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我的小裤裤红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现在回小洋房的熟悉程度简直超过她回宿舍的了。

估计她现在都已经忘记宿舍里她是睡在上铺还是下铺,床铺上的床单是什么色了!

已经洗完澡的许格亦趁陆景言去洗澡的时候,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缓缓紧张的情绪。边缓和她还边分析,小鹿的伤在腹部,一会一定得注意这个,不能骑在他身上,也不能太过于激烈了,万一累到小鹿,她会心疼的。

当她走到门口时,脸突然红的厉害了,想起前几次陆景言抱着将她抵在墙壁与他身体之间吻着……想着,许格亦嘻嘻笑着,这房间里真的是四处都弥漫着两人接吻的回忆阿。

许格亦深呼吸,一副今晚要吃掉陆景言的架势,她已经做好准备了,现在就等陆景言出来了,嘿嘿!

虽然许格亦知道滚床单是个怎样的一个过程,可她毕竟还没有看过岛国的动作片,对于这方面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一会估计还是会慌得不得了,只能在陆景言的带领下配合着他。

倏地,双腿间一股暖流让她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且愣在原地……

我去,不会吧!人家说热恋中的少女会因为高亢的情绪导致大姨妈提前大驾光临,难道是真的?

许格亦不安的掀起睡裙看了眼,果然是大姨妈提前来了。

阿……不带这样的!

随着许格亦的一声尖叫,刚好冲完凉还没来得及擦身子的陆景言在腰间只围着浴巾光着脚丫子就跑了出来:“格子,怎么啦,发生什么事?”

“没,没事……”

没事个P阿,这分明就是有事阿!而且还是讨人厌的事。许格亦大眼眨巴眨巴看着一脸担心的陆景言。

“真的没事?”陆景言不信,再次担心问着。

许格亦完全出于不敢乱动状态,她先是露出羞涩的笑容,然后开始支支吾吾:“小……小鹿,那个……那个,我……”

天呐,这要怎么开口阿。难道问,小鹿,你知道你妈妈的姨妈巾在哪里吗?方便借一包用吗!

囧,她自己都不知道许妈妈的姨妈巾在哪里,陆景言怎么会知道阿姨的!

陆景言见一项说话很溜的许格亦瞬间成结巴了,他觉得肯定有什么事不好意思开口。

“如果怕的话,我会尽力控制好,不让事情发生。”

许格亦摇头,不是不是……才不是呢!她看着仅仅裹着浴巾的陆景言,忍不住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该死的姨妈!你来干嘛!

“我……的小裤裤……红了!”许格亦说完,马上低下头,不知所措。

小裤裤红了?陆景言不解的想了下,猛地想到了什么温柔的笑了起来。轻声说:“我知道了,我先去穿衣服。”

语闭,陆景言大步往浴室走去,快速的擦干身子穿上衣服,拿着钱包对许格亦说:“你等我下,我家附近有超市。我去给你买。”

陆景言话音一落,一脸懵圈的许格亦只听到开门关门跟哒哒哒下楼的声音。

“晕,他这是知道了,给她买姨妈巾去了?”许格亦自言自语起来。“等下小鹿会不会以为她是在考验他是不是贴心男朋友呢,故意假装来姨妈!万一下次又提前来,日期又对不上了,那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阿!”

……

许格亦换好小裤裤,贴好姨妈巾,一副淑女样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刚打开浴室的门,就被站在浴室门口的陆景言吓到。

许格亦嘻嘻傻笑着,不知道这个话题从哪里开始说。

陆景言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两人就这么笑着对望着。

“呃……那个,3天后应该就没了。”许格亦觉得,她都把天数说的这么准确了,应该相信她不是在考验他了吧。

陆景言冷不丁的笑了起来,她是在暗示要他多等三天就可以了吗!

“真的,我平时就来三天。”见陆景言似乎不相信,许格亦马上着急解释着,她可是真的做好被扑倒的打算了呢!

陆景言长臂一伸,将许格亦揽进怀里。“我没有不相信你。”

“这应该怪你。”许格亦也张开双臂,揽着陆景言的腰。

“我?”

