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你老爸好像怕你被拐卖/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俊英见许国栋似乎挺相信陆景言的,她又将墨镜摘了下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连自己女儿都不想保护吗?”

“我女儿虽然笨,可还不至于会被骗。你是哪冒出来的,连跟我见面都要用假身份,我凭什么相信你?”许国栋的确最讨厌被骗,一开始他确实也是觉得陆景言太过于完美,喜欢自己女儿,有点让人难以相信。可陆景言在他家的这两星期,他的一举一动,他可是都看在眼里。

“我想,陆景言肯定是为你做了什么牺牲,你才会这么袒护他。一开始他跟我女儿谈恋爱的时候,也是为了我从楼梯上滚下来,我当时很愧疚,更多是欣赏这个男孩。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男孩表里不一,是个感情骗子,她一直在欺骗我女儿。”程俊英越说越激动,她把她讨厌陆景言的情绪真实的表现出来了。

心地善良的许国栋看着已经哭出泪的程俊英,揪着心将桌上的纸盒递了上去。

“谢谢……”程俊英抽了张纸巾擦拭着眼泪。“许先生,我相信你也是个很疼女儿的,我也是,我是个单亲妈妈,女儿是我一手带大的,她喜欢陆景言,喜欢的都差点跟我这个当妈的翻脸,我不知道陆景言给她说了多少甜言蜜语,会让我女儿这么喜欢他。我只希望你的女儿不要像我女儿一样,傻乎乎的被骗。”

“他对我女儿很好。”许国栋还是坚持相信自己的女儿。

“你女儿现在是不是天天抱着俄语书,学习俄语?”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那是事实,最近几天,只要许格亦一空闲下来,就是静静坐在那边学俄语。换做以前,她肯定是抱着小黑它们玩耍,现在连放假都在看书,确实不太像许格亦的性格。

“几个月前,陆景言为了跟你女儿在一起,把我女儿逼出学校,我以为女儿这次是真的跟他分干净了,谁知道前段时间开始学什么俄语了,连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我以为她在准备考什么学校,谁知道又是为了陆景言,她跟我说,陆景言要带她出国,前提是必须学好俄语,呜呜呜……”

许国栋蹙着眉头听完程俊英的话,已经快没有底气替陆景言说话了。因为程俊英的话,他似乎慢慢相信了。

程俊英吸了吸鼻子,擦拭掉眼泪。“我女儿现在俄罗斯,我让她回来,她就是不回来,说什么要等陆景言过去,我也是打听到你的联系方式,怕你以为我是骗子,不肯见我,我才用杂志社的名义约你。我其实很感谢你女儿介入陆景言跟我女儿的恋情,我以为我女儿会清醒,没想到这个陆景言又不知道给她灌输多少甜言蜜语。”

许国栋吐了口气,陆景言的家室他还是有所了解的,对于这种事情,他也是实在不愿意相信。不过眼前这个女人也是奇怪,就算自己女儿被骗,也没必要千里迢迢从北淮来这里跟他哭诉吧。

“我觉得吧,你应该给你女儿做思想工作,而不是跟我哭诉。”

“我不是在跟你哭诉,或许你会觉得你女儿也没什么可骗的,但是你有没想过,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遇到感情骗子,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却无能为力。我女儿算是毁在陆景言身上了,可是你女儿,现在你阻止还来得及。”程俊英将眼泪擦拭掉,戴上墨镜:“我准备去俄罗斯找我女儿,希望我女儿能够听我的话,把孩子打掉,跟我回家,好好过日子。”

程俊英说的极其可怜,绝对能够让一些毫无防备的人同情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程俊英又打了张同情牌:“女孩子最宝贵的是少女该有的青春活力,我女儿已经没有了,希望你保护你的女儿。”

语闭,程俊英算是离开许国栋的办公室。

她这一离开,许国栋的情绪也顿时全部表现在脸上。他疼许格亦,远远超过许正东。这个女儿,何止是他的心头肉,简直是他的命,这个女儿,从小他就宠着,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女儿在情感上受一点伤害。

不过,他还不至于不理性,没搞清楚事情的情况下,就马上回家跟陆景言闹。

许国栋叹了口气,今天他心情本来异常的好,今天出门还特地打扮了一番。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刚刚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来着,程俊英?她女儿叫……程小语!

