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一个个都敢爱敢恨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刚刚在忙,没注意手机,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顾安然发完这段话,也是迟迟没等到许格亦回消息。

程心语见顾安然紧张的手都微微发抖起来,不经笑了起来:“你到底是怕陆景言还是许格亦?”

顾安然其实两人都不怕,她最怕的是流言蜚语。但是,如果非要在这两人之间选一个,她肯定是怕陆景言了。她又不是不知道之前的沈琪瑶,然后何婷婷被开除学籍的事,现在说不定就马上是她顾安然了。

顾安然想到这里,神情更加慌张!如果她现在主动去道歉,然后实话实说,这一切她是被利用的。

想着,顾安然决定,在事情还不是太严重,自己先道歉。

“这个包还给你,我有事,我先走了。”顾安然说着,立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指着放在一旁空位上的mcm包,准备离开。

“你觉得要是你道歉的话,就能被原谅,那陆景言就不是陆景言了。”程心语将抹茶蛋糕弄了一块送入口中淡淡的说着。

顾安然一惊,程心语居然猜得到她想要去道歉。她带着笑:“什么道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怕什么?我们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

顾安然故作镇定,依旧假笑着,她现在可以确定,她被程心语给骗了!

“我真的有事要先离开。”

“安然学姐,你要记住,我们现在可是要互相帮助,如果你觉得你去道歉,会得到原谅,那我也不阻止你。只是希望你明白,沈琪瑶虐猫诬陷许格亦的时候,态度也不见得不好,可是还是被退学了,还有何婷婷,她只不过是欺负许格亦的室友,同样也是被退学,你觉得你道歉了,陆景言会不追究?”程心语就像善心大使一样,替顾安然分析着。

顾安然慌归慌,可还是能够清楚的表达着:“我又没做什么,只不过给你提供了一个发帖子的ID而已。”

“对阿,你没做什么,那为什么要道歉呢。反正你已经觉得我是在利用你,那你就继续假装被我利用呗。”程心语觉得,顾安然这个替死鬼不能没有。

顾安然慢慢坐了下来,突然觉得程心语说得好像很有道理,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聪明,非要计较她在利用自己。完全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啊!

这时,程心语见顾安然似乎对自己没有刚刚那么抗拒了,她露出笑容:“其实呢,你不用担心,多我这个朋友不会吃亏的。再说了,你不也是不喜欢许格亦嘛。”

顾安然这会心情好多了,她怎么说也是学生会会长,就算到时候陆景言要针对她,那顶多跟江猛一样,被辞掉学生会会长的职位。要是当面对峙,那她就装傻子,一问三不知。实在不行,到时候再用上眼泪博同情!

*

校长室里,杨校长的邮箱已经快被学校董事会发的消息轰炸了!

杨校长揉了揉太阳穴,半小时前他因为什么陆景言女朋友的个人行为不检点的帖子被烦,这会还没缓过来怎么一回事又被什么新校规的事轰炸。

这陆景言是想让他过个有意义的周末吗?!

杨校长关掉电脑,还是明天再处理吧。

这电脑刚关上,武城就来了:“校长,你快开电脑看看,名校网的论坛都炸开锅了!”

杨校长:“……”

什么情况,武城也知道啦?但是是不是来得也太迟了。他已经打算明天在处理这件事。

“校长?”

“我已经知道了。”

“那校长的意思是按照陆景言的建议去做?”见杨校长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武城误认为校长这是默认许可了。

“什么?什么陆景言的建议。”

武城无语,不是说知道了吗!“就是新校规跟新的课外心理辅导班。”

杨校长眉头一皱,新校规他知道,这心理辅导班是什么鬼?学校不是有心理学这个系的嘛!

“武主任,我问你,陆景言的女朋友叫什么来着?”

“许格亦。”武城还是很怀疑,校长对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你认为她会跟学校里的很多男同学不清不楚吗?”

“应该不会,据我所知,许同学很喜欢陆同学。”

“可是有她跟江猛的拥抱照片!”

拥抱的照片?他怎么没看到?看来杨校长是知道这件事。“江同学应该是喜欢这个许同学吧,之前有个女同学因为江同学打许同学。”

杨校长:“……”

只能说明他这个60后的校长已经跟不上这个节奏了,现在的孩子一个个都敢爱敢恨了!

“名校网的负责人说,是陆同学发消息过去让他们删除那个帖子。”

“看来陆同学真的很在乎这个许同学。”

武城赞同,以前也是有不少学习好,长得漂亮的女生向陆景言告白,不是被陆景言无视掉就是被武城给阻止了!

