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我承包的人只有许格亦而已/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跟许格亦来到简宁住所的时候,是程心语替他们开的门。

“景言,格子……你们来啦,婶婶在楼上休息呢,进来吧。”程心语露出友好的笑容,态度极好的喊着。

陆景言轻轻点了点头,牵着许格亦直接进去。

许格亦则对程心语抿唇一笑。可刚一笑完,她就觉得别扭!这程心语跟在学校的感觉相差也太大了吧。要不是她知道程心语因为小鹿针对她,她绝对会以为程心语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妹妹呀。

简宁家跟简欣家一样,进屋都需要换拖鞋。换好拖鞋后,陆景言依旧紧牵着许格亦的手嗒嗒嗒的上了楼。

到了简宁房间前,陆景言敲了敲房门。

“进来,门没锁吧。”

听到简宁那感冒的声音后,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走进房间。

“小姨…”

“简老师…”

简宁脸色略微苍白笑着,沙哑着声音:“发烧感冒而已,你们还特地跑来。”

“是格子想要过来看看你,怎样,有没好一点。”

“已经退烧了,没什么事。后天应该就可以去上课了。”

“简老师,你要不要多休息几天阿。”

“我下个月就要放婚假了,不差这几天。”

“那就应该更要多休息了。这样婚礼当天才更漂亮阿。”

简宁喝了口水:“这是你们小女生的想法,我的想法就是,婚礼只是向亲朋好友通知我们结婚了。”

毕竟她跟程俊杰已经在一起十多年了,亲戚朋友早就把他们当成夫妻了。婚礼只是个形式罢了。

许格亦怎么听着怪怪的呢。简老师跟程俊杰不是相恋了十多年吗,难道是因为恋爱太久了,已经对结婚没有那股憧憬,期待,紧张的喜悦吗?

“格子,喜欢就要趁早结婚,不要像我这样,快40岁了才要结婚,一点新婚的感觉都没有。不过,我相信景言应该比你着急。”

“可是简老师,你跟程老师相恋了十多年,最终还是携手走进婚姻,这才是真爱。”

简宁笑了起来。“或许吧!”

“我老爸跟老妈,也是谈了十多二十年的恋爱才结婚的。”

“你爸爸妈妈是未婚先孕?”简宁看过许格亦的学生资料。她父母的年纪不像是老来得子。

许格亦嘻嘻笑着:“不是,他们是从幼儿园认识的,然后高考都没考上大学,就凑合着结婚咯。”

简宁听完又是一阵大笑。她突然发现这个许格亦果然个开心果,就这么聊几句,她这个病人都能心情大好。

“杰叔叔呢?”来的路上听许格亦说程俊杰今天代课,可这课都下了,人呢?

“他应该是去酒店选婚礼当天的菜单。”

“那小姨你怎么不一起去。”

“反正结婚当天我又吃不到,去不去都无所谓,而且,我一直流鼻涕,免得传染给别人,还不如在家休息。而且……你的英姨陪他去了。”简宁说着眼神中山闪过一丝失落感。

陆景言听后只是嗯了声。一旁的许格亦也感觉到简宁似乎不开心。

“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吧。”

“我们也没什么事,可以陪陪你聊聊天。”

“小语陪我就行了,你们回去吧。跟我这个病人在一起久了,小心被我传染了。”

“她刚刚在陪你吗?”

“我现在感冒,这个房间只有俊杰跟你们才敢进来。”

简宁虽然带着笑说,可许格亦听得心情很差!怎么觉得简宁跟幸福女人完全搭不上边阿。

“那我们还是留下来陪你吧。”

“回去吧,感冒很容易在空气中传染的,你现在还在养伤,格子的背不也受伤了吗。你们两个可是比我还要小心照顾自己呢。”

陆景言站了起来,“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拜拜!格子拜拜……我们学校见。”

“嗯,拜拜简老师。”

陆景言跟许格亦刚离开简宁房间就看到程心语带着笑容站在房门口,手上还端着两杯水:“怎么这么快就走啦,不多坐一会。”

陆景言不语,许格亦则用责怪的语气回她:“我们不打扰简老师了,倒是你,她是你未来婶婶,你要好好照顾她。”

