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突如其来的失去,原来这么心痛。/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氛怪异且僵硬的晚餐过后,许格亦正在院子里逗大小狼,陆景言则在一旁站着。

许国栋这时也走了出来。

许格亦继续逗狼狗玩,不想搭理。倒是陆景言有礼貌的喊了声:“叔叔!”

许国栋欸了声之后,也参与一起逗大小狼。

许格亦瞄了一眼许国栋。“你干嘛?”

“你干嘛,我就干嘛咯。”许国栋还是希望能够跟女儿的关系不要弄僵。

许格亦放开抱住大狼的手,直接往陆景言旁边站去。“小鹿,我们今晚去看电影吧。”

陆景言看了眼许国栋,他现在已经不敢随便做主跟许格亦去干嘛了,他很怕许爸爸会阻止他们在一起。

许格亦见陆景言突然很怕自己的爸爸,原本还没有消下去的脾气,又上升了个级别。“老爸,我要跟小鹿去看电影。”

许国栋这时站直身子,叹了口气。

他这一迟疑,立刻引起许格亦的不悦了。“老爸,你就算又要测试什么,你直接问我们好不好,不要老是一会一个脾气。我们家又不是有几千万遗产等着我继承,你怕我被骗。”

许格亦这么一说,许国栋敏感的皱起眉头,他瞟了眼陆景言。难不成这孩子还把事情告诉格子了?

“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是个女孩,那就比什么都宝贵。老爸,就你这么个女儿,我当然希望你开心了。”

“可是你现在搞得我一点都不开心,早上的事,我还没问你呢,你为什么要反对我出国,你知不知道一个人的梦想是买不来的。”

许国栋被许格亦这么一大声,再加上今天早上程俊英说的那些话,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看陆景言的神情也越来越不对劲了。

“小鹿,我有事要跟格子说,你不介意吧。”

陆景言笑着摇头,“当然不介意了。”

“格子,过来,老爸有话要跟你说。”许国栋不可能在自家院子里跟许格亦说事。尽管白云村的房子都有自己的小院子围着,可村里很安静,稍微要是有点吵闹,邻居肯定听得到。

跟着许国栋来到后屋的时候,许格亦的态度也很不好。“说吧,有什么事。”

“你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跟爸说话的?”

“应该我问你才对,老爸,一开始不是好好的吗?你怎么突然对小鹿这么反感!他是你女儿喜欢的人阿。”

“对!他是我女儿喜欢的人,可也是别人女儿喜欢的人!”

许格亦一愣,“什么意思?”

“你在学校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为了她受苦,爸很心疼。”

“唉哟,老爸!那都几百年前的事了,再说了,欺负我的人,小鹿都帮我欺负回去了,现在学校里,没人敢欺负我了。”

许国栋呼了口气,他觉得就算自己把程俊英那事说出来,女儿也会站在陆景言那一边。“如果没有他,你会被欺负吗?你从初中到高中,你自己说说,这六年来,有没有人欺负过你?”

许格亦不语,确实没有。

“这大学才半学期呢,你就有那么多敌人了,这以后要是出国了,那老爸还能见到自己的女儿吗?”

“许国栋!你是不是老糊涂阿,怎么老是把事情往坏处想!”

“你说什么,你骂老爸老糊涂?我就是老糊涂,所以当初才没能及时阻止你跟陆景言在一起!”

“你简直不可理喻。”

“许格亦,你现在越来越目中无人了。你居然为了他骂我?”

许格亦也觉得自己态度冲了点,“对不起,老爸。”

“别对不起了,如果你跟他再这么继续交往下去,恐怕我在你眼里就成老不死了!”许国栋看着许格亦,愤愤难平!

“老爸,对不起!”

许国栋没理会,而是冷飕飕的说:“看来你们不适合在一起。”

语闭,许国栋走出后屋。许格亦站在原地,哭了起来。

许国栋走到院子的时候,陆景言正一脸担心的站着。

他看了眼陆景言,“我们出去喝两杯。”

陆景言轻声嗯了声,这时,许格亦也红着眼眶出来了,他很想上去抱住她,可是许国栋已经开始往前走了,陆景言揪着心,看了眼许格亦之后,也转身跟了上去。

许格亦擦掉眼泪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这时,从厨房洗完碗筷的何金枝出来了,看到许格亦眼看红红的,关心着。“怎么啦格子,怎么哭了呢。”

“妈,我刚刚跟老爸吵了一架。怎么办,他好像觉得是小鹿把我教坏了。”许格亦说着越哭越厉害。

何金枝蹙着眉头,怎么回事阿这是,最近她也觉得自己老公怪怪的!何金枝搂着女儿,“别哭了,你老爸不知道最近哪根筋不对劲,变得神经兮兮的。乖,别哭了!”

