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好想听到,你说爱我/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中午,许格亦这一觉睡得有够长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小脸蹭了蹭被子,小短腿习惯性的在被窝里去撩陆景言。

呃,当双腿已经快成一字马了,还是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许格亦呢喃了声,陆景言应该起床了。

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看了眼电脑桌上的闹钟,都已经中午1点多了。她打了个哈欠,这大概是她放假回来睡到最晚的一天了。

下床穿着拖鞋走进浴室,差点没被自己吓到,昨晚大概是哭得太厉害了,双眼浮肿的很严重。

许格亦轻轻揉着双眼,心想,还好小鹿已经起床了,不然让她看到她的金鱼眼,肯定会心疼的。

梳洗完之后,许格亦觉得双眼有稍微消肿了一点才下楼。

一下楼,客厅里没人,桌上倒是有些小菜,不用想,肯定在厨房的电饭煲里有粥,不过,许格亦还不是特别饿。

家里的门今天也是关着,许格亦蹙着眉头,捏了捏自己的小脸,嗷呜……不是在做梦!

她打开家里的大门,小黑,二黑,大狼,小狼,这四只很和谐的在门口排排站。

许格亦蹙起眉头,主人不在家,这四个家伙倒是挺尽忠职守的,站的这么整齐。

在绕着自家房子一圈后,她有点慌了。不由自主的又捏了捏自己的脸,嗷呜!痛,这绝对不是在做梦。

小鹿会去哪里?许格亦想着走出自家院子,小鹿会不会一个人在村里溜达呀。这会,大狼跟在她旁边蹭了蹭。

许格亦眼一大,“你知道小鹿去哪里啦?”

大狼像是听得懂似的,汪汪了两声。

许格亦笑了起来,蹲了下来摸了摸大狼,“果然没白疼你,走,带我去找小鹿。”

大狼四腿很快的在许格亦面前小跑了起来,速度不算太快,至少许格亦都跟的上来。

当大郎在自强饭店门口停了下来,许格亦皱着眉头,她的小鹿在饭店,不可能吧。“大郎,你是不是饿了阿!”

大郎没有回应,倒是见到骑摩托车回来的许大风,它开始朝着许大风汪汪的叫了起来。

许格亦这下眉头蹙得更厉害了,她不解的看着许大风又看了看大狼。这大狼又不是不认识许大风,按理说不会朝他一直叫喊。

“大狼,你的意思是他知道小鹿在哪里?”

汪汪……又是两声叫声。

许大风从摩托车上下来,也是一脸的呆。“今天大狼怎么啦,怎么一直朝我叫阿。”

许格亦眯眼笑着:“我男朋友呢,他在哪里?”

许大风一惊,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可他答应国栋叔,不能说。

“你男朋友?你男朋友,我怎么知道在哪里!”

许大风话音一落,大狼又开始汪汪两声,仿佛是在说,你说谎!

“大风,我家大狼是从咬人的,不过,今天我就不知道了。”

许大风:“……”

果然像国栋叔说的那样,许格亦对他只会严刑逼供而已。

“格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男朋友在哪里,我只知道,昨晚他跟你爸在酒馆喝酒。”

“然后呢?”

“然后他就给你爸下跪了!”许大风顺口就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下跪?……小鹿给我爸下跪?为什么阿。”许格亦难以置信。

许大风见许格亦情绪有点激动了,他还是觉得适可而止了,真的不能说太多了。“这我怎么知道阿,我只是路过看到而已。”

许格亦不信!“大风,我从小把你哥哥一样看待,你应该不会打算对我隐瞒什么吧。”

许大风一脸的为难,想说又不敢说。

见他这样犹豫不决,许格亦可以确定,他绝对知道小鹿给自己爸爸下跪的原因。“看来你一点也想跟我当朋友,大狼,我们走。”

许格亦故作生气转身离开,大郎也跟在身后。

不过她失策了,许大风忍了下来,没有追上去也没有喊住她。

*

当许格亦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的大门开着,院子里也停着许国栋的车。许格亦走进客厅,客厅的气氛很怪异。许国栋坐在沙发的一边,对面坐着何金枝跟许正东。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在商量许正东跟唐心如的婚事?她没有多想,还是觉得先上楼,等下再问小鹿为什么要给自己老爸下跪的事。

“格子,你过来。”许正东见许格亦要上楼,喊住她。

许格亦一脸不解的走了过去。对许正东小声问:“干嘛?”

