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不脱衣服,怎么洗澡?/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演技这么好,不在表演系,真是屈才了。”陆景言这时才把视线落在程心语身上。

见陆景言面向自己说话了,程心语稍微往前一站,轻声唤着:“景言,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如果没有许格亦,你还是会像小时候一样,照顾我的,对不对。”

杨校长:“……”

这两人还是青梅竹马?

陆景言往后退了一大步,“小时候,我不是照顾你,而是防止你破坏。”

程心语一惊,“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

咳,咳!杨校长觉得自己在不咳两声,马上就成透明了。

“陆同学,既然你跟程同学小时候就认识了,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校长,如果你女儿在学校被人这样欺负,你会因为只是知道对方的名字,就这样算了?”要他算了!不可能!

“当然不会了,我怎么会让别人欺负我女儿!”

“许格亦的父母也是一样,都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们的女儿,我更加不能容忍有人欺负我女朋友。”

杨校长听着,无奈的抬了抬眼镜框。自己刚刚怎么被陆景言给带便了。他看了眼程心语,看着也是个挺乖巧的孩子,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来,昨天诬陷的事还没解决,今天有冒出什么威胁害得许格亦中暑。

头痛!

“景言,真的,你要相信我,欺负格子的人不是我,是蔡由由。不信你可以去问新老的法语老师。”程心语继续为自己洗白。

“昨天那个帖子。”

“昨天帖子?你是说诬陷许格亦的那个帖子?那个当然也不是我发的阿,是安然学姐非要问我关于我们小时候的事。她还说,她也不喜欢许格亦,因为许格亦有你这个男朋友了,可还跟江猛不清不楚。”

陆景言就知道,顾安然就是个替死鬼。

“反正你已经觉得我是在利用你,那你就继续假装被我利用呗。”

程心语一惊,这不是昨天她跟顾安然说的话吗?陆景言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把她的原话说一模一样说出来吧。除非……顾安然出卖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MCM包挺值钱的,顾安然说,她不敢要。”

程心语就算听到这个,她也能够把自己情绪控制的很好,至少现在校长还在呢,她完全还可以装无辜博同情分。

“我承认那个包是我送给安然学姐的,但是那是因为安然学姐说,她会替我出一口气,但是要我那个MCM包。我就送给她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看那个包的内层有绣着我的名字。我就算再想要送礼物给别人,也不能送有我名字的东西阿。”

“表演系没有你,真是一大损失。”

程心语轻轻笑着,对于陆景言的不相信,她并没有什么难过的地方。她现在要的是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校长的信任。

“我知道你现在已经许格亦迷得,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了。”

陆景言对于程心语将所有事情都撇的干干净净的做法,并不意外。程心语可是程俊英的女儿,有其母必有其女。

“看来你应该知道自己亲生爸爸是谁了,所以也不装可怜追着我问了。”

提到这事,程心语笑得很不自然。“我怎么会知道。”

杨校长对于程心语这回答也是一惊,自己亲生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程同学,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自己承认,事情会比你想象中的好解决。”杨校长觉得自己再不开口,就真的成了吃瓜群众了。

“校长,我没做过的事,你要我承认什么?”

杨校长深吸一口气,看来这个程心语也是倔强不听劝的孩子。她既然那了解陆景言,为什么也不了解陆景言的影响力呢。

难道不知道陆景言的影响力有多大!就算陆景言无理取闹,学校的董事会也会陪着他闹。何况他现在还是照事实说话。

“校长,跟这种丧失理智的人,你就算说太多道理,她只会觉得那都是错的。”

“景言…我那么喜欢你,我喜欢你的程度绝对不输给许格亦,为什么你总是能把我对你的喜欢视而不见!”程心语已经快哭出来了。

“因为我讨厌你。”陆景言冷冰冰的说着。

他这简单的六个字直接让程心语哭了出来。

杨校长又见识了下现在青少年所谓的你不爱我,我就哭给你看的爱情!

“校长,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陆景言看了看手表,提醒着几时该公布对程心语的处罚结果了:“还有两小时。”

杨校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陆景言走了之后,程心语哭得更厉害了。

杨校长拿了张纸巾递了上去:“你们这些小女生,真是搞不懂,陆景言很明显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程心语继续哭着,她从小就喜欢陆景言,已经喜欢到无可自拔了。

“程同学,别哭了。现在呢,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自己退学,另一个就是接受心理辅导。”

“我不会自己退学的。”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的?难道你真的要花四年时间去读一所没有毕业证书的大学?你长得这么漂亮,还怕遇不到第二个陆景言?……再说了,陆景言下学期可能就要出国留学了,你继续待在这学校有什么意义?”

