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我怕我们会滚床单/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阿,我跟景言是最好的朋友,他不在学校,我当然要照顾你了,但是我不能对我妈妈说谎阿。你确实是因为抢了嘉敏的男朋友,才会被她扇了一巴掌。”

许格亦呵呵一笑,这母女俩今天来这里是打算在陆爸爸面前抹黑她吗?

简宁蹙着眉头看着程心语,看来她考进云大是真的为了陆景言,转到外语系,也是想要了解清楚许格亦,并不是像她说的真的对法语有兴趣。

“格子在学校因为是景言女朋友的关系,确实有很多人欺负她。但抢男朋友的事,应该是个误会,我觉得格子那么喜欢景言,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

程心语心里咯噹了下,她以为只有简欣会帮许格亦说好而已,没想到…未来婶婶简宁也帮她。

“格子,景言在房间里,你上去陪他。”简欣还是觉得让许格亦直接上楼比较好,免得等下这程俊英又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许格亦听闻,朝陆邵海笑了笑。“叔叔,那我上楼找景言了。”

“格子,我陪你去吧。”程心语反应极快。

“小语,景言跟格子肯定有悄悄话要说,你也上去的话,不太好吧,你就在这里陪陪你妈。”

“好吧。”

程俊英对于简欣也在帮许格亦,并没有多大的反感,倒是程心语尽管嘴上还是说好,可心里有多不情愿。

许格亦带着笑欢快的上楼了,对陆景言的房间位置自然也是熟到不行。

她拧了下门把,咔嚓……居然反锁上了。她蹙着眉头观察了下,没错阿,二楼第三间房是陆景言的房间阿。手在门把上又转了下,很肯定,门被锁上了。

大白天锁门干嘛!许格亦眉头不解的皱得更厉害了,她敲了敲门,没反应!

许格亦拿出手机,给陆景言发了消息。‘大白天锁门干嘛,怕被人抱走阿。’

消息刚发出去,许格亦就听到房间里有人走动的动静了,果然,没一会儿听到咔哒一声,门被打开了。

陆景言一把将许格亦拉进房间里。然后迅速的关上房门,嗒的一声,将门反锁了。

这举动让许格亦开始胡思乱想了!脸也不自主的红了起来。

陆景言噙着笑,手指弹了弹许格亦脑门,“我发现你这脑袋总是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许格亦嘻嘻傻笑着。“哪有噢……是你奇怪,干嘛锁门呀。”

“我不想让程心语进来。”

许格亦突然笑得更加灿烂了。难怪,她会乖乖坐在客厅里,刚刚还想陪她……不对,还想跟她趁机上楼。

陆景言将许格亦的背包拿了下来往电脑桌一放。

“你来得正好,帮我换纱布。”语闭,他已经慢慢将上衣脱掉。其实他是故意想要等许格亦替他换。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精瘦的背,原本消退的红晕,又爬了上脸颊。

“怕吗?”

许格亦抿着唇,摇头,“当然不怕,你受伤那天流了那么多血,我都没吓晕,换个纱布而已,我怎么可能会怕。”

你是没被吓晕,但是你差点哭晕。陆景言对她当天哭着哀求警察把车开快点时的事,记得一清二楚。

许格亦去洗手间洗干净手之后,慢慢将陆景言腹部上的纱布斯下来,那缝了4针的伤口赫然映入许格亦眼里。她咽了咽口水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打开消毒药水瓶,用棉球沾了沾在伤口附近擦了擦。

而后再用棉球将沾了点药,轻轻的触碰着伤口。

陆景言还算幸运,刀伤并没有伤害到任何内脏,目前只要照顾好伤口,避免发炎,很快就会完全康复。

“好啦。”

全程都在看许格亦细心替他换纱布的陆景言,此时好想紧紧抱抱她。

许格亦拿起床上的衣服,“穿上衣服吧。”

陆景言低头看了下,有点哭笑不得。“格子,这个蝴蝶结是有寓意的?”

“没有阿,只是多了两条白色的出来,我就随手绑了个蝴蝶结。”

许格亦边回答边打算替陆景言穿衣服,可两人身高相差了近25CM,她实在没办法帮陆景言穿上这个套头的T桖。

“你坐下来,把手举起来。”许格亦拉着陆景言,让他坐在床上,这样她就可以顺利的帮陆景言穿好衣服。

“昨天一天没见你,我好想你。”

许格亦突然腼腆一笑,双手也僵在替陆景言的肩膀上。“我也好想你。”

“我不在学校,你会习惯吗?”

