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专门欺骗无知少女/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日,许格亦几乎都是在死记硬背,张口闭口都是俄语!就像现在,也是抱着前几天买的俄语书,嘴里还叽里呱啦的念着。

何金枝仿佛看到高考前期的许格亦。

“你妹妹这是?又要高考啦?”

“这不是要去俄罗斯嘛,她在临时抱佛脚学俄语。”

“那不是年后的事吗?这么早学俄语干嘛?”

“格子好像是打算提前跟景言去。”

“提前?唉……这女大不中留,果然是真的。”

许正东笑了笑。

“我怎么觉得你妹妹跟他不太适合。”

“为什么?”

“以前你妹妹虽然笨了点,可是我觉得她天真无邪阿,现在看不到了。”

“妈,你不能老是把格子当小孩子一样看待,她要是现在不学着长大,那以后步入社会怎么办?”

“家里又不需要她养,你老爸那果园还养不了你妹妹一辈子?”

“那是你的想法,我觉得格子跟景言挺配的。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压制的了你那个少根筋的女儿。”

“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吗?”

许正东看了看时间,“对了,妈,晚上我们出去吃饭吧,唐心要过来。”

“在家吃吧,我去你自强叔那边点几道菜回来。等你爸会来,我让他顺便接你爷爷奶奶过来。”

“就我们一家人吃吧,爷爷奶奶等下次再让他们见见唐心。”

“怎么啦?”

“毕竟我跟唐心刚开始谈恋爱,还不是太稳定,我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

“那都来家里了,怎么会不知道。”

“唐心跟格子是朋友阿。”

何金枝叹了口气,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

晚上,满满的一桌菜。

唐心如突然以许正东女朋友身份来许家,有点害羞不自在。

“唐心,别见外,自己夹菜吃。”

许格亦看着一桌菜,怎么不见一滴酒呢。而且老爸居然还不在。这算哪门子见家长阿,跟陆景言那会完全不一样。“老妈,老爸呢?”

“一会就回来了,我们先吃。”

“没事,我们等等叔叔吧。”

“不用等,这么多菜,我们又吃不完,他不会没饭吃的。”何金枝说着一直示意许正东让唐心如开始吃。

“先吃吧,没关系。”

唐心如腼腆一笑,轻轻拿起筷子随意夹了菜吃。

许格亦对于唐心如这么斯文的吃法,实在是不习惯,“唐心,你是不饿呢,还是饿到没力气吃了阿。我怎么觉得你跟平时不一样阿。”

唐心如呵呵笑着缓缓扭过头看着坐在她旁边的许格亦,轻声:“格子,你找死阿,我现在见家长呢,别破坏。”

“你现在知道要淑女了阿,在学校我淑女的时候,某人好像还笑得很大声阿。”

唐心如:“……”

“其实你也不用吃的这么别扭,我老妈不介意的,你就算用手抓,她都不介意,顶多会建议你拿筷子!”

唐心如依旧是无语,较为淑女般的夹菜吃。

旁边的许正东似乎察觉到许格亦正在‘欺负’他女朋友,他碰了碰唐心如,在她耳旁低语。

说完之后,唐心如像是有点为难,她又往许格亦那边倾斜:“你哥说,如果你再为难我的话,信不信,他喊你舅舅跟叔叔过来把陆景言灌醉!”

许格亦:“……”

哇擦!许格亦抽动着唇角瞪了眼许正东!

“你们怎么啦,怎么都不吃阿,边聊边吃,不然菜都凉了,唐心,吃吃,你叔叔一会就回来了。”

果然,没一会,从果园里忙完的许国栋回来了。看到唐心如那一刻,倒也不觉得陌生。这个女孩,之前可是经常在他果园里跟许格亦一起乱跑呢。

“叔叔好。”唐心如见到许国栋立刻站了起来,问好。

“坐吧坐吧,别客气。”

许国栋此时的心情特别的好,刚刚在回来的路上还接到杂志社的电话,说是明天要给他来个专访,讲述这一路经营果园的历程。这会回到家,又看到儿子跟儿子女朋友,还有女儿跟女儿的男朋友。

他顿时觉得他的一生很有成就感!

“老爸,心情这么好阿。是不是那件事做出赔偿了?”

“这个还得谢谢小鹿介绍那个小秦给我认识,果然走法律就是好。”

许格亦嘻嘻笑着:“那是不是要喝点小酒阿,怎么说,今天哥的女朋友来呢。不喝点酒太对不起这个气氛了吧。”

“好阿,金枝,上次爸留下来的白酒拿两瓶出来,我跟……”许国栋差点就说,要跟唐心如喝两杯了。“我跟东子,小鹿喝两杯。”

“小鹿不行,他额头的伤还没好呢,你跟唐心还有哥喝吧。”

唐心如:“……”

她喝点果啤还差不多,喝白酒,那估计一喝就倒了。

“格子,你认识唐心那么久,不知道她不会喝酒吗?”