“景言已经走了。”

“阿?”

“景言已经离开河阳了。”

“什么意思!”许格亦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瞬间冰凉至极。

“景言今天凌晨回北淮去了。”何金枝也是一脸无奈的说着。

早上天还没亮,她就替陆景言打开家里大门,一开始她倒是一直留着陆景言,可是陆景言一脸难过的求她开门,他说,如果格子醒来了,他就真的放不下她了。想到这,何金枝也是一脸难过。

许格亦突然笑了起来,“老妈,这种玩笑不好笑,不要开这种玩笑!”

许正东站了起来,“老妈没骗你,景言确实回去了。”许正东知道这是也是一惊。

许格亦愣在原地,不可能,陆景言不可能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是不是出了什么急事。许格亦立刻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陆景言。

可是,翻了翻,找了找,那个她特殊备注的手机号码怎么不见了!许格亦一着急,打开微信,那个被置顶且同样被特殊备注的微信账号也不见了。

许格亦慌了,她看到自己微信账号的个人相册里,曾经发过的两人自拍照片,一张都没有了。脑袋突然想到什么,点开手机里的照片……

她彻底慌了,曾经拍过的照片一张都没有了。

她红着眼眶,“这不是我的手机,这里没有小鹿的手机号码,也没有我们的合照。哥,是不是你在搞恶作剧阿。”

“我像是有心情在开玩笑吗?”

“你手机借我,我要打电话给他。”

“没用的,我早上打了,手机关机了。”

听到这个许格亦眼泪掉了出来,“老爸,你到底跟小鹿说了什么?”

许国栋叹了口气。“我让他离开你。”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大风哥会看到小鹿给你下跪,你逼他离开我,他求你了,对不对!”许格亦说着,眼泪掉了下来。她难以想象昨晚那么冷的天,在她心目中高傲到几乎不向任何人低过头的小鹿居然下跪了。

“对!他跪下来求我了。”

“为什么阿!老爸,小鹿到底哪里不让你满意了,你知不知你女儿很喜欢他。”

许正东听着也是难以置信,他所知道的陆景言,一向都是高冷腹黑,在学校更是‘横行霸道’。没想到居然为了许格亦,下跪了。他可以现象得出来,当时自己老爸把他逼的有多急。

“他就是仗着你喜欢他,总是觉得你离不开他。”

“你简直不可理喻!”

“格子,别着急,我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事。老爸,一开始我觉得你也挺喜欢景言的,为什么就突然觉得他会伤害到格子呢?”许正东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不能随意跟谁一个战线,他得将事情弄清楚。

许国栋选择沉默,他既然答应别人,不说就是不说。

许正东见许国栋沉默不语,可以更加确定,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事。“老爸,如果你再不说实情,格子会恨你一辈子。”

他这两天老是跟唐心如往外跑,虽然早就察觉自己老爸对陆景言有点意见,可他没怎么放在心上。他觉得陆景言肯定会处理好这些事。没想到,当局者迷!

许国栋听着,猛地开始慌神了。他看了眼已经开始抽噎着哭的许格亦。

“有人告诉我,陆景言是个感情骗子。”

许格亦听到这话,无语的笑了起来。

“那个人是谁?”

