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不止舌头烫,浑身都发烫/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想听什么,我弹给你听。”陆景言轻声问着。

许格亦听着,脑海中马上快速的想着她听过的曲子。呃,好像能说出口没有多少!可以说没有!就连刚刚陆景言弹的那首,她也是第一次听。毕竟她这个不是会听优雅琴声的料阿。

如果刚刚弹钢琴的人不是陆景言,也是一个普通的钢琴表演者,她可能也只是觉得,嗯,很有修养,钢琴弹得这么好。可是陆景言就不一样啦,她只觉得,他好帅!

许格亦看了看陆景言,他正在等着她的回答,许格亦抿着唇,着急的差点就要说,一闪一闪亮晶晶了。

“梦中的婚礼,喜不喜欢。”陆景言见许格亦一副很为难的脸,轻轻笑着问。

“喜欢!”这名字听起来就是一闪一闪亮晶晶高大上。

陆景言听着,双手又马上开始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着。许格亦虽然不知道那是谁的作品,只要是陆景言为他而弹,她都超喜欢,一脸的花痴脸。

“这首曲是法国钢琴家理查德克莱的作品,曲子的意义是在讲述在梦之国,一个14岁的少年在魔法学院遇到一个女孩,从看到那个女孩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自己这辈子注定逃不掉爱上她的命运,可是那个女孩是梦之国的公主,因为身份悬殊,少年只能将爱深埋在心底。” 陆景言弹着,弹着……开始替许格亦说着这首钢琴曲的意义。

许格亦嘟着嘴,听完曲子,她好奇的问:“最后那个少年没有跟公主告白吗?”

“告白了,可是他们两个就是互相喜欢,也不会被祝福,因为公主只能嫁给王子。”

“然后呢?”许格亦听着有莫名的伤感。

“在王子跟公主的婚礼上,有人要刺杀公主,少年毫不犹豫的替公主挡了那一箭。”

“那少年最后死了吗?”

陆景言轻声嗯了声,“少年是死了,但是临时前,他握住了公主的手,他觉得,他能够看到公主为他穿婚纱,就够了。”

许格亦听着叹了口气。“这个结局比童话故事里的结局还要悲伤。”

“你相信童话故事?”

“当然相信了,我小时候每晚睡觉前,我老妈都会读童话故事给我听。而且我小时候还经常幻想着自己是白雪公主呢,可是我老妈说我这肤色只能当灰姑娘。”

陆景言咯咯笑了起来,原来许妈妈挺会开玩笑的。看来以后相处应该不难。

“童话故事里灰姑娘的结局是最完美的。”

“我知道阿,跟王子在一起。但是我比灰姑娘幸运多了,不用像她那样等太久,就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啦。”许格亦嘻嘻笑着说,食指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琴键。

陆景言见许格亦这般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叔叔呢,叔叔是不是很严肃?”

“我老爸?NO,一点都不严肃,我老爸跟我老妈的性格都一样,很善良也很好客,最重要的是他们很健谈,就是有点迷糊,经常把果园里的账目算错,我估计我这么笨就是遗传他们的。”

“可是东子很聪明阿。”

“所以我怀疑许正东不是我亲哥,绝对是捡来的。”许格亦一脸的嫌弃说着,她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不然为什么许正东那么聪明,从小学开始就一路拿奖,而她却是个一路让老师都不愿意提起他们有个学生叫许格亦的待遇!

陆景言没有接话,只是笑了笑,心中那个一直担心许爸爸许妈妈会反对格子跟他出国的想法,渐渐消失。

*

夜里,许格亦靠在床头,看着唐心如传来的‘增高秘方’

一天一粒鸡蛋,睡前一杯牛奶!坚持一个月就能见效,至少长五公分。

许格亦十分怀疑这是哪个奇才传出来祸害人的秘方!这样坚持一个月不是长五公分,而是胖五公斤!

带着质疑的想法,许格亦上网搜索了下,还真的搜到唐心如所说的秘方。

居然还有好多人说有效!

“一天一粒鸡蛋,睡前一杯牛奶……”许格亦嘀咕着,这个成本好像不高,而且就算没有效果,也能补充钙质吧!

想着,许格亦穿着拖鞋嗒嗒嗒的跑下楼,在厨房的冰箱里找到牛奶,倒了一杯之后加热。

怕陆景言洗完澡看不到自己担心,将牛奶加热之后,许格亦便端着牛奶小心翼翼的上楼了。

这时,刚好陆景言也洗完澡出来了。见到许格亦坐在电脑桌前,一直吹着牛奶,想要尽快让牛奶吹凉。

“你也喜欢喝牛奶?”

