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差距都揉进这个吻里面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你已经破坏过一次我跟景言在一起的机会,你现在还想继续吗?”

“小语,不是妈破坏你跟景言,是景言根本就不喜欢你,你没看他对那个女孩有多细心。”

“那又怎样?他们两个在一起,根本就不配。许格亦比得上我?”

“她是比不上你,可在景言心目中,你根本没资格跟她比。”

程俊英一针见血的话直接让程心语沉默下来。

片刻之后…

“我不管,总之我要跟景言在一起。”

“那你以为这样一直默默对他好,就可以在一起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让我跟景言在一起,是因为你打算把我‘卖’掉,对不对。”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那是卖吗?我是让你嫁进豪门。以后不用像妈这样,活得这么辛苦。”

程心语鼻音哼了声,“妈,我18岁了,我不是傻子。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如果你一直再喜欢陆景言下去,你就是个傻子。我刚刚已经帮你了,可景言根本就不看你一眼。”

“那是我的事!”

“你的事?我把所有心血都花你身上,你现在跟我说,这是你的事?栋梁有什么不好?长得好看,家里又有钱,又那么喜欢你。”

“妈!何栋梁是个傻子阿,只会咦咦啊啊的傻子!”

“栋梁不是傻子,只是说话有点慢。那孩子心地善良的很。”

“你要是喜欢你自己嫁,我不会为了钱牺牲我的幸福。”

“幸福?好啊,如果你在一个月之内能让景言承认你是他女朋友,我就跟何家说清楚。”

“行,但是你不准插手。”

程俊英冷哼一声,选择不作答继续开着车。她又不是不了解陆景言,要是会喜欢自己女儿,早在几年前就喜欢了。何必等到现在!

*

病房里,许格亦涨红着小脸站在陆景言面前。

陆景言则一脸窃喜的看着她:“你确定要替我擦身子?”

“当……当然了。”许格亦不经开始结巴起来。

既然这样,陆景言倒是觉得也是时候考验考验许格亦的自我控制能力。

“那开始吧。”陆景言那原本略微的沙哑声,还特意降低了半个音调。

“开……始,开始什么?”

陆景言拉起许格亦的手放在医院病服上的扣子。“先解开它……”

阿!

许格亦的疑惑不是听不清楚他说什么,正因为她听的很清楚。抬头难以置信看着陆景言,他的目光像火辣辣的火燃烧着她全身,让她开始紧张的站着。

“不解开扣子,怎么擦身子?”

“噢噢噢!”

许格亦将双手移到陆景言的领口,虽然尽量控制自己颤抖的手,可这一切还是被陆景言看在眼里。

天呐,脱掉这病服,就能见到小鹿的……身体了。虽然那种画面,在许格亦脑海中出现过不少,但现在…马上就要成真了。吼吼吼!

在她思绪飘远的时候,陆景言病服上的扣子不知不觉已经被她全部解开了。

小麦色的胸肌,还有那被白色绷带缠绕着一半的腹肌,让许格亦不由自主的紧张咽了咽口水且大口深呼吸着。许格亦总算见识到什么叫穿衣有型脱衣有肉了。这堪比模特的身材简直了。

当许格亦准备将陆景言的病服脱下来的时候,动作明显变慢了,因为她发现,她不仅手颤抖的厉害,心跳更是跳得飞快,都快跳到喉咙了。

这个时候,她突然好希望陆景言能够看在她这么紧张的份上,先暂停,让她缓一缓。可惜,天不如愿!陆景言此时不但没有出声,反而还是一副很期待的站着。

病服完全被脱掉之后,许格亦马上将热水瓶里的热水倒进原本就装了一半凉水的盆里。用手试了试温度之后,将毛巾浸湿,拧干……

许格亦是那种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现在要给男朋友擦身体,她真的好紧张。刚刚吃完早餐,许格亦就随口嘀咕了句,夏天不洗澡,会臭的。

结果陆景言问她要不要帮他擦身体,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虽说这种事对她而言是百分百的福利,可她没出息的控制不住内心的紧张阿,那心跳更是已经快出天际了吧。

一开始许格亦不敢直视陆景言的身体,只是一点一点的擦拭着。当她再将毛巾浸湿,拧干后往腰间擦拭的时候,莫名红了眼眶。

“对不起,如果我不是多管闲事,这个伤口根本就不会出现在你身上。”

“放心,我一直有锻炼身体,恢复能力绝对快。”

许格亦吸了吸鼻子,尽量不让眼眶里的泪流出来。

“小鹿,你会觉得我们之间差距大吗?”

陆景言低头看着皱着小脸的许格亦。他食指往许格亦下巴一勾,大掌慢慢抚着她小脸。“你指的是什么?”

“你是学霸,我是学渣,你是男神,我是女神经……”

许格亦还未将两人的差距说完……陆景言倾下脸庞,用他的唇堵住了她的唇瓣。

陆景言的吻由强硬转为轻柔,当他柔软的舌尖探进许格亦口中时,她的心绪全被他搅乱了。

这一刻……她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也瞬间不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差距,就算有,也被陆景言揉进这个吻里面了。

不知过了多久,陆景言慢慢停下了这个吻。

“我很想和你拥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未来。也很想和你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更想陪你走完你的一生,彼此相爱,互不辜负。”

许格亦好不容易忍回去的泪因为陆景言的话,倏地,一下涌了出来。

“这是你说的,你会陪我走完我的一生,不辜负我。”

陆景言用大拇指抹去许格亦脸上的泪。“你再哭的话,我可要收回那句话。”

许格亦微微笑着,吸了吸鼻子。“我哪里有哭。”

“还要继续吗?”

“好阿。”许格亦娇羞的回答着。话音刚落,她就噘着小嘴垫着脚丫往陆景言唇边凑去。

陆景言看着可爱的许格亦,忍不住轻轻啄了下她噘着的唇,下秒:“格子,你应该不想你男朋友感冒吧。”

许格亦:“……”

她居然把正事给忘记了!陆景言还光着上半身呢!

------题外话------

《锦绣皇途》南城有耳

她是掌握帝王生死的空镜司指挥使。

他是身陷他国为棋为质的天之骄子。

她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他温文尔雅,却暗藏杀机。

一朝相遇

他窥破她的秘密,给她使绊,威胁她“入伙”。

虽然她有张良计,可他次次都有过墙梯。

于是,吃干,抹尽,顺便以这江山为娉。

这是一个女子被坑,皇子崛起,

两个古人互撩的故事。

小剧场:

月夜风角处,萧五正默默垂泪,见小九行来,哭嚎道:“小九,为夫被城里人套路了,你要为为夫报仇。”

小九眉头一皱:“何人?”

“你。”

“你偷走了为夫的心,还不给为夫亲。为夫被套路得好辛苦。”

小九白眼翻起:“你还可以再无耻点吗?”

一阵风过,萧五已到身前。

“那不若夫人试试?”

此处省略八百万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