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还是早点让他们分手比较好/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已经喝得差不多的许国栋见陆景言对于自己的问题保持沉默,他突然想要问清楚他到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怎样,我女儿值不值你留在国内。”

陆景言抿着唇,斩钉截铁:“值得。”

“好,那从现在开始,什么俄语,什么出国留学,提都不准提。”

陆景言此时的笑,真的是强颜欢笑了。“知道了,叔叔。”

或许,云锦大学的法学系也可以像许爸爸说的那样,能够让自己学到想学的。

这会,许国栋哈哈笑着,他拍了拍陆景言的肩膀:“来来,我们继续喝。”

两人再次坐了下来,这次倒是喝得挺和谐的。

许国栋一直倒酒喝酒,倒酒喝酒,这陆景言也是喝了不少。

这时,许正东跟唐心如回来了。看到两人正在喝酒,许正东先让唐心如上楼,自己则坐了下来一起喝。

看着桌面上已经有十多瓶空的酒瓶,许正东哼笑一声:“爸,你们这是喝了不少阿。”

“高兴嘛,当然得多喝一点了,我告诉东子,这小鹿绝对是喜欢你妹妹的,他阿,现在可以为了你妹妹留在国内,不出国留学了。”

许正东一听,皱起眉头,看着陆景言,什么情况?怎么又不出国留学了?

陆景言给了个苦笑。

许正东心情顿时也沉重起来,眼前这两人他都还是比较了解的,陆景言不可能一开始骗他,可自己的爸爸一开始要是答应了,也不可能会反悔阿,这中间发生什么事啦!

约半小时过去之后,何金枝下楼来催促了,这都几点了,还喝着呢。见许国栋都已经喝的开始胡言乱语了,她搀扶着许国栋上楼,上楼前还特别嘱咐,让许正东把陆景言扶回房间。

这楼梯虽然有扶把,可喝了酒的人,意识肯定不清醒,这上楼万一要是一滑,那肯定会摔伤。

“走吧,我扶你上楼。”

“我没醉,不用。”陆景言这冷冷的话,更加让许正东觉得他跟自己老爸之间发生了什么。

“你跟我爸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不出国了。”

陆景言苦笑了下,“你觉得,如果我一个人出国,你妹妹会等我吗?”

“按照目前情况来说,应该会,你要是出国个几年,那估计有点难。”

陆景言听着,又拿起杯子咕噜咕噜将杯子里的酒喝完。

许正东蹙着眉头,将陆景言手上的杯子拿了过来。“你别喝了,我爸不是同意了吗?现在是反悔啦?”

陆景言叹了口气,点头。

“这才多久的事阿,怎么就反悔了。”

“好像是叔叔觉得我把格子逼得不像是他女儿了。”

“没事,我爸一旦喝醉,说的话都记不住。”

陆景言不语,而是打算继续倒酒,继续喝,这刚把酒瓶拿起,就被人夺走了。“别喝了,走走走,上楼休息去。”

许正东说着,直接拽起陆景言。

……

歪歪扭扭上楼之后,陆景言推开了许正东:“没事,我可以自己回房,你回去吧。”

许正东房间离许格亦房间不远,也就约二十步的距离。

许正东站在自己房门口,看着陆景言,直到他顺利进房之后,他才回自己房间。

陆景言一回房间,就看到许格亦趴在桌上,陆景言莫名的揪心,因为许格亦应该是看书看得睡着了。

揉了揉太阳穴,刚刚喝得有点多了,头有点晕。

陆景言先把许格亦轻轻抱了起来,估计是因为酒精关系,他没抱稳,差点将许格亦摔到地上。好不容易将许格亦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陆景言就往浴室走去,准备冲个澡,清醒清醒。

他的心情从来没这么揪心过,哪怕知道程俊杰是程心语亲生爸爸的时候,也没如此失望,难过。

陆景言将水的温度调到最低,瞬间冰凉刺骨的冷水冲刷着他的身体。陆景言低吼了一声,任由冷水冲刷着他那无法评价的心……

*

翌日清晨,许格亦一起床就看到原本她那桌上放了好几本的俄语书不见了。

她那边看看,这边找找的,都没看到过去半个月里,跟她‘相依为命’的俄语书。

“小鹿,我的俄语书呢?”

“不是说好,今天开始不看俄语了吗?”

“可是我还有两个章节没看完,昨晚睡着了,我想学完那两个章节。”

“格子,我们不出国,你以后不用再学俄语了。”

许格亦皱着眉头,很是不解:“为什么呀!”