“程俊英。”许国栋最终还是将程俊英名字说了出来。

“什么?”许格亦听到这三个字,简直要疯了。

“谁?程俊英?我的天呐,老爸你什么时候见过她?”许正东的惊讶程度不亚于许格亦。他也是没想到,程俊英居然会找上自己的老爸。

“前几天,她以杂志社的记者约我见面,说是要采访我。”

何金枝听着,直接在许国栋肩膀上挥了一掌过去。“你真的是笨阿,她一开始都骗你了,你还相信她的鬼话!我真是被你气死了。”

“她跟你说了什么?”唯一冷静的许正东继续开口问着。

“她说她女儿怀孕了,被陆景言骗到俄罗斯去。”

“不可能,小鹿连说话都不想跟她说,怎么可能会骗她去俄罗斯。还有,程心语怀孕肯定也不是小鹿的。”

“格子,老爸是不希望看到你也被骗到俄罗斯去。”

“老爸,那个程俊英不是什么好人,你怎么就这么笨呢,程心语是喜欢小鹿,可是小鹿喜欢的人是你女儿,她们在学校就已经针对我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能找到我家来。更不明白,你怎么会相信了呢。”

许国栋:“……”

他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被骗了。

“谁让他那么完美,我是有点不太相信他是真的喜欢你的。”

许格亦无语,不过她现在比较多是想要马上跟陆景言联系上。

“哥,小鹿手机号码多少来着。”许格亦也是惭愧,她居然没记住陆景言的手机号码。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一直觉得那个号码会一直保存在她的手机里,不会有被删除的一天。

许正东倒是能记住陆景言的手机号码,流利的念了一遍。许格亦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着,可手机那头传来: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见许格亦一脸的失望,许正东就知道,肯定还没开机。

“爸,你还跟景言说了什么。”

“我让他自己去俄罗斯。”这个时候许国栋已经没有底气了,只能将所有事情说出来。不过他说的特别小声,但许格亦还是听清楚了。

“老爸!我真的……我真的快被你气死了!”

“格子,别气,别气,是老爸的错。”

“哥,现在怎么办,景言不会真的自己去俄罗斯了吧。”

许正东没作答,以他对陆景言的了解。极有可能回到北淮之后会马上去俄罗斯。因为陆景言曾经对他说过,他在俄罗斯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等时间了,不过他也没想到,会在这学期遇到让他一见倾心的许格亦。所以现在,都狠下心选择离开,肯定也会狠下心一人去俄罗斯。

可为了安抚自己的妹妹,他还是不敢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应该没这么快,我估计他现在还在回北淮的路上,等他回到北淮了,就会开机,不要担心。”

“对,东子说的对,不要担心。”

“我现在比较担心你,你居然这么得不信任你女儿。难道你觉得你女儿应该找个笨蛋当男朋友,你才觉得那是正常的吗!”许格亦吼着,她现在心情极差。

许国栋面对许格亦的吼,此时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更加一脸的愧疚了。“格子,老爸也是担心你。”

许格亦深呼吸,吸了吸鼻子。“你知不知道你女儿追的有多辛苦才把他追到手的。你居然把他赶走了!”

“那老爸不是被奸人所骗嘛,而且你又老是傻乎乎的护着他,我能不以为他是个感情骗子吗?”

许格亦瞥了一眼许国栋,“你这脑袋怎么经营果园的阿?”

许国栋:“……”

许正东在一旁,一直用微信给陆景言发消息过去。他简单明了的说明情况:‘我老爸被人挑拨了,都是误会,我妹妹现在很心急,看到消息,回个电话。’

发完消息,他倒是想要调解好老爸跟格子的关系。

“其实还真的不能怪老爸,你应该知道,在很多人眼里,你跟景言一点都不般配。”

许格亦皱巴巴的小脸看着许正东。“这应该怪你,只顾谈恋爱,都不管自己的妹妹!如果你早点质问老爸的话,小鹿会被老爸逼走吗!”

