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跟我撒娇又不会少块肉/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许正东买了几杯珍珠奶茶正跟唐心如,王子凯几人在食堂里闲聊。

“学校已经决定开除她们了,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简老师昨晚来的太早了,不然我就可以多揍几下何婷婷。”唐心如觉得就这么被开除,太便宜她们了。可她话音刚落,马上意识到许正东还在旁边呢,便马上吸了口珍珠奶茶。

“不过,我还真看不出来,居然还有让人为了你做出这种事来。”

王子凯瞪了眼许正东,他的颜值也是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好不好。

“两年前,我大一的时候,有个女生也是因为喜欢景言被宿舍里的女生打。”

“你的意思是武主任跟我们说的那件事,是因为景言学长吗?”宋珊珊柔柔的声音问着。

“主任还跟你们说了这件事?”

“对阿,而且还是冲着格子说的。”

许正东哼哼一声,“其实那件事景言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女生把自己当成景言女朋友,然后把那些也喜欢的景言的人,当成假想敌。”

“我去…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唐心如自认为她对云大的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居然不知道这件事的存在。

“云大前几年在参加教育部的等级评估,这种事,能遮掩就遮掩。”

“难怪武主任也希望这件事能够私下解决。”

“哇塞,这么说的话,那格子太危险了。”

一开始许正东倒是挺担心的,可是许格亦跟陆景言交往以来,虽然有遭受到莫名的诬陷,但都被陆景言一一摆平了。他现在已经没什么可担心了。

“放心,景言会保护好格子的。”

听到许正东的声音,王子凯内疚的搂了搂宋珊珊:“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珊珊,其实不怪王子凯,我估计是他也没想到自己魅力有这么大,居然会引起何婷婷这么强的嫉妒心。”夏天嚼着珍珠,淡淡说着。

宋珊珊笑了起来,“我早上还在想,我会不会一直想着这件事,被这件事影响到,可是我后来想想,我因为何婷婷把自己弄得不开心,很不值得。”

“就是阿,本来就不应该为了那种烂人不开心。”

“唐心,夏天,谢谢你们。”

“其实能够及时救出你这个功劳还是的归功于格子,那家伙,昨天突然一副福尔摩斯上身,居然懂得查找你的手机,还想得到是可能会被何婷婷欺负。”

“格子也有聪明的时候……对了,格子呢?”

许正东看了看时间,“中午她跟景言吃饭去了,这个时候应该在景言家了。”

“不得不承认,陆景言简直就把格子当宝似的。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向陆景言学习学习阿。”夏天总是时不时冒出一句让许正东跟王子凯想要瞪她的冲动。

“不过为了我好姐妹的安全,我还是觉得你们以后不要太出众。毕竟你们都不能像陆景言一样懂得现在一些女生的小伎俩。”夏天继续补刀。

许正东:“……”

王子凯:“……”

唐心如缓缓瞥了一眼夏天。“你什么时候成了感情专家啦?”

“开玩笑,我可是上了上千部偶像剧的少女阿。”

“夏天,你这样懂太多,会找不到男朋友的。”王子凯觉得怎么滴还是得为自己说说话。

“王子凯说的对。”许正东也突然简单的补充了句。

唐心如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唐心,我不像他们,我可是很看好你。”

夏天吸了口奶茶里的珍珠,边嚼边一脸嫌弃看着唐心如:“闪开。”

“好啦,我们开玩笑的,别生气。”王子凯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了,他的世界观就是,一定要跟女朋友身边的朋友打成一团。夏天这个人,还是要巴结下。

许正东则是在一旁笑了笑点头,表示他们确实是在开玩笑。

“我哪敢生气阿,我现在可是还喝着东子的奶茶呢。”

几人听着,不约而同都笑了起来。气氛别说有多少融洽了。

*

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吃完午餐并没有回学校,也没有马上回家。

而是陆景言带着许格亦去了小吃街。

许格亦还没看到小吃街的食物,才闻到了味道,就不由自主的偷偷咽了咽口水,说实话,刚刚那顿法国料理,她是真的没吃饱。

陆景言将车子停好之后,牵着许格亦的手开始走进小吃街。

他原来的打算就是吃完法国料理,再带许格亦来吃小吃街。毕竟以许格亦的饭量,至少要吃十份法国料理才能勉强算饱。

“想吃什么就买。”

“你是不是没有提前告诉我去吃法国餐,就是怕我到时候穿裙子不方便施展吃货的实力阿!”