“景言要出国留学?”程心语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着。

“对阿,所以你说你自己退学是不是比较好。”

“景言是去哪个国家留学?”

“好像是俄罗斯……具体哪所大学就不清楚了。先不说陆景言去哪所大学,你的决定到底是什么?”

程心语顿了顿,如果陆景言真的要出国留学,那她继续待在这学校,还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校长,我自己退学。”

杨校长听到程心语这话,立刻笑了起来,“嗯,其实以你的资历,也可以选择出国留学。”

“校长,我可不可以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说吧。”

“景言出国的事,可不可以替他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

“你应该也知道,景言肯定不想让我知道,如果他知道你告诉我了,是不是会跟你急。”

杨校长:“……”

*

医务室里。

“格子,我很好奇,你身边都是些智商超标的人,你为什么还是个这么笨的人呀?”

“就是,谁都知道,情敌的话不能听,也不能信!你倒好,不仅信了,还去做了。”

许格亦斜眼看着刚来的唐心如跟夏天,“我已经被珊珊他们嫌弃过了,你们两个刚来也要嫌弃我?”

“我们这不是嫌弃你,是实话实说。真是笨蛋,你不知道自己缺乏运动细胞吗?居然还想跑十圈。”

“军训都没见你这么有意志力。”

许正东这会对许格亦的笨的情绪也慢慢缓了出来,也跟着唐心如她们损自己的妹妹,“上个楼梯都会喘的人,有什么运动细胞?”

“东子,你说的对。”

“其实我的运动细胞还行阿,我当时已经在跑第四圈了呢,要是小鹿没有出现的话,我应该会跑完。”此时许格亦已经快忘记跑步时候那种想shi的感觉了。

“陆景言要是没出现,我估计你会晒成人干了。”

“现在天气都慢慢转凉了,我还不至于被晒成人干。”许格亦说着嬉皮笑脸起来,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唐心如无语的瞥了许格亦,正准备继续损她的时候,从医务室门口飘来陆景言的声音:“你的意思是,我不该出现了,破坏你想跑十圈的意志力,是不是。”

看到陆景言,许格亦马上露出可爱的笑容。心里却在怕他是不是还在生气。“呵呵,当然不是,我是庆幸你及时抱我来医务室呢。”

“好点了没?”

“我已经没事了,只是医务室的老师说要把点滴打完,才让我走。”许格亦笑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精神。

陆景言静静看着许格亦此时面色稍微有点血色的小脸,不发一语。

唐心如见状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了拉许正东的手,小声:“我们走吧,让他们两个单独聊聊。”

许正东点头嗯了声。“格子,我们先走了。”

“这么快,我才刚来没多久呢。”

唐心如直接眼神甩过去,‘夏天!别不识相!’

夏天收到讯息立刻明白了。“我突然想起小齐约了我,我也走啦……对了,格子,你一会回宿舍吗?”

“她不回宿舍,一会我带她回家。”回女生宿舍他怎么照顾她?

夏天不怀好意的对着许格亦笑了笑:“OK,那我们先走啦。”

“嗯,拜拜!”

许正东他们三人走了之后,陆景言依旧是不发一语。

……

“干嘛一直这样看着我?”被陆景言这样一直看着,许格亦有点不好意思了。

陆景言依旧不语,只是轻轻笑着。

“我头发很乱吗?”许格亦说着马上去整理自己的头发。

“别乱动,头发没乱,就算乱了,我也喜欢。”

许格亦甜甜笑了起来:“你不生我气啦。”

“想生气,但是不忍心。”看到许格亦因为自己被欺负,他是真的心疼了。就想想要生气,可心里更多是心疼这个笨蛋。

陆景言的话让许格亦笑得更甜了,“那就好,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相信那个程心语了。”

“你也以后也见不到她了。”

“她被开除啦?”

“差不多。”陆景言不想解释太多,从刚刚杨校长的话里,他听得出来,他是在暗示程心语自己退学。不过,以程心语的性格来看,退学的几率不大。不管结果怎样,陆景言都不会让许格亦跟程心语见面。

“今天校长找我谈话,谈话内容好奇怪,都是问我跟你的事。”

“问了些什么?”

“也没问什么,大概也就是什么我知不知道跟你的差距在哪,然后还有什么是不是你在哪,我就在哪!你说校长问我这些是想干嘛啊?”

