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又一次一见钟情/撩倒学霸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格亦要是精明起来,也是个鬼灵精一个。

出境之后,她在机场旁边的Money。Change将全部带来的一千块人民币换成俄罗斯卢布。

还好那段时间有真心在学俄语,对于机场的一些标志,她还都能看得懂。许格亦抬头看着上面的路标,机场的标志除了有俄语以外,还有英语。许格亦照着指示走到taxi站排队着。

在等的士的时候,许格亦将刚刚一起买来的电话卡换上,这手机一有网络,她就在随意拍了张有俄语字的照片,然后发到朋友,再定位,附上标题:‘亲爱的朋友们,我到俄罗斯啦。’

发完之后,她马上打开底图搜索莫斯科大学的位置,等排到许格亦的时候,她没开口,直接把莫斯科大学的地址拿给司机看。

司机看完之后,比了个ok的手势。

半小时的车程之后,许格亦按照计价表显示的价钱付完车资,下了车。

许格亦呆呆的看着眼前完全不像大学的莫斯科大学。这哪是大学,这简直就是城堡阿,太美了。

许格亦噙着笑,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这人才到门口就被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高个男人拦住了。

“学生证!”

中年男人说着醇厚的俄语,还好许格亦听得懂,但是她现在感觉要装作听不懂才可以,因为她有个P学生证阿。

所以许格亦决定装疯卖傻!用华语:“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阿。”

中年男人眉头一皱,似乎完全不买许格亦的账,继续用他醇厚的俄语发音:“没有学生证,不可以进。”

许格亦:“……”

这学校这么严!还必须得本校的学生才能进去阿,这点网站上怎么没说呢。百度太不靠谱了!

许格亦见这些进去的人似乎都朝那个中年男人出示了学生证。不过许格亦还真的不是来读书的,她可是来寻夫的。

“你好,我是从中国来的,我男朋友是这个学校法律系的,我只是想要进去找他而已。”许格亦这会终于用她那发音略微怪异的俄语说话了。

中年男人也听得懂,这种中国式俄语,他也听多了。“你打电话给他,让他出来,你没有学生证,不可以进去。”

许格亦抿着唇,蹙着眉头瞪着着这个中年男人,她要是知道号码,估计陆景言都去接她了,还用得着在这里跟你叽里呱啦的说俄语吗!

“我就进去一会,找到人,我就出来。”许格亦继续装可怜,企图博同情。

谁知中年男人挺尽忠职守的,摇头,回复三个字。这三个字一听就知道是为了应付一些莫斯科大学来自中国学生的话:“八阔以!”

许格亦切了声,还装起可爱了阿。“真是讨厌!让我进去,你又不会少块肉,而且我长得这么可爱,难道会是恐怖分子吗,防着我干嘛!真是讨厌。”

许格亦在一旁巴拉巴拉的念着,中年男人用嫌弃的神情瞥了许格亦一眼,完全没有突然爱心泛滥,让许格亦进去。

“Hi,中国来的?”

咦,是华语!许格亦转过身,没看到什么华裔面孔,倒是看到一张外籍的西方面孔。

“你在跟我说话?”

“对阿,你好,我叫Bainily!”

许格亦喔了声之后,没理会,在想这莫斯科大学的墙难不难爬!

“你要找你男朋友?”

“嗯。”

“我也是这个学校法律系的,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许格亦这时才认真看着这个会说中文的洋鬼子,长得估计也就二十出头,白白净净的,脸颊上没有西方人有些专属的雀斑。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这个自称是什么尼利的人可以帮自己找陆景言,许格亦总觉得他像是国内医院门口的医托,不可信。

Bainily勾起唇角笑着。“怎么,你不需要我的帮忙吗?”