陆景言只是笑了笑,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句为什么。

“昨晚你跟我老爸吵架啦?”

陆景言摸了摸许格亦的脑袋,“没有,小脑袋不要胡思乱想。”

虽然陆景言没承认,可许格亦还是觉得不对劲。

两人下楼的时候,正在听电话语音留言的陆景言发现秦钟居然坐在饭桌上。

许国栋朝陆景言跟许格亦瞟了眼过去。

“起床啦,来来,过来吃饭,对了,小鹿,你朋友小秦也来了。”

“都几点了,才起床阿,我都已经喝了两碗粥了。”

许格亦这是第一次见到秦钟,这人大概是帮老爸果园请求赔偿的那个小秦律师了吧。

坐了下来,秦钟跟许国栋聊的很好,陆景言见许国栋的心情似乎也挺好的,他突然很希望,昨晚许国栋的话都是喝醉了胡言乱语的。

“再来一碗吧?小秦。”

秦钟拍了拍肚子,“阿姨,你看,这肚子都已经要生了,我是真的饱了。”

语闭,秦钟起身往公事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景言,这是俄罗斯的签证,我可是千里迢迢替你从大使馆拿回来的。”

秦钟这话直接让许国栋的脸色沉了下来,陆景言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好谢谢秦钟的时候,许格亦快一步接过文件夹:“谢谢你,我刚好在等这个耶。”

“你是景言的女朋友吧,你好,我叫秦钟,在上海XX律师行工作。”他比陆景言年长几岁,是陆景言认识的律师里面算是最年轻的一个,可在律政界也颇有名气。

“你好,我叫许格亦,是景言的女朋友。”

秦钟笑了起来:“那你肯定会跟景言一起去俄罗斯咯。”

许格亦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秦钟说的是俄语,她很自豪的回:“肯定阿。”

“俄语发音的不错嘛,景言,你果然厉害,能让一个个女孩为你学俄语。”

陆景言:“……”

秦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叔叔,阿姨,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等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们好好聊聊,对了叔叔,这份文件是你跟我律师行的合约,你晚点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给我回个电话。”秦钟说着又将一份打印出来的合约拿了出来。他确实为为了许格亦的俄罗斯签证才来的,本来是打算找陆景言拿地址寄过来,可他还有合约要给许国栋,反正路过,他就顺便过来了。

许国栋嗯了声,并没有什么心情看。

秦钟离开后,许格亦也顾不上吃饭了,直接拆开文件夹,密密麻麻的写着俄语。

许格亦兴奋的只看得到自己的名字,“老爸老妈,签证下来啦,下来啦!”

许国栋放下筷子,神情很是不悦,“丢了吧,反正也用不到。”

“阿?”许格亦一时太高兴,没听明白。

“你跟小鹿都不打算去俄罗斯了,这签证还有什么用?丢了吧。”许国栋说着,上前准备拿过许格亦手中的文件夹。

许格亦敏捷的后退躲过许国栋,“老爸,你怎么啦,你不是同意我跟小鹿出国的嘛,你还说俄罗斯是个很好的地方。”

“拿来,老爸帮你丢了。”

“不要!”

“拿来!听到没有。”许国栋猛地大声吼了句,直接让原本气氛就不好现场,更加让人不安了。

许格亦虽然被吓到,记忆中,自己的老爸可没这么大声吼过自己。不过,她的倔脾气也没妥协,将签证往后面一放:“不要,我不要!”

“许格亦,我让你把签证拿来!”许国栋又吼了一句。

许格亦都快被吼出眼泪来。她看了眼何金枝,像是在求助。

这何金枝还没开口劝,陆景言倒是走到许格亦身边:“把签证给我。”

许格亦对陆景言倒是一点警惕都没有,直接就将文件夹递了上去。

下秒,陆景言毫不犹豫的当着许国栋的面,将文件夹里的签证抽了出来。许格亦见状,一种不祥的预感看着他,果然,陆景言二话不说,直接将签证撕毁。

“小,小鹿……你这是干嘛阿!”

“我们不出国了,这样签证也就用不上了。”

许格亦很是不解,她看着已经被撕毁的签证,心情很差。她看着许国栋:“我房间里的俄语书,是不是也是你让小鹿丢掉?”

“既然已经不打算出国了,那些书还留着做什么。”

“老爸,你怎么可以反悔呢!你不是已经答应我们了吗?”许格亦的态度很是着急。

“老爸就你这么个女儿,不能让你走歪路!”

