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实不相瞒,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冬天的天黑的就是特别的快,刚还觉得只是暗的感觉,现在完全就是黑下来了,黑的可以看清楚天上的星星。

许格亦将家里面的摇摇椅搬了出来,她跟陆景言一起躺着,摇啊摇。

“你真的要教我老爸唱一闪一闪亮晶晶阿。”

陆景言突然笑了起来,对于刚刚许爸爸唱的英文歌他当时也是忍着笑。

“其实我老爸老妈平时都挺正常的。”以前她在河阳的时候,完全没感觉到自己爸爸那么逗逼。

“我知道阿。”

“你说,要是你爸爸见到他们,会不会觉得他们亲家之间也会有代沟阿。”

“那是我爸应该去担心的事,而不是你。”陆景言说着捏了捏许格亦的鼻子。

许格亦则抱紧了陆景言,大冬天还在院子里坐摇摇椅看星星,估计整个村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这时,刺眼的车头灯照射过来,许格亦偷偷的松开了自己抱着陆景言的手,她知道肯定是爷爷奶奶来了。

“我爷爷奶奶来了。”在陆景言耳旁说完这话,许格亦就慢慢从摇摇椅爬了起来。

陆景言也跟着从摇摇椅上下来。

这车子一停好,许格亦跟陆景言还没走过去替爷爷奶奶开车门,大狼跟小狼便冲着车门汪汪汪的吼了起来。

许国栋下车之后,对两只狼狗训斥:“去去去,一边去。”

当他打开车门,许老爷子两口完全不敢下车。“国栋,这两条狗怎么还是会对我叫阿。”

许国栋也是奇怪,这两条狗对今天第一次见面的陆景言都不吼叫,怎么对已经见过不知道几次面的爸妈还一直吼叫。

“爸,没事的,你下来,大狼跟小狼不会咬人,我已经让它们一边去了。”

“你把这两条狗送人吧,每次我来,都对着我叫,一看就不知道不是聪明的狼狗。”

许国栋笑笑,没接话。

许爷爷跟许奶奶下车后,大狼跟小狼还是对着他们汪汪汪吼着。

许格亦见状立刻朝大狼小狼做了要枪毙它的手势,这两条狼狗看到许格亦的手势,也突然温顺的收声了。

“爷爷,奶奶,你们来了阿。”

“你这丫头,有两下子阿,直接让大狼小狼收声了。”

“是爷爷你有两下子才对,可以让大狼小狼能够一日既往的对着你吼。”

许爷爷:“……”

“格子,这个是你男朋友,小鹿?”

“对对,奶奶,我男朋友,陆景言。”许格亦说着上前将奶奶从车上扶了下来。

“长得真不错!”

“爷爷,奶奶,好。”陆景言笑着问好。

“好好好。”

“爸妈,进去吧,外面冷。金枝应该也煮好饭了。”

“欸……”

*

饭桌上,什么爆炒牛肉,烤羊腿,辣子鸡,水煮鱼片,凉拌猪耳朵等……许格亦看着都饱了,家常小吃呢?这些她的小鹿好像也不吃吧。

何金枝围着围裙拿了几个小杯子出来,除了许格亦以外,在做的其他人面前都放了一个。

她这小杯子一拿出来,许爷爷就拿着自己带来的高度白酒给陆景言的杯子倒上。

“爷爷,你酒是不是快过期了阿,怎么那么难闻。”许格亦闻着那白酒的味道,就觉得度数肯定高。

“洋酒都有82年的,我这白酒还没那么久呢。”

许爷爷将自己酒杯也倒满了,向陆景言举起:“来来,小鹿,喝杯酒暖暖胃。”

“等下,喝酒之前应该先吃饭吧,不吃点东西,喝酒会伤胃的。”许格亦说着抢先一步从陆景言手中拿过酒杯。

“格子,爷爷在跟小鹿喝酒呢。快,把酒给小鹿。”

“爷爷,你再这样,以后大狼跟小狼吼你的时候,我不帮你了!”许格亦说的特别有底气。

许爷爷:“……”

这时,陆景言倒是主动的从许格亦手中拿过酒杯。朝许爷爷的酒杯碰了碰:“爷爷,我敬你一杯。”

语闭,陆景言直接将酒杯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许爷爷见状,也将自己酒杯里的酒喝完。

从来没喝过白酒的陆景言顿时觉得胸腔至喉咙,有股熊熊烈火在烧。

“怎样,是不是很舒服?”

陆景言抿着唇,看似有点难受。可他还是露出笑容:“确实会暖胃。”

“格子,给小鹿夹块猪头肉。”

许格亦这个时候倒是很听许妈妈的话,立刻夹了块肉给陆景言。

看陆景言嚼着嚼着咽了下去,许格亦还是一脸的担心:“”爷爷,小鹿不会喝酒,你还硬要和小鹿喝,你看,这脸到脖子都红成这样了。“好点了吗?喝点白开水吧,我去倒。”许格亦说着直接从饭桌上离开,往厨房冲过去。

“小鹿,你不会喝酒吗?”