“我以前都很准的呢,从来没有提前来,因为你的出现乱了我的周期。”

陆景言竟无言以对的默认了。

两人躺在床上,仿佛回到第一次两人躺在一起的感觉。彼此都僵硬的躺着,看着天花板。

许格亦觉得一时半会两人肯定睡不着,找点话题聊。

“对了,安然学姐这两天一直找我,希望我回去继续担任指挥者。”

“你答应啦?”陆景言觉得以许格亦这种很好说好的性格,很有可能会答应。

“没有阿……不过她还让我问你,你要一起参加吗?说是不用你抛指挥棒,只要站在旁边就可以了。”

陆景言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说的好像许格亦负责苦力活,他负责貌美如花呢!

“怎样,有没想法?”

“如果指挥棒是你抛,我接的话,我可以考虑答应。”他像是吃软饭的吗?

“我抛你接?不行,你这么高,我抛起来都不知道有没超过你的身高,万一戳到你,那我会心疼的。”

“没事,你抛高一点,我刚好一伸手就可以接到。”

“这么说,你答应啦?”

“如果你想玩,我陪你,不想的话,我们就拒绝。”

许格亦微微噘着唇,食指在自己下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着,仿佛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陆景言转过头看着陷入难以抉择的许格亦,他突然侧躺着身子,靠近她。直接将手臂横放在许格亦腰间。

呃,许格亦惊得不敢动。

“让我抱抱,我不会影响到你思考的。”陆景言将头依偎在许格亦颈项间。

许格亦身子一颤,已经影响到了好不好!她那双眼不安的眨巴眨巴着,呼吸也跟着不安的重了起来,

陆景言的呼吸声轻轻暖暖的,就在她耳边带着氤氲的暧昧声响着,而她的颈项也被他呼出的气息弄得痒痒的。

许格亦闭上眼睛,咬着下唇,第一次觉得姨妈太讨人厌了!呜呜呜!

*

还好今天没课,许格亦可以睡到自然醒,她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昨晚是怎么睡着的?好像是陆景言搂着她,而她在紧张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许格亦眨了眨双眼,张开双手,在确认陆景言已经起床之后,习惯性地以大字型继续躺在床中间。尽管来姨妈了,可她那豪迈的睡姿依旧没变。

“醒啦?”

呃…小鹿的声音,许格亦吓得马上合上双腿!

“嗯!你,你也刚起床吗?”

“不是,起床有段时间了,早上去医院拆线了。”

许格亦:“……”

她视线慢慢瞟向床头的闹钟,已经快中午12点了。她突地坐起身子,谁知这一动,马上能清楚的感觉到姨妈君在调皮!

“我去刷牙洗脸。”许格亦呵呵带着笑,慢慢移动着,然后更是用淑女般的走路姿势往浴室走去。

才走两步,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力气横抱起。

“你,你干嘛?你放我下去。你的伤口才刚拆线呢。”

“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可以做体力活。”

见陆景言好像没有要放下她的意思,许格亦只能伸出手臂圈着陆景言的脖子,好减少他的负担。

其实陆景言的房间还蛮大的,浴室离床的距离,如果平时正常步伐走的话,至少也得七八步,像刚刚许格亦那种‘拖泥带水’的走着,肯定得花个一分钟时间。

他这个男朋友就是这个时候派得上用场。

“可以放我下来了。”快到浴室的时候,许格亦急忙说着。

陆景言轻轻一笑,很听话的将许格亦放了下来。“等会营养餐应该要送来了,我下楼等你。”

“嗯嗯,我收拾好就下楼。”

语闭,许格亦看着陆景言离开后才将浴室的门关上。

……

起床后能够跟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用餐,家里也静的只有他们两个。这简直就是许格亦理想中的婚后生活阿。

看着陆景言在餐桌前认真的在摆放着餐桌上的食物,许格亦的小心脏被这个在认真做事的男人给迷得噗通噗通跳着。

“过来吧,离近点看得比较清楚。”

许格亦笑嘻嘻的走了过去。“你是让我过来看食物,还是看你阿。”

“在吃货面前,我这个男朋友就算颜值再高,也会被比下去吧。”

许格亦露出个傻笑,“怎么可能,我要是连你这逆天的颜值都不放在心上,那我才是瞎了的那个。”

陆景言看着可爱的许格亦,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许格亦那小巧的鼻子。“快点坐下来吃午餐。”