许正东怎么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

“怪我,怪我,是老爸的错,格子,来,你骂醒我吧。”许国栋说着一脸的可怜,其实在他早上从何金枝口中知道,陆景言一早就离开了,他当时还莫名的伤心了下,尤其是想到昨晚陆景言哭着求他的时候。

“好啦,这又不能怪你,只是我现在联系不上小鹿,我想跟他说清楚。”

“我已经给景言发消息过去了,让他看到消息就给我们打电话。”

说到这个,许格亦莫名的又难过起来。自己老爸笨也就算了,陆景言怎么也放弃了呢。难道过去几个月里,他真的不在乎,说放弃就放弃。

最可恶的是,居然她把手机里关于他的一切都删除了!

想着,许格亦飞快的跑上楼,回到房间。

打开衣橱一看,原本放在右下角的行李箱不见了,还有这几天挂在衣架上的大衣也不见了。许格亦看着房间里,原本该有陆景言衣物的地方,现在空空的。

她一懵,起床的时候,原本放着两支牙刷似乎也只剩她自己的了。她往浴室里一看,果然,就剩她那粉色的牙刷在杯子里放着了。

敏感的许格亦,顿时又红了眼眶,哭了起来。

陆景言,你要不要走的这么干净!

难道他以为把所有东西都带走,都删掉,她就会忘记他的存在吗!许格亦越想越委屈,她突然觉得自己人生很渺茫,此时此刻,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时,她逼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分析,从河阳到北淮的动车需要十几个小时,早上小鹿就已经离开了,现在是下午4点多,一天只有一趟河阳去北淮的动车,大概晚上10点多就能到了。

想着,许格亦马上上网查询今天河阳飞北淮的飞机。

当她看到河阳飞北淮的航班,一天也只有两次航班,她不得不放弃了!现在真的只能等陆景言给他们打电话了。

*

陆景言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了。简欣跟陆邵海无疑又是出差了,家里冷冷清清的,尤其是在这半夜里,显得特别冷清。

陆景言拖着身躯,上了楼,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立刻无力顺着门板滑了下来,弯曲着长腿,双手搭在膝盖上,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似的。

这样维持了好一会,他突然昂起头靠着门板,深吸一口气,不想让眼泪掉下来。突然,他轻笑了声,拿起已经关机的手机,他犹豫了下,却没开机。

长臂一撑,勉强站了起来,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他走到电脑前,打开电脑,直接在网上订了张最快去俄罗斯的机票。当网站要他确认是否下单的时候,陆景言犹豫了,他知道他这一走,似乎就真的在许格亦的世界里抽离了。

陆景言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手指头还是点了确认。

这时,电脑屏幕立刻显示,你已经成功购买12月25号早上10点飞往俄罗斯莫斯科的机票。

他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12点了,脑海中突然想起她。

格子睡了吗?

想到这,他将之前就保存在电脑里的文件夹打开,用幻灯式的方式放着他跟许格亦的合照。

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得他视线模糊,看得他彻彻底底的明白,自己已经失去这个女孩了。

陆景言自嘲笑了起来,他一直以为,他跟许格亦在一起一辈子是肯定的事了,没想到只是短短几个月。那种揪心的痛,总算让他明白,他是真的很爱这个女孩。

*

同一时间,远在河阳的许格亦此时窝在被窝里,小手冰凉的拿着手机露在被子外面。

时不时的检查手机的铃声音量是不是开到最大,信号是否良好,能够及时接手到任何讯息。

许格亦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12点了。心想,这个时候小鹿应该到家了,也洗完澡了。

想着,她直接将重新存在自己手机里面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可惜依旧是人工回应:‘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许格亦眨了下眼,一直在眼眶的泪滑了出来。因为侧躺着,这眼泪滑进另一只眼睛里,又一起滑了出来。

“小鹿,你开机好不好,我很想你,我好想听到你跟我说,晚安。夏天说,跟一个人说晚安,那就是跟一个人说我爱你……我好想听到你说爱我。”

许格亦呢喃着,不知不觉一阵鼻酸,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在被窝里抽噎着。

------题外话------

妞们,别闹,很快两人就会重逢的。(づ ̄3 ̄)づ。

许爸爸已经认错了,大家别攻击他啦。吼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