许格亦嬉皮笑脸的挑挑眉,“那你喝咯。”要知道,她带男朋友回来,那简直就是个灌酒现场。

“哈哈,唉呀,喝不喝都可以啦,老爸今天好,我就算没人陪我喝酒,我也很开心。”

“是不是觉得哥有女朋友了?你们以后不用担心给他相亲了。”

“东子有女朋友,我当然开心了,不过还有件事,我觉得说出来也让你们替我高兴高兴。哈哈。”

许国栋说着简直笑得合不拢嘴,这时何金枝也将两瓶白酒拿了出来也带了几个酒杯。分别在许国栋,许正东,陆景言面前各自放了一个。

这时,许国栋给自己倒了一杯,“南都杂志社的记者要采访我,说是要访问我的个人经历。”

“哇塞,真的?老爸,你要成名人啦!”

“格子,你老爸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们幸福。尤其是你,你现在也长大了,有男朋友了,还找了个比你爸还出众的男朋友,这点,老爸给你点个赞!”许国栋语闭,直接喝了一小杯白酒。

何金枝瞥了一眼许国栋,这酒还没喝,怎么就开始说酒话了!

“还有你东子,我有时候觉得你聪明过头了,完全不像我许国栋的儿子,不过,现在你老爸我现在看到自己的成绩,我突然觉得,你的聪明绝对是遗传我的。”

许格亦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老爸,你是外面喝醉了是吧,怎么说这么让人鸡皮疙瘩的话阿。”

“叔叔,我敬你一杯,很谢谢你答应我带格子出国。”陆景言拿起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不用客气,我女儿也是应该出去见见世面,不过,你不准欺负她。”

“放心吧叔叔,我不会欺负她的。”

“爸,格子不欺负景言就不错了,你还担心景言欺负她。”

“对了,格子护照已经办出来了,等这两天,俄罗斯那边签证下来,我们就提前过去。”

“怎么提前了阿,不是说年后吗?”

“想要提前过去看看学校。”

许国栋没多想,只是笑笑着点头。开玩笑着:“唉呀,格子,以后老爸的国外订单,可全靠你啦。”

“老爸,哥是计算机系的,唐心是外语系的,以后阿,你让哥替你做互联网宣传,要是有国外订单,你让唐心帮你搞定。现在很多业务在网上都有间网店的。”

“欸,这个不错,还真的不错!东子,反正你现在放假了,替老爸弄个。”

许正东轻轻嗯了声。“嗯,没问题。”

“你们聊天归聊天,别动嘴,不动筷子阿。吃吃吃……”

“来来,小鹿,唐心,你们两个多吃点,再不吃,你们的金枝阿姨可要生气了。”

陆景言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说实话,北淮跟河阳菜的味道还是有点差距的,不过,陆景言这几天在河阳也算是习惯河阳菜的味道了,唐心如更不用说,本身就是河阳人,对于这满桌的菜,有不少她喜欢吃的呢。

许格亦看着陆景言跟唐心如吃得挺欢快的,心里可高兴了,可突然她又有一点失落,这去俄罗斯之后,都不知道几时会有这样的相聚。

*

夜里,许格亦很是不解的看着抱着被子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唐心如。

“你这是什么意思,打算跟我睡?”

唐心如很确定的点头。“嗯。”

“可是,我要跟我的小鹿睡一起呢,我哥房间就在那个门,你赶紧过去,顺便把我家小鹿放回来。”

“格子,你看,你可能过几天就要去俄罗斯了,你不打算跟我盖被子纯聊天吗?”

许格亦瞥了一眼唐心如。“现在有QQ跟微信,随时随地都能视频,我跟你盖什么被子阿?你不会是怕跟我哥越狱吧?”

唐心如呵呵笑着,没错,她就是怕。在毕业前一天,她倒是做好准备了,可是许正东似乎没有那个想法,现在只要两人一起单独在一起,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给许正东施加压力。还不如尽量在晚上两人不独处。

许格亦哭笑不得,她突然上前拍了拍唐心如。“没事,没事,我理解。”

唐心如感觉她这是应该默许了。抱着被子怎么往许格亦的床走去。

可许格亦直接拦住她了:“唐心,你要是实在是怕我哥兽性大发,我们家四楼还有房间!没人睡。”

唐心如:“……”

传说中的患难见真情,这真情何在阿!

