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我怎么就这么善良呢!/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操场的人越来越多,程心语突然意识到事情可能会慢慢变糟,这时,她悄悄消失在人群中。

而许格亦破天荒的跑完两圈,第三圈刚开始…

本来一个学生在操场上跑步,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事,顶多就是脑子秀逗了,选择在大中午跑步,不仅如此,还穿着牛仔裤!

可因为跑步的人是许格亦也!这不是陆学霸的女朋友嘛,怎么好好的在操场上跑步,令人十分不解!

这消息你传我,我传你,很快就在云大某些微信群里传开了。

柯少军看着一直刷刷的群消息,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许格亦,操场…跑步!这几个字。

他猛地站了起来,在群里发:求图求真相。

结果没多久,别说照片了,某同学直接录了个小视频发到群里。

柯少军被这视频吓到,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在确定视频里穿着牛仔裤,扎着马尾,面部扭曲正在跑步的人是许格亦之后,他拿着手机走到陆景言旁边。

“景言,我给你看个小视频,你千万要冷静。”

柯少军此话一出,立刻招来许正东的不爽,“看什么小视频,你别把黄色颜料染到景言这边来。”

“就是!你简直就是个小黄人!”

柯少军:“……”

还能不能和平相处啦,一说小视频就想到耶楼!他明明就很正经的大学生!

就算被许正东跟孙宇嫌弃,柯少军还是觉得要把视频那个陆景言看,不然,等下要是知道他知道没说,肯定会被吼的更厉害了!

“景言,一定要冷静喔!”柯少军拿着手机将小视频按了出来,放在陆景言面前。

陆景言眼神瞟了过去,仅仅那一眼,他就认出视频里的人了。嗖得一下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冲出网友社,没错,是用冲的,快的程度让许正东跟孙宇都莫名其妙。

离柯少军比较近的孙宇好奇的凑了上去看。

呃…呃……

“这是格子吗?”孙宇只能从大致上认出许格亦来。

听到自己妹妹的名字,许正东也凑了上去。果然,视频里那个面色苍白,正捂着肚子痛苦的一斜一歪的跑着。

“不会吧,那些人是在看格子跑步?”

“应该是吧,你看我们班的微信群,都在聊这件事。”

许正东听着也冲出网游社。

柯少军跟孙宇两人对望了下,也立刻走出网游社!

*

许格亦开始跑第四圈,她眼里已经快看不到操场的台阶上来了多少人,也感觉不到这一圈有多少米,她只觉得自己好像半跑半走的状态下已经在解决第四圈了。

她微微张开着嘴,已经办不到陆景言说的,跑步需要调整呼吸的状态了,她大口大口的喘气,胸前也因为觉得缺氧大口喘气而大幅度起伏着。

“我怎么觉得她好像要晕了。”某同学看着歪歪扭扭跑着的许格亦说着。

“太阳这么大,不晕才怪!”她们坐在阴凉的地方,都觉得好热!

“她这是被陆景言抛弃啦?所以在自残?”

“不可能阿,昨天陆景言还发帖子说两人的关系呢。”

“不一定喔,分手这种事是分分钟发生的事,可能发完那个帖子了,两人就闹僵了呢!”

“说的也是。”

就在众人在怀疑陆景言跟许格亦两人感情是否破裂时,人群中的某个地方喊出这么一句话:“哇哇,陆景言来了!”

“哇塞,是陆景言,男神来了!”

台阶上的同学齐刷刷看了过去,果然是陆景言。

陆景言立刻跑到许格亦面前,大吼:“格子…停下来!”

“小,小鹿…你来啦…我快,快一半了!”许格亦此时眼里的陆景言挺模糊的,她是根据声音才确定跟自己说话的这个人是陆景言。

“什么快一半,我要你现在马上给我停下来。”陆景言急得不知道该如何阻止她。

“程…程心语说,跑完十圈,就不针…针对我。”许格亦此时的感觉就是,累成狗什么,跑步跑到想shi那才是最可怕的。

又是程心语!陆景言眉头一皱,“许格亦,停下来。”

“不行,我不能让她把我跟王子凯上课的视频发给珊珊…我…不能…”话还没说完,许格亦整个人眼前一黑,身体无力的渐渐往下滑,陆景言见状,马上搂住她,且将许格亦横抱起来。

这一幕,又让吃瓜群众活活咽了一包狗粮。

“哇塞,陆景言太帅了!要是能让他抱我一下,我也愿意跑。”

“我也是,就算跑到腿残都没关系!”

“好羡慕阿!谁说要漂亮,学习要好,这许格亦什么都不好,我的男神居然那么喜欢她!”

“唉…我学习也不好,怎么就没人喜欢呢!”

