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你凭什么要让我女儿为了你出国/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给陆景言端了杯开水,自己则用嘴咬着塑料包装的绿茶回到房间里。

陆景言见状,先是从她手中端过几乎要溢出来的开水,然后在从她嘴上将绿茶拿了下来。

“哇,我的手居然在冬天里差点被开水烫熟。”

陆景言牵起许格亦的手,确实被烫得很热,他轻轻的放在嘴边呼着。

许格亦手心被陆景言轻轻这么呼着,有点痒。“你这是再给我手心加热吗?”

“我的热跟开水的热不一样,我的热可是会帮你降温的。”

许格亦笑嘻嘻的笑着,“有文化的人原来才是最可怕的。”

“我怎么可怕啦。”

“人家说,谈恋爱前面三个月是热恋,第四个月就是适应期,到了第五个月,那就是两人习惯对方,可是没了激情。”

陆景言荡着笑,“这又是哪部偶像剧的恋爱教程阿。”

“这是网上那些有经验的人说的阿。所以闪婚都是在三个月之内阿。”

陆景言听着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怎么啦?”

“我突然觉得,没在我们热恋的时候把你给娶了,有点后悔。”

“没关系阿,我们现在也是热恋阿。你敢不敢去跟我老爸提亲阿。”许格亦露齿笑着,一副在撩拨事情的得瑟样。

“原来你怎么心急的想要嫁给我阿。”

“难道你不想娶我。”

陆景言长臂一伸,将许格亦拉进自己怀里,一手揽着她的小腰,一手用食指勾起她的小脸。“想,当然想了。只是我还没赚到娶你的钱。”

“娶我不需要什么钱阿,只要我老爸老妈点头,我马上就可以嫁给你。”

“我听说娶河阳的女孩,聘礼都很多。”

“没有阿,你看我老爸,他娶我老妈的时候,可是身无分文阿。那时候我爷爷也没给我老爸什么。”

对于许格亦的认真回答,陆景言勾着唇笑着。“那我看找个机会跟叔叔聊聊。”

许格亦咯咯的笑着,“好啦,我逗你玩呢,等我们留学回来,我们一起赚钱,举办婚礼。到时候你是律师,我是翻译官。哇,想想都觉得人生太美好了。”

陆景言勾唇笑着嗯了声,看着可爱的许格亦,忍不住捏了捏小脸:“我们继续学俄语吧。”

听到学俄语,许格亦突然觉得刚刚幻想出来的美好画面顿时被俄语两个字给击碎了。

*

夜幕渐渐暗了下来,陆景言跟许格亦下楼的时候,只有许国栋跟何金枝。

“哥跟唐心呢?”

“他们两个出去看电影去了,在外面吃。”

“看电影也不喊我,这两个人太讨厌了!”

“喜欢看电影阿,让小鹿吃完饭带你去看。”许国栋提议着。

许格亦也有这个想法,她看着陆景言,“怎样,一会吃完饭,我们去看个电影。”

“我们下次再去好不好,你还有一些内容要学。”

许格亦叹了口气抿着唇,“好吧,下次就下次。反正我现在也满脑子都是俄语。”

听到陆景言宁愿让自己女儿学俄语,也不出去看电影,许国栋脸色立刻不好了。可他这会又不想在许格亦面前马上表现出来。沉住气,不声不吭的吃饭。

许格亦也是默默的吃饭,这大概是许家唯一一次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吃饭不说话,许格亦也没觉得哪不对劲,她现在确实是满脑子的俄语。

倒是何金枝觉得奇怪,这么安静吃饭在许家还是第一次呢,平时就算只有她跟许国栋两人,许国栋也会说一堆有的没的,何况还有许格亦在呢,这父女俩,今天居然都这么安静,可是许格亦是急着去学俄语,所以吃饭不说说话,可以理解,但是许国栋,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

等陆景言跟许格亦匆匆忙忙吃完饭,上楼之后,何金枝直接将许国栋的筷子拿走。

“怎么啦?干嘛拿走我的筷子!”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啦,采访不顺利就不顺利咯,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怕被人家说的。”

许国栋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碗放了下来。“不是采访不顺利,是压根就没人要采访我。”

“什么意思?”

“有个叫程俊英的女人为了她女儿来找我。”

何金枝眼一大:“你在外面还有私生女?”

“想哪里去了呢,这个程俊英是喜欢小鹿那个女孩的妈。”

“她找你做什么?”

“她说小鹿是个感情骗子,她女儿就被骗了,现在一个人怀着孕在俄罗斯待着。”

何金枝听着也是一脸的不愿意相信。“我看那个程俊英才是骗子,你也是,哪根筋不对,去相信一个外人。”

“金枝阿,可是我看咱们的女儿越来越不像以前那样了,什么事都以小鹿为主。”

“你这不废话嘛,女儿长大了,你以为还像小时候那样,贪玩吗?”