程心语皮笑肉不笑的嗯了声:“你都会说,她是我未来婶婶,我当然会照顾好她了。”

“最好是。”陆景言这句很不友善的三个字,直接让程心语笑得更不自然了。

当两人下楼,驾车离开简宁住所的时候,陆景言开口了:“问吧,想知道什么。”

“你又懂我有问题想要问?”陆景言真是太了解她了。

“看你那张皱巴巴的小脸就知道了。”

“那我问啦……”许格亦本来一直觉得问别人不愿意说的事,很没礼貌,可是她对简宁跟程俊杰之间的关系,很好奇。

“嗯。”

许格亦先是坐好坐姿。“程老师是程心语的叔叔,称呼好像不对吧!程老师是英姨的弟弟,那按理说程心语应该喊程老师舅舅,喊简老师舅妈才对阿。可是她喊简老师婶婶,喊程老师叔叔。”

听完许格亦这一连串好像绕口令的问题,陆景言脸色顿了顿:“因为杰叔叔是程家领养的,英姨未婚生下程心语的时候,就一直让程心语喊杰叔叔,叔叔。”

“那……程心语的爸爸呢?”未婚生子,那总得有这么个人吧。

“不知道。我记事开始的时候,就没见过程心语的爸爸。也没听说过。”

许格亦蹙着眉头,敢情这个程心语是私生女阿,难怪会跟自己妈妈一个姓了。她抿了抿唇继续问:“英姨是不是不喜欢简老师嫁给程老师阿?”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在简老师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个待嫁女孩子的幸福。”

陆景言脸色依旧不好看,他沉默了几秒后,开口:“杰叔叔跟小姨是一起读法语的时候认识的,只是这几年分分合合,所以才磨到这个时间才结婚,如果早几年的话,说不定小姨跟杰叔叔孩子都生了。”

许格亦听到这,安静了下来。不打算问了。

“怎么不继续问啦?”

许格亦先是摇了摇头,抿着唇:“我怕我知道的太多,只会对那个英姨越来越讨厌。”

“讨厌她的人,又不止你一个。”

“可是只要程老师跟简老师他们两个幸福就可以啦,其他都是浮云。”

“只怕这浮云会变成黑云,然后会来一场暴雨。”

陆景言小时候其实也是个小大人一个,那时候简欣得知程俊杰跟简宁约会都会带着程心语,简欣为了不让这个小女孩影响到他们,便让陆景言也跟出去。

当时还特别交代,为了你小姨的幸福,你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小语。

想着,陆景言叹了口气,其实他对于简宁跟程俊杰的婚礼,十分不看好。因为他觉得程俊杰这个人太没个人主见了,几乎什么事都听从程俊英的。

“小鹿…既然我们都觉得简老师跟程老师结婚会不幸福,为什么我们不阻止呢?”

“因为小姨很爱很爱杰叔叔。”

听到此,许格亦又安静了。她此时的心情就跟黑云似的,黑压压的。

陆景言见平时唧唧喳喳的许格亦面无表情的望向窗外,他一手突然伸过去,握住许格亦的手。“这个寒假我去河阳见你爸妈。”

许格亦脑子一时还没缓过来,“什么?”

“你都见过你未来公公婆婆了,我也得见见我未来岳父岳母阿。”

“你长得这么帅,脑子又这么好,我老爸老妈那关稳妥妥的。”

果然,话题转移到他们两个身上,许格亦的小脸上笑得都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希望吧。”

“哟哟,堂堂一个云大的学霸,居然也会有怕的事情阿。”

“跟你一样,都会紧张。”

“哪能一样,我征服你爸妈,完全是靠笑容。你呢…到时候往我家那一站,我爸妈肯定双手奉上我这个女儿。”

陆景言不语,咯咯笑着,希望如此!

*

校园里,江猛除了被换掉学生会会长的职位外,其他的校园生活好像并没有影响到。他在名人堂的布告栏上看着各大公司招收实习生的招聘。

可看了好几个招牌实习生的职位之后,他都任何想要去实习的想法了。

“阿猛……”

“干什么,你也在找提前实习的公司?”

