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她只是个陌生人,算什么情敌/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子,我没事,我只是被扇了几个巴掌,被踹了几下而已。你看我身上都没有流血的地方,倒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宋珊珊站了起来,直接拉着许格亦让她坐下来。

许格亦这下瞬间成了大家关心且照顾的对象。

“你们干嘛阿,我真的没事。”宋珊珊才是伤者呀!

“别废话,快……转过身去,让我们看看你后背伤得怎样。”

唐心如跟夏天二人强行将许格亦身子转了过去,宋珊珊则直接将她的衣服掀了起来。

三人看着许格亦的背,不经都皱起了眉头。表层皮都已经被磨掉了,两个大拇指大小的伤口现在还在溢着血。

宋珊珊突然眼眶又泛红了起来:“格子,真的不疼吗?”

“呵呵……其实有点疼。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这种小伤我经常在果园里都会刮到。”

“你这伤口要是被你妈妈看到,肯定会心疼!”

“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被门夹了下。”她经常在果园里都会划伤,这点痛的程度她还是可以忍的。

“你这是被那个金属锁头顶到,能不严重吗?”

其实四人都带着轻伤,只是许格亦的伤在她们眼里比较严重,毕竟还流着血呢。

比较细心的宋珊珊拿起棉花棒,轻轻的将旁边的血处理掉。还好开学前,夏天为了防止军训的时候受伤,买了一些皮外伤的药膏。

那时候没用上,这下倒是用上了。

许格亦蹙着眉头,“这药膏是做什么用的呀,我怎么觉得痒痒的。”

“忍忍,千万别抓,我给你贴好绷带了。今晚你睡觉的时候先趴着睡。”唐心如慢慢放下许格亦的衣服,嘱咐着。

“噢,我知道了。”

“对了,珊珊,明天我陪你去教导处,你把她们怎么对待你的事,全部说出来。千万不要心软。”

“嗯。”

唐心如拍了拍宋珊珊的肩膀:“你先去休息吧,不要想太多。没事了!”

“珊珊,刚刚王子凯打电话过来,他说让你回个消息给他。我没告诉他,你被何婷婷打的事。”

“我知道了,格子。”

宋珊珊的声音本来就柔,这下说的更加无力了。她慢慢爬上上铺,第一时间就抱起王子凯之前送给许格亦的娃娃。

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在无声的哭泣之后,她才拿出手机给王子凯发消息:‘我累了,先睡觉了,晚安。’

说完,她没等王子凯回话,直接将手机关机,闭上眼睛。

另一边爬上上铺的许格亦也是直接抱着娃娃趴着。

她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有勇敢的一面,看到宋珊珊被欺负的那一刻,她真的很气愤!没想到宋珊珊这么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居然也会遇到这种事。真的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许格亦拿着手机点开微信,不由自主的打开陆景言的朋友圈。

简简单单的发了那张今天早上他亲她的照片。许格亦轻轻笑了笑,心想:一定不能成为他的包袱。



第二天一早。

许格亦跟宋珊珊来教导处的时候,武城跟简宁已经在了。

当宋珊珊跟武城说完,昨晚事情的经过之后,武城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很不友善的眼神瞥了眼许格亦。

“许同学,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吗?”

“何婷婷心里变态!”许格亦直接脱口而出对何婷婷的评价。

“两年前有个女学生也是因为什么抢了别人男朋友,在女生宿舍里被欺负,所以这两年我一直禁止学生光明正大谈恋爱,可是…你一来,先是跟陆景言告白,再然后也是一系列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现在连累到你朋友,你心里肯定也很不舒服吧!”

许格亦:“……”

许格亦瞬间蒙了,武大郎这话理由话阿。是在暗示她跟陆景言光明正大的在交往,然后引起何婷婷的变态行为?什么逻辑阿!

“主任,这跟格子没有关系,是我笨,不应该随便相信别人。”

“宋同学,其实以你的成绩,还怕毕业后找不到男朋友?干嘛像许格亦这么着急?”