他是不是真的该去了解了解陆景言跟自己女儿在学校的一切。

人家说恋爱中的人都没办法正常分辨出跟自己交往的人是好是坏,尤其是青春期的少女。

想着,许国栋揉着太阳穴,许格亦小时候,他担心这个性格太男孩子气的女儿找不到男朋友,现在却怕她被男朋友骗。

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

许国栋回到家的时候,院子没人,一楼也没人,就连平时肯定会在院子里‘巡逻’的大小狼也不在。

但是在楼梯口看到自己女儿的鞋子,陆景言的鞋子也在,这说明他们两个没有出门,应该在楼上房间里。

就在这时,给大狼小狼洗完澡的何金枝回来了。看到许国栋的车在院子里停着。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采访的事顺利吗?”

“不是很顺利,对了,格子跟小鹿在楼上?”

“嗯,这去俄罗斯的签证可能这几天就下来了,格子在抓紧时间学俄语呢。”

“那东子跟唐心呢?”

“他们两个出去逛街了。”

许国栋突然觉得自己女儿还真的是完全被陆景言给影响了。东子跟唐心都出去逛街了,她居然窝在房间里学什么俄语。

何金枝见今天许国栋太反常了,“你怎么啦?采访不顺利,影响到心情了?”

“不是,我问你,你对格子的男朋友有多了解?”

“我只知道他家境不错,在学校好像挺受女生喜欢的,我听格子说,她经常被那些喜欢小鹿的女生欺负。”

许国栋叹了口气,追着问:“那你知道,在我们女儿之前,他的女朋友叫什么?”

“这个……我哪知道阿,怎么啦,好好的怎么问这个,你今天太奇怪了。”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了点。”

何金枝有点不信,虽然一开始许国栋也是很好奇一个那么完美的男生喜欢自己的女儿,是为了什么,所以一见面就搞出那么多事来,可那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样奇怪的言行举止。

“叔叔,阿姨…我回来啦。”这时,唐心如提着东西回来了。

“哟,唐心回来啦,东子呢?”何金枝见只有唐心如一个人回来,问着。

“有个叫大风的人跟他在村口那边闲聊,我没事,我就先回来了。”

何金枝咯咯笑着。“买了这么多东西阿。”

“嗯,都是格子让我替她买的,这些都是她准备带去俄罗斯的。她现在要学俄语,没时间出去。”

唐心如的话,顿时让许国栋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女儿真的会像今天那个程俊英的女儿一样,为了陆景言,失去少女该有的一切。

“唐心,叔叔能问你点事吗?”许国栋觉得,他们两个人在学校的事问唐心如最黑是不过了。

唐心如突然开始紧张,“能阿,叔叔你问吧。”

“格子在学校是不是常被人欺负。”

呃,好像问的内容跟她没有关系。唐心如一下就松懈了:“对阿,还都是陆景言帮她解决的。不过,其实格子被欺负,跟陆景言也有关系。”

“什么关系。”

“陆景言在我们学校太受欢迎了,好多女生喜欢。尤其是那个程心语……”

“程心语?她是小鹿的女朋友?”

唐心如摇头。“不是,但是她好像跟陆景言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过,叔叔你放心,陆景言说了,他不喜欢程心语的,只喜欢格子。”

唐心如说得一脸羡慕,可许国栋却听得脸色越来越黑,还真的有程心语这个人!两人还真的是从小一起长大。这果然知道的越多,心情就越沉重。

“这个程心语现在还在欺负格子吗?”

“当然没有了,她之前欺负格子,陆景言直接把她逼到退学。”

许国栋突然越来越相信程俊英的话。无风不起浪,流言蜚语更是没有根据的。看来他真的得从新考虑考虑陆景言跟自己女儿出国留学的事了。

“叔叔,要是没事的话,我上楼啦,我给格子看看,我有没有买错东西。”

“嗯,去吧。”许国栋心里大致有了个普。

“叔叔,阿姨,那我上楼啦。”唐心如拎着东西哒哒哒的上楼了。

唐心如这一走,何金枝就开口了。“怎么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金枝,你觉得这个陆景言像不像个骗子?”