许格亦故作委屈着摇头。“当然不习惯了,平时不管做什么,都会遇到你,昨天一天就好像跟你失联了一样。对了……有件事,我想要问你。”

陆景言伸出长臂,将许格亦搂进自己怀里。“什么事。”

“你还没接受我的时候,我总是会遇上你,那是巧合吗?”

陆景言勾勾唇角,摇头。“不是。”

许格亦被这突如其来的真相感动到。她的小手突然捧着陆景言的脸。“你知道嘛,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许格亦话音刚落,陆景言什么都来不及说,双唇就被她堵上了。

他缓缓闭上双眼,享受着许格亦的主动。有过几次接吻的经验,许格亦是越吻越熟练……

在许格亦想要结束这个吻,慢慢吮吸着陆景言的唇,在她准备离开它时,陆景言的大掌却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随着陆景言的深吻,许格亦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双臂也紧紧圈主他的肩膀。

她喜欢他,本来吻完了自己想要表达的喜欢后,就想结束!但他也很喜欢她,如果要用吻来表达,陆景言绝对会吻到累了为止。

吻了许久之后,陆景言不得不结束这个吻。因为再继续下去,他可能就要失去自制能力了,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

许格亦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心还在狂跳,身体也在发热悸动着。她只能气息絮乱地瘫软在他怀里,拼命的喘着气,试图补充缺氧的大脑。

“还会这么紧张?”陆景言看着这次脸红的特别厉害的许格亦逗趣问着,毕竟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了。

许格亦深呼吸,只觉得自己脸发烫的很。陆景言每次吻的技巧都不一样,她能不紧张吗?

“你多吻几次,我可能就不紧张啦。”

“你的意思是继续?”陆景言沙哑着声问。

许格亦抿着笑,点头…轻轻嗯了声。

“我怕继续的话,我会停不下来。”

许格亦不解眨着眼。

见许格亦不懂,陆景言的脸也突然涨了起来。他那原本搂着许格亦腰的大掌突然松开,拍了拍床,有点腼腆的答:“我怕我们会滚床单。”

这么明确的回答,许格亦懂了。她睁大了双眼,紧张得一动不动屏住呼吸看着陆景言。

“还要继续吗?我可是完全没有自信再吻你之后,能够有办法及时停下来。”

许格亦突然心中狂喜,这是在暗示她有魅力,对不对!对不对!

“在想什么呢,我可是在等你答案呢。”

许格亦先是嗯了个长的鼻音出来,回:“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继续。”

陆景言荡着笑,“好阿。”

“我突然想到一句话。”

“什么话?”

“之前,夏天在看偶像剧,她说,有句很夸张的台词,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

“说来听听。”

“那句台词就是完全沦陷在幸福里的人,连呼吸都觉得空气是甜的。”

陆景言轻笑着:“空气是甜的?”

“对阿,我现在就觉得所有的空气都是甜的。”许格亦甜甜笑着,此时如果唐心如她们无论怎么使唤她,估计她都会心甘情愿去做。

“空气是不是甜我没感觉出来,我只知道你是甜的。”

许格亦突然好想钻进被子里藏起来,因为她的心跳跟呼吸已经被陆景言这句话撩得根本无法正常运作了。

“怎么啦?”陆景言长臂一伸,想要将许格亦揽进怀里。

许格亦倏地躲开陆景言的拥抱,猛然后退两步,“没,没什么!”

陆景言眉头一皱,不解地看着她,问:“怎么啦?”

“我…我需要冷静下。”

呃?冷静?

“现在不是你怕,而是我怕我会扑过去,所以,你别过来也别说话,让我一个人冷静下!”语闭,许格亦开始双手运作着,吸气,吐气。

陆景言忍着笑点头答应,津津有味的看着一直在调整呼吸的许格亦。



客厅里。

程心语的心思一直在楼上,她今天早上没去上课,而是直接去医院接陆景言了,可是,陆景言全程跟她没说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

回到家里,陆景言说回房休息,她则在客厅待了几分钟之后,也偷偷上了二楼了,但是房门居然被反锁了。她轻轻敲了门,在门外等了几分钟,房间里都没有任何回应。

最后还是简欣喊她下楼吃水果,她才放弃下楼的。

现在许格亦居然上去了这么久了,还没下楼。

“简欣,许格亦这个女孩子就这么讨你喜欢。”

