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出国留学是好事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景言在检查头部只是外表层被砖头砸伤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内伤或者淤血之类的。医院便让陆景言在当天晚上出院了。

“小鹿,要不你回北淮吧。”

“为什么?”

“我觉得你跟河阳有点相冲,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阿,我觉得这里很适合我。”

“今天这种事,我在果园混了那么久,都没遇到过,你说你难得来一次,就遇到了。”

“格子,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说小鹿是扫把星呢?”驾驶座上的许国栋忍不住加入两人的谈话。

许格亦:“……”

不要扭曲她的意思!

“格子,你在果园混了那么久,没遇到,那是因为早期你老爸的果园生意还不是太好,自从你去外地上大学之后,这几个月,果园的生意突飞猛进。”

许格亦:“……”

哇擦!这是在间接说她才是那个扫把星吗!

“叔叔,其实如果果园的业务跟生意一直在增长,你可以考虑请个律师,让法律保护你的果园。”

“律师?”

“对,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像今天这种情况,完全可以通过法律得到赔偿。”

“听起来好像不错,小鹿,你家有亲戚是当律师的吗?”

许格亦一懵,有吗?她只知道小鹿家都是官,不是外交官就是翻译官。哪来的律师!

“不是,是我认识几个叔叔,他们都是在律政界小有名气的。”

“好,等下回家你把你认识的律师叔叔介绍我。”

许格亦:“……”

她怎么觉得自己插不进话题的感觉。

快到家的时候,何金枝突然让许国栋将车子在旁边停靠。

“你先送小鹿回去,我让格子陪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买什么呀?这个点,你不回去煮点东西给我们吃。”

“我等下打电话给自强,让他的饭店煮点吃的,送到我们家去。”何金枝说着,拉开后座车门:“格子,走吧,陪老妈买点东西。”

“我要陪小鹿呢。”许格亦直接拒绝。

“没事,让你老爸先照顾着,来,快点下来,这里不让停车呢。”何金枝说着,拉着许格亦的手臂。

没一会,许格亦在被何金枝半拉半扯的带下车了。车门关上那一刻,许格亦喊着:“老爸,帮我照顾好小鹿噢。”

何金枝挽着许格亦的手,“好冷,走走……格子,我们进去超市里面去。”

许格亦一脸的不情愿被拽了进去。

何金枝推着购物车在各种补充钙质的钙粉区一直看着。

“别一张被人抛弃的脸,赶紧来帮老妈看看,哪个适合你家小鹿喝的钙奶。”

“钙奶?”

“虽然没什么大碍,可也流了那么多血,当然要买钙奶来喝喝。你说这个怎样,补充头脑的。”

“不好,他已经够聪明了,再补,我就真的成笨蛋了,这个吧。”

“这个?这个是补充身体钙质的。”

“嗯,他需要这个阿。”

“好,就买这个。”何金枝笑嘻嘻的将一罐钙质放进购物车。“来,我们看看,还要买什么。”

何金枝推着购物车,许格亦则在旁边跟着,可心里都是陆景言。

“格子,妈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喜欢这个男孩,但是你们发展的也太快了,我跟你老爸从幼儿园开始到结婚那天,我们也只是拉拉小手。说实话……你真的是他的人了?”

“嗯,真的阿。”许格亦点头会答,回答的时候,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老妈,你是不知道,小鹿在学校有多收欢迎,太多幺蛾子了,有的快欺负都女儿头上了,还好小鹿都会保护我。”

何金枝:“……”

那个说会照顾好自己妹妹的许正东呢!

“老妈,你怎么啦?”

“我在想,你哥呢,你哥没保护你吗?”

“他阿……没有,还经常欺负我呢。尤其是交了女朋友之后,都不知道我这个妹妹的存在了。”

何金枝:“……”

“还好他交的女朋友是我好朋友,不然我这个妹妹,估计早就靠边站了。”许格亦趁许正东还没回来,能说多少坏话赶紧说。

远在北淮的许正东此时估计一直莫名其妙打喷嚏。

*

从医院回来之后,许国栋倒还是坚持让两人分开睡的,直接让陆景言回四楼房间。

“小鹿,其实我让你四楼也是为了你好。”

陆景言轻轻一笑,有点不解。

“我那个女儿肯定会叽叽喳喳在你旁边念着,所以你今晚睡在这里,她在二楼,肯定烦不到你。”

陆景言苦笑,说得好像也挺有道理的。不过,他其实更喜欢许格亦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碎碎念。

“头没事吧!”