“好香噢。”许格亦闻了闻排骨汤。

昨天是鱼汤,今天是海带排骨汤。许格亦挑了挑眉,这可是她最喜欢喝的汤了。

“以后我还是喊你起床吃早餐好了,不然你早餐跟午餐一起吃,营养会跟不上,尤其是你现在这个情况,更加要注意一下。”

早上因为见许格亦睡得很熟,他有点不忍心喊她起床。可是,后面他有点后悔了,因为他发现睡眠可以补,这营养可是要一天一天跟上。

许格亦咯咯笑着,她只不过是来姨妈了,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当成孕妇了呢。

“小鹿…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照顾孕妇似的。”

“如果你怀孕了,肯定会有人抢在我前面照顾你。”许格亦只不过随便说说,没想到陆景言居然还认真的回答起来。

他这话可是又让许格亦心跳加快了几倍,她甜甜笑着看着陆景言,“嗯,别忘记三天后,我的姨妈就走了噢。”

陆景言的脸顿时也红了一大片。他忍着笑喝了口汤。

*

许格亦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5点多了。

本来她还想着去简宁家看看简老师,可是考虑到程心语肯定会在那出现,为了不让简宁为难,许格亦还是决定不去了。

“格子……”

许格亦瞥了眼神出鬼没的顾安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阿。”

“我们有缘阿。”其实顾安然心里别说多委屈,发微信给许格亦,没回也就算了,她还要时不时的校园内,许格亦能出现的地方都溜达了几遍。

她追江猛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心!

“怎样,事情考虑的怎样,时间可是不等人噢。”

“可是我还是不太想要担任这个指挥者。”

“为什么呀。”顾安然带着笑咬牙切齿问着。

许格亦叹了口气,难道她的态度还表达的不够明确吗?这个安然学姐,是没脑子吗?怎么老是跟复读机似的一根筋的问,为什么!

“非要理由吗?”

“当然。”

许格亦抿着唇,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因为我讨厌你。”

顾安然:“……”

许静琳还说这个许格亦好哄!天呐,比什么都难哄。她哄她都哄了三天,结果换来一句,我讨厌你!

许格亦见顾安然一脸呆滞,肯定是被她这个老实人的实话给吓到了吧。她心里简直爽到不行,原来并非善意的谎言才能换回好心情。

“格子,你讨厌我,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顾安然压着内心想要发怒的情绪,继续哄着许格亦。

“我不缺朋友,我了解你干嘛?”

顾安然觉得自己再跟许格亦聊下去,暴脾气都要出来了。可是顾全大局,她还是用友善的态度:“不了解没关系,讨厌我也没关系。只要你答应我担任这个开幕式的指挥者,你想怎么讨厌我都可以。”

许格亦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像顾安然这种自贬的不要脸!

算了,看在她这么恳求她的态度上,许格亦决定做一回好人。“好吧!”

“你答应啦?”

“你还想听到我拒绝你的话?”

“当然不想了,那陆景言呢?”

许格亦想着昨晚陆景言说的话,她抛,他接?这个提议好像不错。

“嗯……我家那位当然是跟随我的,我都答应了,他肯定也会答应。”

“真的,太好了。许格亦,我向你保证,这次开幕式绝对会是你跟陆景言美好的回忆。”

许格亦呵呵笑着,“我有个要求。”

“喝奶茶吗?我马上去买。”

许格亦:“……”

这家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她现在也喝不了冰的:“我家那位说了,如果要我们两个担任开幕式情侣档的话,那么指挥棒怎么指挥,怎么抛,全部由我们自己安排。你不准插手!”

“这个……不太好吧。”作为策划人,怎么能不插手!

许格亦瞥了一眼顾安然,这种委屈求全的演技最多给十分!

“你再这么演的话,我收回刚刚说的话。”

“诶,嘿嘿,别阿!”顾安然其实听到许格亦说,陆景言要亲自排练这次开幕式,别说有多开心。一时开心之下忍不住想要展现一下作为表演系学霸的演技。

“那就别在我面前演这种苦情戏。”

“ok!没问题。那你们几时去舞蹈室训练阿。”

“这你就不用担心,反正不是这几天。我们两个都没时间练习。”

“没事,下星期我们在约时间。”

“不用了,我到时候跟静学姐约时间。”许格亦说着继续往宿舍方向走去。

*

刚进宿舍,许格亦一惊,除了宋珊珊,唐心如跟夏天居然还在熟睡。

我去,这两个人昨晚是玩到多晚。

“通宵玩阿?她们?”