许格亦深呼吸,现在是什么情况阿这是,这又是在暗示什么?是指她成绩不好,可以谈恋爱?而且,她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了那个始作俑者了?!

就在许格亦准备反唇相讥的时候,何婷婷宿舍里的四人来了。

许格亦看着她们的神情,再看看宋珊珊的神情,怎么觉得好像她们两个现在反而像是犯了错的那一方。

“昨晚的事,我给你们一个记过,去跟宋同学道歉。”

许格亦对武城的处理结果十分的不认可。“主任,就这样?道个歉就完了?”

“那许同学的意思是也要我虐她们6个小时?”

“虐6小时就算了,开除学籍倒是可以勉强接受。”陆景言那冷飕飕的声音从教导处门口传了过来。

武城往声源望去,不仅有陆景言,还有许正东跟王子凯。

许格亦看到陆景言的时候,脸上渐渐浮出笑容。

“陆同学,这好像跟你没关系。”

“她们把我女朋友弄伤了,怎么没关系?”

何婷婷不解,昨晚明明是唐心如跟夏天有跟她打斗,这个许格亦,她是连碰都没碰,怎么会受伤。

许格亦一惊,小鹿怎么知道她受伤了。当她看到许正东跟她对望的眼神之后,她似乎知道答案了,十有八九是唐心如说的。

“不要随便诬陷我们,我们可没碰过你女朋友。”

“主任,小偷会主动到警察局自首说自己偷东西了吗?”陆景言直接无视何婷婷反问起武城。

经过上次虐猫事件,武城对陆景言似乎产生了恐惧感。“当然不会了。”

“宋珊珊在她们宿舍几乎被关了6小时,如果不是许格亦她们去408宿舍,把宋珊珊救出来,何婷婷她们四人所做的事完全可以照成刑事案件。这种后果谁来承担?主任你吗?”

武城:“……”

武城最怕陆景言拿各种学识来跟他就事论事!他肯定会无言以对。

“开除她们学籍还算是较轻的处分了。”陆景言补充着。

较轻!云锦大学是所名校,每年招生名额有限,对于那些能够考进云大的学生来说,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尤其是那些拿奖学金上课的学生。

此时,现场的气氛也因为武城的沉默,显得特别紧张。

“如果主任为难的话,我觉得警察叔叔可以帮到你。”

提到警察,武城的态度突然坚硬了,决定跟陆景言站一边了。“不需要,我知道怎么做。”

何婷婷四人立刻慌张了起来,尤其是其他三人。她们也是一时义气觉得好玩才会帮助何婷婷的,虽然过程中有那么一下两下的打了宋珊珊,可那都是因为好玩,绝对跟何婷婷不一样,为了发泄。

“这都是何婷婷一个人做的事,我们只是替她保密而已。”

“就是,我们跟宋珊珊又没有什么恩怨,是何婷婷把宋珊珊骗到宿舍里的。”

“是阿主任,我们真的没对宋珊珊做什么!”

一下子被围攻的何婷婷更是着急,反正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处分,也不能让这三个在她耳边煽风点火的人没事。“她们说谎,她们也有打宋珊珊。不信,你们可以问宋珊珊。”

大家齐刷刷的把视线投向宋珊珊身上。

“有…她们都有打我。”宋珊珊说得很没底气。其实她还真的不确定是不是都有动手打她,她当时怕的要死,只知道她们四个人都在自己身边转着,笑着。

“主任,我对你真的很失望,你宁愿相信她们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们说的话,我知道…我的成绩不好,你不是很喜欢我,可暴力这种事情,难道还有分成绩好坏的吗?”