“我是来找你。”

“找我干嘛?我好像跟你没什么话题可以聊。”

“你可不可以帮我说服许格亦担任这次开幕式的指挥者。”

“是你把她换掉的,自己干嘛不去说。”

说到这个,顾安然就一脸的不悦:“我说啦,我还请她跟她朋友喝奶茶呢。说好今天发微信消息给我,我都等了一下午,到现在还没有给我发消息。”

“那她肯定跟陆景言在一起,不用着急,等她跟陆景言分开了,自然会看手机给你发消息。”

“真的?”

江猛瞥了一眼顾安然:“我认识的格子是这样的,但是她对待你怎样的,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格子是个爱恨分明的人,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

“我对她还不够好阿,我可是亲自去她教室找她的呢。”

“你不是觉得程心语合适的吗?怎么又突然找到格子?”

“那个程心语,你别看她外表平易近人,柔柔弱弱的,骂人简直不带脏字!气死我了。”

江猛哼哼一笑,“你又不是陆景言,她凭什么对你笑?”

“许格亦就挺平易近人的,所以…阿猛,你就帮我说服她。而且一开始,你不是也觉得她很适合这个指挥者。”

江猛切了声,那是因为他是学生会会长的时候,可以跟许格亦多多接触,才这么觉得。

“格子的平易近人也是看人的,你那天嫌她矮,又嫌她读书不好,她的形象会影响到学校。”

顾安然:“……”

有吗,她有那么嫌弃过许格亦吗!

“可是我已经很友好,很热情的跟她道歉啦。”

“道歉是你的事,接不接受是格子的事。她又没必要非要原谅你。”

“阿猛……”顾安然说着开始嗲嗲的声音挽着江猛的手臂撒娇着。

“放手!”

“你答应我帮我说服许格亦,我就放手。”

“你如果不想我使用武力的话,现在马上给我松开。”

顾安然一惊,以前的江猛可不是这样的。那个满嘴甜言蜜语的江猛怎么变成这种得了‘生人勿进’的病了呢。顾安然瘪了瘪嘴,很不情愿:“松就松!”

当江猛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许格亦带着笑站在那。

江猛有点慌,她什么时候站在那的,刚刚那一幕不会是误会他跟顾安然吧。想着,江猛马上上前走到许格亦面前:“你怎么在这?”

“我在这等我哥阿。”许格亦依旧是面带微笑。

“呃…刚刚我跟顾安然是…是…在聊你。”

“聊我干嘛?”许格亦猛地眉头一蹙,问着。

“她想让我帮她求你答应担任学校周年庆开幕式的指挥者。”

呃,许格亦好像把这件事给忘记了,下午跟陆景言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忘记问了,果然,不重要的事情,总会忘记。

这会顾安然小跑了过来:“格子…你跟陆景言商量好了吗?我可是一直在等你的消息,你都没回给我。”

“那个……我忘记问了。”

“什么?忘记了?格子阿,时间不等人。你拖一天就是失去练习机会一天。”

“可是,我不一定答应阿。其实……我真的觉得我不适合。”许格亦觉得自己好像除了敢把木棍抛起来,勉强接住之外,其他好像确实不符合。

见顾安然脸色不好看,许格亦马上笑嘻嘻提议:“你可以在学校网站上弄个校花选拔赛,到时候谁是第一名,你就找谁咯。”

顾安然叹了口气,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阿!再说了,云大的历届校花除了沈琪瑶是自愿担任指挥者以外,其他都是拿奖学金诱惑的。“格子,你就帮帮我呗。”

“可是,我真的没什么时间练习,我还要上课呢。”

“没关系阿,静琳都是按你的课程表来安排你的练习。”

“原来是,可是现在……我还要课后补习呢。”

顾安然:“……”

她已经词穷了。现在就差跪下来了!

许正东从名人堂楼梯下来的时候,看到江猛跟顾安然围着自己妹妹,迈着长腿大步走了过去,第一时间挡在许格亦面前:“什么事?”