但是这个许格亦却是个例外。

先是对陆景言告白成功,然后又被陆景言保护着,现在还因为未查清的事情被人身攻击。

“武主任,你明天帮我喊下这个许同学,我有事找她。”

“那陆同学的提议,你有答案了吗?”

“那个明天再说,你先让名校网的负责人查清楚,那个说许同学行为不检点的帖子是谁发的。”

“这个问陆同学就行了,他肯定知道。”

“那明天你帮我去问。”

“校长,你可以明天一起把陆同学跟许同学喊来办公室的。”

“不行,我是有事要单独跟许同学谈。”

杨校长比较在乎陆景言下学期突然提交毕业请求,然后出国留学。他的让许同学去说服陆同学!

武城一头雾水,可也没多嘴问清楚:“校长,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嗯,去吧。”

*

夜里,许格亦靠在床头翻着陆景言回来之前在图书馆拿的俄语书,她突然很佩服自己消磨时间的能力,居然前前后后翻了至少三遍了…

可惜,没看懂。

陆景言一出浴室,许格亦不解的问着,“小鹿,你借这本俄语书回来做什么呀?”因为书被借回来的时候,陆景言都没看,反而是她好奇翻着。

“给你看的。”

“我?我法语都还没学会,我才不要学俄语!”许格亦撅着小嘴,一脸嫌弃。

陆景言笑了笑,擦拭着头发。“那你的法语学的怎样,有没信心去高翻院?”

“木有啊!…不过,请问有没对我这种特别想要进去实习的人一个无门槛的机会呢。”

“这个你得问你未来婆婆。”

“那我们明天晚上去简老师家吃饭,我顺便问问。”

“明天她们应该出国了。”

“出国?这么突然!不过,简老师这个时候出去散散心也挺好的。”

许格亦话音刚落,陆景言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许格亦很自然的躺了下来,只是她躺的位置不是枕头,而是是陆景言的大腿上。

陆景言敛下眼睑,“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想要干嘛?”

“我在想,你的缺点在哪?”

“缺点?”

“对阿,我从认识你到现在,我还真的没发现你有什么缺点!”

“应该是记性太好。”

许格亦:“……”

这也算缺点?!

“那你是不是很羡慕我,我的记性可是出了名的不好。”

许格亦边说还边撩起陆景言的睡衣,看着已经拆线后慢慢留下蜈蚣式的疤痕,她轻轻触碰着。想到了那晚他打架的画面,还好她个矮,可以完全躲在陆景言身后。

不然肯定又会给陆景言添麻烦。

“对了,你是不是往我手机里充了三百块钱的话费啊!”

“嗯。够吗?”

“笨阿,我的手机话费向来都是许正东充的,要是真的欠费了,许正东会帮我充的,实在急着用,我自己都是只充十块钱。你这样太便宜,许正东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为了不让我跟你妈妈说话,故意骗我三百块钱话费?”

许格亦:“……”

诶,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好像她是诈骗集团似的。

“当然不是了,我像是那种人吗?我说的是实话,谁知道你会充钱,对了,现在这钱还拿的出来吗?”

陆景言被问得哭笑不得,“应该是拿不出来了!”

突然许格亦贼兮兮的笑了起来:“拿的出来,拿的出来!”

陆景言勾唇轻轻一笑:“你该不会是打算骗东子说,你不小心充多了,让他给你现金?”

许格亦那贼笑突然不见,眯着眼睛看着陆景言:“不准告诉他,不然你的三百块就泡汤啦。”

“没关系,哪天打个电话给叔叔阿姨,我跟她聊聊。”

“要聊天我陪你阿!”

“可是我想跟叔叔阿姨聊我们两个人的事。”

“我们两个人的事,那更应该跟我聊,嘻嘻。”

陆景言拨了拨许格亦的刘海,“是不是我去哪,你都会跟着?”

“当然!今天不是说好吗,你去哪都要带着我,我也会紧紧跟着你的,不过…男生厕所就算了。”

陆景言:“……”

这个笨蛋真的是总会想写有的没的!

提起今天,许格亦想起今天的事。

“小鹿,那帖子的事,你是信任我的,对不对!”

“当然。”

许格亦瘪着小嘴,“那个程心语真的也有份?”

“嗯!”

“发帖的人是顾安然,那你又怎么知道程心语也有份!”

“帖子里面提到狂躁症。”

“狂躁症?”

“小时候程心语一直粘着我,小姨就骗她说我有狂躁症,让她远离我。”

许格亦猛地坐了起来,“你们还有这样的过去啊!”