许格亦还以为自己在武城眼里的形象早就被改观了呢,没想到,还是会因为成绩不好,被排斥着。

“许格亦说得对,武主任,我对你的处理也很不满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只是打算给她们一个记过而已。这件事,如果主任没有一个好的处理结果,我觉得教导主任这个位置你不能够胜任。”简宁也是忍不住对武城说了这么一番话。

“简老师,我只是希望这种事不要被宣传出去,影响学校的声誉。”其实武城对这件事也是很痛心,一早简宁跟他说的时候,他也把情况跟校长说了。

但是校长给的态度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毕竟沈琪瑶被开除学籍才一个月,又发生这种事件,校长不想再有什么影响学校声誉的事情发生了。所以武城才会给出记过处理。

“有这种学生的存在才会影响学校的声誉,既然主任处理不了,我只有替宋同学报警。”

陆景言拿出手机,完全不是假装要吓唬武城的样子。他今天一早听到这件事,看到许正东发的许格亦那张衣服晕染到血的照片后,顿时十分心疼许格亦。

“陆同学,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给我一点时间。”武城在很难抉择中做出了选择。如果这件事陆景言参与了,那云大的声誉才会损的更厉害。

“好,辛苦主任了。没事话,我们几个人就去上课了。你忙!”

陆景言话音一落,顶着一张冷冷的脸走到许格亦面前,毫无顾忌牵起她的手走出教导处。

王子凯跟宋珊珊,还有许正东也离开教导处。

此时,教导处,何婷婷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相互瞪着。尤其是何婷婷被其他三人怒瞪着。

……

陆景言伸手触碰许格亦的后背,因为许正东没细说受伤的位置,他先是碰到了内衣带,然后才碰到许格亦伤口上贴着的绷带。“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打算瞒着我?”

“昨晚发生的太突然了。”

“以后,不管多晚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许格亦埋着头,微微点头。

“痛吗?”

“现在还好,只是你,你不在家好好休息,跑来学校做什么。”

“我担心你…还有,“我打算回宿舍睡。”陆景言直接跳过许格亦这明知故问的问题。

“为什么阿,学校没有营养餐,男生宿舍又那么吵,你这样会被影响到的。”

“没办法,为了你,我只能带伤上课了。”

“不行!你这样太不爱惜自己了。”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女朋友遇到事情都不愿意告诉我,我只能天天待在学校里,才能知道她有没有被欺负。”

许格亦见陆景言好像确实因为她没把这件事告诉他生气了。她努了努嘴,“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只是这件事还有学校在处理阿。再说了……真正受伤的珊珊,我只是不小心被门夹到而已。”

“笨蛋!”

虽然被骂,可许格亦心里却是喜滋滋的。她主动牵起陆景言的手,“现在你回家休息好不好,不然等下我就没办法集中精神上课了。”

“我回宿舍休息就可以了。”

“不行,你回家休息比较好,你现在去宿舍,等下少军那个八卦王肯定会烦着你问东问西的。”

“好,我现在回去,等你上完课我来接你,我们校门口见。”

“嗯!”

……

另一边的王子凯跟宋珊珊两人的气氛截然不同,比起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相对于比较僵,王子凯也是很自责的跟宋珊珊道歉,表示自己没保护好女朋友。

他也是今天一早才知道这件事的。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很是震惊。

他跟何婷婷严格来说,根本就不熟。也不知道何婷婷哪根筋不对,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好在宋珊珊没发生什么事,不然他也是会愧疚不已。

“珊珊,对不起!我不知道何婷婷居然会对你做出这种事。”

“没事,我只是被打了几下而已。”

“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我会保护好你的。”

宋珊珊点头笑了起来。

“希望她们能够被学校开除,学校里这种人越少越好。”

“嗯,她们实在是太可怕了。”宋珊珊闭了闭眼,她实在不想去想,也不想去商讨昨晚的事。“我上课去了,这件事就交给学校处理吧。”



多媒体教室里。

许格亦在这两小时的课堂上有种‘学霸上身’的感觉,她很认真的在听简宁讲课。而且,不得不说,她这次居然破天荒的对于简宁的讲课内容全都听明白了,总感觉如果马上来次听力测试,她肯定稳妥妥的都翻译对。

