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小鹿,你一定要等我/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早上,陆景言一脸憔悴出现在北淮机场。昨晚一晚没合眼,几乎看了许格亦的照片看了一晚,那双眼空洞无神。倒像是刚出院的病人一样。可以往就算一晚没睡,他的精神状态也会如此消沉。

这次他被影响的很严重。

拿出护照的时候,陆景言将从昨天开始没开机的手机也一起拿了出来,看了好一会,他犹豫着。最终还是没有将手机开机,又将它放进背包里。

简宁摸着已经大起来的肚子,不解:“怎么走得这么着急阿!”今天早上陆景言突然在她家,说他今天就要去俄罗斯的时候,简宁十分惊讶。

“小姨,学校那边有很多事等着我,我想在开学之前,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原本陆景言的计划就是放寒假了,在圣诞节之前去俄罗斯,毕竟他现在过去,算是个插班生,很多考试要考。

“可是,我之前听你妈说,你不是要带格子一起去的吗?现在怎么一个人走得这么急。”

陆景言苦笑着,沙哑声:“我们分手了。”

简宁像是听到什么十分震惊的消息,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言。“分手?你跟格子分手了?”

“对,昨天我们分手了。”

“那你出国,她知道吗?”

“不知道,我离开她家的时候,她还在睡觉。”

简宁皱着眉头,这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分手,倒像是陆景言把许格亦给抛弃了。“你这算什么分手阿,你这是不辞而别!不负责任的不辞而别。”

陆景言呼了口气笑了起来。“格子的爸爸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就这样?你这太容易放弃了吧。不像我所认识的你阿,再说了,现在很多父母确实不希望自己女儿嫁到外地去,在处理女儿谈恋爱的时候,肯定会刁难。你怎么就选择放弃了呢。”简宁说着,情绪有点激动了。

“格子为了我跟她爸爸吵架了,哭过,闹过,我实在不想因为我影响他们父女关系。”他也努力过,只是不被看好的努力,就算再努力也是无济于事。

简宁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听完的,“这么说,格子什么都不知道?”

“应该知道我走了吧。”陆景言又是一抹苦笑。

“那你还出国,难道你舍得让格子一个人在国内?”

“舍不得,就算分手,她也一直会在我心里。”

这种电视剧里经常会听到的台词,却让简宁莫名的红了眼眶,大概是怀孕的人,都比较感性。

“好了,小姨,我要过安检,你回去吧。”

简宁还是不想让陆景言就这么走了,她觉得这两人完全就是因为误会,“景言,你真的不打算去俄罗斯之前见见格子?哪怕通个电话也好。”

陆景言轻笑着摇头,一抹祈求的语气:“小姨,我好不容易撑到现在,我撑得很辛苦。”

简宁猛地鼻酸,眼泪直接下来了。陆景言从小就人小鬼大,头脑也是比同龄人要成熟,聪明!无论在读书或者处理事情上,他都无所畏惧,可现在简宁看着一个平日里那么阳光的大男孩也因为失恋两个字,变得让人心疼。

陆景言上前抱了抱简宁:“小姨,宝宝出生的时候,我可能没办法抱他,等我毕业之后,我再陪他玩。”

陆景言这么一说,简宁更是心疼了。“景言,小姨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肯定很难过。”

“我只是出国留学,又不是不回来。”陆景言转移话题,尽量不跟简宁继续他舍不得格子这个话题。

简宁吸了吸鼻子,将脸上的眼泪擦掉,她还是想要替他跟许格亦之间的感情争取一下。“你跟格子,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吗?”

“小姨,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那都是骗人的,你敢说,就算过了一年,两年,你会忘记格子。”简宁很了解陆景言,他要是对一件事或一个人认真起来,忘都不忘不掉。

“只有她忘记我就可以了。我不打算忘记她。”

简宁的泪又下来了。“景言,既然那么喜欢她,你何必这么折磨自己。你现在连出国都不告诉她,你觉得你这样是为她好吗?”

陆景言将包里的纸巾递了上去,“小姨,孕妇不可以哭,小心宝宝变丑。”

简宁擦掉眼泪。“如果你跟格子一起出国的,我当然不会哭了。”

“好好照顾自己,我到俄罗斯会给你打电话。”

“那你爸妈那边呢?”

“我已经发邮件告诉他们了,他们应该也习惯我‘擅作主张’了。”

“格子呢?到了那边不打算给格子打电话?”

“小姨,如果格子找你,你不要告诉她,我出国了,我不想她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可是……”

“小姨,我真的要过安检了。”

简宁叹了口气,很是不舍。

陆景言通过最后一关安检后,他站在落地玻璃窗跟仅仅隔着一个关卡的简宁挥手。

简宁一脸的无奈也挥了挥手,下秒,她朝陆景言比了个记得打电话保持联系的手势。

陆景言点着点了点头,转身那瞬间,没出息的红了眼眶。他不仅撑得辛苦,忍得也很辛苦。刚刚简宁的一言一语,他都是硬撑强忍着,他不想在她面前哭成一个泪人。

他不记得自己上次出国是什么时候了,也不记得那时候出国的心情是怎样,只记得他那天凌晨他的心有多不舍,脚步有多沉重。

此时,他的内心只希望格子能够原谅他的不辞而别,也希望格子真的能像许爸爸说的那样,他的离开会让她幸福。

陆景言戴上墨镜,拿着登机牌走在长长的走道上,透过两边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飞机的跑道,心中一股揪心的伤感。