……

医务室

陆景言脸色极其难看,他双手环胸坐在病床旁。

病床上的许格亦面无血色,双眼紧闭躺着。

十月的天气,因为中暑而晕倒,说出去只会让人觉得这事只会发生在没脑的人身上。

明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居然还在大中午的跑步。

“格子还没醒来吗?”许正东处理了下社团的事,也来到医务室看许格亦。

陆景言已经是气到不想说话了,只是轻轻嗯了声,还好刚刚医务室的老师说她只是中暑了,没什么大碍。不然,他真的是没有耐心坐在这里等许格亦醒来。恨不得马上让校长给出结果。

“她这是怎么回事?”

“程心语拿她跟王子凯上课的什么视频威胁她,她就这样跑到中暑了!”陆景言看似平淡的表情,心里别说有多讨厌程心语。

“这笨蛋,醒来真应该好好骂一顿,脑子白长吗?居然相信第三者的话!”许正东气愤不已!

陆景言眉心一紧,“我说过,程心语不是我跟格子的第三者。如果我们之间非要说个第三者,那就是她这个笨脑袋。”

许正东听着,说的很有道理!

这会,王子凯跟宋珊珊也在得知许格亦因为跑步晕倒,来到医务室。

“听说格子晕了,严重吗?”

“还在休息,应该一会就醒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好好的去操场跑步阿。”宋珊珊一脸的不解。

“因为程心语拿格子跟王子凯上课的视频威胁她,怕你生气,她笨得就去跑步了。”

“什么?程心语还录了视频?这女人是真是神经病一个。”

“你是说这个视频吗?我早上就收到了呀。”

其实早在还在上法语课的时候,程心语就已经把视频发给宋珊珊了。

听到这话的许格亦,唇角抽了抽!Md!挖槽!法克!…

一系列能表达出气愤的脏话全被许格亦在心里说了一遍!

“我的天啊,格子笨到这种程度?”王子凯也是无语了。

许格亦的心哇凉哇凉的!王子凯居然也骂她笨蛋,难道不知道那是为了他跟宋珊珊吗?!

陆景言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许格亦,这家伙为了不被他骂,已经装睡快半小时了。

看来只要他还在,这家伙就会一直装下去。

陆景言决定去校长室彻底处理好这件事。

“你们替我照顾下格子,我去找校长。”陆景言说着从许格亦病床旁离开。

许正东轻轻嗯了声。

听着陆景言离开的动静,许格亦还是不敢睁开眼,打算再继续装一会,试试陆景言是不是真的走了。

可是…也察觉到许格亦在装睡的许正东倒是拍了拍许格亦的肩膀:“景言已经走了,不要再装了!”

许格亦:“……”

装?装睡?

王子凯跟宋珊珊惊讶的看着病床上的许格亦。

这时许格亦先是睁开一眼看,咦!陆景果然不在,这下她才敢完全睁开双眼,也利索的坐了起来。

“嘿嘿,珊珊,你们怎么都来啦!中暑小事!”许格亦嬉皮笑脸的说着。

“都挂上点滴还小事?你是白痴吗?那种人的话,你也信?”许正东这是被气的不骂不行!

“是啊格子,其实程心语很早就将视频发给我了。”宋珊珊说着还将她跟程心语聊天的对话框拿给许格亦看。

许格亦叹了口气:“唉!我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善良呢。”

“善良?你这不是善良,是无脑!”

果然是亲哥,妹妹刚中暑醒来,不是关心要不要喝杯水,或者是哪里不舒服,而是一个劲的一直嫌弃。

“哥,如果换成唐心,我估计她也不会这么做。”

“唐心不像你,会相信程心语的话。”

“不一定喔,要是哪天有个喜欢你的女生出现拿我威胁唐心,唐心绝对会顺从的。”

许正东无语的撇了眼许格亦,“你想太多了,唐心绝对不会为了你去跑十圈的。”唐心如不在,要是她在电话,估计也会这么说。

许格亦:“……”

“格子,其实我知道你是怕我被那个程心语欺负,所以才会答应她无理的要求。”宋珊珊还是明白这中间的一些不得已。

许格亦突然好感动,还是珊珊懂她。

“我跟子凯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跟你当好朋友也不是一年两年,我怎么会不相信你们的,所以阿!这次你是真的把你这笨脑袋发挥的淋漓尽致,怎么可以相信那种人的话。”

许格亦:“……”

她怎能有种自己真的是在自残呢!

“而且,我跟子凯的感情很稳定,根本不会为了这些小事生气的,倒是你,以后别这么笨啦!”

她瞪了眼王子凯,怎么回事,怎么把她家善良的珊珊污染成这样啦!损一次不够,还是损两次!