这堂法语课结束没多久,校园的每个地方都开始响起武主任的声音。

“我是武主任,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408女生宿舍的何婷婷,张钰,何敏,姚红集体对某女同学实施暴力行为。对于这种行为,学校更是不能容忍。经校方商量,这四名女同学即日起被学校开除学籍。在此,我还要特别要提醒各位同学,谈恋爱没错,但是千万不要爱错人,特别是不爱你的人,更加不能勉强了。”

武主任的特别提醒让许格亦无语的切了声。

但对于学校给何婷婷她们做出的处罚,许格亦听着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昨晚宋珊珊那一抖一抖哭泣的画面,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她宁愿大家平安无事,也不要发生这种事。

“格子……”

“我好像跟你不太熟。”喊格子的人可都是许格亦熟悉的人,这个程心语完全不是。

“一个称呼而已,你也这么在乎?”

“有事吗?”

“听说你的指挥者被安然学姐换掉了。”

“我本来就不想当,换不换无所谓。”

“其实我也不想当这个指挥者,可是安然学姐一直给我发消息,说什么我才是最合适的人。”

许格亦深呼吸,心里在咒骂,劳资不跟你计较,你慢慢得瑟!祝你被指挥棒砸伤!哼!

“那恭喜你,这么被器重。没事我走了,我男朋友还等着我呢。”许格亦真的觉得怎么一分钟都没办法跟她继续待下去。

顶着一张胡思乱想的脸,抱着书本走在校园的小道上。

此时的内心世界十分感慨,一直以为只会在新闻里看到的事情,现在居然发生在她好朋友身上了。

走出校门口的时候,陆景言已经在了。

他倚靠在车门旁,双手环胸等着她。其实如果没发生昨晚那件事,许格亦心情是兴奋不已,可现在她似乎被影响的很深。

见到许格亦一脸有心事的神情,陆景言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是不是觉得很不真实?”

“嗯,我到现在都还没办法接受。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有阴影。”

“我说过,你不会有情敌,所以这种事不可能会发生。”

“谁说我没情敌,我刚刚还跟我情敌说话呢。”只是许格亦觉得她的情敌,可以用老谋深算来形容。

陆景言一听就知道许格亦说的情敌是谁了。一本正经的回:“她只是个陌生人,怎么会是我们之间的情敌。我们之间情敌应该是我们未来的儿子或者女儿。”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认真的神情说了这么一句话,倏地笑了起来。“我不得不承认,你要是追女孩的话,真的是追一个到手一个。”

“可是我追你,就追的蛮久的。”

“拜托,我们之间可是我追你的耶,你要是早一点答应我,说不定我们早就滚床单了。”

陆景言此时也被许格亦话逗笑。或许,她的心情在慢慢变好。

“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你带着伤,开车不会影响到吗?”

“不会!”陆景言简单的回复了两个字,就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吧,餐馆就在这附近,几分钟就到了。”

“那我们还是走路过去吧。”

陆景言有点哭笑不得。“跟开车相对比较,走路似乎会比较累一点。”

许格亦眼珠子一转,好像说得挺有道理的!不过她还是担心陆景言,不然她来开?在家的时候,她瞎蒙开过一次爸爸的货车。

“小鹿,要不我来开?你在旁边指导我。”

陆景言:“……”

陆景言不语,用一种‘现在马上给我上车,不然我生气了!’的表情看着许格亦,而也读懂陆景言这种表情的许格亦马上乖乖的走到他身边,钻进副驾驶。



陆景言带许格亦来的地方,并不是什么之前她去过的普通地方。而且北淮市有名的高消费地方,乌节路。

乌节路是一个很多外国人聚居的国际性区域,不但各国大使馆林立,还汇集了各国名牌商品,更可以在乌节路找到不同国家的料理,这里是很多时髦,有品位的人士聚集的地方。

当陆景言在停车场停好车牵着她来到一家高档的法国餐厅后,许格亦有点懵圈了。

这一个月来法语还算没有白学,她至少看懂这是一家法国餐厅。

穿着黑色小马甲的金发外籍服务生带着笑用法语问:“两位吗?”