“呜呜呜……”许格亦搂着何金枝是越哭越厉害。

*

许国栋带着陆景言来到白云村的一个小餐馆,这个餐馆跟自强饭店不同,这里的营业时间比较晚,而且比较多是售卖一些凉菜跟酒。

许国栋倒是看上这里的安静,今天的客人似乎也不是很多。

在两人喝了一会小酒之后,整个餐馆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或许也是生意不怎么好,餐馆的老板也提前终止营业了。许国栋跟陆景言只能坐在外面固定的桌椅上,继续喝。

还好这个时候还没下雪,不然两人估计身上都是小雪花。

“刚刚我跟格子吵了一架。”

“我知道。”陆景言也看得出来。

“你是想看着我们父女为了你,翻脸?”

“叔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你会这么讨厌我。”这点陆景言始终不明白,如果只是因为他要带许格亦出国,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他都已经放弃带许格亦出国了。

“你条件这么好,应该很多人喜欢,我女儿也一样,不过,她才18岁,只懂得什么男生长得帅就行,其他什么都不在乎。你这么优秀,应该找更聪明的女孩,我女儿,不适合。……还有,我希望你明天就离开我家,以后不要再见我女儿了。”

陆景言听到许国栋要赶他走,还不让两人见面了,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了。“叔叔,你是让我跟格子分手?”

“分手也好,分离也好,总之,以后你别跟我女儿见面。”许国栋觉得,两人分手,真是最好的选择。

“对不起,叔叔,我办不到。”陆景言可以为了许格亦,放弃自己的梦想,可他没办法放弃许格亦。

“办不到?你是非要看到我家鸡犬不宁,你才开心是吧。”

“叔叔……”陆景言红了眼眶,忍着泪。“或许在什么时候,我说的话,做的事,让你讨厌我,可是,我对格子是真的,我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女儿,那就应该离开她。”

“叔叔……”

“喜欢一个人是要让她过得好,而不是霸占她!更不是搅乱她的生活。”

陆景言此时只觉得自己很无助,他抿着唇,极力控制眼眶中已经模糊了他视线堆积的眼泪。

“我女儿以前从来不会跟我顶嘴,也不会骂我老糊涂!为了你,她已经变得不是我的女儿了。就当叔叔求求你,离开我女儿,如果你要钱,我可以给你,十万,一百万!我就算卖掉果园,我也给你,只要你能离开我女儿。”许国栋越说越激动。

陆景言听着,倏地从椅子上跪了下来,他低着头,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滑了出来。带着哽噎的沙哑声:“叔叔,我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格子。”最近几日,他为了出国的事,觉都没睡好。

许国栋见陆景言跪了下来,猛地心软了。陆景言给他的印象完全就是硬汉型的,绝对不会对人下跪的那种。现在居然为了自己女儿下跪了。

不过,许国栋又立刻想起程俊英的话,一想到他还打电话过去威胁那个女儿,许国栋顿时就觉得,这下跪博同情算什么!而且他觉得既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现在心软无疑就是前功尽弃。他将陆景言的举动无视:“别求我了,我想你应该也不愿意看到格子跟家里人闹翻,有什么事起来说话。等下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

“叔叔,我真的很喜欢格子。”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女儿,那就不要搅乱她的生活。格子以前还没认识你的时候,她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压力。为了你,我听说在学校也是受了不少苦。”

陆景言依旧跪着,这时刚下班的许大风骑着摩托车经过,还以为许国栋遇到什么事了,立刻骑车过去。

当他看到跪着的人是许格亦的男朋友,一脸的不解。“国栋叔,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许大风,许国栋马上想到拿许大风来当借口:“你起来吧,就算你现在跟格子在一起也没用,她跟大风从小就订了娃娃亲。”

许大风一惊,什么?!他怎么不知道。

陆景言站了起来,看着许大风。

许大风被陆景言看着很不自在,他刚想问许国栋,那是真的吗!许国栋又接着开口了:“本来我是打算等格子毕业之后,再让她跟大风结婚的,可是没想到格子认识了你,我以为你们只是谈谈恋爱,谁知道现在你还要带我女儿出国。我只有极力的阻止了。而且现在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了吧。”

许国栋没办法,既然不能将那个程俊英说出来,那他只能开始乱编一些事。

陆景言面无表情看着许国栋:“我可以不带格子出国,你就不能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你这么聪明,怎么还是听不懂我的话,我女儿是要嫁给这个人的!”