*

同一时间,河阳机场。许格亦也是熬了一晚之后,直接订当天早上10点河阳飞往北淮的机票。

“怎么不让你哥陪你去阿。”

“老妈,北淮我很熟,而且小鹿的家,我也知道在哪里,不需要哥陪着我了。”

“格子,要不老爸陪你去。”

何金枝瞪了眼许国栋,“你还说,要不是你,小鹿会走?格子会这么着急吗?你看你女儿,这两天眼睛都肿成什么样了。”

许国栋看着许格亦浮肿的双眼,也是心疼。

“格子,见到小鹿,替老爸跟他说声对不起,你说的,老爸就是老糊涂,才会相信一个外人的话。”

“老爸,这不怪你,程俊英的确是个很可怕的人。”虽然许正东没见过这个程俊英,但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程心语都那么阴险了,这个妈也好不到哪里去。

“哥,如果小鹿给你打电话,你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许正东其实也没少打,就在刚刚五分钟前,他还打了陆景言的手机号码,可依旧是关机。

“好了,老爸老妈,我要登机了。我走啦。”许格亦说完,背着背包挥挥手就往安检台走去。

“等下!格子!”

“怎么啦,老妈。这是你去俄罗斯的签证,老妈给你粘好了,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许格亦突然好想哭,本来她觉得再过两小时就能见到陆景言了,心情有那么好一点点,现在因为这个,她有点伤感。

“你的护照我也一起带来了,你们不是要提前去俄罗斯的嘛,等你见到小鹿,就可以直接买机票飞过去了。”

“老妈……”许格亦突然往何金枝怀里扑了过去。“我将来要是赚大钱了,我一定好好孝顺你。”

这时,许国栋也一脸担心的走了过来。“格子,这次是老爸的错,所以你在俄罗斯的学费,老爸无条件供应你。”

何金枝又瞪了眼许国栋:“自己女儿,你不供应,你要供谁读书阿?”

“金枝,女儿都原谅我了,你怎么还是在生气阿。”

“我能不生气吗?好好的一个那么好的女婿,被你这猪脑给赶走了。”

许国栋:“……”

他无言反驳,只能默认,自己的确是猪脑袋,这么社会阅历都白混了!

许格亦将护照跟签证放进包里,“我走啦,我见到小鹿再给你们打个电话,如果我们直接去俄罗斯的话,老爸你要准备好钱。”

许国栋笑着,点头。

许格亦过了安检之后,伸长手臂挥了挥手。

许国栋三人也朝许格亦挥手,看着她往候机室方向走去。

“东子,你说要是小鹿已经去了俄罗斯,那格子去北淮不是见不到人。”

许正东叹了口气,“希望格子运气好,能够在景言出国之前,两人说清楚。”

许国栋沉着脸,一脸的内疚。“不过,那个程俊英说,她女儿也在俄罗斯,这个该不该相信?”

有可能!程心语早在两个多月前就自己退学了,如果知道陆景言要去俄罗斯留学,她肯定也会去的。

“老爸,你让景言离开格子,自己去俄罗斯,是不是也是程俊英教你的?”

许国栋默默的点头嗯了声。

得到确认,许正东哼笑了声,“这应该是程心语让她妈妈这么做的,阻止格子去俄罗斯,她刚好可以跟景言在一起。”

“不会吧,东子,你赶紧告诉格子,让格子见到小鹿的时候,要小心那个程心语。”

何金枝冷飕飕的语气飘来。“你现在知道要小心外人了阿。”

“金枝……你放心,我以后除了自家人,不认识的人,我一律不相信。”

何金枝呵呵一声。“你还想有下次阿?”

“当然不想了,现在只有格子能够找到小鹿,我会跟小鹿亲自道歉的。”

“你只要不破坏他们,就是最好的道歉。”

许国栋:“……”

他现在确实对前几天对陆景言所发的脾气,所说的话,后悔莫及。

*

陆景言坐在靠窗的位置,那未开机的手机一直握在手中。

简宁那话在他耳边飘起:‘你真的不打算去俄罗斯之前见见格子?哪怕通个电话也好。’

陆景言的大拇指放在按键上,现在只要他用力按下去,手机就能开机了,他也能听听许格亦的声音。

可此时,机舱里想起飞机即将起飞,请关掉一切通信设备。

陆景言苦笑,将手机往背包里一方。然后将背包放在椅子底下,扣好安全带,整个人依靠在椅背上,双眼紧闭。

……

另一边的许格亦坐的也是靠窗位置,她抿着笑,在机舱里通知要关机的时候,她趁机拨打陆景言的手机号码。可惜,还是那句让她稍后再拨的话。

打开微信,添加陆景言的微信请求也还没被通过,许格亦失望的将手机关机,无神的看着窗外,因为飞机准备起飞而在跑道上疾驰而后退的景物。

心想,小鹿,再过两小时就能见到你了,你一定要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