陆景言也用略微沙哑的嗓音回:“是的。”

服务生拿着菜单领着他们两人往一张靠在玻璃墙走去,将菜单放在桌上后,服务生便拉开椅子一点点,示意许格亦坐下来。

许格亦尴尬笑着,僵硬的坐了下来。

“怎么来这里吃饭阿?”等服务生离开,许格亦小声问着。

“学了那么久法语,难道你就不想尝尝看法国料理是什么味道吗?”

“可是你应该提前告诉我,要来这种地方吃饭,我至少穿条裙子来阿。”

“不用,这里又没规定女生要穿裙子才能来。”

许格亦瘪着小嘴,是没规定,但是一眼扫过去,除了除了女服务生,在场用餐的人都是穿着连身裙,只有她穿了一条牛仔裤搭配着T桖,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想吃点什么呢?”陆景言见许格亦的心思不在菜单上,他只好看着菜单问着。“鳕鱼排,好不好。”

许格亦什么都不懂,只是配合的点头。

陆景言举手叫来服务生,张口就是流利的法语:“餐前酒不必,主餐是两客鳕鱼排,餐前菜为脆皮浓汤,凯瑟沙拉,餐后甜点是一个起士蛋糕,一个蓝莓派,饮品我要两杯半糖热奶茶,谢谢。”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很专业地记录完毕,然后收走菜单,接着送上一蓝小餐包。

许格亦惊呆了,虽然对于陆景言会法语,她是懂得,但是能够这么流畅的运用着,她瞬间有种好嫉妒感觉,长这么帅,读书好也就算了,就连读的专业不是法语也能将法语说得这么好。老天。果然是对他偏爱了!还好她有眼光,这人现在成了她男朋友。嘻嘻!

“这里我跟小姨来过几次,味道还不错。你应该会喜欢。”

许格亦咯咯笑着,他刚刚呱啦呱啦的说的一堆法语跟外籍服务生点餐的时候,许格亦就听懂了起士蛋糕跟热奶茶,其他完全没听出来。

看来早上的法语只是刚好碰巧她都听得懂罢了。她目前法语的口语能力还是不能跟人家说她是读法语专业的。

服务生将食物端上来的时候,许格亦圆溜溜的双眼一直盯着看,法国餐的摆设真精致,完全就跟刚刚菜单上的图片一模一样。鳕鱼排较小块,旁边的点缀物倒是挺多的。

陆景言噙着笑,淡然自若地切着鳕鱼排往嘴里放。见许格亦刀叉未动,他将自己鳕鱼往旁边一放,伸手准备去端许格亦的鳕鱼餐盘。许格亦见状,马上阻止:“你干嘛?”

“帮你切鳕鱼。”

“不用啦,我自己慢慢研究,我适应能力很强的!”

这刀叉不是没拿过,但是在这高级的法国餐厅里,她还是第一次呢。许格亦看着左叉右刀的摆设,手微颤着左手拿起叉子,右手拿起刀。

视线凝视着鳕鱼排,心想,这么一小块,还需要拿刀切吗!直接拿着吃不是更好。

“需要筷子吗?”见许格亦拿着刀叉还迟迟未动手,陆景言又开口问着。

许格亦抿着唇摇头,其实她是想问,‘我可以用爪子吗!’

但是这种丢人的问题还是在心里随便想想罢了,她也问不出口。虽然她没什么形象可言,但是这餐厅本来就没多大,一旦自己用怪异的方式吃着法国餐的话,绝对会给陆景言丢脸的。

许格亦深呼吸,开始有模有样的轻轻切下一块鳕鱼。当她用叉子叉着鳕鱼往嘴里送的时候……噹,本来就不很大的鳕鱼排居然裂成两片,直接掉到桌上了。

许格亦马上慌了。用手直接抓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嘴里。她以为一直在微微低着头喝着汤的陆景言没有发现,喜得露出笑容发出好吃的鼻音。“嗯。这鳕鱼排真好吃。”

陆景言有点招架不住许格亦这种让人想笑的举动。

“如果你觉得直接用手吃的话,会比较方便。我不介意。”他又不是什么专业用餐的礼仪考官,跟女朋友吃饭,自然不会在乎这些。

许格亦一惊,她刚刚都那么快的速度拿起鳕鱼且吃掉,他在喝汤还能看到!

