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跟男神同居怎么能矜持!/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呢,跟男神同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矜持!”

“矜持?我还鸡翅呢!格子,别听唐心的,面对男神如果矜持的话,那就太作了,而且……这也不像你性格好不好,你当初倒追陆景言,不就是为了扑倒他?关键时刻怎么能矜持!”

唐心如:“……”

她其实是希望许格亦不要陷得太深。

“夏天,小鹿身上有伤呢,你要我怎么扑。”

“他是腰受伤,又不是那个地方受伤。”

“夏天,亏你还觉得自己是情感专家,你难道不知道越狱靠的就是小蛮腰吗?”

许格亦欲哭无泪:“……”

“说的也是噢,可是这都半个月了,应该可以好得差不多了吧。”

夏天问着,不约而同跟唐心如一起将视线望向许格亦。“老实说,你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现在打几垒?”

“什么垒?”

“一垒是代表牵手,二垒是代表接吻,蜻蜓点水或者热吻都算,三垒呢,就是代表互相看过彼此的身体,也摸了个遍!全垒打……嘻嘻,你懂的!”

许格亦想了想,她跟陆景言算哪个?二垒还是三垒?应该是算二垒吧!他们好像都没有见过彼此完全的身体,更别说摸了!

“二垒。”

“什么?你真的太暴殄天物了,放着陆景言这种男神,居然只到二垒?我不信。”

“我像是那么饥渴的人吗?我跟我家小鹿是纯纯的爱恋!我们之间没你们想的那么猥琐。”

“格子,这哪是猥琐阿,你不是说那是一件美好的事。”

“从你们两个嘴里说出来的能是美好吗?”

“好好,二垒就二垒,反正接下来都是漫漫长夜,随时可以进一步实行的全垒打,不过格子,我得提醒你注意安全。”

“我当然会注意了,他的腰伤还没好呢。”

“格子,我说安全是指你们在全垒打的过程中的安全措施。你应该不会这么快想当妈妈吧。”

提到这事,许格亦挑眉看着唐心如,“唐心,你跟我哥全垒打了吗?”

唐心如:“……”

她因为知道陆景言下学期要出国的事,正愁着怎么阻止两人全垒打呢。许格亦突然甩来的问题,直接把她问懵圈了。

“我跟你哥现在勉强算二垒。”

“其实我要是在我哥前面当妈妈的话,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噢。”

“不行,格子,你要知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呢,你要是顶着个肚子来上课,武主任会同意?”

“怕什么?她有陆学霸护着呢,没听你男朋友昨天说,陆景言是云大的地主吗?那格子就是地主婆了。”

唐心如真想一掌掴晕这个夏天!

“还是不行……格子,你别忘记我跟你哥还没全垒打呢。”

夏天嫌弃的瞥了一眼唐心如:“唐心,我发现饥渴的人是你。”

唐心如瞪了眼夏天,饥渴你个头!要是两人真的在这时候发生关系,那到陆景言出国留学的时候,许格亦要是不小心怀孕的话,那简直就是人间悲剧!

“格子,别听夏天胡说八道,你现在接下来几天可是危险期。”

“什么危险期,我可没仇家。”

“危险期就是容易怀孕的期间,你说你要是这个时候跟陆景言发生关系,怀孕的几率很大。”

“真的阿?”许格亦听着天真的笑着问。

唐心如:“……”

一旁的夏天看到许格亦因为听到自己接下来这段时间容易怀孕,开心的笑着,而唐心如一脸懵逼……

夏天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没,真爱就是这样,愿意为对方生孩子。我就还好,我跟齐晨还是一垒呢!”夏天说着的同时还带着一张憋屈的脸。

“草莓都种了,还一垒?说出来谁信。”

提到这个,夏天都想拿小拳拳捶齐晨的胸口!那完全是借着酒劲种的草莓。现在两人见面几乎就跟不知道如何下手的陌生人似的。

“格子,你就别让我伤心了,齐晨连牵我手都不敢。”

许格亦咯咯笑了起来,“我之前问过小鹿,齐晨没追过女生,所以呢,你这个老油条可是他第一个女朋友。”

“我?我怎么成了老油条了,我也是初恋阿。”

“但是你偶像剧看得多阿,齐晨可是个宅男,哪里懂。”

“格子,这你就落伍了吧,宅男其实懂得更多。”

许格亦:“……”

心塞,她怎么仿佛从夏天眼里看到一丝丝猥琐呢。

叮,你有一条微信消息!

谈恋爱就对手机比较的敏感,夏天一听到提示微信来消息,立刻拿起手机,华丽的转个身倒在自己床上,开始聊微信。

唐心如见状,终于有机会跟许格亦单独聊天了。

她拉着许格亦直接往阳台走去。

“怎么啦?怎么突然来阳台阿。”许格亦摩擦着双臂,十月尾天气的夜风,带着凉意吹着她们。

“格子,如果哪天陆景言不在这个学校了,你有什么打算?”