“我喜欢有什么用,关键是景言喜欢阿。只要景言喜欢,我跟邵海都喜欢。”

程俊英虽然不喜欢许格亦,可听到这些话,她倒是挺放心的。她看了眼几乎可以用‘体无完肤’这个词来形容程心语脸上的神情。

“其实阿,如果早几年,景言跟小语早恋的话,现在我们的关系可是亲上加亲了。”

简欣呵呵一笑,算了吧!还亲上加亲呢。你程俊英别再参合简宁跟俊杰的婚事就谢天谢地了。

“如果景言跟小语在一起,那我估计到了70岁,还当不了奶奶。”

“简欣,你还真会开玩笑。唉,没什么事的话,我跟小语就先走了。……小语,我们走吧。”

“妈,我想留下来吃欣姨煮的饭,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让婶婶送我回去。”

一直只是静静坐着看手机的简宁插话进来,“小语,我一会约了你叔叔吃饭,我没在这吃。”

程心语顿时干笑着。

“小语,因为景言受伤,我没怎么准备吃的。”

简欣这话一出,程心语已经意识到,她就算再有多想留下来的想法,也会被当成透明。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我没课,我再来看景言。”

“明天你还是在家吧,明天家里没人。”简欣其实是想说,明天家里没人打扰景言跟格子,你也别来搅和了。

程心语僵笑着,很不情愿的点头。

程俊英母女俩离开后,这客厅的气氛瞬间没了刚刚的尴尬。

“姐,其实你讨厌的是程俊英,干嘛还一起针对小语阿。”简宁小声在简欣耳旁问。

她一直都知道简欣因为程俊英老是以姐姐名义挑拨她跟程俊杰之间而厌恶她。但是程心语,简宁觉得这个女孩没有她妈妈那种见钱眼开的感觉。

“难道你看不出来小语在针对格子吗?”

“我又不是瞎子,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你放心,格子的人缘挺好的。”

“你在学校看着点,可别让人欺负格子。”

“你未来儿媳妇精的很,怎么会被人欺负。”一直不说话陆邵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从刚刚许格亦敢在他面前那么大胆为自己辩解的时候,陆邵海就觉得她不像个没有头脑的女孩。

“那可不一定,以前我追你的时候,就被不少人欺负过。”

陆邵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简宁见陆邵海原本就无表情的脸顿时更冷了,马上笑嘻嘻着:“姐夫,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听到。”

简宁这一回答,陆邵海的神情更加高冷了。

“别管你姐夫,他是生人勿进呢。”

简宁微微一笑,“好了,我先走了。我约了俊杰,姐夫,我走了……”简宁边跟陆邵海道别边跟简欣说悄悄话。

陆邵海简单回了个嗯字。

“姐,格子明天没有课,她带了换洗的衣服,应该是打算今晚住在这里,你晚上要不要考虑去我那住一晚?我今晚没回去,去俊杰那。”

简欣眼神瞄了瞄陆邵海:“你姐夫等下去接景言的爷爷奶奶,晚上要过来吃饭,等吃完饭,我跟你姐夫送他们回去,就不打算回来了。”

简宁眼一大,“老爷子要来阿,那你还不去买点菜。”

“我早上一早就去买了。”

简宁难以置信的笑着,“那你刚刚跟小语说的那番话,是故意的咯?”

“当然,要是她也在的话,肯定有会说些对格子指桑骂槐额度话,如果老爷子一不小心就相信了,那你姐夫肯定会拆散景言跟格子。”

“你的意思是姐夫是打算利用老爷子,让景言跟格子分开呢。”

简欣无奈的点头。

“看不出来姐夫对自己人也这么阴险阿。”

简欣换了个委屈的脸再次点头,“你现在知道,你姐姐我平时有多苦了吧。”

“姐阿,我发现你跟格子真的是一模一样!好啦,我走了。晚上有好消息给我发个消息。”

“嗯,拜拜!”