“可是,格子喜欢的人是我。”陆景言不想放弃,真的不想。

“所以我要你离开,把什么微信阿,QQ阿,手机号码全部删除。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女儿肯定会忘记你。”

“我跟格子在一个学校,就算我现在离开,一个月后我们还是会见面的。”

“你不是要出国留学吗?你可以自己去阿,格子的签证反正已经被你撕了,她现在去不了,而且,我希望你不要给格子留下任何一点消息。就算你出国,也不要告诉她。”

陆景言抿着唇,“叔叔……”

“大男人不要这么婆妈,我相信你应该也很快就会忘记我女儿。到时候,有了新女朋友,我不介意你回来参加格子跟大风的婚礼。”

陆景言露出苦笑,他看着许大风。“照顾好格子,一辈子对她好。”

许大风一脸懵圈的点头,回答着:“喔!你放心,我会的。”

陆景言一离开,许大风就还是乐呵乐呵的问:“国栋叔,我跟格子真的有娃娃亲阿?”

“没有,我刚刚那是随便瞎说的。”

“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格子男朋友不是挺好的吗?”

“就是太好了,不是适合格子。”

许大风听着,心情更加乐呵乐呵了。“我一般般,你觉得我跟格子合适吗?”

许国栋瞥了一眼许大风,“更加不适合,所以你想都别想!”

许大风:“……”

刚刚还把他跟许格亦说的那么相配!

“大风,今天这件事,谁都不准说,不管格子对你怎么严刑逼供,你都不准说,听到没有。”许国栋相信陆景言会说到做到,离开之前绝对不会留下一点消息给自己女儿。

许大风蹙着眉头:“那万一格子引诱我呢?”

许国栋瞪了一眼过去。“你放心,格子对你只会严刑逼供!”

许大风:“……”

*

陆景言一路晃悠晃悠回到许家,全程如同行尸走肉。一直在等许国栋跟陆景言的何金枝看到他失魂落魄回来,着急上前问着:“怎么啦,小鹿?”

“阿姨,我没事。”

“你叔叔呢?”

“他遇到那个大风了,还在那边聊天,我先上楼了。”

“对了小鹿,格子刚刚哭了很久,我让她回房休息了。”

“嗯,我知道了。”

何金枝见陆景言有气无力的样,一脸的心疼,真不知道许国栋最近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把两个孩子都搞成这样。而且小鹿这孩子看起来像是在外面打过架似的,怎么裤子那么脏。

陆景言回到房里,许格亦已经躺在床上了,睡着了。

他走了过去,蹲在床头,看着微微发出鼾声的许格亦,眼睛周边还是红的,应该也是哭累了睡着了。

大掌抚上许格亦的小脸,眼泪也不知不觉再次滑了下来。

“格子……对不起,我可能无法实现对你的承诺。”曾经说好,一起出国留学,毕业之后一起赚钱,举办婚礼。看来这些都无法实现了。陆景言缓缓上前,在许格亦的小唇轻轻一吻。

当眼眶里的眼泪滑了下来时,咸咸的,一股让人揪心的味道。陆景言颤抖着双唇,离开许格亦的唇。大拇指轻轻抚着她的唇,很是舍不得。

挣扎了许久,他站了起来,走到电脑桌前,拿起许格亦放在桌上的手机。

点开微信,找到自己被许格亦备注成‘劳资最爱的男人’的微信号,面无表情的颤抖着手按了删除。将微信号删除掉之后,他又打开许格亦微信账号上的个人相册里,曾经发过两人合影的照片,全部忍痛删除。

想到照片,他打开手机里的照片,里面有好多他跟许格亦曾经拍过的照片,有搞怪的,有温馨的,有浪漫的!

陆景言看着眼泪又不知不觉滑了下来,今天大概是他这辈子除了出生那一刻哭过之外,哭得最厉害就是今天了。

将数百张照片删除完了之后,他又将手机里面保存的号码,同样是被备注成‘劳资最爱的男人’的号码删除掉,以及通话记录。

将这些删除完了之后,陆景言看着床上的许格亦,想着以后不能在见到她了。

他突然一阵心痛,原来要接受突如其来的失去,是这么的让人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