“没什么,我是在邀请格子担任开幕式的指挥者呢。”

顾安然微微笑着,她现在不得不承认,许格亦上辈子绝对拯救了整个银河系,不然这辈子怎么会有陆景言这个男神当男朋友,许正东这个学霸当哥哥,还有把妹王江猛当朋友呢。

“我妹妹不喜欢抛头露面,不要再来烦她了。走吧,格子。”许正东现在跟唐心如成了男女朋友,两人的话题有时候话题自然而然会提到许格亦的事情。

许格亦朝江猛笑了笑后就跟在许正东身后。

许氏兄妹俩一离开,顾安然就马上叹了口气:“阿猛,这就是拯救银河系的结果吗?”

“什么?”

“我突然好羡慕,好嫉妒许格亦!”顾安然虽然称不上什么大美女,但也是有些追求者,可都是无法入她眼的路人甲。

江猛无语的切了声!

……

提款机前,许正东取了一千块钱出来,递给许格亦。“五百块钱花两个月,你应该会是这个学校最勤俭节省的学生。”

许格亦嘻嘻笑着:“哥,那是因为我遇到一个不在乎颜值,不在乎形象的男朋友,才会花那么少的生活费。”

许正东:“……”

“哪像唐心,跟你约会还要买裙子,买化妆品。简直亏大了!”

许正东:“……”

“不过,唐心是有钱人,这点小钱,她肯定不在意。”许格亦继续巴拉巴拉发表自己的想法。

许正东深呼吸着,“格子,你跟景言都在一起一个月了,怎么你这种胡思乱想的脑袋不但没长进,反而还更加让人心塞了呢。”

“没吗?有阿,我觉得现在聪明多了,我对付那些针对我的人,都得心应手了呢,现在谁都欺负不到我。”

许格亦将一千块钱放进自己的背包里。“对了!哥,我问你,唐心化妆跟你约会,真的有比素颜好吗?”

许正东继续语塞!

“你不回答就是默认咯,唉呀!看来我以后跟小鹿约会,也得学着化妆,包装下形象。”

“你这个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别折腾自己了,再说了,你连梳头发都不会,还想化妆?”许正东暑假寒假在家的时候,许格亦那一头散发全是许妈妈包办的。

这次轮到许格亦语塞了,这果然是亲哥说的话!

不过,好像说的也是实话,她虽然是长发,可最拿手的就是扎马尾。跟陆景言见面的时候,一开始会认真的梳个丸子头…

现在见面次数频繁,她已经懒到直接将长发披在肩膀上了。

*

吃完晚餐,506宿舍里,今天四人都没出门,一切仿佛就跟当初刚进校园一样。吃完饭就待在宿舍里看剧听歌,聊天。

许格亦拿着手机刷了下朋友圈,瞬间有种反胃的感觉。看着唐心如发的一张张她跟许正东的自拍照。

我去!这个扮鬼脸的家伙是她那个总是跟她说一大堆大道理的面瘫王许正东吗!看来,爱情的魔力真是大。

“唐心,你把这些照片发朋友圈,我哥知道吗?”

“当然知道阿!”

“他没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我们是热恋中的男女朋友,自拍很正常好不好。”

许格亦切了声,说的好像她跟陆景言的恋爱一点都不正常似的。

“你今晚不用去侍寝?”夏天笑眯眯的问着许格亦。

许格亦摇摇头,不是不用,而是有点不敢了。每次两人单独在一起,都会有进一步的发展,昨晚……他们还差点滚床单了。比起前面几次,昨晚是真的差点就发生了,如果不是陆景言受伤,许格亦可以肯定,两人绝对会发生。

不过,今晚陆景言也没发消息给她,问她要不要过去。她也没问,就装作已经问过了吧。

“你们两个呢?也不需要出去约会?”

“子凯今晚有事。”

“东子也是,说是跟朋友生日。”

“那今晚,我们四个人要不要出去唱歌?我们好像也好久没有四个人出去聚一聚了。”夏天提议着。趁能够四人都同时有时间的机会,好好聚聚。

“我OK阿,明天我没课。”唐心如第一个回答,毕竟唱K是她的爱。

“我也没课!”