“走吧,我带你去四楼睡。”许格亦说的一脸认真拉着唐心如。

唐心如还傻呼呼的跟着许格亦走出房间。

在经过许正东房间的时候,许格亦特地去敲了房门。

“怎么啦?”

“我现在带唐心去四楼,你……要不要改变你的主意。”许格亦双手环宇胸前,心想,哥,别说我这个当妹妹的不给你机会阿。

许正东看了眼站在许格亦身后的唐心如。“改变什么主意?”

“就是让唐心跟你一起睡的主意阿,你应该不会想要跟我一样,万一睡不着想人家的时候,打算半夜爬楼,玩蜘蛛侠的兴趣吧。”

许正东:“……”

“怎样?想清楚没有?”

许正东越过许格亦,走到唐心如面前,小声:“今晚睡我房间吧,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唐心如给了个笑容,点头。心想,我不是怕你不对我怎样,就怕你不怎样。

呃,许格亦怎么有点懵圈了。这两人之间到底是谁比较积极阿!

这唐心如一进房间,原本在许正东房间里用电脑给许家果园弄网页的陆景言也很识趣的出来了,在出来之前,将差不多要弄好的网页保存了。

陆景言跟许格亦回到房间里,许格亦还是一脸懵。

“刚刚是什么情况?唐心怎么抱着被子来我房间?”

陆景言笑了笑。“不是所有情侣都跟我们一样。”

“什么意思?”

“你哥大概是怕以后会跟唐心分手,所以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唐心有什么进一步的关系。”这是陆景言从刚刚跟许正东聊天中猜测出来的。

“哇塞,看不出来,我哥还是个好人阿。谁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许正东完全没有阿。”

“那你意思是,我是那个色字头上一把刀咯。”

“不是,色字头上一把刀的人是我。”许格亦说着笑嘻嘻的搂着陆景言。“我突然觉得,他们两个今晚估计真的是盖被子,纯聊天到天亮。”

陆景言不语,只是将许格亦搂紧。

许正东房间里,气氛还真的有点像许格亦说的那样!

他突然显得尴尬不自在了,唐心如也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两人开着灯,一起看天花板。

*

翌日早上,许国栋来果树园办公室的时候,负责接待的员工通知他,有个自称是记者的客人已经在办公室了。

当许国栋见到戴着墨镜程俊英的时候,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什么杂志社要采访他。以她这个年纪一般要是在杂志社混得好,估计都已经当总编了,不需要自己出来跑新闻。

“你是昨天打电话给我说是南都杂志社的记者?”

程俊英摘下墨镜,摇头轻笑:“不是,我不是什么杂志社的。”

“那你是……?”

“我叫程俊英,我有个女儿,叫程小语,是陆景言的女朋友。”

“陆景言,你说的是小鹿?”

“对!”

“你弄错了吧,小鹿我是女儿的男朋友。”

程俊英说着将一张陆景言跟程心语合成的亲昵照片递给许国栋。“我女儿跟陆景言从小就认识,也交往了好几年,但是你女儿在学校一直追求他,大概是贪新鲜吧,陆景言居然为了你女儿抛弃我女儿。”

许国栋看着照片,半信半疑:“就算小鹿跟你女儿以前是男女朋友,可他现在已经跟我女儿在一起了。我不明白,你给我看这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女儿怀孕了。”

“你说什么?”

“一开始陆景言说什么要带我女儿去俄罗斯留学,结果他把我女儿安排过去了,可是他自己没有过去。我以为我女儿跟他在莫斯科一起求学,可是我前几天才接到我女儿的电话,她说陆景言没有出现,只有她一个人在莫斯科,而且,我女儿还怀孕了。”

许国栋听到这,已经开始将事情结合在一起分析了。

“他现在是不是也跟你说,要带你女儿去俄罗斯留学?”

许国栋虽然面不改色,可心里早已开始乱了。

“如果有的话,你千万别答应,不然的话,你女儿就跟我女儿一样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尽管他为了许格亦已经开始动摇了,可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陆景言的大腿内侧有颗痣,是我女儿告诉我的,这么隐蔽的地方,肯定只有发生过关系的人才知道。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问你女儿,她肯定知道。”程俊英说着将墨镜带了起来,准备起身走人。

“本来这种丑事,我并不想说,可是我不想看到你女儿跟我女儿走一样的路,陆景言就是个感情骗子,仗着自己家室好,长得好看,读书又好,专门欺骗无知少女。”

许国栋的情绪没多大波动,只是一直保持原有的态度。“我不认识你,你的话,我不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