许格亦一惊,“你也喜欢吗?”

“以前早上跑步回来的时候,我妈都会让我先喝杯热牛奶。”

唉呀,小鹿还真的每天都有喝牛奶。“那鸡蛋呢?有吃鸡蛋吗?”

“有啊,但不是天天吃。”

许格亦突然坚信那个秘方了,开始吹着牛奶一点一点的喝着。

陆景言不解的带着笑看着许格亦。她这是突然怎么啦,怎么喜欢上喝牛奶了。

“让我也喝一口吧。”

“不行,这是我的牛奶。”

“我就喝一口。”陆景言对于许格亦十分在意,有点哭笑不得。

许格亦还是摇头,心想你都那么高了,还喝。那她得为这身高差喝多久牛奶阿。

想着,许格亦防止陆景言抢自己牛奶喝,直接喝了一大口,结果被华丽丽的被烫到。

“阿,好烫!好烫!”许格亦伸出舌头一直嚷嚷着。

陆景言依旧是那张哭笑不得的脸,他先是很淡定的将许格亦手中的杯子拿走放在电脑桌上,然后食指对许格亦的下巴一勾,许格亦还未反应过来,只知道自己的唇被紧接着,连抽口气都来不及,她就被陆景言吻上了。

呃,原来发烫才会让他吻自己,什么吃多辣的东西。许格亦刚闭上眼睛,就感觉陆景言已经离开自己的唇了。

“还烫吗?”陆景言低沉的笑着问。

虽然那只是浅尝即止的轻轻一吻。可许格亦就是这么没出息顿时觉得内心澎拜汹涌,根本招架不住陆景言的吻。现在不止舌头烫,浑身都发烫。

许格亦紧张得将长发往耳朵后拨,她不过才两天没跟陆景言有亲密举动而已,突然觉得毛细孔都快冒出蒸汽来,感觉再这样发热下去,她说不定会自己煮熟自己,鼓足勇气:“烫!”

“我去给你倒杯冰水。”

“不用了。”许格亦其实是想让陆景言继续吻她,如果要用冰水的话,她觉得她此时冲冷水澡会散热快一点!

陆景言看着面色涨红的许格亦,他上前抚着她的小脸:“你是在牛奶里面参了酒吗?怎么脸红成这样。”

许格亦突然后退两步,看着一脸懵的陆景言。

视线渐渐往下看,呃……脸更红了。

“格子,你怎么啦?”

“没,没事。我只是有点热。”许格亦说着将自己长发往一边斜着,然后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拉着睡衣的领口散热着。

这下反应慢了一点的陆景言突然懂了。他腼腆的笑了起来,朝许格亦走了过去,直接揽着她的腰,让她贴近自己。这一贴近也让陆景言也全身血液沸腾,紧窒难受,他看着正用浅浅笑看着自己的许格亦,忍不住地狠狠吻上她的唇。

许格亦很明显的感受到陆景言这个吻的燥热,也很清楚的感受到陆景言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更是不安分的窜进她的睡衣里,一股狂热的情感席卷而至,转被动为主动。垫着脚,整个人攀上了陆景言,陆景言也顺势将她抱起,往床的方向走去。

许格亦被吻的晕陶陶,仅有的意识就是感受着陆景言又咬又啃的方式吻着她,还有他那令人酥麻的挑逗。

“格子……”陆景言边解开许格亦的睡衣边轻声唤着。

许格亦此时已经带着迷离的意识喘息着配合陆景言褪去自己的衣物。

陆景言看着面色潮红的许格亦,荡着笑:“格子,我爱你。”

许格亦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得更快,更乱了。她直接用手臂圈主陆景言,甜甜笑着:“我也爱你。”

话音刚落,陆景言又再一次狠狠的吻上许格亦,更是不断的重力吮吸着。许格亦觉得她跟陆景言之间从喜欢升级成爱,是一个很美好的过程。

这晚,陆景言有倾尽了他的温柔跟占有。

*

第二天的运动上,夏天因为膝盖上有伤,除了标枪跟铁饼以外,其他选的撑高跳远跟举重只能取消了。

这下午刚好是大一女子标枪比赛。柯少军一比完篮球赛就往操场赶了。

“怎样,怎样,比赛还没开始吧。”

“已经开始了,但是夏天的顺序还没到。”

“你呢?篮球赛打完啦?赢了吗?”