“唉,我当时大概是被鬼附身了,所以才会那么英勇的答应。不过我也没亏啊,小鹿最后还抱我来医务室了呢。”许格亦说着,脑海中想起,陆景言抱着她一路超级紧张的模样,她就忍不住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我真是服了你!许格亦。你就这么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你是不是想要老爸老妈亲自来学校跟你说,要照顾好自己?”许正东是真的生气了,中暑这情况,看似对生命没什么威胁,可也是有人因为中暑,一晕就醒不来过了。

对于许正东突然这么一吼,许格亦吓到!

“东子,我想格子应该不会再犯错了。你别生气了,毕竟格子现在还算是个病人呢。”宋珊珊柔柔声说着,许格亦现在脸色确实还很苍白。

“哥…对不起!”许格亦说着微微低下头。

许正东瞥了一眼许格亦:“谁让你道歉了,你说你跟景言在一起几个月了,怎么连他百分之一的聪明都没有呢?”

许格亦瘪着嘴,“不能说我笨,我这是太在乎朋友,好不好。”

“你这是猪一样的队友!”许正东继续损许格亦。

许格亦:“……”

王子凯跟宋珊珊两人对望了下,对于许格亦跟许正东这样有爱的兄妹,不约而同咯咯笑了起来。

*

校长室里,陆景言面无表情的站在办公桌前。

不仅如此,在场的人,还有被武城喊来的程心语。

杨校长看着陆景言,又看了看程心语。这两人之间,他肯定为了三连冠,无条件现在选择相信陆景言,在听说许格亦因为程心语在操场上中暑了,他觉得陆景言肯定会要求他惩罚程心语,心里也已经做好开除程心语学籍的打算了。

“陆同学,现在程同学已经来了,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杨校长在心里还是默默祈祷,不要要求他开除程心语!毕竟这学期还没完,就已经开除好几个学生了。

“程同学,心理这么不正常,应该需要的得到心理治疗,而我们学校也快心理辅导班,我希望校长能把她安排到辅导班去。”

面对陆景言不是明说程心语欺负许格亦的事,反而是关心起程心语来?杨校长一脸懵,表示没听明白这里面是几个意思呢!

“这种心理不正常的人,就算在求学期间,成绩再好也没用,她要做得是好好接受治疗。”陆景言说的时候,看都不看程心语一眼。

杨校长一惊,他算听明白陆景言的话了。

陆景言的意思是,就算程心语在云大成功读完课程,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学校也不应该给她做出一份评估,给她一张毕业证书,更加不能让她在以后求职的简历学历一栏,填写:云锦大学。

杨校长不由得叹了口气,这陆景言的要求也太让人心寒了,他不经开始替这个程心语担心了。

“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被叫来校长室,还要接受什么心理治疗?”

杨校长叹了口气,看着程心语,“因为今天许格亦同学因为你晕倒操场跑道上。”

“她跑步晕倒在跑道上,跟我有什么关系?”

“程同学,如果你现在跟许同学道歉,或许陆同学会原谅你。”杨校长尽量争取把事情最小化,最好小到可以一句道歉就解决的程度。

“不可能的事!”陆景言直接无情的拒绝。道歉?他现在都不准许格亦跟程心语见面,谈什么道歉!而且,许格亦心太软,说不定程心语这种演技派的人一道歉,她还真的会原谅。

“景言,真的不关我的事,是不是许格亦跟你说,我拿视频威胁她?你被骗了,拿视频威胁的不是我,是蔡由由,她还在课堂上向老师打小报告呢。”程心语说着,神情跟语气像极了一个受害者该有的可怜。

尽管程心语有模有样的解释着,可陆景言脸上依旧挂着阴森森的神情。

杨校长也是在等陆景言开口,如果他还是选择相信,那皆大欢喜。他不用再烦什么开设心理辅导班,也不用烦程心语的家人来学校闹,凭什么读了四年的大学,不给张毕业证书?!

------题外话------

公子懒懒《都御使夫君吊炸天》

千百种坑夫模式,变着花样玩,千百种姿势,夫君晚上玩!

“夫君大人,我们晚上去偷凤珺逸的八哥回来玩?”

在夜黑风高的夜晚,百里无颜刚把手伸进笼子里,就听见旁边宁倾城一声大喊

“凤珺逸,有人偷你的鸟。”

天空飘来几个字:你被坑了

没关系,被媳妇坑了,可把凤珺逸拉出来胖揍了一顿,揍完后。某女颠颠的跑过去,

“夫君,你这么牛,你娘知道吗?”

“我娘知道。”

“那你爹呢?”

“也知道。”

“那你祖宗呢?”

“你自己下去问吧。”某大人黑着脸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