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报复/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闹了一场,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营帐中那一床的血已经收拾干净,只是新的被褥还没铺上,帐内还有散之不去的血腥味。

秦绾只走了一圈,黑着脸拽着唐少陵发尾把人揪了出来。

这地方是没法住了,换掉!全部换掉!

“王妃!”顾宁大步走过来,禀告道,“刺客伏诛九人,跑了两个,其中一个是无常刀曲鹰。”

“没跑,在这儿呢。”秦绾指了指被挪出来扔在地上还没处置的尸体。

顾宁瞄了一眼,不由得咋舌。割喉……脑袋都快掉下来了,一般高手很少会用这么惨烈的手段杀人,因为割喉一定会溅一地的血,不过,这一位……好像很有可能——参见谭永皓的死法。

“看什么?不是我!”唐少陵没好气道。

“是,不是你。”秦绾借口道,“你不过是把人点了穴道,送到刺客刀下而已。”

“……”顾宁无语。

让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割喉,简直比你自己一刀抹了他还冷酷!

“跑了的那个,确定他回北燕大营了?”秦绾又问道。

“是。”顾宁点点头,“龚岚跟了他一阵,发现强行诛杀会惊动北燕,便先回来了。”

“挺好。”秦绾一声冷笑。

“王妃,我们现在怎么办?”喻明秋拎着紫渊剑从另一个方向过来。

“检查过了?”秦绾问道。

“保证营中没有刺客混进来。”喻明秋举手道。

“那么……时间差不多了,该动手了。”秦绾看了看天色。

“动什么手?不是说不杀么。”唐少陵纳闷道。

“你是这么好脾气的人?”秦绾疑惑地看着他。

唐少陵想了想,欣然点头:“也对,要是你真受伤了,我没反应才不正常。”

“要去北燕大营闹事?算我一个。”喻明秋懒懒地接口道,“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不还回去也说不过去了。”

“不止是北燕。”秦绾道。

“你要……迁怒西秦?”唐少陵道。

“不算是迁怒吧。”秦绾一声嗤笑,“宇文忠就算不知道石远帆是唐庄主的弟子,至少也知道石家是西秦的世家,他敢用石远帆,未尝没有夏泽苍的手笔。”

“你说今晚的事,是宇文忠和夏泽苍同谋?”唐少陵瞬间变了脸色。

“不然,那么多刺客是怎么混进来的?”秦绾道。

“是夏泽宇和童颜上来的时候打的掩护。”唐少陵立即反应过来,随即眼中杀气一闪,“很好,本公子就算现在不能砍了夏泽苍,先砍个七皇子也没问题!”

“一会儿再去。”秦绾手里还揪着他的发尾,顺手一扯把人拉了回来。

“说起来,你明知道西秦有参与,居然还让石远帆去坑夏泽苍?”唐少陵生了一阵闷气,又问道。

“这不是两相敌对,而是三国博弈。”秦绾淡淡地道,“今天是盟友,明天是敌人,后天说不定又是盟友,谁知道呢。”

“真复杂。”唐少陵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口气。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秦绾松开他的头发,拍拍他的手臂。

“这个归我了。”唐少陵说着,提起地上曲鹰血淋淋的尸体。

“我也去。”喻明秋跟了上去。

好一会儿,顾宁才开口道:“他们俩,该不会是想把尸体扔进北燕大营吧?”

“扔尸体?”秦绾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你居然以为唐少陵是这么好脾气的人?”

就连喻明秋也不是啊……

顾宁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再一次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

“你很好。”秦绾按了一下他的肩膀。

唐少陵和喻明秋可以无法无天,但顾宁不行,顾宁是将军,太过阴损狠毒不是长久的带兵之法。

·

北燕大营。

宇文忠和冉秋心同样也是一夜未眠,如今却对着桌上一把染血的匕首发愁。

医毒不分家,冉秋心身边有毒宗的高手,让鲜血不凝固实在是小事一桩。

“怎么,成功了,秋心好像还不高兴?”宇文忠奇道。

“或许因为对手是秦绾吧。”冉秋心的神色很平静,手也很稳,慢慢地把匕首上的血珠倾进两个琉璃小瓶里。

“你怀疑其中有诈?”宇文忠想了想问道。

“不知道。”冉秋心摇头。

“石远帆虽然是西秦人,但在这件事上,我们和西秦的目标是一致的。”宇文忠沉声道,“跟他一起回来的穆奕也说过,他们一路都没有停留,石远帆绝对没有机会偷藏起另一份血样。”

“也许是小女想多了。”冉秋心顿了顿,拿起一个琉璃瓶,“殿下派人拿给石远帆,让他送去给夏泽苍吧。”