“我真的很好奇,你是不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完美男朋友阿。”

“你的意思是,怀疑我是外星人?”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能容忍我什么都不懂。”

陆景言喝了口汤后,放下汤匙。“感觉,因为你给我的感觉。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种我们以后可能牵扯到一起的预感。”

“那种感觉是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心跳。”

“嗯,就是这种感觉。”虽然许格亦只是简单的形容,可陆景言能明白她的意思!

他第一眼看到许格亦的时候,从不曾被影响到的心跳会突然加快,对于许格亦触碰自己,他不仅没有感到厌恶,而是一种……享受。

他喜欢她触碰她,粘着她。

许格亦甜甜笑着。“其实我对你一直都这样,就算跟你发消息,我也是控住不了自己的呼吸声。何况见到你。”

“格子,我们已经交往快一个月了,你这是在跟我重新告白?”

“当然不是,我是想要告诉你,以后就算像那边那桌老爷爷老奶奶一样,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我还是会有这种感觉的。”

陆景言看了眼离他们两桌远的那对被许格亦误认为是‘老爷爷老奶奶’的一对中年男女。他突然笑了起来,“格子,他们两个应该是在这附近上班的人,并不是什么老爷爷老奶奶。”

许格亦偷偷看了过去,认真的看了起来。刚刚只是随便瞄了一眼,见他们的头发都是银灰白的,她直接以为那是一对花甲夫妇。

“那就像爷爷奶奶一样,到老了。我们还能保持初心的感觉。”

“嗯,喝点汤吧,这凯瑟浓汤不错。”

许格亦点了点头,拿起汤匙就是一口接着一口。

法国料理的价位有点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的感觉,当两人用完餐,服务生送来账单的时候,陆景言瞄了一眼后,递上一张卡过去。

许格亦眉头一蹙,好奇问:“这一餐得多少钱阿。”

没见过猪跑,难道还没吃过猪肉!这么高级的餐厅,肯定死贵死贵的。而且,她再笨也懂得,食物越少,价钱就越贵这个道理。

哪里像小吃街的,5块钱可以一大碗炒面!

“还好,在我预算之内。”

“那是多少?300?500?”

陆景言浅浅一笑,“你这种穷追不舍的精神真的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这么积极。”

许格亦傻傻笑着。“没有阿,我只是在追你这个地方特别的积极。”

陆景言发现许格亦的心情有比早上那会好很多。



舞蹈社,程心语拿着木棍迟迟不敢甩起来,她其实对这个指挥者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听到自己被认可的,她才答应顾安然来舞蹈社练习。

可当她拿到木棍的时候,她却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她觉得自己就像个耍杂技的小丑一样。

“已经半小时了,你还不抛?”许静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在旁边说了又说,等了又等,这程心语就是拿着练习的木棍傻站着。

“我不会,你们找别人来耍这个棍子!”程心语直接被许静琳吼的不爽了,她将木棍往桌上一放。

顾安然见程心语在耍脾气,便马上上前安慰:“怎么啦,小语,是不是第一次紧张阿!”

“我不是紧张,而是觉得这个不适合我。”程心语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态度差,马上一副可怜样解释着。

“安然,把许格亦找回来,只有她适合。你看她,连不到一米的指挥棒都不敢抛,怎么抛一米二的!”

顾安然听到这话马上有股要把程心语说服的毅力,她宁愿说服程心语也不要再去找许格亦回来。

“小语,这个指挥者可以代表学校的形象,你如果担任的话,你不觉得很光荣吗?”

程心语不屑的笑着:“其实我觉得静学姐说的对,许格亦挺适合的。”因为她就像个小丑!