“没事,只是擦伤而已。”

“没事就好,你听东子说,你很聪明,要是砸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陆景言听着也是轻轻一笑。

“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喜欢格子,我这个人也不是老古董,其实只要格子自己喜欢,我这个当爸爸的肯定会同意的。”

陆景言一听,感觉是时候说自己想要带格子出国留学的事。

“叔叔,有件事,我想征求你的同意。”

“等你头上的伤好了,我立刻把你的行李搬去二楼。”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事?”许国栋好奇,这年轻人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

“过完年,我想带格子去俄罗斯留学。”

“什么,去哪?什么斯?”

“俄罗斯,莫斯科大学。”陆景言屏住呼吸,在等许国栋的回复。见许国栋陷入思考,他有点慌,好怕被拒绝。

“俄罗斯……呃,是不是那个普京当总统的那个俄罗斯阿。”

陆景言轻轻嗯了声。

“好阿,不要问想不想,直接带她走,至于学费,你说个数,叔叔到时候准备好。”

陆景言:“……”

他有点幸福来得太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这许正东不是说,会很难吗。这一点也不难阿!

“我很欣赏普京的,虽然我不怎么关注国家大事,但我对俄罗斯特别有想法。”

“为什么呀?”

“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一种感觉。不过,去俄罗斯,得说俄语吧。格子学的不是法语吗?”

“她还不知道我带她出国,我先征求你的同意,我才敢告诉她。”

“出国留学是好事阿,而且我觉得,我这个女儿好像也就你能罩得主,她连东子都不怕,你说东子也不知道像谁,太聪明了,不过他们兄妹俩,从小就很合拍,虽然在家的时候两人会互损,但是关系就是好。他们兄妹俩,说真的,从小到大,除了拌嘴,呃……”许国栋说着,蹙着眉头想了想继续开口:“好像也打过架。”

陆景言:“……”

他突然觉得许格亦的性格完全跟许爸爸太像了。

“小鹿,你可以帮叔叔一个忙吗?”

“叔叔,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

“今晚吃完饭,你就直接回四楼,然后把那个楼梯口的铁门反锁上,无论我女儿怎么装可爱无辜,什么她一个人睡觉害怕之类的,你都不要理她,你今晚就好好一个人在四楼休息。”

陆景言:“……”

“就这一晚,明晚我就把你行李搬回二楼去。我这个女儿太任性了,就是需要给她一个人孤单下。”

陆景言勉为其难的笑着点头:“好!对了,叔叔,这些是北淮的特产,是我父母给你们的。”

“替我谢谢你父母阿。呵呵呵……”

*

当何金枝回来的时候,自强饭店的私房菜也刚好送到。

许大风将摩托车上放有私房菜的篮子拿了下来,提到许家里面。

“国栋叔,你的事我已经尽力帮你争取最高的赔偿了。”许大风边说边把菜从篮子里往外端。

自强饭店是许大风爸爸开的,主厨当然也是许自强了,许大风只要不值夜班,就会帮饭店送外卖,一般村里的人家里有个有聚会什么的,都会打电话去自强饭店订餐的。

当然有些村里在自家大院摆喜酒的,也会请许自强当主厨。

“大风,我刚刚联系了个律师,准备告那个闹事者,你就安心上你的班。”

“国栋叔,这律师打官司不仅要花钱,还要花时间,万一输了,那是人财两空阿。”

许格亦:“……”

我去,这许大风果然人如其名,这成语大概也就他用的出来。

“不会不好,我刚刚跟那个人通完电话,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我现在这个生意,确实需要一个专业的律师来替我管理管理名誉上的事!”

“可是,国栋叔……”

“别可是了,你快回去吧,你爸饭店那么忙,你快回去帮忙。快快快……”

许大风叹了口气之后,骑上摩托车离开了。

*

晚餐过后,二楼房间里,许格亦气鼓鼓的小脸看着许国栋。

父女俩对视了数十秒之后,许国栋那眼神哪比得上许格亦的瞪眼神功,直接就因为不眨眼导致双眼不舒服。

“宝贝女儿,有什么话你就说,别跟你老爸比瞪眼,我这双眼都累。”许国栋说着还揉着双眼。

“是父亲大人,您有什么话,您就说,您需要这样拆散我们这对苦命鸳鸯吗?”

许国栋:“……”

“现在小鹿还头部受伤了,很需要人照顾。”

“格子,你说的没错,小鹿需要照顾,可他更需要休息。你说,你这只小麻雀,在他旁边叽叽喳喳的,很严重影响到休息的。”

许格亦一懵,好像说得挺有道理的。“可是……我……我也有安静的时候阿。”

“格子,你今晚就让小鹿好好休息吧,你看今天他为了你老爸打架了,还受伤,你就看在老爸面子上,今晚乖乖在二楼睡觉,好不好,养好精神,明天一起去接你哥。”

许格亦依旧是气鼓鼓的小脸,不吭声!