“一半一半。”其实陆景言是怕如果告诉她要带她去法国餐厅吃饭,她会因为穿着这个问题纠结一晚上。所以…他选择了直接带她去。

许格亦笑了起来,虽然不太明白陆景言这一半一半是什么意思,可她听起来就是那么的让她心情大好。

而且看到这么多美食,她简直欢快的不要不要。

……

副驾驶上的许格亦拍了拍肚子,“好饱。”

“我送你回学校吧。”

“你呢?”

“当然跟你回学校了。”

“那这车怎么办?”

“学校有提供教师的停车位,偶尔会多出几个来。”

许格亦听着静了下来,开始思考着,不能让他回宿舍,宿舍里柯少军的嗓门跟那八卦的天性简直堪比记者会现场一样。

肯定会追着陆景言问东问西,而且睡觉的时候肯定也是大呼声极大。不行!不能让小鹿回宿舍睡。

“我不想回学校。”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还没到学校关门时间。“还有时间,你想去哪,我陪你去。”

“你陪我回你家,好不好。”许格亦说得有点小声,她其实是怕陆景言拒绝。

陆景言听着,笑了起来。“好阿,我陪你回我家。”

听起来好绕口,不过,好像顺利的阻止陆景言回宿舍。许格亦喜滋滋的笑着看着窗外。

*

许格亦现在对去陆景言的家,简直就像回自己家一样,熟练的不得了。

家里摆设的每个位置她几乎都懂,而且也不拘束了。

换好拖鞋后,直奔客厅的沙发躺着,而陆景言则上楼洗澡。

躺了好一会,她才拿出手机,准备给唐心如她们说一声,今晚会在陆景言家过夜。

当她看到微信里通讯录里有个添加好友的请求,没有多想直接同意了。同意后,她也没多大的好奇心去看是谁加她。

打开‘超级无敌美少女’的群,许格亦哒哒的打着:‘我今晚不回宿舍啦,我在小鹿家里。’

许格亦这消息一发出,夏天马上回了句:‘为了证明你是我家格子本人,请用语音跟我们确认。’

许格亦切了声,真想掐这个夏天。不过,谁让她们几人直接有约定呢,一旦外出,一定要报平安。

清了清嗓子,“我是格子,我今天晚上在小鹿家过夜,我不回宿舍啦,你们不用担心。”

那边的夏天听着许格亦的消息,人都快笑翻了。“格子,记得抓住越狱的机会噢。”

许格亦听完,更想掐死夏天了。

“越狱是什么意思?”陆景言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许格亦一惊:“……”

学霸居然不懂越狱?

“没,没什么意思,夏天是在提醒我看一部叫越狱的电影。”

陆景言轻轻一笑,没有继续追问。

“我们上楼吧。”

许格亦拿着手机,笑着点头。

一进房间,许格亦看到今天的床单跟前几次看到的颜色不一样了。今天的床单的颜色跟上次的一样,很素雅,这大概是因为陆景言是男生吧,哪像她的,床单除了粉还是粉!

“你的睡衣都在这,去洗吧。”

“嗯。”许格亦接睡衣的速度极快,这里面可是还有她的内内呢。

……

许格亦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陆景言正果着上半身在替自己处理伤口。这画面好美好美,美的她好希望时间能够定格在这里。

“格子,你过来,我顺便帮你处理伤口。”

许格亦没怎么听清楚,只听到陆景言喊她过去。

当许格亦走到陆景言面前的时候,他继续开口:“把衣服脱了。”

阿?

“不脱衣服怎么帮你处理伤口。”

许格亦整个人僵住,不知所措的看着陆景言。

两人对视了数十秒之久,陆景言勾勾唇角笑着:“怎么啦?”

“其实我的伤不严重,不需要像你这样处理啦。”

“小气鬼,我都给你看我的伤口了,你不给我看你的?”