宋珊珊点点头,其实许格亦走了没多久,她跟王子凯也离开了。等到天亮的时候,唐心如跟夏天都还没回来,直到10点多,两人一脸通宵过的憔悴,毫无精神一身酒味的回来。

两人冲完凉之后,倒头就睡,直到现在还没醒来。

“格子,昨晚你又去景言学长家啦。”

许格亦咯咯笑着,默认。

“我还以为你在宿舍里呢,所以想要早一点回来陪你。谁知道宿舍里都没人,我一个人又有点怕,早早就睡了。”

“怎么不跟王子凯继续约阿。”

“太晚了,要约什么?”

许格亦贼兮兮笑了起来,“三更半夜才可以做坏事阿。”

“格子,那是因为景言学长认定你了,我跟子凯还是再交往一段时间看看。”宋珊珊脸一红,她家教严,这种事可没想过早点发生。

许格亦打算不逗宋珊珊了,这么温柔善良的女孩,她也逗不来。她将背包往桌上一放,双手插着腰,视线先是投向睡在下铺的唐心如。

“唐心!唐心!起床啦!太阳都下山了!快点起床。”

唐心如咦咦嗯嗯的转个身继续睡。

“唐心如,你如果再不起床的话,信不信我拍照发给我哥阿。”

唐心如:“……”

为了形象,唐心如撑着沉重的眼皮迷迷糊糊看了眼许格亦,极力想要证明自己已经醒了。

很了解的唐心如的许格亦可不买账,“我数三下,如果你还在床上的话,刚刚那张流口水的照片等下就会到了许正东的眼里。”

唐心如听到,嚯的一下坐了起来。打着哈欠:“格子,我起床了。”

“起床就快去刷牙洗脸吧。我去喊夏天起床。”

许格亦看着另一个也睡在下铺的夏天,她往床沿一坐,仿佛要开始一场搏斗似的。

“夏天?……夏天,起床啦。”相对于喊唐心如的方式,许格亦对待夏天还是比较温柔。难道是因为夏天起床比较好叫。

非也!而是许格亦怕睡梦中的夏天也会使用武力,所以能轻声尽量轻声。

可她这个轻声叫唤的声量还没夏天的鼾声大。

当许格亦准备来绝招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夏天的颈项居然……居然有传说中的草莓吻痕。

许格亦瞪大双眼仔细看着,她跟陆景言吻过这么多次,都没激烈到给彼此留下草莓,这家伙难道昨晚真的跟哪个合胃口的菜勾搭上啦。

“夏天?夏天……你男朋友来了。”

果然,许格亦这话还是挺有效的,夏天直接坐了起来,傻兮兮笑着:“小齐,你来啦!”

许格亦:“……”

敢情这是跟昨晚的寿星勾搭上啦?昨晚寿星长什么样来着,囧!完全没印象。

这时已经洗完脸,刷完牙,完全清醒的唐心如回到了卧室。

“格子,你让夏天多睡会吧。”

“还睡啊?再睡下去,她明天就不用上课了。”

夏天揉了揉惺忪双眼,“我家小齐呢?”

“哇,还真看不出来,夏天真是下手,快准狠阿!”

夏天嘻嘻笑着,“格子,你回来了阿。”语闭,打了个哈欠,继续躺了下去。

许格亦:“……”

什么情况?

唐心如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昨晚那个什么齐来着,太能唱了,居然跟夏天一起连着唱了十首歌!”

