龚岚那儿呆着吧,以免不小心就被灭口了。”秦绾挥挥手。

“师叔。”喻明秋微微迟疑了一下,又问道,“泣雪剑……有什么秘密吗?”

“什么意思?”凌虚子也没明白。

“没什么。”喻明秋有些讪讪的含混了过去。

当初,是他亲手把温暮离从凉山抓回来的,那一整夜,他确实没办法保证温暮离是不是真的在凉山埋了个东西,可这个问题若是不搞清楚,他心里始终梗着一根刺,总会想着,若是当初不是嫌麻烦不想赶夜路而耽误了一夜,而是直接在遇见的时候就抓人,会不会……温暮离就没时间藏东西了?

“抓到人就会知道了。”秦绾按了按他的肩膀。

“怎么抓?”喻明秋问道。

“他不是想灭口吗?让他来。”秦绾扬眉,凉凉地道。

“可师叔伤势很重,玄玉师弟他……”喻明秋说道一半,把话又咽了回去。不是不知道诱饵好用,可他真不想说自家师弟的武功不靠谱……

“所以,你来吧。”秦绾直接接了下去。

“我?”喻明秋一愣。

“你的武功是正宗的青城观心法,穿上道袍就行了,脸么……回去让荆蓝改改。”秦绾轻描淡写道,“正好,看看那个庆郡王世子的反应,要是藩王也牵涉在内……怕是陛下的千秋节又要血流成河了,真是不省心。”

“……”众人都沉默了。

王妃您能不能别把这么大的事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