许格亦:“……”

她怎么突然觉得她今晚会栽倒在陆景言手上呢。

“你确定你要看?”其实许格亦不怕给陆景言看,而是她今天穿的内衣实在是太不性感了!更怕的是看完之后,知道她没料,会不会……被嫌弃呢!

“当然。”陆景言此时就像个孩子想要让家长买糖的口气一样确定回答着。

许格亦转过身,深深吐了口气。豁出去了!她双手交叠慢慢从衣角位置开始掀起,当她完全将上衣褪去的时候,她整个人又再次僵住,完全不敢动。

陆景言看着许格亦白皙的肤色,缓缓走了过去。

感受到陆景言的气息在靠近,许格亦紧张的身子微颤抖着,微微张嘴吐了口气。

“格子。”陆景言轻轻唤着。

“嗯?怎么啦?”

陆景言听得出来许格亦的声音都在紧张。其实他也紧张,只见他双手触碰着许格亦的肩膀。

许格亦猛地整个人颤了颤,这种紧张还没结束,许格亦很明确的感受到陆景言亲吻了下她的肩膀。噢噢噢……她有种要脚软的感觉。

许格亦紧闭着双眼,小手也因为紧张微微握着拳。

陆景言笑了起来,可当视线望向那个被磨去一层外皮的伤的时候,可能因为刚刚许格亦洗澡的时候,伤口旁边都因为洗澡的缘故被浸泡的泛白。

他蹙着眉头,心疼的贴上了绷带,叹了口气,自责着:“我忘记给你贴那个防水的胶带了,洗澡的时候肯定很痛吧!”

许格亦依旧僵硬着身子:“还好,它已经结痂了,不是很痛。”

“还在逞强,跟我撒娇下又不会少块肉。”

许格亦眼珠子一转,倏地微微笑了起来。她撒娇最多的对象是许爸爸跟许妈妈,然后就是唐心如她们几个了,跟陆景言撒娇的次数,好像……数都数得出来。

“你等我下,我去拿绷带。”

陆景言那股气息离开的时候,许格亦有种解放的感觉,可这种松懈的感觉没有让她缓太久,陆景言的气息又开始围绕在她身边。

陆景言很认真,很细心的将给许格亦的伤口涂上一层薄薄的药膏,然后再贴上略微比许格亦伤口大一些的绷带。

贴好绷带后,陆景言转身拿起许格亦的睡衣递了过去。“穿上衣服吧,我帮你贴好绷带了。”

许格亦瘪着小嘴接过睡衣,完啦?就这样啦?还真的是只是替她贴绷带而已!许格亦轻轻笑着,真是的,害她瞎担心半天!

陆景言见许格亦似乎不是很着急穿上衣服,勾起唇角笑着:“今天晚上温度有点高,你可以试着不穿上衣睡。”

许格亦:“……”

呃…试着不穿上衣睡?许格亦因为陆景言的话,已经套进双臂,准备套头进去穿好衣服的许格亦顿时卡在那了。

“不……不穿?”许格亦颤着声音再次确认。

陆景言依旧笑着,他走了过去,从许格亦背后将她搂在怀里。他的大掌握着她的手,头更是依偎在许格亦的颈项间。

这个亲昵的举动吓得许格亦不由自主的又开始颤着。如果是平时,她可能只是会心跳加速,可是……现在,陆景言还果着上身呢,而她的上半身也仅仅穿着内衣罢了。

这算古时候经常说的肌肤之亲吗!许格亦静静的,不敢言不敢动,乖乖的站在那让陆景言拥抱着。

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许格亦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很急促,她闭了闭眼,吐了口气。

“看来你还是没有准备好。”

“我……我……”许格亦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觉得这个尺度已经是她能够承受的最大范围了。

已经被许格亦伸进手臂的衣服,刚好挡住她的小胸胸,陆景言看着勾唇一笑,“吃了那么多东西,怎么还是这么瘦呢,看来我以后要多带你去吃好吃的。”

许格亦眼神往下瞄,看着自己的小胸,确实是瘦了点。急忙解释:“我…我还在青春期,肯定还会长大的。”

陆景言有点哭笑不得,他可是真的觉得许格亦太瘦了,而不是在嫌弃她胸小。

“明天你有课,早点休息。”陆景言举起许格亦的手,然后很轻柔的将衣服的领口套进许格亦的头部。

穿好衣服的许格亦真是又惊又喜,陆景言这是在帮她把未穿完的衣服穿完耶。可是,作为男朋友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应该让她继续保持只穿内内的状态吗?