看着简宁的车调头开出小院,简欣才回到客厅里。

陆邵海依旧在看报纸,简欣嗒嗒嗒的上了二楼。

陆景言的房门没关,房间里的画面也很温馨,陆景言跟许格亦一人带着一边耳机,看电脑屏幕上的视频,看视频上的字母,是在听法语。

看着这种似曾相识的画面,简欣有点不忍心打扰。脑海中慢慢涌出当年她跟陆邵海的点点滴滴。

“Pas。de。probleme这个词的意思是,可以或没问题。但是在这段对话里,有个否定的问句,也就是说,这个单词是被否定,所以这个时候就要翻译成:有问题吗?Pas。probleme!”

许格亦:“……”

每次让陆景言给她补习法语,她都有种想要切腹自尽的感觉,完全听得一脸懵圈!

简欣替陆景言捏了把汗,还好两人已经开始交往了,不然,他这样教,绝对会吓跑许格亦的。

“听明白了吗?”

许格亦倒很老实的摇头。她哪会明白阿!

简欣实在看不下去了,带着笑走了进去。“格子,其实这个单词如果要译成肯定句的话也可以。因为这个单词在很多问句里面都会有两种译意的。”

许格亦被简欣的话弄得更懵了,其实她对刚刚那段对话没怎么听清楚。她每次觉得只要陆景言帮她补习的话,她都会情不自禁的走神。

“阿姨…”

“法语其实很简单的,很多单词虽然有多种译意,但是只要你认真听内容,其实可以靠猜的方式把单词意思猜出来。”

陆景言:“……”

他难以置信,堂堂一个高翻院主任居然教人用猜来猜法语单词的意思。她那股对学生的严格跑哪去啦。

“格子,你先自己学习学习,我跟景言说两句话。”

陆景言听闻,直接将耳朵上的耳机摘了下来给许格亦另一边耳朵戴上。

“怎么啦,要跟我说什么事。”

“等下你爸去你爷爷家接你爷爷跟你奶奶来家里吃饭,说是没去医院看你,来家里看看你。”

“好阿。”

“你这傻孩子,你以为你爸是单纯的找你爷爷奶奶来吃吃饭,看看你阿,他是想让格子过你爷爷这关。”

“格子迟早也要见爷爷的阿,没关系。我相信爷爷跟奶奶会喜欢格子的。”

“你也知道,你爷爷以前也是个官,对很多事都很严厉,到时候你可要照顾好格子,千万别出错。”

“我知道了。”

“对了,格子对学习有恐惧,你这样教她的话,她只会更加不懂,你要按照哄小孩那样去慢慢来,一点一点的教。”

“就算要慢慢教,你也不能让格子靠猜去理解法语。”

“初学者都这样,你别太为难格子了。我下楼准备晚餐去,等下有听到楼下有车的声音,那就是你爷爷奶奶来了,你带着格子提前下楼。”

陆景言嗯了声点头。

简欣下楼之后,陆景言又回到了电脑桌前,他看着闭着眼正在念着法语的许格亦,不经笑了笑。看着挺聪明的一个女孩,怎么一跟学习扯上,就马上笨得不得了呢。

陆景言将一边的耳机摘了下来。“其实你可以按照王子凯教你的那样,先简单用华文备注读音。”

虽然陆景言十分不建议许格亦这样学法语,但是目前来说,以她的资历,只能按照简欣说的那样,一点一点的教。

“你不是说…那样学法语学不好。”

“不同人用不同的方式。”陆景言突然觉得自己对待许格亦这智商能够笑着这么有耐心跟她说话,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许格亦浅浅一笑,轻轻嗯了声。

“最近王子凯没帮你补习法语?”

“他交女朋友了,哪还会记得我这个朋友。最近法语都是我自己死记硬背的。”

“那他现在还读法语吗?”

“我还真的没注意到耶。好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陆景言不自然笑了笑,幸好许格亦上法语课的时候,还有他的小姨简宁‘陪着’,不然的话,他绝对会要求许格亦转系。

“对了,晚上在我家吃饭吧。”

许格亦点头着,心想,当然!不仅在这里吃饭,还要睡在这里呢!

这时,陆景言听到楼下有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不用看,肯定是他爸爸去接爷爷奶奶了。

“今天晚上,我爷爷奶奶也会过来吃饭。”

呃…许格亦眼睛一大,“爷爷,奶奶?”

“对,他们没去医院看我,说是今天要来看我。”

“阿姨刚刚过来就是说这事阿?”

陆景言点头,“嗯。”

“我能问个问题吗?”

“问吧。”

“你爷爷跟你爸爸一样吗,都不喜欢笑。”

“不会阿,他们工作的关系也要经常带着笑容阿。”

“你爷爷也是外交官?”