“早点休息,也别想等老爸老妈睡了偷偷上四楼噢,楼梯口的铁门我已经让小鹿反锁了。”

许格亦:“……”

村里的这种楼层,为了防止小偷,每家每户几乎都会在楼梯口焊了个铁门。这样就算有小偷从阳台上爬进来,只要锁上阳台上的玻璃门,或者从最高层的露天阳台爬进来,锁上楼梯口的铁门,小偷这样都无法进入房间。

许格亦怎么也没想到,居然防贼用的,现在用在她身上!

许国栋离开房间之后,许格亦立刻拿起手机,给陆景言打电话过去。

“怎么啦?”

“你下楼吧,我在二楼等你。”

“格子,叔叔说的对,我需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已经准备要睡觉了。”

“你现在怎么跟我老爸一个战线啦。”

四楼的陆景言咯咯笑着,“早点休息吧!”

“小鹿……我一个人睡,我怕。”

陆景言轻笑,果然是亲生父女俩。自己女儿用什么招他都了如指掌。

“格子,四楼的房间比你房间更恐怖噢。”

“四楼就你一个人睡,能不可怕吗?那你下来,来我这边。”

“所以我现在吓得不敢出去了,我已经在被窝里了。头有点晕,我休息啦。”陆景言其实还很清醒,他现在因为许爸爸同意他带格子出国,心情异常的好,好到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了。

许格亦:“……”

“晚安,格子。”

“晚,晚安!”

切断通话,许格亦眉头紧皱。一直在想,老爸给小鹿灌了什么谜汤阿,居然让小鹿自己去四楼!呃,不对……该不会是使用武力威胁了吧!也不太可能阿,老爸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欺负一个伤者,还是有恩的伤者。

许格亦想着,已经钻进被窝玩手机了。

她看了下时间,才10点多,她哪里睡得早阿。唉!今晚真的是漫漫长夜阿,她点开微信,看朋友圈的照片。

呃……许爸爸居然发了张他跟小鹿的自拍照。这两个人真的狼狈为奸了?!

许格亦将照片转发给陆景言:‘你还真的跟我老爸一个阵营了阿!’

没过几秒,陆景言就回消息了:‘怎样,我们有没有岳父女婿相。’

许格亦突然笑了起来,听过夫妻相,这岳父女婿相还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有。’

陆景言这时回了个得瑟笑容的表情过来,附加:‘嘿嘿!’

对于陆景言发的表情,许格亦想着他那平时不笑的神情,突然觉得好好笑。

看着两人的对话框,许格亦渐渐收起笑容。‘小鹿,我想你了。’

陆景言看着这简单的六个字,噙着笑将原本已经打好,迟迟不发的‘格子,我想你’这五个字一字一字删除掉。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也发这个过去,那许格亦估计会直接跑上四楼,然后猛敲铁门。

‘那早点休息,天一亮,我们就能见面了。’

许格亦又叹了口气:‘好吧,你也早点休息噢。’

‘嗯,晚安。’

‘晚安。’

将手机锁屏后,许格亦紧闭双眼试图快点睡着。小鹿说得对,天一亮就能见面了。不就几小时吗!今晚一觉到天亮!

呃……

呃……

可是许格亦低估了失眠这个玩意的魔力,因为她无论是什么睡姿,不管是懒散的大字型,还是自我保护式的卷缩型,都没办法让自己有进入睡眠的感觉。就算整个人闷在被子里,依旧是睡意全无。

她感觉今晚自己要失眠了,何来一觉到天亮的事情阿。

许格亦坐起身子,看了下手机,她居然都辗转了两小时了!

哇靠,完全睡不着阿,要不起来玩会电脑?想着,许格亦就下床了,打开电脑,上起网了。

之前有部还没看完的偶像剧,许格亦点了起来,继续看,一开始,纯属当催眠剧用。

可是,当她看到偶像剧里的女主为了见男主徒手爬了五层楼,许格亦顿时豁然开然了。

爬楼?人家可以怕五层,她跟陆景言只隔了两层,不就几分钟的事。

想着,许格亦唇角的笑绽开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嫡女皇后之盛世惊华》/南知薇

高冷腹黑王爷VS聪慧狡黠现代女。

她躲他,他保她。

她避他,他护她。

她欢喜他,他爱上她。

她最后嫁了他,他最后娶了她。

她承诺要占有他,他发誓要推倒她。

小剧场:

月黑风高夜,寝殿内,女子一掌拍掉男子蠢蠢欲动的手,怒瞪着他道:“我怀孕了,不准碰我!”

男子俊眉微挑,顺势便将她压倒在床上,哼道:“正好,我要和我的宝贝儿亲密接触。”

“……”女子磨牙,这个禽兽,还能再污一点吗?

夜晚,她便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和他的宝贝儿有多么深入的亲密接触。

文文一对一,25日—28日正在PK中,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妞们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