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出巡/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生辰宴后,朝堂上最大的一件事就是立后大典。

毕竟是一国之后,也不是每个府邸的主母都有摄政王妃的底气不把皇后放在眼里,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定国公府已经渐渐重回京城的权势中心。而更多的府邸则是在观望摄政王府的风向。

毕竟,皇帝大婚之后,面临的就是亲政了。

几日后,一张长长的名单送到了秦绾书案前。

“什么玩意儿?”秦绾抬头看着面前风尘仆仆的两人。

“月初时圣山公布了新一年的高手榜,属下就让人抄了一份带回来。”执剑笑眯眯地道。

“无聊。”秦绾一声嗤笑,“我让你和荆蓝是去查慧明大师的事的。”

“顺便嘛。”荆蓝一摊手。

“看看也无妨么。”秦绾身后,喻明秋伸出一只手,展开了卷轴。

第一个名字自然还是秦紫曦,而后面……秦绾扫了一眼,不由得楞了一下。

“今年这前二十变化挺大呀。”喻明秋惊讶道。

第二是沈醉疏,喻明秋和唐诗依旧是第四第五不变,第三却赫然换成了风衍烈,顾宁大约是因为从军的关系,这几年更注重马上的功夫,掉了两位变成十三,慕容流雪反倒往上动了好几位,名列第七。另外,霍绍齐从十六进位十四,西门远山从二十前进到十七,还有之前好几个名字,一下子掉到二十开外去了。

“去年的三国盛会,给了观察的武宗和隐宗不少机会。”秦绾道。

“可是……唐公子的名字去哪儿了?”荆蓝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榜单,奇怪地问道。

确实,要说高手榜今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唐少陵的名字干脆整个儿被抹去了——之前江湖上还一直在猜测,三国盛会之后,万年第二的唐少陵终于应该问鼎榜首了呢。

可以想象,榜单一出,江湖上一定已经炸开了锅,估计都有人敢猜唐少陵走火入魔已经死了。

“南宫大侠不会是报复吧?”荆蓝弱弱的道。

“南宫廉哪有这么幼稚。”秦绾又好气又好笑,顺手把榜单扔给了喻明秋去看。

“唐公子连南宫大侠都打败了,怎么反而榜上无名呢?”荆蓝不服。

“他连南宫廉都揍了,高手榜哪里还容得下他,他还能算是后起之秀?”秦绾一声嗤笑。

圣山高手榜排的只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即便是榜首,在南宫廉那一辈人眼里也只是个后辈,而已经到了南宫廉这个级别的唐少陵,再排在榜单中已经不是荣耀,而是打压了。除名,才是南宫廉对唐少陵的赞誉。

“倒是慕容兄一下次前进了七位,这速度有点惊人。”喻明秋奇道,“也没见他怎么练功啊。”

要知道,高手榜排名越前面的,就越难以超越,大家天资都差不多,你进步人家也进步,永远都是这点差距,若非有奇遇,极难有所变化,而这一次却出了两个变化——风衍烈和慕容流雪。

“风衍烈大概是有什么奇遇了。”秦绾说着,顿了顿,又笑道,“至于慕容……隐宗的消息果然灵通。”

“真有什么奇遇吗?”执剑兴致勃勃地问道。

“不算奇遇,不过是终于想办法把当年沉在西京城外雍渠里的射日弓捞起来送了回来罢了。”秦绾一耸肩,轻描淡写道,“三年前西京行宫那一箭之威,慕容的排名就该有变化,只是后来他失落射日弓才罢了,如今射日弓回到他手里,实力自然要重新计算。”

执剑想起慕容流雪的箭术,有些感叹道:“慕容公子不愧是名将之后啊。”

秦绾淡淡一笑,当年慕容流雪拿着射日弓只有开一箭之力还伤了受伤经络,不过这几年一直用凤凰培元丹养着,内力精纯多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动了去取射日弓的念头。从雍渠里捞东西不容易,如此宝物从西秦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回东华更不容易,如果无法使用,实在不需要这么着急,横竖沉在雍渠里也丢不了。