当唐心如跟宋珊珊都确认下来的时候,三人都把视线齐刷刷的投向许格亦身上。

许格亦先是嘻嘻笑了起来,“我当然也ok啦。”

“你要是不OK,我这小拳拳可是要KO你了。”夏天说着,还不忘记在许格亦面前握拳展示着。

许格亦:“……”

心想,夏天,你真是谦虚,你那是小拳拳吗!你那简直就是拳击选手的拳头。

*

唱嗨翻KTV

麦霸夏天依旧是从头到尾都霸着麦克风,而另一个麦克风则是其他三人轮着唱。

许格亦磕着瓜子,有点心不在焉。她好想拿出包里的手机看看陆景言有没给她发消息。可是,这种情况下,还是忍一忍,不然绝对会被秒杀掉。

当夏天唱累了,往沙发上一瘫。“格子,你唱吧,我休息会。”

“你拿给珊珊吧,这首歌我不会。”

夏天切了声,将话筒递给宋珊珊,然后没好气的回许格亦:“你适合唱,我们都是祖国的花朵!”

许格亦听着继续磕瓜子。

“如果想他就给他打个电话,听听声音,解解馋。”

就在许格亦发呆的时候,夏天那善解人意的话在她旁边响起。她缓缓瞥向夏天。

“看我干嘛?我脸色有写着,陆景言三个字吗?”

许格亦突然抱着夏天:“夏天美眉,你真是好人。”

“行了,别肉麻了。快去打电话吧。”

许格亦拿着手机,像做贼似的在不引起唐心如跟宋珊珊的情况下偷偷溜出包厢。

为了防止自己走失,她只是敢靠在旁边的墙壁上看手机。

手机里居然没有任何未接电话或者未读的消息!许格亦本想带着失望继续回到包厢里。可当斜对面包厢门被打开了,她条件反射的望了过去。

先是看到对方的长腿,再然后是那熟悉的身影。许格亦蹙着眉头继续往上看…

“小鹿?”

这时也拿着手机走出包厢的陆景言看到许格亦那一刻,唇角缓缓勾起笑走了过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一个伤者来这里做什么?”许格亦一脸的担心。KTV是一个还没拆线的伤者来的地方吗?

“我们社团的小齐今天生日,我来露个脸。”

“小——琪?”

“整齐的齐,是个男生。”陆景言解释着。

“我哥也在吗?”

“对,在里面。”

许格亦微微点着头,她发现怎么突然直接跟陆景言变得有点尴尬了。有点发挥不了在他身上谋福利的勇气了。

陆景言看着许格亦手上拿着手机,唇角的笑更加荡漾了。“是出来准备给我打电话吗?”

“我以为你会发消息给我,特地出来偷偷看下手机。”

“我刚准备要给你发消息。”

许格亦心里喜滋滋的,脸上也完全将这份甜蜜表现出来了。

“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这过生日肯定会通宵的。你就算不心疼你自己,我心疼阿。”

陆景言微微一笑,整个人朝许格亦靠近。他弯起食指慢慢勾起许格亦小脸,二话不说,钳住许格亦的唇。

陆景言发现自己可以在任何场合,毫无顾忌的吻她。只有那种想要吻许格亦的讯号从脑海中发出,他必行动。

许格亦紧紧拉着陆景言的衣服,她对这次突然接吻,好紧张。毕竟他们两人可是会随时被彼此的朋友看到呢。

就隔了一道墙呢,许格亦怕归怕,可是还是很享受跟陆景言接吻。

吻着吻着,陆景言察觉到她似乎有点顾虑,他停了下来,对许格亦一笑。便牵着许格亦的手往前方走去。

当许格亦看到陆景言带她去的地方居然是洗手间时,双眼瞪得很大。她仿佛可以感觉到,她等下会脚软瘫在陆景言怀里。

一进洗手间,陆景言就将‘清洁中’的牌子挂在门吧上,更是将门反锁上。

其实唱嗨翻KTV大型包厢里都有洗手间,只是人少的小型包厢没有。所以这个时间点,大多数都是成群结伴的来唱歌,这个洗手间并没有什么人用。

而且唱嗨翻这家KTV还算比较高档的KTV,洗手台什么的都很干净。

这门一锁上,陆景言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揽着许格亦吻了起来。

许格亦每次都觉得,她在挑逗这方面绝对还是败给了陆景言,她以为陆景言只是个在读书方面什么都懂的人,原来不止,他在每次撩拨她的心时,更是懂得不得了,真的是让她心里小鹿乱撞!