“校长大概是太无聊了。所以问些无聊的问题。”

“嗯,我也这么觉得。!”

陆景言笑了笑,没有接话,他大概能猜到杨校长找许格亦想暗示什么了,十有八九是想暗示许格亦,让她把他留在云大。

不过,这个寒假,等得到许爸爸许妈妈的同意,他就会带许格亦一起出国。

这个时候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不想给许格亦在学习上增加压力。

*

回到小洋房的之后,许格亦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名腿残的病人一样被照顾着,因为她的双脚就没下过地。

这会,陆景言从浴室出来,二话不说将许格亦抱起。

他这是要干嘛?

抱进浴室的时候,许格亦看到浴缸里已经放满水了……

呃,小鹿这是打算帮她洗澡?!许格亦想着,小脸顿时潮红了起来。

还没多想,她就觉得自己小胸胸前一阵凉。她今天穿的衣服胸前有两个扣子,要想脱掉这上衣,必须要解开那两个扣子,不然强行脱掉的话,会卡在头部。

当上衣离开自己的时候,许格亦莫名的又开始紧张了,她慌的眼珠四处乱转,就是不敢看陆景言。

唯一比较放心的是,还好,今天穿得罩罩是挤沟沟的神器罩罩。感觉一会肯定会让陆景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并且也会夸一夸吧!

不过,许格亦感觉自己想太多了,因为陆景言倒是心如止水的一心想要帮她洗个澡而已,全程看不到他脸红或者呼吸困难的景象。

陆景言将衣服往旁边一放,问:“还能站起来吗?”

“能!”许格亦底气十足,跟几小时前的晕倒模样天差地别。

“那站起来一下。”陆景言声音很温柔。

嗯嗯,许格亦很听话站了起来。

她这一站起来,陆景言就立刻伸手过去,解开她的牛仔裤纽扣,慢慢将拉链往下拉。

许格亦身子一颤,虽然两人已经有过关系了,可两次都是穿睡衣,属于最容易脱的衣物了。现在她穿得可是紧身牛仔裤呢。就算再瘦,估计也会有点难脱。

可是,她似乎有点低估陆景言的实力,在她紧张之余,陆景言已经很顺利的将她的牛仔裤脱了下来。

陆景言站了起来,双臂伸到许格亦背部解开…

许格亦倒吸一口气,当感觉到陆景言依旧很淡定的准备退去她的小裤裤时,她抓住了他的手:“我自己来吧。”

“不差这条小裤裤。”陆景言说着,脸上依旧平静。

许格亦见到他这神情,心里的紧张渐渐消失了。她突然想要逗逗他了。她伸手去解开陆景言身上衬衫的扣子。才刚解开一个就被陆景言抓住了小手:“你干嘛?”

“洗澡阿!你不是要帮我洗澡的吗?不脱衣服,怎么洗阿?”

陆景言倏地笑了起来,配合着回答:“浴室躺不下两个人。”

“可以的,实在不行,我等下坐你身上。”许格亦说着,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这样绝对是在挑火。

扣子一个一个解开了,许格亦开始皱了小脸:“你怎么不阻止我阿?”

“我为什么要阻止你?”这么美好的事情,为什么要阻止!

“可是你不说浴室挤不下我们吗?”许格亦这时候开始怂了。

“所以我很期待你等下坐在我身上。”

许格亦:“……”

陆景言将许格亦的小手放在腰间:“继续吧。”

“小鹿…我…只是…跟你…唔…”开玩笑三个字还没说出口,许格亦的双唇就被陆景言吻上了。

许格亦被吻的意乱情迷,当她感受到陆景言的大掌已经在她身上移走的时候,她的小手也突然忙活了起来,直接将陆景言的衬衫扯了下来,下秒便全力攻击他的西裤。

陆景言被她的主动完全激起,原本一直控制的那团火,瞬间在他身体里窜起。

------题外话------

更晚啦,更晚啦,今天是情人节。

祝美妞们,情人节快乐。o(^▽^)o~

*

推荐好友文文: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

作者/梦璇玑

本以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殊不知,这只是一场追情逐爱的撩心之计。

初次见面,她睡了他。

再次见面,她在杀人,梨花树旁,他在观摩。

第三次见面。

他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她答:“没有!”

他笑:“今日开始,你有了!”

从此,整个天阙王朝最想被男人女人们扑倒的吴王殿下在一条忠犬进化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