“对,爷爷年轻的时候是驻站在叙利亚的中国大使馆的大使。”

“那你爸爸呢?”

“他也是大使馆的官员,在法国巴黎。”

许格亦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差距了。她家,那叫一个简单,职业清一色的务农。

“那你爸爸跟你妈妈认识是因为法语?”

“算是吧,我爸法语不太好,有次好像是聘请我妈当他的翻译,然后就这样在一起了。”

许格亦抿了抿唇,果然…她这法语不学好是不行了!

“不用怕,我爷爷在叙利亚经历了很多事,所以他对待任何人都很亲昵。只是…在礼貌上,他可能会有所要求。”

许格亦被陆景言的话只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这陆爷爷也打算用英语或者法语沟通呢,只要不是对学习上有要求,她都不怕。



夜幕渐渐暗了下来。

陆邵海的车在小院停稳了。他刚解开安全带,还没下车帮自己爸爸妈妈开车门,就看到不知何时冒出来的陆景言跟许格亦一人一边打开车门。

陆文豪看到自己最疼的孙子陆景言替自己开门,第一时间询问伤势:“气色不错,看来这伤势也恢复的也不错吧。”

“让爷爷担心了,其实伤势不是很严重,皮外伤。”

“都住院了,还皮外伤,对了,你那个叫鸽子的女朋友呢。”

陆景言望向另一边车门的许格亦,她正笑嘻嘻的扶着自己的奶奶,秦佩。

陆文豪绕过车身走到许格亦跟秦佩身边。

许格亦见到陆文豪,脸上的笑马上笑得更加可爱了。“陆爷爷好,我是格子。”

“你就是那个让我孙子为你挡一刀的鸽子。”

许格亦的笑僵住,鸽子?

“爷爷,我记得你好像替奶奶不止挡过刀,也挡过子弹吧。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陆家的优良传统,都这么拼命保护自己的女人呢。”

“你这小子,要么不追女孩子,这一追起来,说话都这么腻。”

“追女孩子也要遇到自己喜欢的。”

见陆文豪笑了起来,许格亦才松了一口气。秦佩轻轻拍了拍许格亦因为紧张原本扶着她的手变成紧紧握住,“还好我这都是皮,要是肉的话,那得多疼阿。”

“佩奶奶,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别紧张,这种事我有经验,要是棒打鸳鸯的话,大不了就是死缠烂打,死皮赖脸的,别怕。”

许格亦:“……”

佩奶奶的话真是让她哭笑不得。

四人走进屋里,许格亦快一步将刚刚简欣准备好的拖鞋放在陆文豪跟秦佩面前。

换好拖鞋后,四人一同走到客厅。许格亦等陆文豪跟秦佩坐了下来,她才慢慢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坐姿淑女得不得了。

她这坐姿,一下就让坐在她旁边的陆景言察觉到她坐的很不自然且辛苦。

陆景言从旁边拿个了坐垫抵在许格亦背后与沙发之间,好让她能够就算挺直腰板坐着也不会酸。

“鸽子阿……你是哪里人?”

鸽子!许格亦这下听清楚了,陆爷爷果然把她名字喊错了。碍于礼貌上,她没有去纠正,而是乖乖的笑着回答:“陆爷爷,我是河阳人。”

“河阳人最值得佩服的优点就是吃苦耐劳,是因为河阳是个水果之乡。有不少家庭都以种植果园养家。”

“对对对,陆爷爷,我家就是开果园的。我每次都喜欢在果园里摘水果。有机会的话,您跟佩奶奶去我那,我们可以比赛…”许格亦听到陆文豪夸河阳人,很自然的接话了,可是陆爷爷的神情好像不太对了。

陆文豪因为许格亦突然打断他的话,脸上原本还微微带着笑的脸,顿时消失了。

“比赛谁摘草莓摘得多。”尽管察觉到陆爷爷的神色不对,可许格亦还是把话说完,只是越来越小声。

简欣给陆景言使了使眼色,赶紧的,帮格子说句话,缓解下气氛。

陆景言勾唇一笑,假装没有收到指示,他觉得许格亦绝对应付的过来,不打算替她作任何解释。

果然,沉默了几秒的陆文豪开腔了。

“摘草莓阿,那我肯定摘得比你多了,你佩奶奶可是很喜欢吃草莓。”陆文豪牵起秦佩的手,笑着说。

许格亦那原本挂着老高的心噹的一声缓了过来,瞬间轻松多了。

“陆爷爷,你跟佩奶奶的感情真好。”

“鸽子,跟景言一样,直接喊我们爷爷奶奶。”

陆邵海:“……”

这两句话就把爸搞定了?