何金枝像是听了什么玩笑话,呵呵笑了起来。“他要是骗子,那我们村的那些到了娶老婆的男孩就只能买老婆了。”

许国栋现在的心情也是听不进何金枝的笑话。

何金枝也没多大在意,毕竟这个怀疑也不是第一次了。

*

二楼房间里,唐心如站在房门口 将东西用一手拎着,敲了敲房门。

“门没锁,进来吧。”

听到许格亦的声音,唐心如拧着门把走了进来。房间里的情景就跟这几天看到的一样,许格亦正在埋头苦干的念着俄语,陆景言则在旁边给她指导。

“格子,东西我替你买了,你看看有没有少买的。”

“你放那边吧,我等下读完这些俄语再看。”许格亦真的是认真到一点都不着急唐心如买的东西少没少。

唐心如放下东西,抿着唇看着许格亦的背景,心里突然有种,我那一放假就乐得跟小老鼠似的许格亦不见了。在一旁站了约十秒左右,觉得自己在这个房间里,像个多余的人似的,叹了口气默默的转身离开房间。

“小鹿……你确定这一句肯定会有用?”

“嗯!这句就跟你学法语时候用的多音字一样。它在不同的对话里,意思也不同,但发音是一样的。”

许格亦噘着小嘴,“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我想下楼吃点东西。你让我休息十分钟吧。”

“好阿,去吧,我先帮你把这些重要的比较容易记住的对话写出来。”

许格亦一听可以下楼偷懒偷懒,心里乐开花了,“那我下楼找点吃的,也给你带一点。”

“帮我带杯开水吧。”

“好的,没问题。”许格亦得瑟的用俄语回话。

……

许格亦下楼的时候,看到许国栋正在摸着大狼的脑袋,看那神情似乎心情不太好。

“老爸,你怎么啦?今天不是有记者采访吗?怎样,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你的采访阿?”许格亦说着蹲了下来,手还开始捣鼓着大狼耳朵上的蝴蝶结。

许国栋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见许格亦打了个哈欠,他关心着问:“才几点阿,就打哈欠。”

“我今天一早就起床学俄语了,刚跟小鹿申请下楼呼吸新鲜空气呢。”

许国栋听着都心疼了。“女儿,要不就在河阳待着。什么出国留学,咱不去了。”

“我才不要,我要跟小鹿在一起。”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很累吗?”

“老爸,不是你说的嘛,人生累就对了,累才觉得自己在做什么!”许格亦不以为意的顺口回答着。

许国栋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女儿现在的情况就跟那个程俊英的女儿一模一样,完全被陆景言迷失了心智。

“可是你现在在放假阿,你以前一放假,不是跟唐心去老爸的果园玩,就是跟小黑,大狼在村里玩,哪有像现在,窝在房间里,抱着书学俄语。”

“老爸,因为可能再过两天,俄罗斯的签证就要下来了,我现在先把基本的学会,到时候我去俄罗斯就不会听不懂俄语啦。”

“格子,老爸还是喜欢你以前一放假就到处跑。”

许格亦笑眯眯的笑着:“怎么啦,怎么突然这么感慨阿!是不是今天受采访了,想起我很多小时候的事阿,觉得我这个女儿长大懂事啦!”

许国栋叹了口气,勉强给了个笑容。“如果可以,爸宁愿你现在才8岁,天天跟着老爸去果园玩。”

许格亦笑着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老爸,我要去找吃的,我答应小鹿,就下来十分钟呢。等晚上吃晚餐,我们再聊。”

许格亦走进厨房,刚好看到何金枝正在洗菜,准备煮饭。她走了过去,在另一边水槽洗手,边洗手,边问:“老妈,有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可以赏给你女儿的。”

“一会都要吃饭了。”

“可是我现在饿阿,我先吃一点,骗骗肚子。”

“碗柜右手边上面的柜子里有你喜欢的鸡蛋卷。”

“老爸是不是今天采访不顺利阿,我看他好像不开心。”许格亦边说边从许妈妈说的位置拿了一小包鸡蛋卷下来,并且撕开包装,开啃起来。

“应该是吧,可我觉得他好像突然很在乎你了,好像怕你被拐卖。”

许格亦抖肩笑了起来,“老妈,我压力好大噢,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我简直亚历山大!”

“你有什么压力,小小年纪,正是玩的时候,哪来什么压力。”何金枝说着,一脸的嫌弃。

许格亦突然笑嘻嘻的靠近何禁制,“老妈,要不你跟老爸努力努力,再生个女儿,这样呢,就算我真的被人拐卖了,你跟老爸还有个女儿可以疼。”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阿。”

许格亦咯咯笑着,将最后半截鸡蛋卷全部塞进嘴巴里,乐呵呵的笑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