“你如果能进得了这个门口,我就相信你。”

Bainily笑着,立刻从大衣口袋里掏出学生证给那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瞄了一眼,放他进去。

许格亦一喜,还真的是莫斯科大学的学生。她隔着由不同图案形成的铁门朝Bainily招手。

Bainily似乎也挺好说话的,又走了出来。用不算太标准的华语:“现在相信我了吧。”

“我男朋友叫陆景言,也是法律系的。”

“要我帮你可以,但是你先帮我个忙。”

Bainily这话一说出口,许格亦的嫌弃的瞪着他,她就知道怎么会遇到好心人呢!都是有目的的。

“你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可以帮你找你男朋友,但是你今晚当我的舞伴。”

“你这是趁机敲诈阿!”

Bainily的华语还不错,许格亦说的话,他也明白,但是他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看着许格亦,显得十分可爱。其实他并不缺舞伴,只是今晚的舞会,是戴着面具的假面舞会。如果他身边带个他朋友都不认识的人,那多有神秘感阿。

“你又不吃亏,我怎么算是敲诈呢。”

“可是我不会跳舞。”

“不需要你会,到时候只要你站在我旁边就行。”

许格亦还是警惕着,虽然这个什么尼利看来不像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可长得还算有点姿色的人,怎么会找她做舞伴,她这较小的身材看起来像是跳舞的料吗。

“怎样,如果你现在答应我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你男朋友,找到为止。”

“真的?你不骗我?”

“我是法律系的,我怎么会骗你!”

“好,我答应你,你现在进去找我男朋友。”

Bainily摇头。“明天帮你找。我怎么知道,我帮你找到之后,你反悔了呢。”

许格亦:“……”

哇擦!现在觉得她成了骗子呢。

“我长得比你还善良,怎么会说话不算话呢。”

“你叫什么名字。”

“许格亦。”

“好难记的名字。”

许格亦实在是很想活活掐死他。可为了让他帮自己找到陆景言,她还是挂着笑。“你喊我格子就行了。”

“OK,鸽子!”

许格亦:“……”

Bainily见许格亦背着背包,倒像是真的来找人的。“舞会晚上才开始,你要不要跟我先去看会电影?”

许格亦呵呵给了个假笑,用俄语拒绝:“不要!”

“那我们留个号码,晚上我打电话给你。”

这个反正不会怎样,许格亦就把号码给Bainily。交换完电话之后,Bainily朝许格亦做了个飞吻,下秒便再次走进校园里。许格亦见状,急忙跟了上去,可又被中年男人拦住了。依旧是那几个字:“没有学生证,不可以进。”

许格亦站在铁门,朝Bainily大喊:“喂,白尼利!你现在帮我去找男朋友呗。”

不知道是她不够大声,还是Bainily故意假装听不到,他完全没有理会许格亦的意思。

许格亦叹了口气,看着通讯录里的唯一一个俄罗斯号码。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明天才可以见到陆景言。

许格亦想着,也不停的那边看看,这边看看,有好几次,她都企图用围巾遮住小脸,或者拿着国内用的什么KTV会员卡想要蒙混过关,结果都败北了!

咕噜噜,许格亦在校门口来回走着,也饿了累了。她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了点东西之后,又在校门口站着,她心里一直祈祷,能够看到陆景言,可惜站了一下午都没看到那张熟悉的俊颜。

*

这边,陆景言对于颜欢欢一直按门铃显得很无语。

“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颜欢欢呵呵的笑着:“我可是真心想要跟你交朋友呢,昨晚圣诞节你不参加,那今晚的化妆舞会呢,带着面具的话,很有神秘感。”

“我没兴趣。”陆景言说着就要关上木门了。

谁知颜欢欢直接伸手去阻止,下秒,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啊……

陆景言对于她的手被夹倒显得冷淡,“自虐也用不着拖我下水。”

颜欢欢痛的一直给自己被夹的部分呼气。“我怎么会自虐,我是看你从搬进来,就没出国门,想要让你去放松放松。”

“我在处理入校的事,所以没兴趣参加任何活动。”

“你来莫斯科大学读法律系,无非就是为了法律系的列姆瓦教授。我告诉你,今晚的化妆舞会,他也有参加噢。”

陆景言选择来莫斯科大学的确是冲着列姆瓦教授来的,列姆瓦年轻的时候在律师界有个长胜将军的外号,他经手的官司,从没输过,只是在最近几年,他回母校开始为莫斯科大学的法律系授课。

颜欢欢见陆景言似乎在犹豫,她马上下猛料继续说服他:“你别以为列姆瓦教授很高冷,其实他很爱玩的,而且这次化妆舞会有很多法律系的人参加,你刚进校,可以试着去交朋友阿。”

“几点?”