许格亦蹙着眉头,表示不解。“不在这个学校?”

“就是你现在才大一,陆景言已经大三了,那要是他毕业了呢。”

许格亦抿着唇,小鹿要是毕业了,她一个人在学校的打算?

“我没想过,你呢……你跟我哥不也是差了两个年级。”

“我跟你哥不一样,我们走的是细水长流路线,你跟陆景言完全就是闪恋,闪滚,闪孕!”

“闪婚我知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鬼阿。怀孕还能闪孕?”

“总之,我想告诉你,陆景言是值得你喜欢,但是……以后谁能保证你们不分开呢?”

“唐心,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阿,怎么一整晚都在说我跟小鹿分开的事。”

唐心如咬着下唇,她实在快忍不住想要告诉这个笨蛋,陆景言下学期就不在云大了!而是去了俄罗斯了呢!

“我哥欺负你啦?”许格亦紧皱眉头关心着。“告诉我,要是他欺负你,我替你出头。”

“不是,我问你,陆景言有没跟你说以后的打算,比如事业之类的。”

许格亦摇头,“没有。”

“难道你们之间没聊过毕业之后的事?”

许格亦又摇头,还真的没有。“我们一般都在学校的事,不过,最近……再聊一些算是毕业之后的事吧。”

语闭,许格亦贼兮兮的笑着,还挑眉让唐心如猜下。

“什么事?”

“今天小鹿带我去看我们以后结婚的婚房。”

唐心如:“……”

都扯到这么远了,怎么没说出国留学的事呢?还是陆景言跟格子提过,格子忘记啦?

“格子,除了这件事呢?还有没其他的?”

“没有啦,噢,对了……小鹿的妈妈说,等我到法定年龄就让我跟小鹿结婚。嘻嘻!”

换成平时,唐心如绝对会替许格亦开心,可是……为什么陆景言就是没有跟许格亦说,他下学期出国留学的事呢。

难道到时候会带格子一起去?

“欸,唐心,结婚法定年龄是几岁来着。”

“好像男的要满二十二周岁,女的二十周岁。”

“真的?那我不是还有一年半就可以结婚啦。我算下……我现在大一,那不是我大三的时候就可以结婚了耶。”

“都不知道那时候陆景言在哪里!”唐心如没好气的损了句。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走吧,我们进去吧,这天气现在有点冷。”唐心如揽着许格亦往卧室里走。

还是哪天她找陆景言问问。

*

舞蹈室

许格亦拿着木棍稍微甩了两下,居然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没想到你还是没安然给说服啦。”

“静学姐,我能不答应吗?她就跟幽灵似的是不是从我身边冒出吓我。”

许静琳笑了起来,“我听她说,你们要自己安排开幕式的表演?”

“指挥棒一开始我拿,然后到了到了快结尾的时候,我抛起来,景言接住。”

许静琳看了眼陆景言,“你不是受伤了吗,可以训练吗?”

“每年开幕式,指挥棒只会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被指挥者抛起来,最后我接住的时候,音乐应该差不多停止了。”

“不错,但是格子抛指挥棒的高度,我怕你会被砸伤。”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到时候格子会照顾我的,对吧,格子!”

许静琳:“……”

陆景言这高冷的学霸怎么瞬间变成……娘们啦?

许格亦乐呵呵的点头:“对对对,我肯定会抛高一点。不然砸伤你,还不如砸伤我自己。”

许静琳发现这两人秀恩爱不仅腻,而且还完全不分场合的。就像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要接什么话了。

“静学姐,你觉得呢?”

许静琳深呼吸,“不错,挺好的。”

……

两小时的练习之后,许格亦发现自己一个人可以抛起来,然后顺利接住,虽然得抬头看着木棍才能接住,不过,还有两个月时间呢,她应该可以凭感觉接住。

“下次去音乐室,我们正式的跟这音乐节奏来练习。”

“什么时候阿!”

“我到时候微信通知你吧,等我跟乐队那边约好时间。”

“好的,那我们走啦。”

“嗯,拜拜!”

……

陆景言跟许格亦离开舞蹈室,并没有离开夙愿楼,而是到了网游社。

许格亦这个网游社的成员,前前后后进这个教室的次数,还不够凑成一巴掌。

陆景言打开电脑,“等我一会,我回个邮件就可以了。”

“嗯,我去下厕所。”

“嗯,去吧,出门一直走然后……”

“我知道在哪里!”许格亦直接打断陆景言的话,然后笑嘻嘻的走出网友社了。

许格亦离开不到十秒,网游社的门被推开了。

“你等我下,我马上就好了,等下我带你去。”还在回邮件的陆景言误以为是许格亦不知道厕所在哪里又折返回来了。

“景言,是我!”