简欣也是被这神速的进展吓到。虽然当时陆邵海带她见陆文豪的时候对她没有什么意见,可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友善’。

“怎么?不愿意喊我们爷爷奶奶?”见许格亦不语,陆文豪好奇问着。

“当然不是了,其实格子从来没喊过爷爷奶奶,因为她还没出生,她爷爷奶奶就去世了。现在终于有了爷爷奶奶可以喊,应该是太高兴了。”

没错,许格亦就是这种状态,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景言。他对她的了解真的不是一点点。

“鸽子,以后阿,我给你佩奶奶就是你的亲爷爷亲奶奶。”

许格亦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嗯嗯,以后我跟景言一起喊您们爷爷奶奶。”

简欣一副打了胜战的眼神望了眼陆邵海,仿佛在说,老爷子都同意了,你还觉得景言跟格子不合适吗!

陆邵海也不是不喜欢许格亦,只是按照两人目前的情况来分析,差距真的不是一点点,就算这个女孩很讨喜,可谁知道以后的事呀。

想到此,陆邵海还是决定让时间去证明一切吧。反正目前两人也只是在交往,就让他们自己去发现彼此的差距。

“爸,妈…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过去吃吧。”

几人移驾到吃饭区,许格亦反正就是一直跟着陆景言就对了,在她家,吃饭都是随便坐的。没有谁固定一个位置的,更没有规定哪个位置是一家之主坐的。

好在她还是偶尔有带脑子出门的,懂得像陆景言这种家庭肯定在吃饭的时候,有分长辈跟晚辈的位置。

食不言,寝不语这句俗语里的食不言在这饭桌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且,经过她刚刚几分偷偷的观察,这一家人在喝汤的时候居然也都是静音的状态。

如果在她家,那简直可以谱出一首交响曲。

许格亦为了喝汤不发出声音,小心翼翼的抿了口汤喝。呃……她突然有种仿佛自己在上礼仪课。

……

终于,长达半小时的晚餐结束了。

许格亦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马上收拾餐桌上的碗筷。

“格子,你陪爷爷奶奶去客厅聊天,这里交给你陆叔叔就行了。”

简欣的话音刚落,陆邵海也在一旁开腔:“放着吧,你阿姨习惯我帮她收拾碗筷。”

“嗯,那辛苦叔叔阿姨了,我过去啦。”

这点还是小鹿家好,吃完饭一起收拾。哪像她家,爸爸吃饭就拍拍屁股走人,妈妈每次边首饰边嘀咕。

许格亦走到客厅的时候,陆文豪刚好问到受伤的事。

“以后这种事还是不要再发生,毕竟你爸爸是公务员,这种事很敏感。”

“我知道了,爷爷。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许格亦带着笑在陆景言旁边坐了下来。

“老头子,你说的也有点不对,难道你要景言看着自己女朋友被欺负,也不管吗?”

“当然不是不管,只是不能让自己受伤。那太吃亏了。”

“爷爷,有时候吃点亏也挺好的,至少能知道你爱的人是不是真的在乎你。”

陆文豪咯咯得大笑起来。不愧有当年他追秦佩的范儿!

许格亦静静地在一旁抱着靠垫傻笑着。虽然没有她说话的份,可看着陆景言的笑,听着陆景言的声音,就觉得让她这样坐一整晚都值得呀。

……

收拾好之后,简欣上楼简单的拿了两件她跟陆邵海的衣服放进包包里,陆邵海见状,便马上猜到今晚估计这个女孩要在这里过夜了。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跟邵海送你们回去。”

“好好!”

