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我挂墙上好好的,你吼什么吼阿/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换了身衣服像做贼般的轻动作走出房门,然后打开阳台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一股刺骨的冷风袭来,许格亦冷得连续打了几个寒颤。

在原地蹦了几下之后,许格亦在脑海中大致规划了下自己要怎么爬上去。对于自己家的构造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陆景言睡的四楼房间是跟她的房间在同一个方向,只要顺着这个方向上去,就能到陆景言的房间。

她可是在这个家经常跟小黑,大狼它们玩赛跑,路线超级清楚。

只不过这爬楼路线还是第一次,许格亦仰头看着二楼阳台跟四楼阳台的距离,只见她带着手套,开始做热身活动。

这不是拍戏,这是实战!

准备开始的时候,不知哪来一股妖风,直接把许格亦给吹怂了。她瞬间冷得双手交互摩擦着双臂。MD,好冷阿!

许格亦转身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回房肯定又是睡不着,还不如试试!等下不行,大不了原路返回就行了!

这时,只见许格亦那小身板已经爬出阳台上葫芦形状的护栏,她看着二楼阳台上顶跟三楼阳台的护栏差距,目测没有超过自己的身高。

想着,她壮了壮胆子,咬着下唇,手臂使劲伸长,扑了个空,艾玛!要吓尿了!

许格亦深呼吸着,这爬楼可跟爬树不一样阿!

她长这么大,山倒是爬过几次,这爬楼还是第一次,严重缺少经验!

这会,许格亦再次将手臂伸到最长,这次成功了。许格亦嘻嘻挂着笑,如果有空出的手,她绝对会兴奋的比个耶!

呃…果然不能高兴的太早,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

手是碰到了三楼的阳台护栏最底部的瓷砖,可脚还在二楼,她此时的状态可以说是只靠手指的力气撑着,因为她的双腿几乎是悬空着。

许格亦咽了咽口水,完蛋!这下真的是骑虎难下…

呃,她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笨!四楼楼梯口的铁门被锁,又不是三楼,自己居然蠢到直接从二楼爬上去。二楼到三楼直接走楼梯不是更快吗!

许格亦皱着眉头,撑着的手越来越没力气了,要不要喊救命?趁现在还能撑一会,扯开嗓子喊救命算了。

“救……”命字还没喊出来,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往下滑,“阿……妈呀……”

许格亦终于体会到什么叫,No。Zuo。No。Die了。

此时,许格亦仅靠唯一一只还撑的手,另一手则努力往旁边乱挥,想要回到二楼阳台去。

扑腾,扑腾的数十秒之后,一抹手电筒的灯照射在她身上,许大风那嗓门一喊:“谁!”

许格亦被这么一吓,她那原本撑着的手瞬间滑落。

“阿……救命阿……”许格亦紧闭双眼,双拳紧握,脑海中推测出各种从二楼摔下去的情况,会断胳膊,还是断腿……还是脑瘫,还是断脊椎!额,不会变成植物人吧!

当许格亦在慌乱之余,她只觉得自己着地了,而且好像还是平安无事。

许格亦偷偷睁开一眼,这只是偷偷的一眼,就让她兴奋的睁大双眼,“小鹿,你怎么在这里。”

陆景言沉着一张脸,抱着许格亦往房间里走去。她刚刚那是在干嘛?学蜘蛛攀墙吗?还好他没忍住想她的那颗心,从四楼下来,一进房间没看到人儿,又看到睡衣在床上放着。走出房间才看到阳台的玻璃门开着,他想都不想的就往阳台走。

还没到阳台,他就看到黑夜中有一只手正在乱挥,他第一时间就认定,这个只手的主人肯定是许格亦。

二话不说,跃了过去。还好来的及时,在她被许大风吼了句之后,吓得无力支撑的时候,他接住了她且将她抱了下来。

“小鹿,见到你太好了!”

“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刚刚那样很危险?如果我没下楼,那会是什么后果。”

许格亦还没见过这么生气的陆景言,吓得完全不敢回答了。

“你就这样不在乎我吗?”

“我很在乎你阿!”许格亦听到这个觉得太委屈了,她就是因为太在乎他了,所以才会冲动到爬楼的。

“在乎我,还去做傻事?”

“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了吗!你别生气了。”

“如果我不是因为想你,下楼找你,你是不是打算明天让我看到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女朋友。”

许格亦突然好感动,她委屈着小脸,拉了拉陆景言的大掌:“别生气啦,我也是因为想你,才会一时冲动去爬楼的。”

其实许格亦心里超兴奋的,总感觉自己好像经历了正常人估计这辈子都不会经历过的狗屎运!要想有也不是没办法,首先的有个爱她的男朋友才行。不然,刚刚那种情况,如果陆景言没有出现,她估计都一命呜呼,翘辫子了!