“欸……你说的也有道理阿,可是,万一这个小鹿是个骗子呢,我可不想看着我女儿一个人在俄罗斯在街头流浪。”

“那就跟小鹿商量商量,不出国呗。其实格子读的那个云锦大学就不错,在国内也是有名的大学。”

许国栋没有接话,而是陷入沉思,时间可以证明一切,但是,他还是不忍心用女儿的幸福去证明。何金枝的话说的也对,女儿读的云锦大学就已经够好了,其实还真的不需要出国。

看来今晚,他得跟陆景言好好谈谈。

*

许格亦伸了个懒腰。“椰丝!终于把这个对话内容背下来了。”

“俄语是不是比法语容易?”

许格亦噘着小嘴,摇头。“一点都不容易,我还是觉得法语比较简单。”

陆景言轻笑,“那是因为你先接触了法语了。”

许格亦突然站了起来,从背后抱住陆景言。“我进步这么快,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阿。”

“想要什么奖励?”

“反正过两天,签证可能就下来了。我两天也学不到什么,我可不可以……”

“可以!”

“我还没说什么我可以什么呢,你就答应啦。”

“你是想在离开河阳之前,好好玩一玩,对不对?”

许格亦嘻嘻傻笑着。

“这几天你也累了,我可不想你到时候去了俄罗斯,变成一个呆子。”

许格亦听着整个人心情大好,说真的,她这几天学俄语,真的快吐了!如果明天再来一天,绝对会吐。

陆景言拉开许格亦圈着自己颈项的手,缓缓站了起来。他看着此时笑得灿烂的许格亦,这几天确实辛苦她了。他大掌抚上许格亦的小脸,缓缓靠近。

许格亦垫着脚丫子,双手拉着陆景言背部的衣服,好让自己能够离他更近一点。

陆景言碰上许格亦双唇那一刻,他并没有直接深吻,而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个吻。

许格亦也慢慢回应着……

叩叩叩……

许格亦蹙了下眉头,不打算理会。反正门锁了,随便敲吧,要是没什么急事,应该在没人理会的情况下,会走开吧。

谁知,叩叩叩。又是一阵敲门声。

陆景言似乎想要结束了。可许格亦不想,她那原本只拉着陆景言背后衣服的双手,顿时伸到前面来,拉着陆景言的衣领,不让他离开。

“格子……开门,是老爸。”门外的许国栋可没多想,他觉得自己女儿肯定是因为沉迷读书,才会没听到他的敲门声。

许格亦皱着小脸,放开了陆景言。

陆景言倒是噙着笑:“我去开门。”

许国栋见开门的人是陆景言,刚好他也是来找他的。“小鹿,我买了一箱啤酒,我们两个喝点?”

“好阿。”

“干什么,干什么!怎么又找小鹿拼酒阿。”许格亦听到酒字,立刻小跑到门口。

“这次是友谊赛,要是小鹿不喝,我绝对不逼,你乖乖的,在房间里玩电脑,我跟小鹿下楼喝点。”

许格亦看了眼陆景言,微微挑着眉,心里不断的传达着:‘只要你拒绝,我立刻关门!’

可陆景言似乎还真的是一心想要跟许国栋聊聊天,喝喝酒。

“我跟叔叔喝几杯,你自己玩会电脑。”

许格亦:“……”

居然不向她求救?!

“放心,我不会给你一个喝得烂醉的小鹿,走吧……我们下楼喝酒去。”

“嗯!”

陆景言话音一落,朝许格亦笑了笑之后跟在许国栋身后下楼了。

*

这喝啤酒的杯子跟喝白酒的杯子完全不一样,许国栋将他跟陆景言两人面前约有8CM高的杯子倒满。

“叔叔今天跟你商量件事。”许国栋直接说明他为什么单独找陆景言的原因。他今天也是憋屈了一天,毕竟是有社会阅历的人,也算是沉得住气。可就算在沉得住气,许国栋就怕今晚不把事情说明白,他会睡不着!