“今晚8点,我来接你。”

“嗯。”

听到陆景言嗯了声,颜欢欢简直欢快得不得了。“那我今晚见咯,我不打扰你了。”

陆景言又是那声淡淡的鼻音:“嗯。”

离开小楼房,走在道路上,颜欢欢叹了口气,唉!她突然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太过于主动了。也不知道人家是不是真的跟女朋友吵架了,万一自己真的把陆景言给追到手了,那是不是成了别人的小三了阿。

不对阿,要是陆景言真的跟女朋友分手了呢,那她可是在替自己追求幸福呢。想着,她像只麻雀一样,又蹦又跳的。

*

许格亦在莫斯科大学门口一站就是一整天,站到最后,她无力的靠在铁门旁边的墙上。

这会,她的手机响了,她抿着唇,接起电话:“喂……”

“在哪?我过去接你。”

“校门口,白天你见到我的那个地方。”

“你还在阿,你等我下,我现在就出去接你去参加化妆舞会。”

许格亦喔了声之后,就切断通话了!她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参加化妆舞会。没一会,Bainily出来了,他看到几乎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的许格亦。

“Are,you,OK?”

“如果你再不帮我找我男朋友,我马上就KO了。”

Bainily笑了起来,这个东方女孩挺可爱的。其实他刚刚有在打听法律系的陆景言,但是打听出来的结果是,这个学生是已经报名了,可还没有到学校报道,也就是他现在就算来学校要出示之前学校发给他的通知书,而不是学生证了。

“化妆舞会一结束,我就带你去见陆景言。”

“真的?”

“嗯,真的。”

“这个化妆舞会要多久阿。”

“一般来说,没有固定时间,基本上都是通宵。”

许格亦:“……”

她怎么有种想要拿鞋子拍死这个白尼利!

*

这边,颜欢欢也很准时的去接陆景言。

当车子在一间名为‘ET’酒吧门口停下来的时候,陆景言脸色极为难看。

“酒吧?在酒吧里面举行化妆舞会,跟学校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这间酒吧是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喜欢来的,当然还包括学校里的教授噢。而且,你知道吗,这次化妆舞会,全程饮料全免,都由酒吧赞助。”

陆景言听完,脸色并没有转好,依旧是沉着一张脸。

“你这表情,完全可以不用戴面具了。”

“我最讨厌人家骗我。”

“我没有骗你,列姆瓦教授真的有来,不信你看他的facebook!他刚刚还发了条状态,说今晚不醉不归。”

陆景言拿住手机,刷新了下列姆瓦的facebook,还真的有张他拿着面具发的一条说说。

“我没骗你吧!走吧。”

陆景言叹了口气下车了。

当他跟颜欢欢看着各式各样,真的是什么妖魔鬼怪,或者萝莉小公主之类的各种造型都有。颜欢欢选了个女巫的面具,一选完面具,现场的工作人员就立刻按照她选的面具,给她一件黑色的披肩。

陆景言看了看,随手那了个有着獠牙的吸血鬼。同样,工作人员也是给了陆景言一件黑色的披肩。

两人选好面具之后,戴了起来,这一戴起来,颜欢欢的面具还算是看得到半边脸,陆景言戴起来,除了双眼跟下巴以外,其他都被面具包住了。

选面具并不是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选,为了神秘感,而是安排一起来的同伴两个人一起。当陆景言跟颜欢欢选完之后没多久,许格亦跟Bainily也走进选面具的房间。