听到程心语的声音,陆景言马上将回邮件的网页放下。“你来做什么?网游社不欢迎外人。”

“我只是想要问你,你是不是知道我亲生爸爸是谁?”程心语双眼中微微泛着红。

“这件事你应该问你妈。”陆景言不悦的一张脸站了起来。

“我问了,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告诉我,我知道你知道,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一直想要知道我亲生爸爸是谁。”程心语说着上前握住了陆景言的手臂,表情楚楚可怜。

陆景言甩开程心语的手,“我不想见到你们程家的人,你最好在我发脾气之前,离开这里。”

“我知道你你应该我妈,还在生气,可是我也不同意叔叔跟未来婶婶取消婚约。”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景言,为什么你小时候对我那么好,现在却要这样对我,你明明知道我很喜欢你,而且喜欢你很久了。”

“小时候,我是怕你破坏小姨的约会,所以没办法,才带着你。”

“好,不提小时候,就提现在,你答应我的,大学期间不会交女朋友,我为了你来云大,为了你被我妈骂,难道你就一点都感觉不到吗?”程心语说着已经哽咽起来了。

“听清楚,大学不交女朋友,是因为我还没遇到格子,不是你说的什么我答应你,至于你说你为了我来云大……呵,云大是国内出了名的大学,收你做学生,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我不介意你喜欢许格亦,我只要每天跟你在一起就可以了。”

“出去!”

“我不出去!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死都不出去。”

“如果你要知道你亲生爸爸是谁,你应该缠着你妈。”

“景言……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这话倒是程心语的心里话。她实在不懂,为什么小时候明明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她,为什么长大后,就变了呢。

“出去!我不想对女生动粗。”

“我不出去。”

陆景言那冷漠的双眼瞪着已经哭出来的程心语:“在我面前演戏没有用,我最后说一遍,趁我还没发脾气之前,离开这里!”

程心语一慌,陆景言此时的神情就跟那晚吼自己妈妈一样,令人很不安。

“景言,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程心语带着哭腔靠近陆景言,整个人眼见就要往他身上抱过去。

陆景言像是躲过什么脏东西似的身子往旁边一侧。程心语整个人差点因为他的躲闪,摔倒。

陆景言这时站在靠近门的位置,“如果非要找个理由,你才会离开这里,那就是因为你是程俊英的女儿。”

程心语听着,心里更加难受了。她是程俊英的女儿,她有错了吗?

“我回来啦,你忙完了吗?”许格亦还没到门口就已经开口问了,当她看到网游社的门没关,才刚走进教室就看到程心语红着眼眶在哭。

许格亦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走到陆景言身旁小声问着:“她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

“没事,我来处理。”陆景言牵着许格亦的手,并且以保护的姿态往许格亦前面稍微站了一些。“还不走?”

程心语擦掉眼泪,哽咽着:“我不会放弃的。”

程心语离开后,陆景言关上门,并且锁上。

许格亦看陆景言严肃的神情,咯咯笑了起来:“突然想到一句话。”

“什么?”

“防火防盗,防小程!”许格亦说着自己都觉得好好笑,咯咯的一直笑着。

“太烦人了。”陆景言说着回到的电脑桌前,继续回复邮件。

“你是因为英姨所以不喜欢她的吗?其实她挺漂亮的。”

“关我什么事?”

许格亦单手撑着下巴,看着陆景言:“我突然发现,你高冷的时候,侧脸好帅哦。”

陆景言停下正在键盘上敲打的手,侧着头看着许格亦:“看来我得做些有内涵的事才能让你从我的颜值上移开。”

“内涵?”许格亦突然嘻嘻笑了起来。想到了经常看内涵漫画的夏天。“你说的内涵应该不是少儿不宜的那个内涵吧。”

陆景言:“……”

他真的是败给许格亦了!而且还是五体投地。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嫡女皇后之盛世惊华》/南知薇

她是二十一世纪貌美如花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女。

他是西夏国手握重兵尊贵显赫的高冷腹黑王爷。

当她遇见他——天雷勾动地火!

皇城暗涌,波诡云谲,她洞若观火,冷淡处之,纤纤素手扭转乾坤。

血色宫廷,重重杀机,他冷厉果决,杀伐决断,朝堂之上步步为营。

她惊才绝艳,扬眉浅笑,“天下男儿能与之相配者,唯赵胤一人而已。”

他翻云覆雨,傲世扬言,“害她者,必须死!”

斗奸人,玩权谋,战沙场,踏着血肉白骨,她陪着他一步步走上权利的巅峰。

铁马金戈,飞沙狼烟,美人如画,铜镜梳妆,万里山河,不及卿之笑颜。

文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妞们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