“我比较在乎的是,夏天是不是跟这个什么小齐勾搭上了。”

“不知道阿,好像是吧。”唐心如此时也跟断了片似的,对昨晚的事印象不是太深。

许格亦看了看带着笑还在睡的夏天,猜测十有八九是勾搭上了。

不然,睡觉绝对不会笑得这么甜。

嗡嗡……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夏天听到自己手机铃声,神速般的坐起身子,摸索着手机,拿到手机那一刻,看到上面存的名字,身上的瞌睡虫瞬间被驱赶走。

还在想怎么喊夏天起床的许格亦被这惊人的一幕惊呆了。

男朋友这种东西,果然是无法抗拒的魔力阿。

当夏天裹着被子,像只蚊子一样的被窝里咿咿呀呀的说完电话的时候,她马上感受到三双异样的眼神正望着她。

缓缓转过身,看向那股异样的眼神方向去…

“说吧,你这里是怎么回事?”许格亦倒是直接指着自己的脖子问着。

这里?夏天也不解的摸着自己的颈项:“我这里怎么啦?”

唐心如拿着镜子递了上去,“坦白从宽,如实交代!”

夏天拿着镜子,看了下自己的脖子,呃……这是什么鬼?

“你该不会连这个是谁留的,你都不知道吧?”看到夏天惊讶的表情,许格亦马上问。

夏天挠了挠头,昨晚小齐有在她颈项留下吻痕吗?完全没印象阿,刚刚他打电话来,也没提到这件事。

糟了,完全想不起来了!昨晚喝不少鸡尾酒,只知道她跟小齐互相留了手机号码,添加了彼此微信账号。然后也没什么事了阿,不过……好像有那么一次两次抱在一起。

至于有没有亲亲这回事,她现在是完全记不起来了。

“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可能是我自己抓的吧。”

只不过是一块类似淤血的红记,这个情况随便抓一抓都会有的,干嘛非要认为这是吻痕呢。

*

四人去食堂的路上,唯独夏天就跟做贼似的,偷偷看着手机,偷偷发着消息。

直到坐在餐桌上了,夏天还是埋着头,以不被发现的形式偷偷给齐晨发消息。

许格亦敲了敲桌面,“夏天,你谈个恋爱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吗?”

“额,有吗?没有阿!再说,谁谈恋爱啦。我这还是互相了解的阶段。”

许格亦耸耸肩,不承认是吧。没关系!她又不是拿不到一手资料。

“昨晚过生日那个叫小齐对吧,我打个电话问问我家小鹿,这个小齐是何方神圣,让我们了解了解。”

夏天:“……”

她算是败给许格亦了,如果许格亦去问,那陆景言肯定连齐晨腿上有几根腿毛都会告诉许格亦吧。

“他叫齐晨,是大四计算机系的。”

“然后呢?”

“我们正在试着看看是不是彼此的菜。”夏天回答的时候,完全就是呈现一副,我已经老实回答了。

“都吻成这样,还试着看看是不是彼此的菜?”

“夏天,你比我们三个人都厉害。”

“哪天你要是跟我们说,我们要当阿姨了,我们一点都不会奇怪。”

夏天:“……”

夏天呵呵笑着,其实她还真的记不起来有这件事,可又不敢去问齐晨。

万一不是,那这脸就丢大了。

……

“夏天,头还痛吗?”

正在用餐的四人被这关心的话吸引了过去,四人齐刷刷的抬头看着齐晨。

这外型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个专一的男生了。齐晨长得较为秀气,虽然个头高,可那细胳膊,细腿的让很多女生都嫉妒。

许格亦大致扫了眼这个齐晨,怎么说呢……夏天喜欢的菜好像不是这一类的,夏天最喜欢的欧巴就是权志龙了,虽然这个齐晨跟权志龙一样瘦,但是那个痞痞的感觉好像跟这个白白净净看似好欺负的人齐晨似乎不同类阿!

“不,不痛了。”平时只有她负责看别人秀恩爱的份,现在轮到自己了,她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外加心慌。

齐晨放心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这让许格亦三人看得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这个齐晨居然有梨涡?男生有梨涡,太少见了。这么漂亮的一个男生估计也很受男生喜欢吧。而且,夏天跟齐晨站一起,都快有种分不出来,谁是男朋友,谁是女朋友的错觉了。

因为这个齐晨好白,一看就知道是天天宅在宿舍打游戏的人。不对,那是形容柯少军那种活该单身的人。应该是一看就是天生丽质的美少男了。

而且,齐晨算得上是个有颜值的人,而柯少军只是个勉强算是有脸的人。

这样一对比,许格亦瞬间觉得,这个齐晨跟夏天太配了,完全可以互补!