许格亦一眼就被那个白色小狐狸面具给吸引了,她直接就伸手拿了起来,试了试,大小刚好合适。而Bainily则选了一个黑猫的面具。

两人一选完,工作人员根据面具也给他们可以凸显出造型的服装。

走出面具房间,许格亦贼头贼脑的跟着Bainily来到舞会的中心。

许格亦看着一张张戴着面具的人,

看看走走,她发现原本一直在自己身边的Bainily不见了,舞会上灯光为了效果,有点昏暗,如果不认识彼此,在这环境下根本就认不出对方。现场的音乐也是诡异到不行,许格亦随手拿了杯看似像果汁的饮料,往前面几乎可以说是扎堆的舞池看了几眼,简直就是群魔乱舞!

许格亦虽然贪玩,可是一点都不觉得这里好玩。

她拿着饮料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等Bainily找她。

当她随意的转身,却发现哪个角落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许格亦凭着感觉看了过去,那是一张戴着吸血鬼的面具的人。

这张小狐狸面具主人的双眼让陆景言的心,揪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因为这双眼而加速着。

那种感觉就跟当初第一次见到许格亦一样,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

陆景言一直看着小狐狸面具,会是格子吗?呵,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看来是因为太想许格亦了,才会产生这种错觉。

而许格亦也被定格一般,可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因为眼前这个人而突然紧张了起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怦然心动,可这个感觉只有她在跟陆景言暧昧的时候才有。她突然很好奇这个面具背后的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许格亦有点慌,她这是怎么啦,怎么会对陆景言以外的男生有这种感觉了。这时,许格亦脑海中不断在猜测,这个戴着吸血鬼的男生会是陆景言吗?

她偷偷移动着脚步往前走,想要看清楚,因为两个人离的有点远,除了眼神外,其他很难看清楚。

“你在这里阿,哇,我找你找了好久,还好这里的面具都是限量版的,不然整个舞会都是吸血鬼,我就要一个个揭开面具看了。走走,我带你去找列姆瓦教授。”颜欢欢说着连拉带拽的,将陆景言拖走了。

期间,许格亦的视线一直在他们身上,当那两人完全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时候,许格亦走到一旁,偷偷揭开面具,大口呼吸着,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脸,有点烫。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刚刚那个吸血鬼的男生。

不过,她似乎可以确定,那个男生应该不是陆景言,因为陆景言根本不会让女生碰他。

缓过神来的陆景言甩开颜欢欢的手,“我自己会走。”

颜欢欢嬉皮笑脸着,“怎样,觉得这种神秘舞会好不好玩,刚刚我看你跟那个小狐狸都对上眼了,要不是我拉着你,我估计你跟她今晚就在一起了。”

“无聊。”

“走走,列姆瓦教授在那边。”

……

此时列姆瓦已经喝得有点醉了,陆景言也只是打个招呼,并没有多聊什么。

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在舞会中不由自主的想要寻找刚刚那个小狐狸,因为她给他的感觉实在跟许格亦给他的感觉太像了,可惜望了一圈之后,并没有看到。

陆景言将面具摘了下来,还给酒吧的工作人员。

独自一人走了出来,他实在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地方。或许是因为某人不在身边,他一点玩的心都没有。

回到住所之后,陆景言对于在舞会上那个小狐狸是念念不忘,他晃了晃脑袋,示意自己不要去想。

当他打开邮件,准备继续处理学校的事,有几封未读邮件。他双击,点开……

‘景言,我妹妹去莫斯科找你了,她简直太乱来了。你要是见到我妹妹,一定要照顾好她。还有,你跟我爸之间是个误会,程俊英找过我爸,唉!说来话长,总之你要照顾好我妹妹。’

陆景言看到这里就很不安了,格子来莫斯科了?那刚刚他看到的那个人,会是格子吗?

想着,陆景言发出一声咒骂!

拿起大衣,什么都不管,直接走出小楼房,准备拦车回到化妆舞会现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