“孤明白。”宇文忠会意地点点头,安排人去送血样顺便监视。

“小女怕的是,石远帆没有问题,但秦绾真会这么轻易让人得手吗?”冉秋心的话像是在问自己。

“秦绾也是人,为何不会出错?”宇文忠反问道,“孤觉得,秋心未免将秦绾看得太高了。”

“当年,因为小看她而输掉的往事,殿下是忘了吗?”冉秋心道。

“那也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宇文忠皱眉。

“并不是怕,而是更周全些。”冉秋心平静地答道。

“孤派人盯着东华大营的反应。”宇文忠说道。

“还需要戒严。”冉秋心提醒了一句。

“为什么?”宇文忠不解。

“若是秦绾真的受伤了……”冉秋心看着他,话只说了一半就住了口,剩下的由他自己去想象。

宇文忠怔了怔,随即脸色大变。

“轰~”就在他想开口喊人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来了。”冉秋心不但没赤井,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喜色。

宇文忠也很快反应过来,然而,就算东华的报复说明了血样是真的,也不表示他能任由自己的大营被折腾个底朝天,他立即掀帘而出,大喝道:“发生了什么事!”

营门口的方向火光冲天,驱逐了黎明之前最后一缕黑暗,也能见到空地上血肉模糊,断臂残肢炸裂满地,至少也有几十具尸体,血腥味混合这焦土味熏人欲呕。

可是,如果仅仅是纵火,哪儿来的那种天崩地裂般的动静,还造成如今炼狱似的现场?

“殿下。”灰头土脸的北燕军统领烈凖跑了过来。

“怎么弄的?”宇文忠冷声道。

“是唐门的雷震子。”烈凖抹了把汗道。

“……”宇文忠隔了一会儿才道,“西秦?”

“不,是唐少陵。”烈凖苦笑道,“殿下,在唐少陵说出那句同姓不婚之前,鸣剑山庄和唐门交情可是不错的,英雄宴上,雷震子可没少做为寿礼被唐门送给唐默。”

言下之意,唐少陵虽然脱离鸣剑山庄,可谁知道他走前拿了什么东西。

“小女记得,雷震子的触发方式,第一火烧,第二强烈震动……”冉秋心跟了出来,娓娓地说道,“所以,雷震子触发缓慢,除了用作爆破,其实很难伤人。”

无论如何,就算往人堆里扔,炸死一个两个也罢了,这一大片……北燕军都是死人吗?

“冉小姐,唐少陵站在营外,把曲鹰尸首分离的尸体扔了进来!”烈凖愤怒道,“人死不过头点地,何至于把人脑袋也砍下来?因此不但守门的士卒,还有几位殿下请来的江湖朋友也被惊动了,营门口才聚集了这么多人!”

“那么,雷震子怎么炸的?”冉秋心问道。

若是有高手在,雷震子这种辨识度极高的东西扔过来,就更不可能不躲了啊。

“唐少陵把雷震子放在曲鹰的尸体身上!”烈凖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尸体上还泼了酒,他扔火折子,咱们以为他是想当众烧尸体泄愤,想着好歹要给人留个全尸,顾不得理会他,也来不及去找水,便想用衣服和沙土把火扑灭……”

“……”宇文忠和冉秋心面面相觑。

很好,这么多人围着尸体灭火,雷震子遇火一炸——

砰!

宇文忠一转头,正好看见一根旗杆下,曲鹰的脑袋怒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唐少陵人呢?”冉秋心问道。

“扔了火折子就走了。”烈凖苦笑。

若是他还在,也不会这么多人都心无旁骛地着急灭火了。

宇文忠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又挥挥手:“行了,先收拾一下,死去的士卒厚葬,待回京后再行抚恤,无辜受难的几位英雄——通知他们的亲朋好友吧。”

“是。”烈凖答应一声。

被炸死的士兵也罢了,可那两个倒霉的江湖高手可都是有亲人知交的,这个仇自然要算在唐少陵身上。

“秋心。”宇文忠沉默了一下,忽然开口。

“嗯。”冉秋心点点头,但心里忍不住还有一丝疑惑。

唐少陵果然来了,而且报复的手段极为惨烈,这无疑印证了秦绾被刺的真实性,可为什么,她心里始终有一抹疑惑挥之不去呢?