见陆景言还是沉着一脸,许格亦开始担心了,“别生气啦,我知道错啦。其实都怪许大风,半夜三更的对一个爬楼的乱吼。”

陆景言:“……”

许格亦口中这个许大风应该是在巡逻,看到有个奇怪的身影在房屋上攀爬能不吼吗!

许格亦看着脸色依旧是死沉死沉的陆景言,她发现要是陆景言生起气来,有种十头牛都拉不回的感觉。

两人之间安静了数十秒之后,陆景言开口了:“我回去休息了,你早点休息。”

许格亦马上拉住陆景言,好不容易他下楼了,怎么能让他离开:“你不打算陪陪我吗?”

许格亦这话音刚落,披着睡衣的许国栋跟何金枝进来了。

“什么情况阿,大风打电话说,你差点坠楼了。”

“天呐,格子,你哪受伤了。”何金枝马上开始上下检查许格亦。

“老爸老妈,我没事,我刚刚在那往外墙挂的好好的,突然就被许大风给吼的,差点就掉下楼了。”许格亦嬉皮笑脸的说着,完全没有刚刚差点掉下楼的惊慌。

“什么意思,你好好的的在外墙挂着?!你半夜三更的,挂在外墙做什么?”许国栋一脸的不解。

许格亦抿着唇,呃,这个还真不能说实话,不然绝对会被骂的很惨。

“是呵,你怎么半夜不睡觉,把自己挂在外墙上阿。”

许格亦清了清嗓子,“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挂外墙上了,反正我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在外墙上挂着了。我大概是梦游了吧。”

许格亦突然太佩服自己了,简直临危不乱阿。

“梦游?天呐,格子,妈怎么不知道你有梦游阿。”养了十几年的女儿,没见过女儿还有这可怕的事。

“我自从谈恋爱之后,就不知不觉有了,我估计我是因为太想小鹿了额,所以就算睡着了,也有股神力怂恿我去见他。”

在场的人:“……”

“所以,老爸,为了阻止我梦游症发作,我觉得,你还是同意我跟小鹿一起,不然的话,明天晚上,说不定我又挂在外墙上了。”

何金枝像是真的相信了,她掐了下许国栋。“你看你,出什么鬼主意,差点就害死你自己女儿了。……小鹿,你今晚还是在这休息吧,别去四楼了。”

出于礼貌,陆景言对许妈妈肯定也不能是板着脸了,他轻轻勾起唇角,“嗯。”

许国栋一脸的不相信,他看了眼许格亦,居然看不出一点心虚的样。难道这孩子真的梦游了阿。

“早点休息,吓死我们了,睡觉记得锁门阿,我们走了。”

“老爸,老妈晚安。”许格亦心情特别的好。

许国栋跟何金枝离开许格亦房间后,确实看到阳台的玻璃门开着。何金枝走了过去,将玻璃门合上锁上。

夫妇俩回房后,许国栋问:“金枝,你相信格子有梦游?”

“有没有都好,她为了小鹿都可以爬楼,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丫头现在完全一股劲的想要跟小鹿在一起。你还特别为难他们,我告诉你,别破坏我女儿的幸福。”

许国栋其实还真的是想要让陆景言好好休息一晚的,没想到没能好好休息,倒是半夜还瞎折腾。

“我对格子的男朋友也是很满意阿,只是我们那个女儿,不知道像谁,一点都不成熟。难道看不出来,我特地分开两人,是为了小鹿好好休息吗?”

何金枝瞥了一眼许国栋后,将房里的灯关上了:“跟你一样,一点都不成熟!”

许国栋:“……”

*

这边房间里,陆景言的气还没消,听到刚刚许格亦瞎编的事,也是无语加无奈。

“你还打算不跟我说话吗?”许格亦用着委屈的神情,委屈的语气拉了啦陆景言的衣角。“我向你保证,这种蠢事绝对没有下次了。”

许格亦可怜兮兮的眨巴眨巴着双眼,抿着双唇看着陆景言。“小鹿……我错……唔……”

许格亦缓缓闭上眼睛,配合着陆景言这个一直吮吸她的吻。

陆景言确实很气,可他更多是心疼她。那一刻,他真的是被吓到,他怕许格亦受伤,更怕失去她。

他重力吮吸着许格亦的双唇,把担心全部都揉进这个吻里。

*

翌日,许大风早早就来许国栋家了。

对于昨晚的事,他可是一晚没睡好,后面还打了好多电话给许国栋,虽然说是许格亦梦游,可他还是担心。这不,今天上下午班,他早早的就来了。

“格子,听说你昨晚梦游了。”

许格亦瞪了眼许大风:“对阿,我梦游了,本来我挂外墙上都好好的,你不仅用手电筒照我,还吼我,你吼什么吼阿!”