她有小拳拳,他有浅梨涡~

夏天看许格亦几人一直盯着齐晨看,便马上站了起来,拉着齐晨往旁边窃窃私语去。

“昨晚…我们…”

“嗯,昨晚我们玩得太疯了,我吻了你。”齐晨说的很腼腆。

夏天蹙着眉头,哇擦!亏了,被吻了居然没记住那种感觉!

夏天瞟了眼许格亦几人,发现她们三个还在看她跟齐晨,便微微侧过身子,手指头偷偷指着自己的脖子:“这个也是你留下来的吗?”

这下齐晨笑得更腼腆了,“嗯,我不小心留下的。”

不小心…不小心个鬼阿!应该回答情不自禁才对!会不会追女孩阿!

“对不起,我没经过你同意。”见夏天脸色不太好,没什么追女孩经验的齐晨马上道歉。

“我就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得对我负责?”

齐晨笑了起来,“我来就是想要跟你当面确认我们的关系。”

昨晚喝大了,他的意识对昨晚的一切也记得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好像跟夏天拥吻了起来,要不是看到柯少军发的照片,他估计也记不清这些事了。

“什么关系?”

齐晨微微一笑,“夏天,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夏天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着,来了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稳着点!

“嗯。”

“那我先走啦,不打扰你跟你朋友了。”

等齐晨离开之后,夏天回到了餐桌上,许格亦跟唐心如马上用过来人的眼光笑嘻嘻的看着夏天。

夏天挑了挑眉,这笑里藏刀的阵势是打算严刑逼供了。

她觉得她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

“我刚刚问了,他说是他不小心留下的。”

“那你呢,你也不小心同意了?”

“难道我交男朋友了,你们不开心吗?”

许格亦露出嘻嘻的笑容,“当然开心了,以后我们三个去约会的话,可以放心了,不用担心你一个人在宿舍里孤苦伶仃的,t唐心,对不对阿。”

“对对,夏天……你跟这个齐晨太相配的。”

许格亦抿着唇忍着笑,嗯,确实相配,就是不知道谁是负责男朋友这个神职来保护另一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呢。

*

506宿舍阳台上,许格亦坐在椅子上正跟陆景言通电话打听齐晨的资料。

一番打听下来,陆景言吃醋了!

一开始许格亦问齐晨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这些陆景言都还算配合,把知道的都说给她听,问着问着,她居然连齐晨睡觉打不打呼,衣服穿什么尺码…最后引发陆景言醋意的问题,那便是,齐晨是不是那种三心两意的人。

“格子,是不是隔着手机,你看不到我的表情,不知道我吃醋了是吧!”

呃…

“你吃醋?你吃哪门子的人醋阿!”

“哪有在自己男朋友面前问其它男生的生活饮食习惯?”

许格亦嘻嘻笑着:“我是替夏天问的呀,她比我还笨,这可是她的初恋呢。”

“那你呢,你怎么不了解了解你的初恋?”

“你!我已经很了解了阿。”许格亦说的一点心虚,她好像没怎么了解陆景言吧,倒是陆景言很了解她。

“陆景言最喜欢什么?”

“呃…这个…”

许格亦支支吾吾的拖延着时间,脑中却不断的在想小鹿喜欢什么,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吧。有些关于他的消息还是通过唐心如知道的。许格亦欸了个半天,也没欸出答案来:“你最喜欢…”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答不上来,你还有心思去了解别人的男朋友?”

许格亦瘪了瘪嘴,问:“那请问陆景言最喜欢什么呢?”

“许格亦!”

噗通,噗通!

许格亦紧张的握着手机,小短腿更是在原地哒哒哒的瞎蹦着,嘴巴更是咬着食指,防止自己兴奋的想要大吼起来。

另一边的陆景言都能察觉到电话那头的许格亦肯定在自嗨。

“在阳台上,小心点,不要撞到背。”

“我背上的伤都好了已经。”

“那也不要在阳台上乱蹦乱跳!”