·

另一边,唐少陵和喻明秋扔了尸体和火折子,就没去管身后的爆炸死了多少人,因为他们已经在去西秦大营的路上了。

“怎么弄?”喻明秋懒洋洋地问道,“就算你还有雷震子,也没第二具尸体来隐藏了,而且这里有不少唐门的人在。”

“所以,刚才把石远帆也砍了不就好了!”唐少陵一捏拳头,振振有词。

“事实是你没砍了他,所以不要假设不可能的事。”喻明秋无力道。

“哦,那就随便砍一个吧。”唐少陵随口道。

然后喻明秋就见识了他“随便砍一个”究竟是什么砍法。

“轰隆~”瞭望塔上的西秦哨兵远远看见飞驰而来的两道身影,还来不及喝令让他们停下,情急之下拿起了弓箭便要放警告的响箭,谁知下一刻脚下一歪,整座瞭望塔轰然坍塌。

唐少陵平静地将鱼肠剑收回袖子里,没去管在废墟里挣扎的哨兵,一脚踹开了营门。

毕竟不是战时,大营还不至于直接万箭齐发,不过这样的声势,显然惊动了所有人,很快的,一个将军就带领士兵在门口摆出了迎战的姿势,然而,在看清闯营的只有两个人后,又愣住了。

“唐公子?”西秦将领迟疑道。

夏泽苍身边的人,就没有不认识唐少陵的,就算以前有,经过唐少陵夺泣雪剑的一战后,也该认识了。

“叫夏泽宇出来。”唐少陵背着双手,悠然开口。

西芹将领一愣,唐少陵天不亮打上门来,找的还不是太子殿下或是镇南王世子,居然是七皇子?七皇子又得罪过他?不……就算想得罪,七皇子也没那个能耐和机会得罪吧?

“不去?那本公子自己进去找。”唐少陵说着,举步就往里走。

“这……公子稍等,待末将去通报一声。”西秦将领赶紧拦住,心里也为难。

要是别人,擅闯大营就是死罪,可这一位,太子殿下一直态度模糊,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也为难,生恐猜错了上意。

“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唐少陵停下脚步,扫了他一眼。

“什么?”西秦将领被他看得仿佛皮肤都刺痛起来,下意识地问道。

“本公子可不是来做客的,是——”唐少陵话说到一半,突然翻脸,一掌印在他胸前,直接把人拍飞出去,才吐出最后三个字,“找茬的!”

“喂!你把人打跑干嘛!还有事要问。”喻明秋抗议,手一扬,那根标志性的暗红长绳飞了出去,卷住那将领的脖子,把人拉了回来。

“呯!”穿着铠甲超过三百斤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

“夏泽宇在哪里。”喻明秋问道。

“咳咳咳……”一阵咳嗽。

“我没把人打死,你先要把他勒死了。”唐少陵无语道。

“哦,忘了。”喻明秋一低头,好像这才看见那将领已经被脖子上的绳套勒得双眼翻白了,赶紧松了松手。

“咳咳咳咳咳咳……”那将领双手捂着脖子,连血沫都咳出来了。

唐少陵那一掌本来就将他打出了不轻的内伤,那还是手下留情了的,而喻明秋这一拽又直接伤及了气管和肺脉,两相叠加,不咳血才怪。

“喂,喂喂?”喻明秋蹲下身喊了两声。

“你下手太重了。”唐少陵指责,“小心回头你那个古板师兄又要训你。”

“你不是那么多嘴告状吧?大不了换个人问,喏,来了。”喻明秋无所谓地伸手一指。

“住手!”夏泽苍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气急败坏。

正在吵架的两人一起回头,异口同声:“闭嘴!”

“……”夏泽苍无言以对。

“问吧。”还是喻明秋一努嘴。

“叫夏泽宇出来。”唐少陵不耐烦道。

“你找七弟?”夏泽苍微微皱了皱眉,他刚刚才见过石远帆,对于唐少陵上门找茬倒不是很意外——既然失败了,反正也不能撕破脸,退而求其次,坑一把北燕也聊胜于无,而做戏总是要做全套的。

但是,唐少陵找夏泽宇干嘛?他不由得又想起了之前石远帆转述的话,心里嘀咕起来。

难道……他真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了什么唐少陵在乎的人?

“私人恩怨!”唐少陵干脆道。

很快的,被惊起的童颜、唐诗等人都赶了过来,警惕地盯着他们。

“唐少陵,喻明秋,你们别太过分,这里是西秦大营!”童颜冷声道。

“很过分吗?”唐少陵回头问道。

“好像……有点吧?”喻明秋挠了挠下巴,抬头看天。

“若是七弟有得罪之处,孤这个做兄长的愿意代为赔罪。”夏泽苍上前一步,谨慎地道。

“那你去谢罪吧。”唐少陵答得飞快,顺手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物体砸了过来。

“雷震子!快闪开!”唐诗尖叫。

“轰隆~”因为雷震子的触发问题,众人得了唐诗提醒,连普通的士卒都跑得远远的。

猛烈的爆炸之后,被童颜护着趴在地上的夏泽苍咳嗽着挥开烟尘爬起来,可眼前哪还有唐少陵和喻明秋的身影?再一回头,不禁脸色铁青。

雷震子确实没伤到人,可……却把大营中竖立的那杆代表太子驾临的龙旗给炸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