难道真的嫌弃她胸小!许格亦突然有点闷闷不乐的瘪着小嘴。

替许格亦穿好衣服后,陆景言也转身拿起自己睡衣穿上。

“怎么啦?傻乎乎的站在那做什么?不喜欢我帮你穿衣服?”

许格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以掩饰自己的紧张。“没有阿,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帮我穿好衣服?”

陆景言:“……”

替她穿好衣服不对吗?难道真的他兽性大发猛扑过去。

陆景言两步走到许格亦面前,反问:“不穿好衣服,你要我怎样?……你想好要跟我滚床单啦?”

许格亦抿着唇,嘻嘻笑着。其实刚刚陆景言从背后搂着她的时候,她已经做好随时跟他滚床单的打算了,可是现在…她已经穿好衣服了,一股无所畏惧的得瑟样笑嘻嘻看着陆景言。“当然,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把握机会。”

陆景言一下就看懂许格亦的心思了。他决定吓吓她。

二话不说拉着许格亦往床上一倒,整个人更是在许格亦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扑了上去。但因为伤口缘故他只能用双手撑着床面跟许格亦保持着些许的距离。

许格亦这下不敢得瑟了,脸上马上出现既期待又害怕的神情,她咽了咽口水看着陆景言,“干嘛?”

“把握好机会滚床单阿!”

“滚……滚,床单?”许格亦结巴的重复了陆景言的话。

“对阿。”

陆景言这‘对阿’两个字,瞬间让许格亦整个人茫茫然又软绵绵。好像漂浮在一个无重力的空间里。酥麻又迷醉。此时,陆景言缓缓靠近她,许格亦见状,情不自禁闭上了双眼。

心想,应该不需要她做些什么事吧,只要闭上眼睛好啦。其他的都让陆景言来。他应该懂吧……

陆景言在快要碰到许格亦双唇的时候,唇角漾着笑,看着眼皮还在微微颤抖的许格亦。

“格子……”

听到陆景言喊她,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他轻轻嗯了声长音。此时两人几乎就是零距离的对视着。而且,她发现陆景言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自己一跟他对视,她都觉得陆景言这俊颜迷人的要命,总是让她的心跳不规律跳着。

“还要我继续吗?”

许格亦抿着唇,这个问题又来了,决定权又到她手上了。她心里一直吼着,要要要!

可是她好紧张,好紧张。紧张得像是喉咙卡了什么东西似的,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瞪大迷离的双眼看着陆景言,用眼神回答他。

两人又这么静静地对视了数十秒之后,陆景言突然噙着笑微微侧过身子,往许格亦旁边一躺。

“怎,怎么啦?”陆景言一离开,许格亦马上偷偷大口喘着气问着。

“你跟我都带着伤,我怕影响我们的第一次。”这是陆景言的实话。

许格亦突然瘪着委屈的小脸,脱口而出:“我这是小伤,不影响。”

陆景言忍着笑,“是吗?可是我有影响。”

许格亦:“……”

对噢,她在意乱情迷的瞬间怎么就忘记了陆景言身上的伤呢。

她突然单手撑着脑袋,侧着身子,微微笑着。“没关系,我不介意,要不你躺着。”

陆景言对于许格亦这种每次都能把他的意思理解错的习惯,瞬间哭笑不得。

“格子,你确定?”

许格亦傻兮兮笑了起来,“我还是等你伤口好了,我们再滚床单。”

“好,为了不让你久等,我会让伤口好得快点。”

许格亦露齿笑着,其实她的内心世界有种侥幸的感觉,她虽然好想跟陆景言有进一步的发展,可是她怕她笨手笨脚的,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会像陆景言说的那样……影响到他们的第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