顾安然顿时有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这程心语真是太让人无语了。

可为了让程心语答应,她继续给她灌输好的想法。

“小语,我打算在这次周年庆上弄个双人组合,也就是我会邀请陆景言也参与这次周年庆的开幕式。”顾安然觉得她已经算是再给程心语谋福利了,如果她还不懂得她的用心,那真的是白费口舌了。

程心语哼哼一笑,让陆景言也参与开幕仪式?她估计陆景言根本甩都不甩顾安然。到时候肯定会被拒绝。计划什么双人组合!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而且以目前她对许格亦的了解,肯定也不会再同意担任这个指挥者了。

“对不起喔,安然学姐。”程心语笑着说的一脸歉意,让人看了好不忍心责骂她。

不过许静琳可不吃这一套。“既然知道自己不会,为什么还要答应?不知道浪费别人时间,是无耻的事吗!”

程心语看了眼已经生气的许静琳,她淡淡笑着:“那是因为安然学姐一直求我,我才来试下,不然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吗?”

顾安然也是无语了,其实她对程心语的了解不多,唯一知道的就是她跟陆景言好像从小一起长大,也喜欢陆景言。她当时纯属为了针对许格亦才会提议让程心语来担任指挥者的。

其他几乎是未知数,包括性格跟脾气!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许格亦果然比你适合担任指挥者。”

程心语对于顾安然的突然不友善态度不痛不痒。她觉得她来这个学校是为了陆景言,其他毕业以后都会成为陌生人的人无需去经营两人之间的关系。

“那辛苦安然学姐去把许格亦找回来练习了。”语闭,程心语拿起背包头也不回的离开舞蹈社。

程心语离开后,顾安然马上开始说她的不是:“难怪陆景言不喜欢她,这脾气也太自大了吧!气死我了,还说我求她,吼吼!我就发了两条消息给她,好不好!真是太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这是格子的微信。”许静琳将许格亦微信的二维码呈现在顾安然面前。

“干嘛?”

许静琳瞥了一眼顾安然。“如果你再拖下去,周年庆的开幕式就来不及了!”

“可是上次我说了那么难听的话,她还会回来?”

“你也知道你上次说话难听阿!”

顾安然苦笑不语。

“你可以给她提议,也会邀请陆景言也一起参加开幕式。让他们两个来个情侣式的开幕式。”

“情侣?你这样不是准备让武主任否决这个计划。”

“那你刚刚还跟程心语说什么,会邀请陆景言?”

“我只是先哄哄她而已,谁知道她会跟我耍脾气。”

“那你也先哄哄格子,她脾气比程心语好哄一百倍!”

“真的?”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顾安然:“……”

“还犹豫什么,快点阿。趁格子现在对抛指挥棒还有经验。”许静琳催促着,昨天被换掉,今天再把喊回来,被拒绝的几率应该不到,而且这个许格亦不会像程心语那样,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万一许格亦拒绝我,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那你是打算自己亲自上周年庆的开幕式还是继续纠结你的面子问题?”

其实顾安然当然也想过自己担任指挥着,可是她似乎对耍杂技这个技术活没办法掌握,曾经她偷偷试过抛指挥棒,结果试几次被砸几次。最终不得已还是放弃这个指挥者的形象。

许静琳瞥了一眼顾安然,然后将手机收起来。“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微信拿来,我去试试。”

顾安然说着很不安的拿起手机扫了许格亦微信的二维码!

添加好友,等待对方回复!

------题外话------

撩汉攻略之男神入怀/作者:空调。本文描写的是读者和作者之间的甜宠,温馨,爆爽,搞笑故事。

他说,他写了一个又一个浪漫的爱情,现在,他想自己当男主,不走套路,只想白头。

她说,爱恨喜怒随你而动,不管是你的笔,还是你的人。

他说,不喜江湖的刀光血影,不喜世俗的暗涌潮动,只有掌心中的温度还在,足以!

她说,愿以粗茶代薄酒,以清粥替海味,以锦衣换粗布,只要宽厚的肩膀再旁,足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