陆文豪牵着秦佩起身,陆景言跟许格亦也马上跟着起身。

“景言你上楼休息去,别送我们了,我跟你爷爷从这到门口还不至于会迷路。”

“那爷爷奶奶,拜拜!我跟格子就不送您们出去了。”

许格亦像个贤内助一样,在一旁微微笑着。

“鸽子,下次去爷爷奶奶家玩,爷爷奶奶家也种了几颗果树。”

“好的,爷爷…等景言伤好了,我让他带我去玩。”

陆文豪笑了笑,牵着秦佩的手跟陆邵海一起往门口走去。

“明天早上我回来收拾行李,顺便给你们弄早餐,你们记得10点前起床吃,然后我跟你爸明天下午要飞去法国。可能要一星期才回来,这段时间里,我给你订了营养餐,每天会准时送来我们家来,好了,妈走啦,拜拜……格子,拜拜。”

陆景言鼻音嗯了声。

许格亦笑着挥了挥手:“阿姨拜拜。”

许格亦瘪了瘪小嘴,没记错的话,阿姨不是刚出差回来的吗,怎么又要出差!

当院子的车声渐渐远去,陆景言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们上楼吧。”

“等下……我腿有点麻。”刚刚没怎么敢乱动,她的双腿已经感觉好多蚂蚁在爬,麻得动不了。

陆景言见状,微微倾斜着身子。

“你干嘛?别乱动,你现在可是伤者呢。别抱我,我一会就没事了。”许格亦拒绝的同时以拖的形式往后挪了挪,手指在小腿上按摩着。

片刻之后,许格亦终于觉得这种麻麻的感觉消失了。

“走吧,我们上楼去。”

其实如果陆景言没有受伤,她绝对会往他身上扑。但是,他现在可是个刚出院的伤者呢。

两人回到房间后,陆景言直接将上衣脱掉,往椅子上一丢。

许格亦瞬间愣住!“你这是打算洗澡?”

“当然,我女朋友说了,夏天不洗澡,会臭的。”

“那你伤口怎么办,碰到水的话会发炎的呀。还是我帮你擦身子吧。”

陆景言笑了笑,他也想呢,可是…随时会发生情不自禁的事,他还是觉得不要冒这个险。出院的时候,他特地向医院买了防水的医用胶带了。

“我有防水的胶带,不用担心。”语闭,陆景言已经开始替自己换纱布了,技术看似很熟练,用的时间也是许格亦的加快的几倍速度。

当他换完纱布后,将一片略微比纱布大半个手指的胶带贴了上去。

“我先去洗澡,你自己玩会电脑吧。”

许格亦愣愣的点头。

她哪里玩的下去,听着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的心跳早就乱了套。这房间……不对,是这栋小洋房里又只剩她跟小鹿了,而且明天没人会打扰到他们耶。倏地,她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喀嚓,浴室门被打开,陆景言的腰间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许格亦突然觉得,这危险气息已经开始蔓延了。

“去洗澡吧。”

“噢噢,我马上去。”许格亦从背包里拿出衣物,低着头灰溜溜的浴室,关上门,她靠在门板上,露出贼兮兮的笑容,开始自言自语:“他就不怕我扯下那浴巾吗!居然那么大胆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太坏啦!”

……

许格亦冲完凉出来的时候,陆景言已经躺在床上了。许格亦深呼吸着,尽量压制着心中因为白天陆景言说的那些话而紧张的心跳。可当她看到垃圾桶里的刚才被换下来的纱布时,许格亦瞬间像是被浇灭的火一样,没了火焰。

“你家的床铺放在这个柜子里吗?”

“你想做什么?打算打地铺睡?”

“嗯,今晚我不能跟你一起睡。”

“为什么?你不会真的怕我失控吧?”

许格亦的小脑袋马上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是…是我…我…唉呀,其实是我睡觉很不老实,我妈妈经常说我每次睡觉都把枕头跟娃娃踢到床底下了。所以,我怕等下我睡熟了,万一踢到你伤口怎么办!”

“你终于肯说实话了。”

“阿?什么意思阿。”

“你那不老实的睡觉方式,第一晚我就见识到了,也领教过了。”那晚他腿麻,手麻的躺着,想忘记都不难。

“那…那你有被我踢下床了吗?”

陆景言摇头,“我是被你抱着,压得手脚都麻了。”

“我还是打地铺睡好了,你现在受着伤,一定要有个好的环境休息。”

陆景言轻笑,大掌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过来吧,我已经习惯你睡觉的方式了,而且你不搂着我睡,我怕你会失眠。”

许格亦被后半句话呛得咳了几声。

“你失眠的话,就会喊着我聊天,所以为了不让我失眠,你还是乖乖过来。”

许格亦这次跟前两次的经验对比,这次明显紧张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