“我这不是怕那个闹事者让其他人来你家,所以特地在你家附近巡逻。”

“你是把我当贼了吧!”

许大风:“……”

他被说得有点心虚了,确实是,他一直都希望在许家抓到一个贼,这样可以增加他跟许家的关系呢。谁知道昨晚好不容易看到有人爬楼,结果居然是许格亦!

“你男朋友呢?还在睡觉吗?”

“早就醒来了,在楼上玩电脑呢。”

“宅男阿!来你家还玩电脑。”

许格亦瞥了一眼许大风:“许大风,我怎么觉得,我对我男朋友有敌意阿!”

昨天在医院许格亦就有这种感觉了,然后还有昨晚谈到果园要咨询法律的事。她总觉得许大风在针对自己男朋友。

被说中心思的许大风傻呵呵的笑了起来。“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敌意,只是就事论事。你都下楼了,他还窝在房间里玩电脑。”

“我男朋友是计算机系的,不玩电脑玩弹珠阿!”

许大风:“……”

他对许格亦胡言乱语早就习惯了,可听到她因为男朋友胡言乱语辩解着,许大风心里特别不舒服。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这么早来我家想干嘛?”

“我来关心你阿,昨晚真的是吓到我了。”

“是你吓死我了,还好我男朋友感受到我要出事了,及时把我救了下来,不然,估计你都得去医院关心我。”

“对不起咯,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能想到,半夜三更的许格亦能在自家楼层爬楼!

许格亦呵呵给了个假笑,“我要吃饭了!”

“那我走了,你慢慢吃。”

“拜拜!”

这时,何金枝端了碗粥出来。“大风,你怎么走了。不在这吃早餐吗?”

“不用了,金枝阿姨,我去派出所看看昨天那事处理的怎样。”

何金枝似懂非懂的点头。

*

二楼房间里,陆景言正用许格亦的电脑登录自己的邮箱,查看莫斯科大学给他回的邮件。

当他看到莫斯科大学招生部回的消息之后,他微微勾起唇角,笑了。

虽然许格亦没有被入取,但是至少也没被拒绝。

对方只是需要许格亦去莫斯科大学当面考口语。这个是陆景言预料最好的结果了。对于像许格亦那样成绩的学生来说,如果不是陆景言施加一句,如果她在莫斯科就读的话,那他肯定也是百分百就读。对方大概就是因为这句话,所以愿意给许格亦一次机会。

在此期间,他得让许格亦学点俄语了。不然在俄罗斯,完全就成哑巴了。

想着,他劈里啪啦的给对方回邮件,以许格亦为第一人称,表示会在莫斯科大学开课之前,准备好一切去口试。

陆景言噙着笑,接下来是不是在年前给许格亦办理护照呢。他将电脑关机之后便下楼了。

一下楼,何金枝就给陆景言盛了碗料很足的粥。

许格亦瞥了一眼过去,米粥里面似乎埋了好多东西:“老妈,这是八宝粥?”

“不是,是肉丝鱼片粥。小鹿头部受伤,就得吃点好的。”

“那也给我来一碗,我压压惊。”

“就一碗,你想吃的话,家里倒是有罐装八宝粥,在厨房,自己去拿。”

许格亦:“……”

呃,这怎么突然觉得乖乖的呢。好像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反而小鹿上位了!

不过情况好像也不是太糟糕,至少她这个男朋友是很受欢迎哒。

*

俄罗斯。

程心语上网进入莫斯科大学官网,看着法律系下学期即将入学的学生名单中有陆景言三个字,一脸的笑意。果然当初提前退学来俄罗斯是对的。

只是她现在有点不知所措,她应该报读外语系,还是法律系,又或者是自己原来所学的财经系。

当她随手点进外语系,却意外的看到让她讨厌的三个字。

“许格亦?她居然也被入取了?”程心语的俄语不算很好,她马上拿出翻译器,翻译了许格亦名字后面的一段备注。

原来是需要本人来通过考试才能正式被入取的。

不过程心语看到这个,整个人就已经很不好了,她马上拨打电话给还在北淮的程俊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