“喝过一些果汁调制的酒。”此时陆景言的脸已经通红通红的,连脖子都已经开始泛红了。

“那要是我再敬你一杯呢?”

陆景言看着许国栋高高举起的酒杯,他笑着,长臂一伸,拿起一旁的酒瓶往自己的酒杯里倒满。“应该是我敬你才对,叔叔,我们来喝一杯。”

说着,在许国栋的酒杯碰了碰。然后又是一饮而尽。“我们河阳的规矩,是一个人三杯。”

陆景言听后,脸上依旧带着笑,他又给自己酒杯里倒满,一口喝完,再倒,再喝……这样连续喝了四小杯,加上刚刚的两小杯,足足有两小杯。

喝完,他还忍着那股令他不舒服的酒精笑着说:“这是我敬爷爷跟叔叔的。”

这时许格亦也端了杯开水出来了,带点小脾气:“爷爷,你要喝让我爸陪你喝,小鹿喝不了。”

见自己说完话,饭桌上一阵安静,许格亦挑眉将视线望向许国栋:“干嘛?干嘛这样看着我?”

“丫头,你变了。你变得懂得在乎一个人了。”

“你们也变了阿,你们变得懂得折磨人了!”许格亦这种跟长辈‘没大没小’的沟通方式,在许家人眼里早已习惯了,如果今天陆景言换成许正东,许格亦绝对会在一旁帮忙倒酒。

“爷爷哪里是折磨人,爷爷只是想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感情骗子。”

“什么?什么感情骗子。”

许国栋端起何金枝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其实,今天我跟你妈是故意打扮成那样的。是想要看看偷偷观察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什么意思!”

“你爸爸觉得他这么完美的一个人,不可能会喜欢你,肯定对你有什么私心。”

许格亦:“……”

她有种想要手撕皮皮虾的冲动!难怪觉得今天老爸老妈太不寻常了。许爸爸平时虽然会开玩笑,也还不见得会说这么多无聊的话。还好她跟陆景言是真爱,估计换成其他人,早就觉得自己女朋友的父母太不正常了!得考虑考虑还要不要交往下去。

啪的一声,许格亦站了起来。“你们一个个也太过分了吧!我怎么啦,我难道就不能走狗屎运遇到真命天子吗?”

许国栋冷飕飕的将眼神飘了过去,这严肃的眼神瞬间让许格亦怂了,乖乖的坐了下来。

“你这丫头,当初给我什么承诺来着,好好读书,将来毕业的时候,回来帮果园的生意发展到国外去,现在呢,我看你还没毕业,就已经把我们抛开了。”

“老爸,我现在外语很厉害,要是现在果园里来个外籍客人,我可以马上替你翻译。”

“许叔叔,我知道,格子是你心头肉,在格子跟东子之间,你最疼还是格子,因为格子不懂得照顾自己,经常丢三落四,有时候不小心闯下祸,也不知道,但是你放心,她的这些缺点我都喜欢。”陆景言喝了口白开水之后,慢慢从酒劲缓了过来。

“这些算什么缺点,我这个女儿,蛮横无理,力大无穷,你看家里的狼狗,那么凶猛的狗都怕她。你说,以后你们要是吵架,你可能有生命危险。”

许格亦:“……”

现在是怎样,要拆散他们吗!

“我跟格子交往了四个月,我们没有吵过架。”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阿。而且,人总会变的,尤其是有暴力倾向的人。”

“我亲爱的老爸,你是想养你女儿一辈子吗?”许格亦知道现在如果耍脾气的话,肯定又会被自己爸爸拿来当缺点说。

“宝贝女儿,你要是嫁不出去,老爸的果园养着你,不怕。”

许格亦眯起双眼看着许国栋,像是在说,别逼我放大招!

何金枝在一旁看得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唉,格子,你老爸跟你开玩笑呢。那果园是用来养我们的,没你的份,你还是毕业了就赶紧嫁人。”

许格亦:“……”

这前后反差也太多了吧。

“格子,你以前还对爷爷奶奶说,爷爷奶奶是你最在乎的人,现在还是吗?”