吻着,吻着,许格亦因为浑身酥麻,步步后退,当她的腰抵在洗手台时,陆景言顺势微微弯腰将她抱起,让她整个人坐在洗手台上。

这一坐,许格亦心里又是一颤,此时的她浑身无力,已经被吻的陷在迷离中。

陆景言站在洗手台前,一手护着她的头,另一手则揽着她的腰。好让她能够一直跟自己就这么吻着。

许格亦的双手也没闲着,她紧紧抱着陆景言的后背。

……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景言在激情澎湃中结束了这个吻。

他看着已经没办法正常呼吸的许格亦,噙着笑说:“为什么每次你都这么紧张?”

许格亦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因为你吻的太突然了,我到现在都还没办法适应呢。”

“你的意思是,我下次吻你之前,先让你做准备。”

许格亦轻轻点头,“对对!下次吻我之前,告诉我一声。我先调整好呼吸。”

“好!”陆景言有点苦笑不得,他吻许格亦,那都是情不自禁的情况下,如果提前说,他似乎有点办不到。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这熟悉的铃声让两人不约而同的拿出手机看,是陆景言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看号码:“小齐打的,应该是准备要切蛋糕了。一起去吧?”

“不了。你去吧,完了之后快点回家。”

“没关系,里面很多人你都认识。”

许格亦还是摇头,她现在可是素颜呢,参加别人生日的人,考虑到现场会有人拍照,肯定都经过精心装扮才来的。

她才不要!

陆景言将许格亦抱下洗手台,将她刚刚被自己弄乱的头发弄好。“真的不去?”

许格亦很坚定的摇头,不去!

两人往包厢的方向走去,许格亦对陆景言笑了笑,深呼吸之后走进包厢。还好包厢里的灯光微暗着,唐心如几人并没有发现许格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坐在她旁边的夏天突然鬼叫了一声:“哇,格子,你是出去晒月亮啦?身上怎么这么烫。”

“额……我……”

“支支吾吾的,你该不会又在哪看到帅哥啦?”

“滚蛋!我都名花有主了,怎么还会去看帅哥呢。”

“那你是干嘛去啦,身上这么烫。”

“我今天下午去看简老师,可能被传染了。”许格亦没办法,只能瞎编。

“那传得也太晚了吧,下午去看的,到晚上症状才出来?”

许格亦瞥了一眼穷追不舍的夏天,淡淡回:“我接收的慢,不行吗?”

夏天:“……”

……

唱了几首歌后,许格亦的包厢门被打开了,坐在沙发上时不时偷偷瞄着手机看,陆景言有没给自己发现者的许格亦完全没发现那抹身影走了进来。

夏天跟唐心如两人也是唱得忘情,没主意到。倒是也坐在沙发上离许格亦不远的宋珊珊看到了。她一眼就认出陆景言!

宋珊珊撞了撞许格亦。

“怎么……”那个啦字还没发音出来,她就被带着笑的陆景言吓到。她小声问:“你怎么进来了。”

“切完蛋糕了,我准备回去了。你呢?”

许格亦靠近陆景言,在他耳边低语:“我们四个说好的,今晚谁都不准早退。如果我早退的话,就会被她们鄙视。”

“如果是第二个走的人呢?”

“第二个?第二个应该不会吧。”

陆景言嗯嗯笑着,走到包厢门口,他并没有开门,而是开灯。瞬间原本很有气氛的包厢顿时亮了起来。

还拿着话筒在嘶吼的夏天一惊,怎么回事?

她跟唐心如一同往开关望去,呃……是陆景言!

“你们好,我朋友在隔壁包厢庆祝生日,想要邀请你们一起过去唱歌。东子跟王子凯也在。”

唐心如跟宋珊珊一听自己男朋友也在隔壁,马上亮了双眼点头答应。“好阿!夏天,我们一起过去吧。”

“你们男朋友在,我男朋友又不在,我过去做什么!”