“什么事阿叔叔。”陆景言其实心里已经有底了,许国栋找他还能谈什么,话题肯定是离不开许格亦的。估计是他最近看自己女儿天天窝在家里读书,心疼了。

“关于格子出国留学的事……我……”

陆景言微微笑着,等着许国栋说完。

“我反悔了!”说完,许国栋直接咕噜咕噜的将杯子里的啤酒喝完。

陆景言的心突然揪了起来。“为什么阿,是不是最近我让格子学俄语,你心疼了。”

许国栋叹了口气,“心疼是肯定的,哪有一个18岁的女孩,不贪玩,这放假回来,比在学校还拼命。”

“叔叔,格子已经把一些基本的俄语都学会了,明天开始就不用学了。”

“现在不用,去俄罗斯之后,不还是得继续学,我女儿……我不要求她的学历多高,我只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

“叔叔,你是担心费用吗?”陆景言突然也是不明白,为什么许国栋反对了,吃晚餐的时候,他也有所察觉,许国栋似乎有点不开心,可他并没有把这事跟出国留学联想到一起。

“费用我一点都不担心,我担心的是我女儿的未来!”许国栋几杯啤酒下肚,说话声音也开始大声了。“我说你为什么非得带我女儿出国呢?你是北淮人,你应该知道你们北淮的云锦大学在国内也是名牌大学,为什么非要出国呢?我就不明白了。”

“叔叔,带格子出国留学,我承认,我是有私心的,云大虽然是名牌大学,可在一些教学方面上始终没有办法达到我心目中的要求。”

“你承认?你承认你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心,所以带我女儿出国是吧。你觉得你这样是在委屈我女儿吗?”

陆景言没有马上接话,他是为了莫斯科大学法律系的教授才去的。带着不是心甘情愿去的格子,确实是委屈她了。

“格子的学习能力其实很强,如果格子不喜欢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逼她做任何事。”

许国栋又拿起杯子咕噜咕噜的喝着酒,“你现在就是在逼她,你看你把我女儿给迷得,完全都变了样。我家的格子,以前多活泼,完全就是一个18岁少女该有的可爱,可现在,你自己看看,她都快成呆子了。”

“那叔叔的意思是?”

“要出国你自己出国,我女儿不出国。”

陆景言突然有点慌了。“叔叔,我可以不让格子学俄语,也可以不让她为了我做任何事,我只希望你能够答应,我带格子出国。”

见陆景言这样,一副铁了心要带自己女儿出国,许国栋突然觉得自己的反对是对的。

“说真的,我其实还不是很了解你,你跟我女儿谈恋爱,我不反对,但是出国这事,以后再说吧。”山高皇帝远,要是自己女儿真的在俄罗斯受委屈,那他可是完全没办法第一时间知道。

“叔叔,我的家庭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想见我父母,我可以安排。”

许国栋挥挥手,“这个不需要了,我现在已经表明我的态度了。你要么跟我女儿好好的在国内谈恋爱,要么你自己一个人出国,我女儿继续去云锦大学读书。”

“叔叔,你这是让我跟格子,异地恋吗?”陆景言极力挤出笑容。

“这不是刚好可以考验你们的爱情吗?再说了,你还有个选择,那就是留下来,他们都说你聪明,在学校很受欢迎,你何必要去一个陌生的环境,从新开始呢?”许国栋觉得,如果陆景言真的愿意为他女儿留下来,那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女儿。如果不愿意,那早点结束这段感情也不是件坏事。

陆景言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大口喝了起来。

“怎样,你这点小事都不能马上下决定?”

“叔叔,要我怎么做,你才会不反对我带格子出国。”陆景言的语气几乎是在哀求着。

“应该是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弃带我女儿出国!”许国栋心中那股想要保护自己的女儿心愈发愈强。

“莫斯科大学是全世界有名的,叔叔你虽然不希望格子的学历多高,但是我想格子自己应该会想要自己的学历高一点。”

许国栋突然呵呵笑了起来,思绪已经被酒精占领了些许,完全没办法冷静跟陆景言正常商量事情了。

此时他也完全扭曲了陆景言的意思,猛地站了起来:“你现在是觉得,我女儿会为了你,跟我翻脸是吧。”

陆景言也站了起来,神情别说有多委屈。“叔叔,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觉得你自己聪明,就可以随便安排别人家女儿的未来啦?”

“我的意思是,格子是愿意跟我出国的,你是不是应该尊重下格子的想法。”

“我女儿她现在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她当然是自愿跟你出国,可我这个当爸爸的,不能让她这么任性。”

“叔叔……”

“够了,你都不能为了我女儿留下来,你凭什么要让她为了你出国?”

陆景言被问的一时半会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替自己辩解。

而且看着似乎有点醉意的许国栋,他觉得还是等许爸爸清醒的时候,再好好谈谈。

------题外话------

骑木马的小妖/文《拆吃入腹:叫兽求放过》,此文28号—2号PK,多多支持!

季清:地产大亨独子,冷面教授,腹黑总裁

何苗子:最强钉子户,最渣学生,专业跑腿

他说:“没有拆不掉的房子,只有不努力的开发商。”

她说:“没有被拆掉的房子,只有不努力的钉子户。”

季清又高又帅又有钱,可唯一的遗憾是他患有先天性残疾——面瘫

何苗子开朗活泼懂礼貌,但比较令人扼腕的是她有毛病——缺根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