陆景言:“……”

他说错话了吗?

“还有其他的吗?比如一起看过月亮星星之类的。”许格亦挑了挑眉,问着。

“没有!”

“真的?”

“不知道一起看过电视里面的月亮星星算不算!”

许格亦一脸呆萌:“……”

她这个提问者都被反问的不知道回什么了。

“明天上完课,直接来社团找我。”

“听说明天有新的法语老师,不知道会不会是我认识的!”

“不可能会是你认识的人那个人。”

“哇哦,你懂我在说谁?”

“我们不要提姓程的人,好不好。”

许格亦见陆景言的神情好严肃,也不打算继续开玩笑逗他了。

“我可以问最后一个关于姓程的问题吗?”

“嗯!”

“你会让学校开除程心语学籍吗?”虽然很放心陆景言会处理好这件事,可是按照前面两次的事件来看,程心语极有可能会被退学。

“不会。”

“不会?”许格亦很是吃惊。

“开除学籍太便宜她了。”

许格亦:“……”

呃,是吗?一个学生被学校开除学籍还叫太便宜她?不过,许格亦其实还蛮担心,学校不管呢!毕竟那好像都不是什么大事。

不然的话,娱乐圈还能和谐的混下去吗?

陆景言摸了摸许格亦的脑袋,“早点睡觉吧,不然明天上课,你又没精神了。”

许格亦嘻嘻笑着,将俄语书往床头柜放去,小身板贴着陆景言躺了下来。

“格子,你这是在暗示我吗?”

许格亦:“……”

当然不是了,没发生关系之前,她也是这么热情的拦着他阿。

“我是怕我要是把腿抬到你腹部那边,会压到你伤口。!”许格亦说着的时候,原本半压着陆景言大腿的小短腿立刻收了起来。

陆景言轻轻笑着,玩许格亦额头轻轻一碰。“今晚好好休息,我们已经累了两晚了!”

许格亦倏地脸红耳热,嘻嘻傻笑着:“那晚安!”

“晚安。”

许格亦也觉得,这两晚都太累了,尤其是她家小鹿。完全就是带伤上场的,她倒是什么都没做,还觉得累到不行。

*

翌日早上,许格亦回到学校才看到顾安然发的微信消息。

她没回,也不打算回。程心语早上看到她的时候,还打招呼说早安了呢。

许格亦只是勉强一笑,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既然她家小鹿会处理,那她就不去参合了!

多媒体教室里,许格亦依旧跟王子凯坐在一起。

这让不少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有的甚至还拿出手机拍照,然后发到群里,更是发表了自己的意思。

“你要不要离我远点?”

“为什么?从你上法语课的第一天,我们两个就这么坐了。”

“昨天帖子没看?”

王子凯原帖没看,看的是后来没照片的保存帖,“看了啊,不就是被那些无聊的人诬陷嘛。”

“话是这么说,可万一等下有人冲我砸鸡蛋,你要是遭殃了,可别怪我!”

“你想太多了,现在鸡蛋都死贵死贵的,谁会舍得拿来砸你。”

许格亦:“……”

切!最好是砸砖头,到时候拉你一起!

这时一个身穿西裤配浅粉色衬衫的男人拿着书本走进多媒体教室。

“哇,新来的教授也太帅了吧!”

“对阿对阿,有长腿也。”

……

许格亦抬头望向这位有长腿的老师。嫌弃着:“眼瞎吗?那也叫长腿,我家小鹿腿更长!”

许格亦轻声嘀咕着,一旁的王子凯倒是挺清楚了。他忍不住回了句:“你确定不是脖子长?而是腿?”

许格亦缓缓侧过头瞪了眼王子凯,然后除了大拇指跟食指外,其他手指弯着,慢幽幽的飘了过去,像是蚊子似的,落在王子凯手臂上,猛掐了下!

王子凯眼一大,忍着痛看着嬉皮笑脸的许格亦。

挖槽!好痛!王子凯心里吼着!

“还好珊珊不会你这招,你可别教坏她。”王子凯微微斜着身子在许格亦耳旁说着。

许格亦挑挑眉,重现刚刚的手势:“我刚刚还是保留了实力,要不要再试一下?”

王子凯听后立刻坐直身子,手臂也尽量远离许格亦。

“许格亦,秀恩爱也用不着在课堂上秀吧!这样太不给新老师面子了。”

不知从后面哪个方向传来这么一句话。

许格亦被点名道姓的,表示一头雾水!秀恩爱?是指她跟王子凯?

不会吧!他们两个哪是秀恩爱了,明明是互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