“好了,说正事。”秦绾敲敲桌子。

“宝龙寺那个老和尚真的没什么好查的。”执剑闻言,顿时垮下了脸,“能查出来的,王妃都已经知道了,王妃不知道的,就连这和尚的出生地都查不到,甚至宝龙寺不少和尚连寺里还有一位慧字辈的长老都不知道。”

“越是查不出来的,总觉得越有问题。”秦绾皱眉。

“西秦那边,暗卫的情报网没那么效率。”执剑无奈地摊手。

“那就慢慢查。”秦绾咬牙。她还就不信了,再不行,大不了派人去把那老和尚抢出来!毕竟唯一能救他的沈醉疏人在东华,若是慧明大师真的想死,也没必要在冰洞里熬上几十年的折磨了。

“是。”执剑和荆蓝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书房门一开,正好李暄走了进来。

“见过王爷。”执剑和荆蓝赶紧往边上一让。

“去办事吧。”李暄淡淡地点点头。

“是。”两人顺手带上了门。

“今天这么早散朝?”秦绾笑道。

“没什么大事。”李暄顿了顿,又道,“紫曦,你准备一下,我们去一趟宁州。”

“你和我?”秦绾惊讶地看着他。

“怎么说宁州也是我的封地,趁着刚刚开年朝中政务不忙,去巡视一下封地也是人之常情。”李暄道。

“摆仪仗?”秦绾眨眨眼睛。

“当然……私访。”李暄挑眉。

“好吧,我安排。”秦绾莞尔一笑。

若是以摄政王的身份堂而皇之巡查封地,自然是不需要王妃出面的,不过私访的话,带的人就不能多,还不如让秦绾来安排。

“这个。”李暄拿出一张纸摊开,上面歪歪扭扭的图画正是之前唐少陵送回来的那张。

“圣火教?”秦绾道。

“嗯。宁州那边,宋雅已经打入圣火教内部,做得还不错。”李暄遗憾道,“但是,圣火教最隐秘的传播途径是在后宅女子之间,所以更不好查。”

“这世上好骗的女人多呗。”秦绾一声轻笑,手指敲击着桌面,沉吟了一会儿到,“你说是微服私访,可摄政王不在朝中,你的行踪,有心人真不难打听,正好给我当个诱饵。”

“你让我在明面上吸引他们的目光,你在暗中调查?”李暄若有所思。

“王爷不在朝中不好掩饰,可王妃在不在……还不容易?”秦绾笑道。

李暄很无辜地看她,眼神明明白白表达了一个意思:你是普通的王妃吗?

秦绾不在京城,怕是三天都掩饰不住!誰叫摄政王妃一向高调做人,低调做事。

“本妃带着郡主去报恩寺祈福。”秦绾想也不想地道。

自从含光寺毁于大火,京城附近最出名的寺庙就是报恩寺了,不过距离京城也有两日路程,王妃带着郡主去斋戒祈福,离京十天半个月的倒是说得过去,但是信的人有几个就不好说了。

“面子上过得去就得了。”秦绾闷笑,“倒是王爷要好好当诱饵啊。”

“让本王当诱饵的价格很高的。”李暄一本正经道。

“本妃有钱,大不了包养你。”秦绾给了他一个媚眼,笑得甜美,“倒是王爷这块诱饵太过香甜,可别真被人给吞了。”

“那就劳烦王妃来救命吧。”李暄不在意道。

“做梦!”秦绾一声冷哼,瞬间翻脸,恶狠狠地道,“你要是因为大意阴沟里翻船,本妃才懒得救你,听到没有!”

李暄低低地笑出声,顺手将她往怀里一扯:“放心,本王这块香饵,只有王妃能吞,誰叫王妃喜欢吃独食呢。”

“知道就好。”秦绾满意地点头。

“……”喻明秋无言以对,只想说你们俩还记得我在这里吗?老夫老妻还这么腻腻歪歪的,好歹也顾忌一下当王妃侍卫的难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