“出国留学怎么是歪路了,再说了,有小鹿照顾我,我在国外会过得很好的。”

“在河阳,你依旧能过得很好。”许国栋的态度很坚决,可他还是希望自己跟女儿之间的关系不要弄僵,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轻声对许格亦说:“老爸要去果园了,你要去玩吗?现在温室里长了很多小草莓,你可以先去摘着玩。”

“不去!”许格亦这脾气跟许国栋完全是一个样。

“你不是要带我摘草莓的吗,我们去吧。”陆景言现在一心想要调解许爸爸跟许格亦之间的情绪。

许格亦勉强的点头:“好吧。”

可这会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男朋友的许国栋暴脾气上来。“别去了,以后都别去了。”

语闭,许国栋直接出去。随后只听到院子里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

许格亦这下堆积在眼眶里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滑了出来。

陆景言将手上的撕毁的签证往桌底下的垃圾桶一丢,大掌擦拭掉许格亦脸上的泪。

何金枝叹了口气,这都什么情况,虽然说河阳这个地方还是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可许国栋从小就没打骂过许格亦,更别说把她吼哭了。见许格亦已经哭了,她安慰着:“没事,你老爸大概是更年期了,别哭了,乖。”

许格亦吸了吸鼻子,也是一肚子委屈。“你跟我老爸,到底怎么啦。”

“没事,我想叔叔对我有一点误会。别哭了!”

“你现在把签证撕了,那我怎么去俄罗斯阿。”

“我们不去了,我们在国内发展,我相信,在国内你可以如愿当个法语翻译官。”

许格亦又吸了吸鼻子,“那你呢?你不是说云大的法学系没有你想要的教学方式。”

陆景言笑了起来。“没关系,我还可以自学。”

许格亦抿着唇,脑海中还是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知道就算一直追着陆景言问,肯定也问不出什么来。她觉得,她很有必要跟自己老爸好好谈谈。

*

许国栋回到果园办公室的时候,前两天见过程俊英。

“你又来做什么?”

程俊英故作一脸的歉意。“你是不是跟陆景言摊牌了?”

许国栋不语。

他这一沉默,程俊英可以确定,他肯定是跟陆景言说清楚了,“我其实是来道歉的,我不该多管闲事。早上我跟我女儿通过电话,她说陆景言警告她,不要破坏他带许格亦出国的事。”

原本情绪还勉强平复下来的许国栋顿时心里的火苗有燃起了大火。

“你说什么?”

“对不起,你可不可以当做我没来过,也没说过那些话。我真得不希望我女儿再被那个人折磨了。”

许国栋此时已经气得说不上话了。

“我本来已经回到北淮了,我都准备去俄罗斯把我女儿带回来,可是接到我女儿的电话,我又马上赶来这里了,不信你看,我的护照跟我去俄罗斯的签证都在我身上呢,还有机票,这上面的日期就是今天阿。”程俊英说着,为了让许国栋不对自己怀疑,将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给许国栋看。

许国栋依旧沉默不语。

“看你这样子,估计也跟你女儿吵架了吧。当初我也是,我女儿还说不要我这个妈妈。”

“我女儿绝对不会为了那个一个外人跟我翻脸。”

“我其实也是多嘴,你就当我没来过,跟你说的那些事,也当作没听过。那个人的影响力太强了。”

“强?这种靠脸吃饭的小白脸能强到哪里去。”

“其实可以的话,还是让他们早一点分手比较好,这样你以后就不会像我这样了,不过,你可别说是我说的,不然那个人再找我女儿,我真的太对不起我女儿了。”

“你放心,我不会提到你。”

“那就好,我先走了,希望你女儿乖巧听话,能早点跟那个人分手。”

许国栋微微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程俊英一离开果园就拦了辆的士,坐在车上的她,给女儿发了条微信过去:‘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许格亦的爸爸应该是相信我的话了。’

约数十秒的时间,远在俄罗斯的程心语噙着笑回:‘嗯,接下来你就不要在她爸爸面前出现了。’

见女儿这个时候还给自己回消息,程俊英关心着:‘怎么起这么早呢,俄罗斯那边现在才凌晨5点吧。’

‘睡不着!’

见到那的三个字,却让程俊英不知如何回复了,她叹了口气,能做的都已经替女儿做了。

陆景言跟许格亦能不能分手,她还真不能确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