许格亦嘻嘻笑着,“我这么矮,还不至于会蹦出阳台的。”

陆景言:“……”

“对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碰到安然学姐了,我答应她了。不过这个开幕式怎么表演,怎么指挥,决定权在你手上。”

“要么你抛我接,要么全程我来抛跟接,你在旁边负责笑就行了。我个人推荐后者那个选择。”

“不要!”听到她只要站在旁边傻笑就行了,那得多无聊阿。本来那个开幕式就是在全校师生面前表演,她最怕这种全部视线集中在她身上,还不如让她有点事做。好分散那个恐惧感。

“还是我耍指挥棒,然后我抛你接,不过接指挥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呀。如果你训练不过关,那就由我来接,你在一旁负责笑。”

“好!”陆景言爽快的答应了。他目前来说,他要是有兴趣做的事还没失败过呢。

许格亦甜甜笑着,虽然陆景言开口说话,可她依旧觉得幸福。

“你现在方便去操场散步吗?”

许格亦不解问着:“操场?你在学校?”

“我知道你今晚肯定不会去我家,所以就来学校,以防万一你想我,我可以马上跟你见面。”

“那你也应该告诉我一声!”

“要吗?去操场散散步?”

“好啊,我现在下楼,我们操场见。”

“好。”

陆景言简单的回复了字后,两人都行动起来。

许格亦往镜子前一站,快速的把马尾梳成大丸子头…

*

9点的操场不算黑也不算亮,很适合一些小情侣散步。

当许格亦欢快的快到操场时,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陆景言,而是大汗淋漓的江猛。

“大半夜的,你还锻炼啊?”

江猛擦了下汗,''''''''想你,因为想你,已经好几天要通过跑步来让自己累得倒床就睡。''''''''

这话江猛也就在心里说说而已,为了能够跟她保持朋友关系,江猛只是笑了笑;“不锻炼出好身材,怎么泡妞?”

“你这样已经OK了,再锻炼恐怕连男生都喜欢你了!”许格亦没有任何想法单纯的开玩笑。

“你呢?这么晚来操场?该不会是想要跟我假装偶遇!”

“滚蛋,我约了我男朋友散步呢,谁要假装跟你偶遇。”

许格亦话音刚落,就看到陆景言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去散步了,拜拜!”

“拜拜,格子。”江猛苦笑着看着许格亦开心的小跑过去。

许格亦见到陆景言,直接主动牵着他的手,更是十指紧握着。

陆景言一笑,许格亦这次倒是挺快的,这些事都抢在他前面做了。

“是不是我在宿舍一天,你也在宿舍一天啊。其实你不用这样阿,我要是想你的话,我会打电话给你。”

“可是我怕我想见你。”陆景说着的同时,紧握了许格亦的手。

“你也可以打电话给我阿,我肯定会接的。”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待在学校吗?”

“我怕少军那家伙影响到你。”

“会影响到我的人只有你!”

许格亦听着心里喜滋滋的。她侧过脸偷偷无声大笑着,哈哈哈哈!

这种笑的浑身几乎都颤抖了下,陆景言马上就擦觉到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

“没,没什么事阿!”

陆景言突然听了下来,低头看着比他矮上一个头的许格亦。“格子!”

“嗯?”

“三天后的那件事…”

“我同意!”

没等陆景言说完,许格亦就抢答了。

“我还没说呢,你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嘛?”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同意!”许格亦现在一提到这件事就莫名的紧张。

从手掌中感觉到她突然紧张了,陆景言微微身子一倾斜,在许格亦额头碰了碰。

“别紧张,你这样的话,我会更紧张。”

“好,我不紧张…”

许格亦心里呐喊:我尽量,尽量!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秋囚囚

如果有一天,你忽然变成了拇指姑娘,该怎么办?

——自然得找个饲养员喽。

于是,变成八厘米高的江小鱼赖上了全民男神傅景生。

从此,高高在上的男神傅影帝有了许多爱称,奶爸、饲养员……还有铲屎官。

*

奶爸:伺候这小东西生活起居

饲养员:投喂食物给这小东西

铲屎官:处理这小东西的五谷轮回

*

江小鱼:论被饲养过程中最痛苦的事

1。尿尿

2。粑粑

3。大姨妈

傅景生:论饲养过程中相对省心的事

1。吃得少

2。拉得少

3。用得少

*

这是一篇不一样的文

绝对宠炸天,甜炸天,爽炸天

一对一,4号到7号PK,欢迎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