“呃……当然还是啦,只是排名往后了点。”

“好了,好了,吃饭吧,你也是,别瞎整些有的没的,你看格子男朋友都被你灌的已经快醉了。”

许格亦这时才看着陆景言,这脸比刚刚还要红。“小鹿,你没事吧,要不我扶你上楼休息。”

“没事。我陪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坐会。”陆景言这一开口就是酒味。

“没关系,他们都大人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来,我们上楼。”许格亦说着将陆景言的一只手搭在肩膀上,站了起来,强行将陆景言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我先送小鹿回房休息会。你们慢慢吃。”

“去吧,好好休息。”

“小心点阿,格子。”何金枝倒是挺担心自己女儿的。

“你看看你,把女儿都弄得不开心了。”

“没事,一会就好。”许国栋太了解自己女儿了,怎么会跟他生气。

“爸妈,过几天东子也会带女朋友回来,你们可别跟着国栋闹了噢。”

许爷爷咯咯一笑。“金枝阿,东子女朋友我们怎么会灌她酒呢,而且,国栋说了,就算东子被骗,那也是成长的一部分。我们绝不插手。”

何金枝:“……”

*

许格亦直接把陆景言扶到自己的房间去。

小心翼翼的让陆景言躺在双人床上,“小鹿,你怎么样。”

估计是真的没喝过高度白酒,此时的陆景言已经有点晕乎了。他缓缓睁开双眼看着许格亦,伸手去抚着这张小脸,嘴里轻声唤着:“格子……”

“嗯,我在,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有点晕。”

“那你先休息会。”许格亦说着直接将陆景言的鞋子脱掉。然后再将陆景言外面穿的卫衣脱掉,在接着把外面的长裤一起脱了,好让他能够无拘束的睡着,最后才把被子盖了上去。

拿起空调遥控器,将室内的温度调高。

见床上的陆景言闭着双眼,许格亦才放心走进浴室,端了喷热水放在桌上,拧了把毛巾开始给他擦拭着。先是脸,然后是脖子,再是手,最后连陆景言那只穿小裤裤的大长腿,许格亦也一起擦拭了遍。

帮他擦拭完之后,许格亦去外面的洗手间拿了拖把,把刚刚因为陆景言有点喝醉没有换鞋子而踩的鞋印抹掉。

搞定这些之后,她将自己房间里的那个小灯打开,然后轻轻关上房门拿着陆景言的鞋子下楼了。

*

她下楼的时候,许国栋已经将爷爷奶奶送回去了,刚好从门外回来。

“哇,好冷。”

“喝酒还开车,你就不怕我是村委会那边举报你吗?”

“你这丫头,还在生气阿?”

“本来以为带男朋友回来,会是很开心的事,没想到居然是场考验演技的事!”

“好了,丫头,老爸这样做,还不是为你的幸福,你说,我要是不这么做,你怎么会知道他会不会喝酒。”

“老爸,他会不会喝酒跟我的幸福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了,知道什么是酒后吐真言吗?估计一会你那个小鹿就开始说一大堆实话了。”

许格亦叹了口气:“他现在已经睡着了,我估计他不是你说的那一类型。”

“睡着啦?四楼怎样,房间布置的还挺温馨的吧。”

“我不知道四楼的房间怎样,我把他扶到我房间去了。”

“那你今晚是打算自己一个人住四楼?”

许格亦笑眯眯摇头:“老爸,实不相瞒,其实我早就是他的人!”

许国栋:“……”

还在饭桌上吃东西的何金枝感觉自己老公似乎要发脾气了,便马上将他拉了下来:“坐下来再吃点,你刚刚都没吃饱。”

“我……我……我吃什么阿我!”

“随便吃,这么多东西。”何金枝说着一道菜夹了一点东西给许国栋,原本还以为女儿的男朋友会是喝很能喝酒的料,所以准备了好多下酒的菜。

许格亦这时也坐了下来,“其实我在北淮把他追到手的时候,就已经住在一起了。”

许国栋:“……”

“老爸,我知道你怕我被骗,但是陆景言绝对不会,因为我们两个人都不会骗对方的。而且,也不会离开彼此。这是我们对爱情的承诺。”

“你才18岁,你懂什么叫爱情?”

“老爸,过几个月我就19了,再过一年就20了,那时候都可以当妈了。还不懂爱情阿。”

“20岁当妈?那都是那些女孩不懂事被骗的。”

“老妈21岁生哥哥,24岁生我。按你这么说,你在老妈20岁的时候,就把老妈给骗了。当时我的外公知道吗?”

许国栋:“……”

何金枝本来想淡定的继续吃晚餐,可对于这父女俩的对话,她还是没办法不笑。“好啦,格子,你吃点东西吧,你要不吃东西,晚上要是小鹿呕吐的话,你就没体力照顾他了。”

许格亦本来也不是会拿自己肚子温饱赌气的人,她直接拿起筷子,开始吃着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金枝多吃点,等下我们去格子房间把她男朋友搬到四楼房间去。”许国栋附耳轻声说着。

何金枝瞪了眼许国栋:“你晚上要是觉得睡不着,院子里跑几圈去,你别尽做无聊的事。小鹿现在都喝醉了,你就让他们今晚睡一起,会怎样!”

许国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