“大三计算机系的很多帅哥都在。”

欸。这个直接让夏天笑了起来。“走吧,哪个包厢。”

“我带你们过去。”

陆景言话音一落,唐心如几人就开始收拾着自己包包了。

许格亦见状,呆木若鸡:“……”

心里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小鹿你这招挺给力的。

当四人来到大型包厢里的时候,陆景言也是将包厢里的灯打开。

“我来给你们介绍下,她是东子的女朋友,唐心如,这是王子凯的女朋友,宋珊珊,还有这个是夏天。她们都是我邀请来参加小齐生日会的。小齐,你不介意吧。”

小齐推了推眼镜,你陆景言发话,谁敢介意阿。“不介意,当然不介意了。”

许正东跟王子凯见到自己女朋友,都各自牵手领走了。唯独夏天还拿着账单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现场还真的有不少她的菜。

“我,我先去柜台那边结账,等下再来。”夏天还是觉得先出去喘口气,会比较好。

“不用,账单我去结。”陆景言说着直接将夏天手上的账单拿走。“这里的人,除了东子跟王子凯,其他都单身。你自己把握好机会。”

陆景言在夏天旁边说了这么一番话,直接让夏天紧张阿!要不是陆景言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她早就一个熊抱上去。

不过,这包厢里的帅哥似乎也都不错的样子。

“你们慢慢玩,我有事先走了。”

语闭,陆景言再次将包厢里的灯关了,只剩下那让人看不清彼此的闪光灯了。

这灯一关,果然大家又都进入嗨的气氛里。

陆景言牵着许格亦的手,离开包厢。

见许格亦脸上居然有股走神的神情,他带着醋意问:“你看上哪个啦?”

听到陆景言的问题,许格亦直接脱口而出回答:“那个穿浅蓝色polo衫的不错,还有那个穿黑色T桖的。”

陆景言:“……”

就刚刚那么短的时间,她居然都记住两个了。

“那请问我这个穿蓝色衬衫的人,怎样?”

许格亦这会从思考中缓了过来,“你?你当然不可以了。你是我男朋友耶。”

“你刚刚是在帮夏天选男朋友?”

“我只是在分析,哪个比较符合夏天的胃口。”

“你放心,里面除了你哥跟王子凯,其他的不是刚分手的就是一直没找女朋友。”陆景言把账单往柜台上一放:“结账,谢谢。”

付完账之后,他怕许格亦不放心,又继续开口:“虽然长得都不错,可就是没有喜欢的人。”

“因为云大的女生都被你跟江猛承包了。他们哪有机会交女朋友阿。”

“可是我承包的人只有许格亦而已。”

许格亦就是招架不住陆景言说这种话,可此时,她很机制的学他:“这么巧,我承包的人也只有陆景言而已。”

陆景言笑而不语,牵着许格亦的手离开KTV。

*

回去的路上许格亦静静地一直在看窗外的景物,当她看到这是回学校的路,心里不免松了口气。

可不到一秒,她马上发现,唐心如她们三人还在KTV呢,她现在回去,那不是一个人傻乎乎的待在宿舍里。

“回学校吗?”许格亦故意假装不知道问着。

“你想去我家吗?”

想!去小鹿家总比一个人面对四面墙拿着手机聊天好吧!可是…她又顾虑了。

红灯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陆景言侧过头问:“还没决定下来要不要去我家?”

“小鹿!”

“嗯?”

“我如果去你家的话,我们会不会失控阿!”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这辈子遇到最难的问题。”

其实陆景言是想回答,会!可是又怕吓到许格亦。如果回答不会,那许格亦肯定时不时去撩拨他。到时候他是真的遇到难题了。

许格亦:“……”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因为陆景言的回答,她更犹豫了。可是这个时候回学校的话,她就像孤家老人一样待在宿舍里了。

当红灯转换成绿灯的时候,车子继续行驶着。

许格亦很清楚,等下前面拐角拐进去,就是学校了。

她能够挣扎的时间不多了!宿舍还是小鹿家?许格亦蹙着眉头,难以抉择。她缓缓侧过头,看着正在开车的陆景言。

那侧颜好帅阿。

许格亦咽了咽口水,没道理放着这么帅的男朋友不看,回宿舍去面对四面墙吧!嗯……小鹿家胜!

陆景言打转方向盘准备拐进去的时候,许格亦马上开腔:“呃,我突然想起,我没宿舍的钥匙,今晚还是去你家吧。”

“好阿!”陆景言这会才松了口气,笑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也没刚刚那么紧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