“嗯,赢了,明天跟体育系PK。”柯少军回答许格亦问题的时候,目不转睛的将视线放在夏天身上。

许格亦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放心,你家天天在高中的时候,是标枪女王。不会伤到自己的。”

“我放心不了阿,怎么说天天也是个女孩子。”

见柯少军这么担心,而且还用阴阳怪气的声调喊夏天的昵称,许格亦笑得更无耻了,她们四人中,就属夏天最爷们了,要是夏天剪个短发往男生中一站,绝对雌雄不分!还女孩子家勒!

“格子,我觉得柯少军其实还是挺喜欢夏天的,你看,你哥比赛完了都还没来找我,柯少军直接穿着运动服就来了。”

“嗯,希望夏天幸福。”许格亦说着突然坏笑的看着唐心如:“当然你跟我哥也要幸福,还有珊珊跟王子凯,我四个人都要幸福。”

唐心如切了声,“哟哟,我去,昨晚跟陆景言缠绵了是吧。看你这德行!在宿舍里睡醒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一回陆景言那,简直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

许格亦嘻嘻一笑,当然,早晨起床一睁开眼就见到高颜值的陆景言,心情当然好了。在宿舍里,床又小,睡得不舒服不说,一睁开眼,还有几个披头散发的‘妖怪’毫无形象的走来走去。这心情能好,囧。

“到夏天了,……夏天加油,夏天加油!”唐心如敲着手中的拉拉棒,高呼着。

许格亦这时也看到夏天已经在准备了,手中的拉拉棒也是不断的敲击着。

唯独柯少军却在紧张担心着。

担心,惊讶,惊慌,惊吓……

这一系列令人不安的表情,在柯少军看完夏天丢标枪的过程中,一一出现在他的脸上。

“哇塞,夏天好棒噢。哇呼……”许格亦敲着拉拉棒,欢呼着。当她瞥了眼旁边的已经愣住的柯少军,“喂,你怎么啦?”

柯少军咽了咽口水:“夏,夏天果然是标枪女王。”

许格亦看到柯少军被吓呆的神情,忍不住哈哈大笑着。还好不是齐晨看到,估计他会晕倒吧。

*

体育室更衣室里,刚比赛完的江猛,许正东几人正在浴室里冲凉。

陆景言则一个人的双手环胸,颀长的身子靠在衣柜上。

许正东换好衣服出来,不解的看着陆景言:“你特地等我?有什么事阿。”

“你可以帮我打个电话给叔叔阿姨吗?”

“叔叔阿姨?你是说我爸妈?”

“对,我想跟他们聊聊天。”

“景言,不是我不帮你打,是这个电话应该是格子打的吧。”

“她不敢。”

“你怎么突然要找爸妈聊天?”

“我想带格子出国留学,总不能不问下叔叔阿姨吧!”

听到这个许正东神情突然严肃起来,“景言,其实我建议你还是到时候你去河阳的时候,再跟我爸妈提这件事。如果你在电话里说的话,我怕格子会提前被叫回去。”

许正东这么一说,陆景言的心突然一紧:“怎么说呢?”

“我爸妈很疼格子的,又是我是爸,之前我只是简单的跟我妈提了下你,我想,我爸应该不知道。他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会来学校见你。”

陆景言:“……”

怎么听起来,他成了感情骗子呢。

“你说当宝贝一样养了十八年,会那么容易同意你带她出国?”

“那你有什么建议?”

“反正就快放寒假了,到时候让格子带你去河阳,有格子在,我爸应该不会对你怎样。”

陆景言轻轻笑了起来,“好吧,希望你爸能够同意。”

许正东也跟着笑了起来,陆景言这种没有自信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万一我爸不同意呢?你还是会为了梦想出国留学?”

这问题把陆景言难倒了,他的计划里,是读完这学期,就马上出国留学。可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偏偏遇上生命中的那个她。

陆景言叹了口气苦笑:“如果你爸爸不同意我带格子出国,那我只能在下学期转法学系了。”

许正东咯咯大笑了起来。“我突然现在,我这个妹妹,虽然笨,又糊里糊涂的,可是狗屎运不错,能够遇上你。”

“你们兄妹俩怎么都喜欢‘狗屎运’!”

“这还不是你女朋友经常自豪说,靠的不是实力,而是狗屎运!”

陆景言轻笑点头,确信,许正东没有抹黑自己的妹妹。

“走吧,我们去找格子她们。”

许正东收拾好自己的衣服,背着运动背包跟陆景言一起走出更衣室。

陆景言要出国留学?江猛想着这个问题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刚刚陆景言跟许正东的对话,他恰好都听到了。

如果许格亦的爸爸不同意,那他是不是就有机会跟许格亦在一起了。

想着,江猛此时的心情就仿佛获奖了似的,无法言语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